[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干大事需要有大才。何谓大才?可以括以四个字:智谋深沉。既足智多谋而又能凝重沉稳深藏内敛从容冷静不动声色,如俗话所说,扎得紧嘴巴沉得住气。而且深沉比智谋更重要,深沉才是大智。

   明末大儒吕新吾说:“安重深沉是第一美质,定天下之大难者此人也,任天下之大事者此人也。”(《呻吟语》)所谓胆欲大而心欲小。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是胆大;战略越宏伟策略越细密,目标越远大措施越仔细,这是心小。胆大方能安重,心小方能深沉。

   撇开道德不论,干好事需要深沉,干坏事同样需要深沉----奸雄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东周列国志》中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正好说明浅浮粗疏、奸而不雄而自取灭亡的可悲。故事出自该书第十一回“宋庄公贪赂搏兵,郑祭足杀婿逐主”,梗概是:

   在郑大夫祭足拥立下,郑国公子突即位为君,是为厉公。祭足统揽大小政事,居功骄横,郑厉公想杀之而后快。郑大夫雍纠是祭足的女婿,看出厉公的心思,就表态说,娶祭足的女儿,是出于宋君所迫,并非自己所愿。厉公许愿说:“你如果杀了祭足,我让你代替他的职位。”于是雍纠策划好了杀祭足的计划。接着是《东周列国志》的描写:

   雍纠归家,见其妻祭氏,不觉有皇遽之色。祭氏心疑,问:“朝中今日有何事?”纠曰:“无也。”祭氏曰:“妾未察其言,先观其色;今日朝中,必无无事之理。夫妇同体,事无大小,妾当与知。”纠曰:“君欲使汝父往东郊安抚居民;至期,吾当设享于彼,与汝父称寿,别无他事。”祭氏曰:“子欲享吾父,何必郊外?”纠曰:“此君命也,汝不必问。”祭氏愈疑。乃醉纠以酒,乘其昏睡,佯问曰:君命汝杀祭仲,汝忘之耶?”纠梦中糊涂应曰:“此事如何敢忘!”早起,祭氏谓纠曰:“子欲杀吾父,吾已尽知矣。”纠曰:“未尝有此。”祭氏曰:“夜来子醉后自言,不必讳也。”纠曰:“设有此事,与尔何如?”祭氏曰:“既嫁从夫,又何说焉?”纠乃尽以其谋告于祭氏。祭氏曰:“吾父恐行止未定。至期,吾当先一日归宁,怂恿其行。”纠曰:“事若成,吾代其位,于尔亦有荣也。”

   祭氏果先一日回至父家,问其母曰:“父与夫二者孰亲?”其母曰:“皆亲。”又问:“二者亲情孰甚?”其母曰:“父甚于夫。”祭氏曰:“何也?”基其母曰:“未嫁之女,夫无定而父有定;已嫁之女,有再嫁而无再生。夫合于人,父合于天;夫安得比于父哉!”其母虽则无心之言,却点醒了祭氏有心之听。遂双眼流泪曰:“吾今日为父,不能复顾夫矣!”遂以雍纠之谋,密告其母。其母大惊,转告于祭足。祭足曰:“汝等勿言,临时吾自能处分。”

   至期,祭足使心腹强鉏,带勇士十余人,暗藏利刃跟随。再命公子阏率家甲百余,效外接应防变。祭足行至东郊,雍纠半路迎迓,设享甚丰。祭足曰:“国事奔走,礼之当然,何劳大享。”雍纠曰:“效外春色可娱,聊具一酌节劳耳。”言讫,满斟大觥,跪于祭足之前,满脸笑容,口称百寿。祭足假作相谗,先将右手握纠之臂,左手接杯浇地,火光迸裂。遂大喝曰:“匹夫何敢弄吾!”叱左右:“为我动手。”强鉏与众勇士一拥而上,擒雍纠缚而斩之,以其尸弃于周池。厉公伏有甲士在于效外,帮助雍纠做事。早被公子阏搜着,杀得七零八落。厉公闻之,大惊曰:“祭仲不吾容也!”乃出奔蔡国。(《东周列国志》第十一回:宋庄公贪赂搏兵,郑祭足杀婿逐主。)

   雍纠所策划的的计划相当不错,本来成功的概率很高,可谓有谋,可惜此人太也浅率疏漏,毫不设防,“胸无城府”,老实得可恨、可怜、可笑,简直还有些可爱呢。

   你瞧他丝毫沉不住气,居然在妻子祭氏面前自露马脚;继而被祭氏以酒灌醉,而诈出实话,继而向祭氏把真相和盘托出,继而任凭祭氏找借口回娘家…。对于祭氏种种明显的疑点一点不怀疑不防范,一错再错三错四错,终于坏了“大事”,害自己丢了性命,害主子(郑厉公)丢了大位。

   难怪厉公出逃蔡后,听说是雍纠告诉祭氏所以泄密给祭足,叹道:“国家大事,谋及妇人,其死宜也。”这话一针见血。不过,谋及小人与“谋及妇人”,半斤八两耳。把这么生死攸关的“国家大事”随随便便托付给雍纠这种人物,毫无知人之明,本非成事之主。

   (当然,从道德的角度看,这对君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遭到恶报。雍纠贪图权位而自告奋勇谋杀岳父,尤其天理不容、罪无可恕。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既娶其女,便是半子,且不论祭足罪不该死,即使罪该万死,也轮不到雍纠来杀。)

   知夫莫若妻。在这个故事里,雍纠的妻子祭氏能够察言观色,套出丈夫心中机密,不失为聪明有计谋,但也只是小聪明小计谋而已。本来她可以作出更好的选择的。清蔡元放评曰:“祭氏此时确乎难处:不告则杀父,告之则杀夫。唯有暗阻其行,而讽以避祸,庶乎可耳。尽泄其谋,是明教以杀夫矣。其与助夫杀父之罪,相去几何?妇人不知大义,便至陷于大恶而不能救,惜哉。”2010-11-2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