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一某些人士将孝道等同于“养儿防老积谷防饥”,是对孝道简单化、狭隘化、功利化、庸俗化的理解。

   孝心孝心,关键在心,孝敬孝敬,落脚在敬。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孔子强调对父母的敬重之心。人对于犬马也能饲养乃至爱护,但不会讲礼仪,不会尊重它们。

   《礼记坊记篇》曰:子云:小人皆能养其亲,君子不敬,何以辨?又《祭义篇》曰: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都说明尊敬的重要。

   至于物质上,儿女成长以后,力所能及地奉养老人,理所当然----特别是在福利制度没有建立和健全的社会。当然,如何奉养,是否需要,因不同家庭而异,不能也不可能强求一律。有的家庭父母收入很高,已经买好退休基金、医疗保险、投资基金等等,根本不需要儿女操心,就是反过来赞助儿女也何尝不可。

   条件优越不需要儿女奉养,算不得什么高尚,更不是否认和反对孝道的理由。

   二儒家倡导的孝道,主要目的并非养儿防老,而是教育儿女建立为人的基本品格,培养儿女的家庭、社会责任感。

   孟子曰:“不孝有五:惰其四支,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三不孝也;从耳目之欲,以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斗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

   好逸恶劳,沉湎于赌博和酗酒,贪图钱财只顾自己的妻子儿女,寻欢作乐给父母带来耻辱,打架斗殴而危及父母,都是不顾父母的养育之恩,都是不孝。

   很难想象一个人不孝父母的“做任何事情都以是否让自己幸福为标准”的人,会是一个富有爱心能担责任的正人君子。儒家仁爱无极限而有秩序,亲亲仁民爱物,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孝经》曰:“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不爱亲人却爱他人叫悖德,不敬父母却敬他人是悖礼。不爱亲人、不敬父母却爱敬他人,无论如何都是不正常的。

   古人有百善孝为先之说,“以子女是否孝顺来评判子女的好坏”这一传统观念有其正当性。古人又有“移孝作忠” 之说。不孝之人,亦无忠德可言。孝是对父母负责,忠是对工作和国家负责,更是对良知负责。良知是儒家的最高“教主”,不论忠民忠国忠君(君主时代君是国家的象征,某些时候,忠君即忠国的表现。)首先都要忠于良知。

   古人又视忠于国家民族为大孝,这就将孝道从家庭延向了社会、国家和民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是孝,必要时为民为国而牺牲,也是孝的特殊表现。可见孝道广大,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君子,是最好的孝;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大丈夫,是最大的孝。孝,不仅是物质层面的奉养,更是一种“宜家宜国”的品格修养道德精神。

   三孝,并非唯父母之命是从,“亲之命可从而不从,是悖戾也;不可从机时从之,则陷亲于大恶。”父母有错要耐心规劝,只不过,耐心规劝之后如果父母不听,儿女不能怀恨。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

   孔子说:“侍奉父母,(假如他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委婉地劝说。表达自己的意见后,父母如不听从,仍要恭恭敬敬,不忤逆,相机再劝,虽这样操心,也毫无怨恨。”

   《礼》规定:“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说则复谏。不说,则与其得罪于乡党州闾,宁熟谏。父母怒,不说而挞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 曾子曰:“父母爱之,喜而不忘;父母恶之,惧而弗怨。”

   君臣以义合,父子是天伦,乃纯以天合。在君主制时代,对于君主,谏而不从或君主不好,可以离去,可以“易位”,对于暴君甚至可以诛杀。可见儒家的忠君是有条件的。但孝却没有条件,任何情况下对父母都要“敬不违,劳而不怨”。

   注意,儒家的孝道与“父道”相辅相成。孔子曰:父父子子,意为父亲要象父亲的样子,儿子要象儿子的样子。要求儿女做到的,父母亲自己先要做到,以身作则。有个著名的“曾子杀猪教子”故事:

   曾妻到外边去办事,儿子哭闹不止。曾妻说:“别哭,等我回来给你杀猪吃。”曾妻回来后把这件事告诉了曾子。曾子就杀猪煮肉给孩子吃,说:“我是为了教孩子不要说假话欺骗人啊。”

   儒家还特别重视教子的方法。曾子认为,君子教子,要遵之以道。曾子曰:“君子之于子,爱之而勿面,使之而勿貌,遵之以道而勿强言;心虽爱之不形于外,常以严庄莅之,不以辞色悦之也。不遵之以道,是弃之也。然强之,或伤恩,故以日月渐摩之也。”

   四世易时移,某些君主时代表现孝道的礼仪形式已过时,当然不可能、没必要一一遵守(也早已没有人遵守),是否“养老”也可因人而异,但孝心不可不有,孝道不可不讲。即使所有国民都“老有所依、老有所养”了,孝德,仍是人类必不可少的一种核心品德。

   至于物质生活上,父母能不给儿女添累,固然是上上之选,由于种种原因成为儿女“经济上的负担”,也不能说“对子女不公平”。一生为儿女付出,老来受儿女奉养,何不公平之有?

   成为儿女“经济上的负担”,并非就是“把生子养女看成是一种利益需要、把子女当成养老避险的工具!”那往往是那些老无所依老无所养的“弱势”父母的无奈。他们的儿女如果 “长大后做任何事情都以是否让自己幸福为标准”,潇洒地扔掉“这种包袱”(指赡养父母),他们将老境堪忧。

   “对子女不公平”的父母少,“对父母不公平”的子女多,自古皆然,于今为烈。为儿女做马牛的父母,把父母当马牛的儿女,视父母为包袱、弃父母如敝屣的儿女,滔滔者天下皆是,甚至虐待、打骂、杀害父母的案子也层出不穷,令人触目惊心。

   孟子说“食而不爱,豕交之也;爱而不敬,兽畜之也。”而现在,对父母能够做到“豕交之兽畜之”的儿女,已堪称“拔乎其萃”的好儿女、孝顺儿女了。在这种现状下否定、批判孝道,不仅无的放矢,而且雪中送冰火上浇油。2010-10-14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0/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