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没有敌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没有敌人

   我没有敌人
   你很强大但没有朋友
   有朋友也不是真的
   更不是正的
   即使有人与你为友

   背后也藏着一把匕首
   即使有人与你为友
   随时可能反目成仇
   
   我很弱小但没有敌人
   有敌人也不是真的
   更不是正的
   即使有人与我为敌
   心头也供着我的牌位
   即使有人与我为敌
   随时可以化敌为友
   
   即使有人真正以你为友
   也被你视为先天之仇
   从重从严扫灭方休
   即使有人真正以我为敌
   也被我视为未来之友
   狮吼棒喝都是仁厚
   
   你的强大是回光返照
   你的热闹是表象难久
   掌声花丛中
   处处藏枪口
   我的弱小是伟大前奏
   我的孤寂是众神享受
   荆天棘地里
   掌声彻千秋
   2010-10-13
   
   
   我是一棵小小的草
   那样的短短那样的轻轻
   那样的默默那样的小小
   在你这个庞然大物面前
   是那样微不足道但你别笑
   
   刮不起一丝丝微风
   掀不起一点点波滔
   在你这艘沙漠之舟面前
   是那样微不足道但你别笑
   
   你笑吧你笑吧笑吧笑吧
   我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等到我轻轻地往上一压
   你就要重重地向下倒
   向着第十九层黑狱报到
   2010-10-12
   
   
   我是我自己的
   我是我自己的仇雠
   我是我自己的挚友
   我是我自己的奴仆
   我是我自己的领袖
   
   我是我自己的黑狱
   我是我自己的天宫
   我是我自己的克星
   我是我自己的福佑
   
   我是我自己的靠山
   我是我自己的幕后
   我是我自己的命运
   我是我自己的宇宙
   2010-10-10东海儒者余樟法
   
   
   回归宣言
   不能不忍不甘不愿
   可我不得不离开
   一离就是
   一百多年
   
   两千五百多年间
   曾多次被迫撕离
   这片血脉相连的故园
   这一次离得最久最远
   已没有多少人记得我
   更没有几个了解
   
   一百多年的呻吟呐喊
   一百多年的风雨长夜
   让气息奄奄被驱逐的我
   回肠九曲啊
   梦中泣血
   
   没有我的日子
   国无论在不在
   山河必定破碎不堪
   国无论亡不亡
   人都必定沦落为奴为婢
   多数在底层
   少数在高台
   
   不论有几人记得了解
   不论迎接我的是多少
   阴谋陷阱唾沫棍棒
   我都不能不回来
   从此再也逐不了
   驱不开
   打不碎
   砸不烂
   从此千秋万代直到
   所有同胞与我一样圆满
   
   不论愿不愿意
   从现在开始
   弯着的腰都要挺起来
   垂着的头都要昂起来
   闭着的眼都要睁起来
   破碎的梦都要圆起来
   死去的人都要活过来
   
   活着的人都要渐渐
   风起云涌活向高处
   或与我相依为命
   或与我合而为一……
   
   一切就要重新开始
   历史的长卷
   就要翻过百年沉重
   翻掉一切倒退之物
   掀开全新的一页
   2010-9-1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0/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