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平路.一個民國各自表述]
奇麗想像
·<白城一>旅程1-1三少爷
·<白城一>旅程1-2白帝城与青城
·<白城一>旅程1-3白城之会
·<白城二>南方郡主
·<白城三>约定3-1绝情公子
·<白城三>约定3-2小燕子与曼姬
·<白城三>约定3-3风城之夜
·<白城四>生死之约
·<白城五>勇敢5-1旅程
·<白城五>勇敢5-2青城之会
·<白城五>勇敢5-3蓝府之行
·<白城五>勇敢5-4启程
·<白城六>回忆6-1真爱
·<白城六>回忆6-2武望月(小郡主)
·<白城六>回忆6-3天子之剑
·<白城七>月云7-1神武将军
·<白城七>蓝府7-2爱的叮咛
·<白城七>安平7-3杀人剖瓜
·<白城七>月云7-4以死明志
·<白城七>蓝府7-5骄傲的小郡主
·<白城七>安平7-6油菜花田
·<白城七>月云7-7不败将军
·<白城七>蓝府7-8塞翁失马
·<白城七>安平7-9锦木匣
·<白城七>月云7-10豪赌宴饮
·<白城七>蓝府7-11京城之旅
·<白城七>安平7-12玉山真人
·<白城七>月云7-13用兵如神
·<白城七>蓝府7-14印荷公主
·<白城七>安平7-15逐鹿皇魂
·<白城七>月云7-16归乡养亲
·<白城七>蓝府7-17永结同心
·<白城七>白城风云7-18结局
幻影二<白城后传>
·<白城后传>(一)帝心皇魂
幻影三<银河铁骑>
·序:启航
·<银骑一>变故1-1宇航救难队、玛答法叛军
·<银骑一>秘密1-2劫后余生、生化机械人
·<银骑一>启航1-3银舰舰长、异星公主
·<银骑一>异星1-4舰队生活、飞行训练
·宇航风起云涌/异星公主
·我的绿野仙踪/宇航小秘密
·宇航启程/生化机械人/星舰舰长
纯真世界
·序:黄金小鼠+TCA学园
·神剑1-1考古外公+大个子
·神剑1-2早餐+早安
·百灵鸟/黄金鼠
三情人最新第七章活动
·(七)运动会7-1-1 橄榄球比赛
·(七)运动会7-2-1 武术大会演
·(七)运动会7-3-1 体操表演与心事
·(七)记念7-4真正的王子与狩猎小勇士
·(七)惊奇7-5快乐王子与小可爱
·(七)顾虑7-6情场翻波、各显神通
·(七)不舍7-7温柔拥抱、最初的吻
·(七)温情7-8蓝色风铃、学生宿舍
·(七)犹豫7-9大小姐、大少爷的假日
·(七)眼泪7-10沉重、安慰
三情人第八章停留
·(八)停留8-1关心、爱心
·(八)接受8-2秋阳、手术
·(八)回首8-3守候、承诺
·(八)喜乐8-4丹凤菊
·(八)拒绝8-5了解、释怀
·(八)感恩8-6慈母心、兄弟情
·(八)情深8-7低谷、朝阳
·(八)随缘8-8担心、安心
·(八)反省8-9等一等、好不好
·(八)幸运8-10宽心、夜市
三情人第九章感情
·(九)改变9-1经验、道观
·(九)同情9-2不解、山里
·(九)亲友9-3花猫、道士
·(九)修行9-4瞑想、狝猴
·(九)念旧9-5习惯、球队
·(九)倪妮9-6花园咖啡厅
·(九)困难9-7帮助、舞蹈
·(九)云豹9-8绚丽、灿烂
·(九)责任9-9会议、妈妈
·(九)亮光9-10缘份、结果
三情人第十章同行
·(十)反复10-1跌倒、陪伴
·(十)安心10-2约定、消夜
·(十)逛逛10-3金球、孔雀
·(十)领悟10-4速食、顽皮
·(十)习惯10-5蜡烛、风衣
·(十)适合10-6火锅、舞会
·(十)会议10-7心情、沉默
·(十)合作10-8坦白、深情
·(十)插曲10-9兄弟、雅雅
·(十)冷静10-10赏鸟、水流
三情人第十一章 交叉
·(十一)矛盾11-1冷风、暖炉
·(十一)体贴11-2心结、无解
·(十一)相同11-3电玩、游戏
·(十一)问题11-4友谊、爱情
·(十一)雨夜11-5顾忌、冬景
·(十一)真爱11-6无忧、无虑
·(十一)奇怪11-7逛街、聊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路.一個民國各自表述

   平路:一個民國 各自表述
   【聯合報╱平路】
   
   2010.10.11 08:06 am
   

   
   近幾年,大陸文化界流行談「民國」。研究「民國」成了一股熱潮。上個月,廣州出版的【新週刊】,封面故事也是「民國範兒」。
   
   兩岸在不同的歷史進程中,出現了不少分歧的語意。依對岸的理解,「民國」概指一九一二到一九四九,毛澤東拿下江山為止。這個「範兒」,聽說是個百搭詞,恰似一種風尚,也好似我們語彙裡的「規範」。相比於一九四九之後,尤其文革一片灰藍螞蟻的集體經驗,比起那種貧瘠與單調,共和國之前的「民國」,現下對岸的眼光裡,它充滿潑辣的生命力,甚至是前衛與創新的年代。
   
   「民國」蔚然成風尚,也衍生出商機,包括月份牌、老照片,包括張愛玲、徐悲鴻,包括建築式樣,北京的燕京(現在的北大)、南京的中山陵,都是愈看愈順眼的民國建築。
   
   正因為「民國」過渡到「共和國」是斷代,其後的文革則是徹底的斷絕,大陸文化界遙想「民國」,追懷時就多了漫渙的美感。又因為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新中國」,一九四九前的「民國」曾被定義為腐朽的「舊社會」,如今大陸的文化人正替它平反:提到「教養」、「文人襟懷」、「飽滿的民風」,當時,「民國」至少有特立獨行的個人,再加上它銜接晚清一向被低估的現代化元素,「民國」雖然諸事初定,卻早有了郵政、金融種種機制,並不似原以為的那般一無是處、那般死氣沉沉。
   
   這時候,對岸講「民國」,那是懷舊、是翻案,也是某種借古諷今;對岸講起民國人,就覺得曾經大開大闔,有豪情有膽識,氣魄是大的。這麼心有戚戚,也因為中國的問題老是捲土重來:廿一世紀的中國人,仍在面臨又一次的諸事初定,仍在面臨一個帝國的龐大轉型。
   
   相比之下,台灣就叫做「中華民國」,我們的「民國」一直不絕如縷。提起這兩個字,多了現實的況味,少了懷舊的美感。
   
   台灣的歷史多元,以一九四五做匯流點,就有兩股等待彙編的支流,如同英文大寫的「Y」。從流行事物到老房子,殖民時代在台灣土地上留下甚多屐印。身世上既多了分岔點,我們看待「民國」,比起大陸的從極貶抑到極紅火,看似少了點浪漫與激情,其實,更可以看得清楚。
   
   與對岸比,台灣長年累積的優勢,就在眼光中的冷靜與理性。
   
   一九一二建立的民國,當時是救亡的時代,從革命領袖到實權軍閥,都帶了毛躁與急切。急於推行沒把握的事,飛快推向極端,再全面推翻。回溯起來,最是這份激情誤事!如【新週刊】討論「民國範兒」文中說的:「民國的空前絕後,全在於速度——所有舊東西被快速摧毀,被新東西飛砂走石地席捲覆蓋。」相形之下,台灣累積出對於速度的戒懼。譬如,我們由經驗中體認到,改革的關鍵在社會力的茁壯,這事急不得,要緩緩地由下扎根。
   
   對岸慶祝辛亥一百年,脫不了神格化的宏大論述;此地的民國一百年,我們如今的強項應該不在做大做強的聲勢,而在於回溯與前瞻的深度吧!換句話說,重要的尤是重述過往時的反思與反省:在反省中重述,或者在重述中反省,並拉出多元角度地回看,包括一九四九之前的「民國」:那個過激的時代,並思索其遺痕與烙印。(作者為作家)
   
   ※延伸閱讀》
   ‧緬懷「民國人」 中國掀熱潮
   ‧楊照:認真問問「民國是什麼?」
   
   【2010/10/11 聯合報】
   
   緬懷「民國人」 中國掀熱潮
   【聯合報╱特派記者李志德/北京報導】
   
   2010.09.27 04:34 pm
   
   
   這兩年,中共政府不斷要求和台灣展開政治對話,「中華民國」如何定位,成了涉台學者的熱門課題。但早在「中華民國」成為政治顯學之前,歷史、文化上的「民國熱」已在大陸民間流行多時。近來知名畫家陳丹青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提出一個詞「民國範兒」,再次煮沸大陸的「民國熱」。
   
   依照中共書寫的歷史,中華民國起於一九一二年,亡於一九四九年。因而在這一段時間出生、成長的中國人,就稱為「民國人」。
   
   胡適、張愛玲是民國人;周恩來、劉少奇等中共一代元老,也無一不是民國人。但這不僅僅是從時間區分,而是如陳丹青說:「範兒,是一種『樣子』」,也就是「民國人」特有的精神、氣節、面貌、習性、禮儀。
   
   陳丹青所謂「看」民國人的「樣子」,原本的確是一種視覺經驗。因為這幾年,「老照片」之類的書籍在大陸市場反應奇佳。對許多大陸年輕人而言,清末民國既熟悉又陌生,雖然早在歷史課本裡讀得爛熟,但文化的傳承,早在文革時期就一刀兩斷。
   
   另一位醉心民國史的學者,廈門大學教授謝泳日前在一場論壇上直言,「民國的開放風氣,保障了頂級的創造力得以發揮。」如果用諾貝爾獎當指標,得獎的中國人,他們受的大學教育,不是在民國,如楊振寧、李政道,就是後來在台灣。在人文學科,像余英時這樣的大師級學者,受的也是民國教育。
   
   在當今的科學界,謝泳說,中國大陸沒有任何一本權威的學術期刊,但在民國時期,中國的農業、數學以及協和醫院辦的「中國生理學」,都是世界一流的期刊,能夠吸引外國學者將稿件投到中國來。
   
   「那是一個好的時代,精神是昂揚的,社會是開放的。」謝泳說,在人文、藝術上,被廣泛肯定的作家和學者,胡適、錢穆、林語堂、張愛玲、魯迅,也都是民國人。「有這樣的成就,如果還有人要說,那完全是個人吃人的黑暗時代,肯定說服不了任何人。」
   
   但這樣的談法,會不會過度美化了民國時期?對此,謝泳說,九○年代以前,民國對大陸人而言,只有政治,這樣的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
   
   近年來,大陸人更有興趣的是民國的社會生活、經濟、文化和教育等層面。謝泳說,愈進到這些領域裡,愈會發現民國時代的成就,遠遠超過後來由共產黨統治的六十年,就算有知識份子在內戰時選擇留在大陸,到了文革時期,也被整肅得乾乾淨淨,「如今談論民國,其實是對當下中國社會的反思。」
   
   「民國作為國體,是短命的…然而唯其短暫,這才可觀。一個現代國家現代文明的大致框架,就是那不到卅年間奠定的,豈可小看?」陳丹青的話,為「民國熱」做了最好的註腳。
   
   ※延伸閱讀》
   ‧北京共識與普世價值
   ‧史大林透過蔣經國警告台灣
   ‧哇新聞/中國掀起緬懷「民國人」熱潮,你有何感想?
   
   【2010/09/27 聯合報】
(2010/10/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