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尽头悲凉╱散文 ]
王先强著作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尽头悲凉╱散文

    医院里的一间病房里,在靠窗边的一张病床上,稳稳实实的躺着他。
   
    他手上的血管里插着大号针嘴,连着导管,通向床头高悬着的液瓶;他下部的尿道插着导管,将尿液引向床底边吊着的尿袋里;他的肛门包着屎尿片,承接随时溜出的排泄物。医生每天例行的看他一回,在其病历上写几个简单的、也是例行的医疗字句;护理人员则是每天饲他三餐流质食物,几次输液和倾倒尿液,再就是一次至两次更换屎尿片。当将屎尿片剥离庇股的时刻,恶臭立刻弥漫了整个病房,其它病人都得捂住鼻子。
   
    那一天,物理师过来要给他做物理治疗。几个助手推来一张可以转动的治疗床,将他移上去,再慢慢的调转让床竖立起来,以训练一下他的站姿,盼他能站立起来。他凄厉的「啊啊」的叫着,几乎昏厥过去;一个注视监察他仪器的助手轻声叫道:「他的血压转低,很低了,不行不行!」物理师只好摇摇头,停止对他的治疗。物理师不再来,他也就只能稳稳实实的仰卧着。

   
    那一天的探病时间,邻床病人的儿子进来,带来几个大啤梨。他斜眼看到了,竟「啊啊」的示意想要一个;那位病人立即递一个给他,放在他床头的小柜上。然而,他的手笨拙,要不了,口更是吃不下;送他等于没送!
   
    没有人来看他;他似乎无儿无女,也无亲人。看他的长相,青壮年时该有所作为,也有储备,但他却是个孤零零的人?
   
    一个月后,他仍然躺在那间病房里,仍然傍窗,只不过换了一张床位和加添了许多设备。床上搭起了一个铁架,穿了许多条绳子,吊起他的一只脚,微微的向床外倾斜,还有他的两只手也被套住,缚在床架上;他的鼻孔里加上了一条导管,做「鼻饲」之用,因为连流质的东西他也吞不下了;他的床头小柜上放上了一部仪器,有管子通过气袋缚到他的手臂上,还有几条电线搭到他的心口上,仪器屏幕上有数字和条纹迭现,那大概是在监察他的血压和心跳的──医护人员随时的注视他的生命体征是否还在。
   
    这个时候,白天黑夜,他都发出一声声「啊啊」的惨叫,震慑整个病房,凄厉得锥心蚀骨。他的生命能量已是微乎其微,却似乎是全都凝聚到这惨叫声上,做一点垂死的挣扎。
   
    有一个病人在夜里不停讲粗口辱骂,表示对其「嘈闹」叫人不得睡的不满,渲释心愤;其它的病人大概也睡不着,但却沉默忍让,或是明了、体谅其惨痛,或是担心自己也会病到那个景况,能说甚么?在那样的夜里,各人脑海里肯定飘荡着不同的、不是滋味的思绪。
   
    护理人员隔一定时间就给他打止痛针,但看来效果很微。过了三天,整张床的推他下去手术室做手术;他大概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和老人痴呆症,动的手术大概是切掉一段腐烂的小腿或是割开一个脓疮排脓。医生尽着救死扶伤的责任;护理人员安慰他:「动了手术就不痛了!」他只是「啊啊」的惨叫着。
   
    手术后,他还是「啊啊」的惨叫。
   
    一天,一个护理人员问隔邻床的病人,可有看见他家的人来探看他?那个病人摇摇头,说自己住院一个礼拜了,从未离开过病床,可就是没有见到有人来看他。 讲粗口的那个病人接着说,他没有一、二千万元身家,谁会来看他?对别人的痛苦不抱同情之心,只是一味的发泄、痛骂,这实在天地不容,但说的这句话,却又似乎有点道理。
   
    在他的病床前,只有医护人员在转。倒是有三数个护理人员到来的时候,会亲热的、幽默的说道,「五伯,亚四来看你,来给你打针了,打了针就不痛了!」或是「五伯,亚六来帮你换屎尿片了,换上新的舒服些啊!」这散发着淡淡的人情味。
   
    原来,他叫李五,八十六岁了,育有二子一女,孙儿数个。所谓「亚四」「亚六」,只是护理人员自我调侃成他亲近的人,叫他感受某样的亲切和温暖,同时也暗含着对他家人某样的不满和责备。
   
    又过了数天后的一个下午,李五的床前,悄然出现一个眉目清秀、身体健壮的中年男子;他带来一把须刨,为李五剃须,却不说话,不消十分钟,走了。又一个下午,李五的床前,悄然出现一个面相姣好、身体苗条的中年女子;她抚摸李五的一只手,为其按摩,却不说话,不消十分钟,走了。原来,这就是李五的一子,这就是李五的那个女。在那样的时刻,李五居然完全的安静下来,默默的注视着他的子和女。数十年风雨,他辛勤,操劳,拉扯大了他的子女,而今也算儿孙满堂,这图个甚么?料也不过是要个团团圆圆,享受一下晚年欢乐时光吧!可始料不及,他却如此的孤零零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远离温情、亲情。他有多少话要说,又该说些甚么?或许那「啊啊」的惨叫声,正道尽了一切!
   
    那子那女因何隔三差五而来?另子,媳妇,孙儿,因何全都不来?该备的一、二千万元,李五没有,就是因此?李五可曾想到这个?
   
    「啊啊」的惨叫声,又连续不断的从那张靠窗的病床上响起,充塞了整个病房;那是人生尽头的惨叫,凄怆悲凉……
   
    有没有怜悯,怎样怜悯他?
(2010/08/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