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制度与道德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可以互相促进,也可以互相促“退”。

   良好的制度有助于道德(包括官德和民德或者政治道德和社会道德)的普遍提升和良知的广泛觉醒,即一个好的制度会让人变好,而普遍提升的道德和广泛觉醒的良知又反过来有助于制度的不断改良和进步。

   同样,制度的恶劣则会导致道德的普遍败坏(一个坏的制度会使人变坏),道德特别是官德和士德的普遍败坏又反过来作用于制度,让制度越来越难以改良,甚至恶劣程度越来越深。因此,道德优化与制度优化、文化启蒙与民主启蒙应该双管齐下,同步进行。张载曰:

   “善有劝,不善有沮,皆天下之利也。小人私己,利於不治,君子公物,利於治。”(张载《正蒙》)

   好人好事(善)受到鼓励,坏人坏事(恶)受到阻击,是非得到明辨,善恶得以公正,这是“天下之利”。而要达到这种“国治”的效果,有赖于一种好的制度和好的文化(意识形态),而好的制度和好的文化又有赖于以“天下之利”为己利的“君子”们的努力----如果体制内外“利於不治”的“私己”小人多多,好制度的建设和好文化的弘扬就会变得非常艰难。

   一个好的制度会让坏人变好,一个坏的制度会让好人变坏。这话似乎是邓小平说的(大意),不错,但也不尽然。制度最好,不能让所有坏人变好。儒家即重视制度建设又重视道德教化,反对脱离文化和道德根基的制度至上。

   同时,制度最坏,也不能让所有好人变坏。总有那么有些人,在任何条件、任何情况、任何制度下都不会变坏,而且主动挑起制度改良文化、道德重建的历史性重任。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小人横行盗贼蜂起之时,也必有英雄豪杰乃至圣贤人物出现,砥柱中流力挽狂澜,为社会作中坚,发良知之光芒。无论怎样落后,先进的制度终将建设起来,无论怎样艰难,优秀的文化终将弘扬起来!2010-8-25东海余樟法

(2010/08/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