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一平文集]->[为文明和正义而战——声援刘贤斌]
一平文集
·一平简历
·奥斯维辛、春天与复活节
·中国母亲--为“天安门母亲”争取诺贝尔和平奖有感
·波兰变革中的民族因素和参战
·隔山有雨
·读威塞尔的<<夜>>
·多余之余——再读瞿秋白
·伟大的工作
·华盛顿及其腋下的阴影
·延安,中国青年的道路---讀《中國文革紀念園》之二
· 极权在中国的胜利
·读高尔泰《寻找家园》
·理想的灰色——读胡平《犬儒病》
·自由的威胁——我看波兰前共党同谋者调查法案
·由土改到反右:中国极权制度的完成 (上)
·由土改到反右:中国极权制度的建立(中)
·走向和解与建设的一步
·记住,但宽容
·土地权是农民基础的人权
·宋彬彬事件和道义重建
·永久的纪念与祭奠——祝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建立
·中国的希望与危险(上)——由汶川、瓮安看中国当代极权制度
·中国的希望与危险(下)——由汶川、瓮安看中国当代极权制度
·《零八宪章》与和平转型
·未来与偏颇——读仲维光“‘郭路生’现象的双重含义”
·雪域上的血迹----关于中国边境藏民被射杀
·为共和国正名----我看《零八宪章》之一
·站起来的精神----我看《零八宪章》之二
·谁是主要责任者
·正视,然后才可穿越:读《诗与坦克》
·荒岁月,残壮志----读严家伟先生《忆往谈今》
·为了死者 也为了我们——致晓波、刘霞(诗歌)
·义战、非暴力精神及诺贝尔和平奖——奥巴马获诺奖之我见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一)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二)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三)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四)
·为文明和正义而战——声援刘贤斌
·米奇尼克与中国的民主道路(上)——也谈米奇尼克访华座谈
·米奇尼克与中国的民主道路(下)——也谈米奇尼克访华座谈
·坚持非暴力原则 组织起来
·立足自身,广泛联盟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文明和正义而战——声援刘贤斌

来源:纵览中国
   
   刘贤斌先生再次被抓,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同时,警方搜查了他的家,抄走了电脑硬板和有关资 料。更让人不可容忍的是,警方到学校盘查贤斌13岁的女儿,小姑娘被吓哭。2008年 底,刘晓波也是以此罪名被捕,之后判以11年的重刑。此次,贤斌凶多吉少,令人不禁嘘唏。
   
   

   刘贤斌是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英雄。1989年,刘贤斌参与了北京高校的游行、绝食和堵截 军车的活动;“六四”后,在成都组织了抗议活动,并和同仁筹备创办《民主论坛》杂志;之后,与胡石根、李海、康玉春等商讨组建自由民主党;撰写宣扬自由民 主的思想。1991年4月,刘贤斌被捕,关 押秦城监狱,次年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6个月。
   
   
   1993年10月获释后,他继续坚定地 从事人权与民主运动。之后一年,他完成了《中国农村社会的困境与出路——川中地区农村社会调查报 告》、《现代民主运动的一般经验》、《后邓时期与邓后时期的中国政局》等文章,奠定了他“公开、理性、非暴力”的思想。1995年,他与刘晓波、王丹组织了《吸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呼吁书签名;1996年,与同仁发表《公民言论自由宣言》。其间,他多次遭到追捕、抄家和关押。
   
   
   1998年3月,刘贤斌发表了《致第九 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和签署人权公约。同年,他在四川筹备组建民主党,并与佘万宝、黄晓敏一起到省民政厅公开申请注册。 之后,又与佘万宝、胡明军建立了中国人权观察四川分部。在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被捕后,他与佘万宝、欧阳懿一起成立了中国人权观察临时总部,临时主办 人。1999年,他先后来到湖北、湖南、浙江、山东和北京,与各地同仁商讨组建民主党。同年7月,他在北京被捕,之后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
   
   
   2008年11月,刘贤斌再次获释。出 狱后不久,他就与陈卫发表《就邓永固事件致遂宁市委、市政府公开信》,声援维权人士邓永固。同年他参与了《零八宪章》首批签名。2009年,刘贤斌发表了他的回忆录《血与火的洗礼——我在一九八九年》及 《狱中书信集》。2009年,刘贤斌获海外“中 国青年人权奖”。
    
   此次,刘贤斌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留,主要追查他的三问 题:1、前几日,与四川朋友前往新都营救陈云飞;2、5月初到北京参加“4.16”福州围观座谈会;3、近一年多,《民主中国》及其他网站与刊物上发表的20多篇文章。
   
   
   行文至此,获知:7月6日,刘贤斌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看来,贤斌再次获刑入狱已是定局。
   
   
                                                                                二
    
    6月18-19日,周永康率领诸高级司法官员于四川参加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6月28日,刘贤斌即被捕。显然,逮捕刘贤斌来自当局高层,杀一儆百,是 新一轮严打、稳定西南决策的一部分。此和一年多前,逮捕刘晓波的方式相同。估计,在中国的其它地区,也还将发生类似的事情。面对日益严重的社会危机,当局 不思变革,而决心以严打维稳,而他们所说得稳定实是维护一党利益集团的统治。
   
   
    “杀二十万,稳定二十年”。二十年过去了,中国重新走到崩溃的边缘,可谓是大乱之前夜。无论当局怎样宣传, 而种种征兆都显示,中国已没有了稳定的基础,崩溃随时都可能发生。
   
   
    毛时代,为了确立极权统治,中共进行了持续的大规模的杀戮和破坏,中断了中国文明的传统,摧毁了社会。比如 土改,消灭了乡绅阶级,摧毁了乡村自治社会,没收农民的土地,建立党基层支部,并为之配备武装(民兵)。至此,中国乡村自治社会终结,农民失去自主与自 组,沦为国家之农奴。土改是毛时代中国的缩影,毛所发动的一系列的政治运动,残害了数千万生命。这一时期,中共对人民、民族与社会大肆残害与破坏,是中国 之祸根。
    
   民族与社会有自身生长与恢复的机能,在恰当的条件下,可以会自发地生长健康的力量,修复破坏了的社会。“八 九”运动是毛后十年中国新生的健康力量,但是遭到了血腥镇压。毛后,中国虽然有经济改革,但依然是极权统治,中共除了依然垄断权力之外,还利用权力,对国 民财富大肆掠夺,窃为己有。如果说,毛时代中共还有乌托邦色彩,但其后他们已成为赤裸的权贵利益集团。为了维护其统治,他们将所有敢于说话、敢于批评、维 护公正、保护民权、抗争权力、抵制掠夺的力量统统作为敌对势力,竭力打压,或将他们送进监狱,或断他们的生计,或迫他们逃亡。他们所谓的维稳,就是维护他 们稳固的统治,而有碍于此的,必消灭之,乃至在其萌芽状态。一个暴力统治集团,不仅垄断国家的军队、权力、资源、大部分财富,同时也垄断司法、教育、舆 论、价值,甚至道义。一方面,他们肆意掠夺、腐败;另一方面,他们严厉镇压对他们的批评与抗争,将社会所生长的健康力量统统扼杀,使社会沙粒化。他们消灭 道义,积蓄仇恨,准备着中国的大动乱。所谓群体突发事件,实际是地方人民起义,比如瓮安、石首事件。如果是100年前,这 个政权早已不复存在。中共是中国的乱根。
   
   
   自1949年以来,中共暴力集团就不断残杀中国的良知,至文革,中国民族中优秀者已经被残害殆 尽。民主墙之后,他们又竭力遏制中国民族健康力量的生长。他们从来都是残害好的,鼓励坏的,他们消灭正值、诚实、善良、勇气、公正、担当;而鼓励谎言、告 密、残暴、贪婪、怯懦、接受奴役。至今,中国是以投靠权力为荣、腐败为荣、贪婪为荣、谎言为荣、下流为荣、掠夺为荣、狡诈为荣、残暴为荣;反之则为耻。五 千年来,中国民族从来没有败坏到如此地步。一个流民政党,暴力夺取政权,实行残暴统治,最终使信奉孔子仁义道德的中国堕落为流氓国家和民族。当今中国种种 败坏之源都来自中共,中共是中国的恶根。祸根、乱根、恶根,此根不断,中国无望。
   
   
                                                                                  三
    
   “八九”是中国历史上的光辉一页,是极权中国最终转至民主中国的转折点。虽然有“六四”血腥杀戮,但是“八 九”精神不死,自由民主的精神已在中国扎根,新的一代在“六四”血泊中成长起来。刘贤斌即是“八九”一代的代表之一,此外还有胡石根、李海、杨天水、杨子立、黄金秋、张林、胡佳、许万平、陈光诚、吕耿松、马少 方、杨光、孙立勇……等等。他们继魏京生等民主墙一代之后,担负起民族进步之责继续 前行。
   
   
   “六四”杀戮之后,四处抓捕,整个国家、民族笼罩在恐怖之中,而他们却是在此时,挺身而出,担当道义。王维 林只身阻挡坦克车队,于常情来讲是“以卵击石”,但是文明就是由此而奠立的,没有舍身取义之志士、之精神即无文明。所有的文明的起点都是以生命和鲜血来奠 立,至今人类的各种宗教之活动中,也还是保留着以生命和血祭奠的仪式。十字架上的基督就是一个象征。“六四”是黑暗残忍的一夜,显示了这个政权的本质,集 中体现了他们数十年的统治。一个国家,以它的军队屠杀自己的人民,之后还声称是镇压“暴徒”,迫害数百万计的抗议者,这说明这个国家已经走到野蛮的尽头, 文明在这里已经终结。这是四十年极权统治的现实和结果。
    
   正是在最黑暗的时候,文明倒塌在血泊中的时候,文明浴火新生,重新站立起来,以它凛然英勇的姿态,这就是王 维林赤手拦截坦克那一幕,就是“六四”那一夜人民英勇的抵抗。可以说,中国当代自由民主的新文明就从这里开始,王维林以及那些死难者就是为之生命和血的祭 奠。是由于文明的死亡,这二十一年来是整个民族和国家的溃烂,是整体的赤裸野蛮化、流氓化;而另一面,新文明在黑暗中,顽强站立,不屈地呼喊、生长,这就 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杨子立四君子、刘晓波、胡石根、胡佳、李海、杨天水、杨子立、刘贤斌、陈西……,《零八宪 章》,中国民族和国家在野蛮、黑暗中走向希望和新生。人们说这是民主和专制之争,不仅如此,这也是正义与邪恶、自由与奴役、真与伪、高尚与卑劣、新生与糜 烂之争,是善与恶、道义与非道义之争,归根结蒂这是一场野蛮与文明的战争。
    
   我们不主张大家都去拦坦克、坐监狱,但是如果我们的民族有以上志士,那是中国的幸运和希望,他们是中国民族 走向自由民主,走向新生的殉难者,是道义之英雄。他们的生命、鲜血和苦难奠定着中国的未来文明。他们应该获得广泛的认同和尊重,他们是我们的荣誉。中国极 权的铁门是靠一代代殉道者牺牲自己的生命、自由乃至他们的家庭,逐步撑开的,从林昭、顾准,到遇罗克、李九莲,到魏京生、王炳章、刘滨雁、王若望,到“六 四”死难者、天安门母亲,到刘晓波、胡佳、杨子立、杨天水、刘贤斌……,等等。我们应该铭记他们,对他们所付出的生命和自由,怀有敬 意和感激之情。一个没有善与恶、正与邪、高尚与卑劣道德准则,漠视殉难者,嘲弄苦难和鲜血的民族,不配享有文明。而当今,中国民族已经沦落到浑浑噩噩,没 有善恶、是非、真伪之民族。不是我们的民族不好,而是它被生生糟蹋到这种地步。这是极权制度给予这个民族最终的毁坏。
   
   
    
                                 四
   
   
   刘贤斌在《中国青年人权奖获奖答谢辞》中说:“虽然这二十年来,我一直在 恶劣的环境下与中国的专制统治进行着不懈的斗争,并因此而屡受当局的打压和折磨,但是我始终觉得我所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正直、 勇敢的公民所应该做的。”“作为一个没 有失去良心的中国公民,我不可能对专制统治的各种罪恶熟视无睹,我 不可能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我必须呐喊,必须抗争,必须誓死捍卫公民的尊严和行使我的人权。二十年来,虽然我走过了一条漫长的坎坷的抗争之路,但这是我自 觉的选择,我求仁得仁,无怨无悔。”他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有勇气的人,也是一个高尚的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