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徐水良文集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徐水良、张健反驳韩一村)


   

徐水良编辑


   

2010-7-24


   
   
   韩一村批张健:
   
   你口口声声革命,你做做?没人拦你。
   你在法国说的再大都是空话。
   
   
   张健反驳韩一村:
   
   对不起我实践过,且赤手空拳和他们机枪大炮的实践过,且现在今后继续实践。许多共产党人,国民党人,红色高棉的头领都在这里说过所谓空话,回去都实践了。他们没有说空话。今天在中国境内大大小小的泛天安门维权抗暴事件,我们的天安门维权抗暴的事业在继续,不但口头且实践且满有行动。我们的声援和支持中国人民维权抗暴就是最大的实践。
   
   
   
   韩一村再批张健:
   
   又炫耀20年的事,想炫耀一辈子?20年前的事是千千万万学生共同发起的运动,不是你自己,本人也参加了。你挨了一枪,那是被流弹所击,被击中的人多了,但不能说明人们想闹革命,想夺取政权。当时学生仅仅是请愿,没有革命的意思,请尊重客观事实。
   
   现在的维权活动,正是奉行和平抗争的路子,而不是你所说的革命。你想学老毛,痞子革命,正义不容。
   
   请问,革命的主体是谁?谁做?
   
   精英们(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不会做,他们只想通过和平的方式扩大权利;底层百姓,吃得饱饱的,也不会跟你走。假设他们愿意跟你走,我们也反对。设想一下,一场由地层民众为主体并且主导的革命,他是什么性质的革命?必然是封建革命,决不是民主革命。他们靠暴力夺取政权,也必然靠暴力维持专政,不可能将政权交给人民。只是多次封建轮回而已。离开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的引领和主导,不可能有民主革命或民主转型,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个道理。
   
   韩一村
   
   2010—07—25
   
   
   张健反驳韩一村:
   
   
   我不认为韩一村是六四的真正参与者,从他的言论里我感受不到六四人的味道。此人还进行造谣诬蔑,说我的枪伤是流弹击中的。我在天安门广场被中校军官十米之内连发三枪。有目击者,7、62毫米五四手枪所伤,子弹前年取出,就是共匪都无你所诬蔑之词。你回答蹲过共匪监狱吗挨过共匪子弹吗,如果没有就请稍息,我没时间答理你。(注:编者删去后面关于邮件组事务的几句话。)
   
   巴黎张健
   
   
   
   徐水良反驳 韩一村:
   
   
   说两点:
   
   1、自己没有不怕死经历的人,却攻击有不怕死的经历人怕死,只会口头革命。这好像是你们这批攻击革命、攻击所谓暴民、攻击杨佳、邓玉娇,企图维护中共统治的人的共同特点。
   
   2、这些年的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菲律宾革命,印尼革命,“必然是封建革命”?“决不是民主革命”?只是“封建轮回而已”?
   
   还有,美国革命、英国光荣革命等暴力革命,也是“靠暴力夺取政权,也必然靠暴力维持专政,不可能将政权交给人民”?是“封建轮回”?革命后到现在的美国和英国,是封建制度?
   
   而且,所谓的封建就是封邦建国,分封割据,公侯伯子男的贵族,以及骑士等级制度。这些年的这些革命,建立起这种贵族分封封建制度了吗?
   
   什么都不懂的人,就凭着蛮不讲理的痞子作风,信口开河,有说服力吗?
   
   徐水良
   
   2010-7-24
   
   
   
   韩一村批徐水良:
   
   愤老:
   
   “革命”与“封建”的概念你都不懂,建议你请教一下学童。
   
   “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菲律宾革命,印尼革命”,那是你给戴上革命的帽子。论性质讲他们归抗议请愿,而不是杀来杀去的革命。
   
   退一步说,按着你的逻辑推理,就算革命,这样的革命也是在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的引领和主导获得成功,而不是靠你类愤老或痞子。
   
   
   
   徐水良再驳韩一村:
   
   
   全世界都公认的这些革命,全世界都公认的封建概念,你闭着眼睛不承认,也太蛮不讲理了吧?你不承认,但全世界承认,你这种不承认,恐怕也没有用吧?
   
   语言概念和用词,是约定俗成的。全世界都公认的东西,你却不承认,自搞一套,还要强迫别人认同你的东西,别人不认同,就骂别人痞子,这种蛮不讲理的真正的痞子作风,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你关于革命和封建的那点知识,依笔者愚见,大约是从小学开始,没有多少知识的红小兵,从毛泽东和中共课本上学来的,于是当作金科玉律。别人给你讲真知识,你以为与你的红小兵知识不符,就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懂得,别人不懂。所以你让别人去请教像你一样的红小兵老学童。
   
   关于革命和封建概念的正名,笔者二十年多来已经有许多许多论述,越来越多的学者现在也开始接受。关于封建概念,连郭罗基这样、本人曾经尖锐批评的学者,也接受这种概念而否定你接受的共产党毛泽东概念。最近箫翰也有相当详细的论述。看来你不读书的红小兵是从来不知道的,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好。
   
   还有,你最好少吹精英之类,你们这样的人算精英,或能够识别精英,真正的精英,肯定不愿与你们这样的人在一起,与你们混在一起,就要羞愧得去跳河了。真精英不会像你这样,在自己的词典里没有羞耻两个字。
   
   徐水良
   
   2010-7-24

此文于2010年07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