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洪哲胜]
徐水良文集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洪哲胜

   

徐水良


   

2010-7-28


   

   
   也说几点:
   
   1、故意抹杀或者无视中共极权专制坚决拒绝放弃一党专制的本性,向反对派和老百姓散布对中共会放弃一党专制的幻想或者欺骗,在中共一再坚决拒绝妥协和解的条件下,散布妥协和解的幻想或者欺骗,二三十年来,已经有无数人一次又一次做过了。但是,一次又一次破产了。你们要继续做,那是你们的自由,只是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别人,也有批评这种欺骗或者幻想的自由。
   
   2、任何正确的策略和行动,都必须建立在实实在在的客观现实的基础之上,而不能建立在幻想和假定的基础上。要反对派把自己的行动和策略建立在中共能够改、能够和解妥协,在中共极权专制一次又一次坚决拒绝和解妥协,无数次声明永远不会放弃一党专制,因而中国走向民主不得不采取革命道路的实实在在的现实情况下,闭着眼睛要反对派和老百姓不要把自己的行动策略建立在这种实实在在的现实情况之上,却要他们把自己的策略建立到他们散布的幻想和假定上面,即中共能够放弃一党专制的幻想和假定上面,闭着眼睛诬蔑攻击当前客观现实不得不走的革命道路,坚持走中共顽固态度下根本没有可能的改良道路,和解妥协道路,要反对派坚持一相情愿的和解妥协,这是地地道道的欺骗。
   
   3、根据中共本性,当未来烽火遍地、中共即将崩溃的时候,中共才会欺骗性地或者投机性地提议妥协和解,但那个时候,反对力量和民众从根本利益和避免上当受骗考虑,不一定会接受这种欺骗性的或者投机性的妥协。
   
   4、只有到自由民主制度建立以后,和解妥协才将成为社会正常的常态。无论是制度性妥协还是实质性妥协,都将成为正常的常态。“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关于民主制度下没有实质性妥协的说法,只是笑话。到那时,和解和妥协,将是公正处理问题的一种正常的辅助手法。这时,社会处理问题的主要原则,首先是公平正义;在法律上就表现为根据事实,依法处理。但为了减少处理问题的社会成本,减少对立冲突,和解妥协将是重要的辅助手段。
   
   5、不顾客观现实,要把未来的社会常态,搬到现在,走中共顽固不变、坚决拒绝的条件下走不通的和解妥协道路,甚至把它当作基本原则,而不是辅助手段。这是时空的错乱。这,或者是提倡者的幻想,或者是提倡者的欺骗。
   
   6、顺便说一下,中庸,不是和解妥协的意思。朱熹《中庸集注》:“子程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
   
   徐水良
   
   2010-7-28
   
   
   
   附:洪哲胜意见:
   
   
   根据我数十年的运动经验,
   我认为,
   杨光这信中的所有意见,尽管非常简短,却无比重要。
   底下,我用红色字简单地给予呼应。
   
   洪哲胜 上
   
   
   在10-7-27,杨光写道:
   
   我同意茅老师的意见,而且觉得:政治必须中庸、调和、妥协的观点,要承认现政权的进步并给予鼓励、反对其倒退并与其斗争的观点,都中肯持平,也非常重要。
   
   【洪哲胜】
   
   ◆中庸最能影响并领导常态分布(normally distributed)的大众,
    并且从中起到群众自我启蒙的功能,
    而这样的功能对于形塑公民社会有着最关键性的作用,
    最后,公民社会是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保证。
   ◆调和可以让多元的大众最好地卷入运动,
    并且避免没有必要的摩擦让不同的力量
    不是协调作战,而是因互斗而互相折损、互相取消。
   ◆有条件的妥协,易于让专政力量分化,减少起困兽之斗得强度和坚持,
    让变革得成本尽量最少化,而且培养社会运作妥协办事的能力和氛围,
    两者都是民主转型成功得要件。
   ◆承认现政权的进步并给予鼓励,可以让专政集团觉得并且意识到
    哪些改革可以得到社会大众乃至反对阵营的欣赏,而进一步启动改革;
    反对力量可以;因而让大众觉得自己不是“为反对而反对”的非理性破坏性力量,
    而是一个可以看中甚至接受七领导的理性政治势力,
    这就进一步让自己获得迅速成长壮大的营养。
   ◆反对其倒退并与其斗争的观点乃是反对运动得本职;
    有了“承认现政权的进步并给予鼓励”所造就的正面影响,
    这个诉求就会被大众更加重视,
    也会劲儿让专政者更加严肃的给予思考,
    最重要的是,这会促进专政集团得进一步转化和分化。
   ◆中肯持平,可以扩大让上面所铺陈的正面作用。
   ◆……【当然还有别的因素值得列入这个清单】……
   ◆所有这些讨论得没有明说的基础乃是:
    中国这场民主转型,不是“打倒共产党,我们来领导建国”就可以达致的革命,
    而是“要把共产党请下台,甚至把它拉下台,让共产党人也成为一个个平等的公民,
    然后共同在既有的公民社会基础多赢共进”的变革──这个变革当然是“革命性”的变革;
    至于共产党最后是自动下台还是被运动所推翻,
    运动力量宜选择前者,但是,中共走不走这条路线,
    那就决定于它们的智慧和选择啦!
    从中共今日所已经起到得转型和拥有的社会力量,
    它要成功地效法台湾国民党的转型是足足有余的,
    他选择这条路径,不但有其可能,而且可能性很大!
   
   
   [扬光意见:]
   
   我唯一不太同意的是“现在没有可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这一句。从大清故事到苏东往事,许多都没有整装、完备的替代政治力量。即使在政权坍塌的最后时刻,反对派与当权派相比也还是七零八落、弱小无比、不堪替代的。
   
   【洪哲胜】
   
   ◆如果茅于轼把“现在没有可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
    改为“现在看不到可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
    那就无懈可击了。
    61年来,中国的党外人士不但无法善用中国得媒体,
    甚至随便批评一下,都有可能尝到牢狱之灾,
    大众当然看不到中国有着什么“可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
    然而,一旦开放,大众不再被控制,二可以自由言说,
    不但反对阵营得好家伙可以脱颖而出,
    今天沉默者的“贤能”者也会一个一个跳了出来,
    而且,所有今天共产党里面得人,也一个一个变成新社会得平等得一员,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铁定有着比当今更多更好的人才可供大众遴选。
    不是吗?
   
   当然,假如已经有了组织很好、策略成熟的现存的可替代力量,则转型成本会大大降低,人民可以多享转型之利、而少受动荡之祸。
   
   杨光
   
   
   [茅于轼意见:]
   
   我想简单再多说几句。很简单,很原则性。不一定对,供参考。
   
   政治必须是中庸的。共产党犯的错误就是走极端。成功的政治一定是调和各方意见,求妥协,彼此尊重,让步迁就。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坚持原则虽然好,但各有各的原则。
   
   实事求是地讲,改革三十年的成就是了不起的。是共产党在领导。但是代价也极大,而且前途不乐观,快进入死胡同了。不改不行了。怎么改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还要靠共产党内部起变化。因为现在没有可替代共产党的政治力量。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里面有真正为国为民的人。要靠他们。我们在外面的人不要帮倒忙。要承认现政权的任何进步,并给予鼓励。同时坚决反对任何倒退,与其斗争。
   
   关于我们之间的讨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中有所进步,而不是以说服别人为目的。是自己长进为目的。所以要学习别人观点中合理的部分,纠正自己逻辑上的漏洞,过分的偏激。这样的讨论不但大家有进步,其实也是能帮助我们找到真理。
   
   茅于轼上

此文于2010年07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