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貨車司机道:"不錯,他是全國最有錢的人,但是他晚上也只能睡在一張床上,和我一樣,哈哈!” ]
李芳敏144000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40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貨車司机道:"不錯,他是全國最有錢的人,但是他晚上也只能睡在一張床上,和我一樣,哈哈!”

第十部:古老的傳說
   
     深夜,路上极其寂靜,我急步地走著,一直走到了佐佐木博士的家門前,都沒有什么事發生。到了佐佐木博士家花園的圍牆外,我一面准備翻牆而入,一面心中還在暗暗高興。
     我高興的是,一則方天和我之間的糾纏,已是我占了上風。二則,某國大使館、月神會等跟縱我的人,這時万万想不到佐佐木博士家中的花匠,就是他們所要追尋的目標。我的心情顯得十分輕松,雙手一伸,身子一屈,足尖用力一彈,雙手攀住了牆頭。
     我雙手一攀住了牆頭,輕松的心情,便立即一掃而空!

     我的手已攀住了牆頭,自然也可以看到牆內的情形了。只見那個打理得十分整洁,我也曾在其中化了一下午時光的花園,竟呈現著一片异樣的凌亂!
     草地被賤踏得不成樣子,而在一條道路兩旁的盆花,也几乎全都碰翻,有的連盆都碎了!我呆了呆,雙手一用勁,便翻過了圍牆,落在園中。
     我并不停留,立即向屋子奔去。
     還未曾奔上石階,我便意識到,在我离開這里,大約一個小時之間,這里曾發生過惊人的變故。我首先看到,鑲在正門上的一塊大玻璃已經碎裂了。
     我縱身一躍,便躍上了所有的石階,推開門來,只見有一個人,伏倒在地上。我連忙俯下身來,那人的臉伏在地上,但是我卻已可以看出,他是佐佐木博士。
     我將博士翻了過來,只見博士的面色,如同黃蜡一樣,我心中不禁一陣發涼。一看到這种面色,不用再去探鼻息、把脈搏,也可以知道,這已是一個死人。
     我只覺得心中一陣絞痛,那种絞痛,使得我的四肢都為之抽搐!
     佐佐木博士曾經救過我的性命,曾經挽救過無數人的性命,但是這時他卻死了。當然,人人都會死的,但博士卻是死于狙擊。
     我呆了好一會,才直起身子來,突然發狂似地大聲叫道:“在哪里,你在哪里,你殺死了博士,現在躲在哪里?”我不知道是誰殺死博士的。當然,我也明明知道,凶手早已离開了這里,但是我還是自己不能控制自己地大叫著。
     我叫了多久,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佐佐木博士家附近的鄰居都很遠,不然他們听到我的聲音,一定以為有瘋子從瘋人院中逃出來,因為我的聲音,由于激憤的緣故,變得极其尖銳刺耳。
     好一會,我才停止了叫嚷,我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出了几步,手按在牆上,恰好碰到了一只燈掣,我順手開了燈,吸了一口气,再向佐佐木博士的尸体看去。
     這一次,我看得仔細了些,看出佐佐木是左肩上受了利刃的刺戳,后腦又受了重擊而死的。
     他死的時間,大約不會超過十分鐘,也就是在我回到這里不久前的事。我心中只感到极度的悔恨,為什么我要离開,為什么不早些回來!
     但如今,后悔也沒有用了,博士已經与世長逝了!
     我倚著牆,又站立了好久,在我混亂的腦中,才猛地想起季子來!博士已經死了,他的女儿季子,又怎么樣呢?
     我立即大聲叫道:“季子!季子!”
     我只叫了兩聲,便停了下來。
     因為我剛才已經發狂也似地高叫過了,如果季子在這屋子中,而且還活著的話,她絕對沒有理由不出來看一看的!
     我心中不禁泛起了一股寒意,難道季子也已死了?暴徒凶手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勉力轉過身,燈光雖然十分明亮,但在我看來,卻是一片慘黃。我定了定神,才看到從博士伏著的地方,到他的書房,沿途有點點鮮血。
     那自然是說明博士是在書房中受擊的,受傷之后,還曾走了出來。可能凶徒是在書房中,刺了博士一刀,看到博士走了出來,便又在他的后腦上,加上致命的一下狙擊的。
     我立即向博士的書房走去,只見書房之中,也是一片凌亂。
     我剛想轉身走出書房,去找尋季子之際,忽然看到在書桌面上的玻璃上,有已經成了褐色的,以鮮血涂成的几個日本字。
     我開了燈一看,只見那是“他帶走了她”五個字。
     “他帶走了她”,那“她”,當然是指季子而言了。然而,那“他”又是誰呢?“帶走了她”,“帶走了她”,難道那是方天?
     方天比我早离去,我又是步行回家的。雖然我步行的速度不慢,但方天如果有車子的話,比我早到十多二十分鐘,是沒有問題的。
     也就是說,方天有充份的行凶時間,而博士的尸体,猶自微溫,也正證明一切是發生在极短時間之前的事。
     我竟沒有想到方天會作出這樣的事來,而放他走了!我一個轉身,沖出了屋子,沖過了花園,來到了大門口。
     到了大門口,被寒風一吹,我的頭腦,才逐漸恢复了冷靜。
     博士已經死了,雖然慘痛,這已是無可挽回的事實了。如今還可以挽回的是季子,方天以這樣的手段帶走了季子,對季子來說,那無疑是置身狼吻!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這既然是不久之前才發生的事,那么,我只要不放松每一秒鐘的時間,緊緊地追上去,說不定可以追上凶徒的!
     我已沒有時間去和納爾遜先生聯絡,也沒有時間和東京警方聯絡,我必須迅速地采取蚌人行動,在時間上和凶徒賽跑!
     我低下頭來,看到大門口有新留下的汽車輪跡,博士并沒有車子,那可能是方天留下來的,門口的輪跡,十分凌亂。
     但當我走出几步之后,輪跡清楚了起來。乃是自東而來,又向東而去的。我循著輪跡,向前奔出,奔出了二十來步,輪跡便已不可辨認了。
     我額上隱隱地冒著汗,那輪跡是我所能夠追循的唯一線索,但如今卻失去了。方天會將季子帶到哪里去呢?會將季子怎么樣呢?
     我伸手入袋,取出一條手帕來抹著汗,就在那一瞬間,我猛地看到,街燈將我的影子,投射在地上,而在我的影子之旁,另有人影晃動!
     我身子陡然一縮,向后倒撞了出去,雙肘一齊向后撞出,我听到有人慘叫和肋骨斷折的聲音,我立即轉過身來,雙臂揮動間,眼前有兩個人,向前疾飛了出去,其中一個,撞在電燈柱上,眼看沒有命了。
     但在這時候,我的背后,也受到极重的一擊。
     那一擊之力,令得我的身子,向前一扑,可是在我向前一扑之際,我伸足向后一勾,那個在背后向我偷襲的人,也向地上倒了下來。
     我身子一滾,一根老粗的木棍,又已向我當頭擊到,我頭一側,伸手一撈,便將那根木棍撈在手中,順勢向旁,揮了出去。
     那一揮間,竟擊到了兩個人!
     這時,我才發現,伏擊我的人之多,遠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有人沉聲叫道:“不能讓他走了!”接著,又听得“嗤嗤”兩聲響,有大蓬霧水向我身上落來。我持定了木棍,身子飛旋,又有几個人,怪叫著躺下地去,然而我轉了几轉,陡地,覺得天旋地轉起來。
     我心中十分清楚,知道那是對方使用了麻醉劑水槍。而我剛才,并未提防,所以才著了他們的道儿。我心中雖然還明白,但是我的身子,卻已經漸漸不听我的指揮了。
     我仍然揮動著木棒,只見在街燈的照映下,我的附近,全是幢幢人影。
     這時候,我已沒有能力看清那些是什么人了,我只是听得他們不斷發出惊呼聲,想是他們在惊异著,何以我中了麻醉劑,那么久還不倒下。
     我只想支持著,支持著,我知道我只要再支持五分鐘的話,那些人可能就會因為惊駭過甚而作鳥獸散了。但是我卻沒有法子再支持下去了,我的頭越來越沉重,我的四肢,漸漸麻木,我的眼前,出現了各种意想不到的色彩,像是在看無數幅印象派的杰作。
     終于,我倒下去了!
     我剛一倒下,后腦又受了重重的一擊,那一擊,更加速了我的昏迷。
     我最后,只听到腳步聲向我聚攏來,那腳步聲竟十分清晰,隨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我又有了知覺之時,我心中第一個念頭,便是:我在日本,這已是第二次昏迷過去,又能醒轉來了。接著,我便覺得致命的口渴,喉間像是有一盤炭火在燒烤一樣。
     那是麻醉劑的麻醉力消失之后必有的現象。
     我想睜開眼來看看四周圍的情形,但是眼睛卻還睜不開來。我鎮定心情,想听一听四周圍有什么聲息,但卻一點聲音也听不到。
     我心中突然生出了一陣恐懼之感:難道我已被人活埋了么?
     一想到這一點,我身子猛地一掙,在我渾渾蒙蒙的想像之中,我只當自己已被埋在土中了,因此那一掙,也特別用力。
     可是事實上,我并沒有被埋在土中,一掙之下,我坐了起來,也睜開了眼睛。眼前一片片漆黑。我伸了伸手,舒了舒腿,除了后腦疼痛之外,走動了几步,一股潮霉的气味,告訴我這里是一個地窖。我想取火,但是我身邊所有的東西,都失去了。
     我心知自己成了俘虜,但是可悲的是,我竟不知自己成了什么人的俘虜!
     我只得先盡力使自己的气力恢复,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才听得上面有人道:“他已醒過來了么?”又有人道:“應該醒了,不然,用強光一照,他也會立即醒過來的!”
     那一個人的話才一講完,我抬頭向上看去,正在不明白何以講話聲竟會發自上面間,陡地,眼前亮起了強光,那光線之強烈,使我在剎那之間,完全變成了瞎子!
     我連忙伸手遮住了眼睛,只听得有人道:“哈哈,他醒了。”
     我感到极其的憤怒,連忙向后退出几步,以背靠牆,再度睜開眼來。
     我睜開眼來之后,好久才能勉強适應那么強烈的光線,而我的怒意也更甚了。我是身在一間高達十公尺的房子的底部,在房子的頂部有一圈圍著的欄杆,可以俯看下面的地方,強光便自上面射下,集中在下面。
     由于強光照射的關系,我雖然看到檻杆之后有人,但卻看不清他的臉面。
     而他們卻可以像在戲院的樓座,俯視大堂一樣,將我看得清清楚楚,我陡地感到,這种建筑,很像羅馬貴族養狼、養鱷魚的地方!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任何修養再好的人,也不免怒發如狂,因為忽然之間,你發現自己不像是人,而是被豢養著的野獸了。
     我大聲怪叫,道:“你們是什么人?”
     上面,隱隱有講話聲傳了下來,但是我卻听不清他們在講些什么,只是听出,有兩個人像是正在爭論。我本來是背著牆壁,仰頭向上而立的,自上面照射下來的強光,令得我雙眼刺痛。
     我低下頭來,避開了強光,只見我所處的地方,和那些人的所在之虛,雖然很高,而且是直上直下的,但是我也可以勉力沖上去的。
     我猛地吸一口气,發出了一下連我自己的耳朵也為之嗡嗡作響的吼聲,向前直奔了過去,到了對面的牆壁前,我用力一躍,雙手雙足,一齊抵在牆壁上,向上疾爬上去了几步!
     那時,在牆壁上,我絕無可攀援的東西,而我之所以能在光滑的牆壁上上升,其關鍵全在一個“快”字,任何人只要動作快,就可以做到這一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