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朱子治家格言》曰:“狎昵恶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则可相依!”真乃老成之言、经验之谈哪。

   恶少,指品行恶劣的年轻人。眼下这个时代恶少特别多,其特征是:油头滑脑油腔滑调,毒口毒舌毁人不倦,勇于笑爹骂娘,擅于嘲孔毁儒,乐在坑蒙欺诈,志在自掘祖坟。有一新名词叫粪青,可以与恶少相对。粪青,满嘴大义凛然地喷粪的年青人也,乃是恶少的变种。

   国际社会中也有恶少,当年伊拉克、而今北朝鲜是也。我中国狎昵北朝鲜这个著名的国际恶少已久,想不受其累,不可得也。

   今时今世,不仅多恶少,而且多老而无耻的“恶老”,比恶少更恶也更可恶。因为恶老往往更老成、老到、老练、老辣,造起谣来仿佛咬钉嚼铁,蒙起人来特别经验丰富,毁起人来显得十分真诚,造起恶来异常慈眉善目,骂起孔子来似乎义正词严。没有慧眼、缺乏真知、不悉实情、不知内幕者,很难不上当不受影响。

   恶老恶少气味相投,喜欢扶同为恶。恶老喜欢利用恶少当奴才和打手,恶少也喜欢被利用。但恶少的利用价值被榨取干净之后,常会被不明不白地一脚踢开。所以恶老恶少之间,一过“蜜月期”往往就会反目相向甚至打成一团。

   当然,恶老恶少多是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这些人很聪明又很幼稚,以为只要别人不知道真身,就可以胡言乱语胡作非为而不用承担业果可以逃避报应了。其实都是不识“客观规律”、不明良知铁律的愚氓蠢蛋可怜虫。恶言恶行积累下来,终究要恶名自享恶果自尝,鬼蜮伎俩无论怎样老成、老到、老练、老辣,都难免以欺人伤人始、以自欺自害终。到头来吃亏最大的还是自己。

   比较而言恶老更可怜,盖恶少随着阅历见识的增长,或有反省忏悔、改过自新的希望,而恶老土埋半身,这辈子再无改恶迁善、重新做人的机会也。

   凡我儒者,对于恶少,偶尔不妨施予教诲;对于恶老,应该完全避之为吉。无论他怎么嬉皮笑脸、甜言美语或者披头散发打滚撒泼地“引诱”,都不要去理睬,不要去搭话,更不要去“狎昵”,否则“必受其累”。这是一个“过来人”的友好警告。

   曾有诗友赠我一诗,有句曰: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特此转赠给儒友们。是的,无论儒者有多能耐,无论儒家学说多么富有真理性,总有些人是不可教的。文化道德的教化有一定的功效和力量,但这种力量是潜移默化的,有效,然而有限,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对有些人、对那些脑袋已僵和善根已绝的人及马甲,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特别是在眼下这个时代,不可教化的不是“有些人”,是大多数。古人从小接受儒家或佛道文化的教育,尚且时有穷凶极恶之徒产生,何况眼下,儒家刚刚在废墟上一阳来复乎?我们务必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置身和面对的是一个空前荒芜的文化环境,一个空前恶劣的道德环境。

   孔子德智俱高,文化绝顶,但他化不了列国君主,更化不动阳货们。想当年东海初入江湖,居然深入“洋插队员”群体甚至“洋插队员”中恶少恶老的“马甲军团”中,试图去“化”那些最难教化的人以及马甲人,实在是自作多情幼稚可笑、何德何能不自量力!

   比起江湖上那些藏头露尾的恶少恶老,不仅孔子时代的列国君主及阳货们光明正大得多,似乎某些马克思主义者也更冠冕堂皇更有责任感----至少敢亮出自己的真名来。

   恶少或易识,恶老较难辨。不仅初入江湖者,连一些老江湖都曾上过恶老的恶当。东海有一条经验谨贡献于此:凡毒言恶语或油腔滑调地恶骂孔子者,十有八九非善类。特别是那种连恶骂孔子、毒骂女性网友都要蒙了面匿着名的“江湖名家”,谁若不幸邂逅,务必当心又当心。2010-6-26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