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一有友人论断:“民主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正确的成熟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民主”,理由和证据是:“恩格斯对欧洲各国革命策略问题的最后意见”中,曾经“期待通过工人阶级的合法斗争取得政权,保留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等等。

   东海以为,恩格斯对欧洲各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最后遗言,包括马克思著作中关于自由和民主的阐述等等,都不足以改变马克思主义整体上的片面性,不足以改变《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学说在其体系中的主体性和权威性,更不能改变马克思主义对人的本质、世界本质认识的错误。

   任何“主义”(思想、理论、学说、宗教、体系等等),哪怕是最低劣错误荒谬邪恶的主义,都不乏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哪怕是邪教教义,也有它局部、个别的合理之处。否则就不可能产生社会影响、成为什么“主义”了。所以,辨别和判断一种“主义”行不行、好不好、高不高级、优不优秀,要从根本上去考察,从它的宇宙论、人性论、生命观、世界观等方面去考察。

   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到实践都不对。但从局部看,它有不少“对”的地方。比如马克思主义对人的主体性、能动性、创造性、主观能动性和对哲学实践性的强调,它的实事求是思想,就很正确,且与儒家思想不谋而合。

   马克思的一些话也说的很好,如:“君主政体的原则总的来说是轻视人,蔑视人,使人不成其为人。”“专制制度必然具有兽性,并且和人性是不相容的,兽的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马恩全集》第1卷,第411、414页)诸如此类。

   马克思的设想更是美好。在马克思看来,比起资本主义来,社会主义不仅能够生产出更多的物质财富,而且能够以更加公平的方式分配这些财富。可惜的是,这只能是空想----不仅空想,而且南辕北辙。

   因为,不仅手段、方式、路径错了,马克思主义在哲学在根源处就错了。

   二

   首先,马克思主义对人的本质、人性认识有误。

   他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把“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视为人的本质,这是只知人的习性,不知人的本性,只知人性现实的一面,不知人性还有超越的一面。

   马克思特别强调阶级斗争,认为人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把阶级斗争提到人的生存的必然的高度,把斗争性视为人性的根本表现。这是只知人的阶级性,不知人的良知性。

   我在《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之六“马克思谬论”曾尖锐指出:马克思反对抽象的人性论,不讲人的原初本性,当然是反对性善论的。殊不知这样一来,其“共产主义道德”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必伪无疑。

   其次,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本质认识有误。

   马克思主义只知道“意识是物质存在在人脑中的反映”(这是对的),却不知道肉体与意识、存在与思维、物理与心理、物质与精神都是现象,都是形而下的“器”,都是第二性的。

   “道”才是第一性的。“道”,于宇宙为本体(乾元),于生命为本性,于人身为本心(良知),兼具精神性与物质性,即兼具精神与物质的“种子”(性质、信息)。它当然不是精神意识更不是物质、肉体,但一切肉体与意识、物质与精神无非“道”生生不已的显化和开发。因此,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是错误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各“得道体之一端”而已。

   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也有一定程度的适应性,但作为一个国家的指导思想,就大不宜。道理很简单:对人的本质、世界本质认识不对,这是哲学根源处的错误。遗憾的是,尽管否定、反对和批判者众,绝大多数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三理论与实践,密切相关,就像言与行,一个见识低下浅陋、说话颠三倒四的人,要他行为焉能正确无误,不可能也。同样,理论指导实践,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之误,必然导致实践之错。

   实际上也是教训深刻之至。苏联的农业集体化,工业社会主义化,大饥荒,饿死六千万,大清洗,又弄死几千万;“新中国”建立到文化大革命,中国人饿死、被杀害的非自然死亡人数七千万。(新的国外研究是八千三百万,见《周有光:大同是理想,小康才是现实》)这种种人间奇祸,寻根溯源,马克思主义难辞其咎。

   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或者历时过久,一些具有高度真理性的哲学理论和意识形态,也有可能在实践中出偏差、出问题。但短短数十年便弊病丛生、造祸天下者,似乎只有马克思主义“做得到”;原则正确的理论,在“用”的层面,也需要根据原则不断进行与世偕行、与时消息的纠正。但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是原则性的,就没有纠正的可能了----要纠正,就要推翻其基本原则和中心思想,就要背叛它。

   对于马克思主义,仅仅“架空”它是不够的,即使名义上保留实质上背叛,值得鼓励,但也不够。把一种不良的“主义”放在至高无上的宪法位置上,无论怎样虚化它、悬置它,让它成为“虚名”和“虚言”,它仍然会暗中起坏作用。

   这么做,也无异于架空了宪法,违反了基本的政治道德。言行一致名实一致是儒家道德也是人类良知的追求,正如孔子所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取消马克思主义的宪法地位才是执政党的最好选择。

   当然,只要是在相对先进的制度框架里,特别在具有宪法地位的儒家仁本主义的指导下,任何党派都可以平等地竞争为民众服务、为国家服务的权力,包括马克思主义政党,也完全可以通过民主形式上台执政,象西方13个国家的社会民主党或工党所做的那样。2010-6-17东海老人余樟法欢迎光临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