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一蒋庆关于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的阐发,对于中国的政治文明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只是其具体设想,缺乏现代性、可行性及操作性。首先,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就不能也无法通过设立“通儒院”和“国体院”来代表。何以见得?

   对于“性与天道”,贤人解悟,圣人证悟,总之,只有圣贤才能正确领悟,因此,也只有圣贤才有资格代表天道。那么,代表天道合法性的“通儒院”理所当然必须由圣贤组成。而在太平世到来之前,圣贤只能是极少数,在大多数时代,只怕很难凑够一“院”。而且,圣贤在活着的时候不易被世人认可,在邦无道时,成为“丧家犬”的可能性倒大得多。

   天道不象民意可以票决,可以量化、“客观标准”化。儒家经典可以用来衡量圣贤,但对经典的理解因人而异,误解更多,经典的标准也难以量化、具体化。经典的解释权很容易被某些学阀以及特权人物和势力所掌握。如果“通儒院”的伟大构想万一“操作”成功,只怕真的通儒圣贤,既不能进,也不屑进。

   蒋庆设想的“国体院”,也同样容易“异化”。把“通儒院”和“国体院”放在“庶民院”(庶民二字放在这里甚不宜)之上,都有权对民意进行审核和驳回,一来二去,只怕民意也就所剩无几乃至有名无实了。

   二东海以为,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特别是天道的合法性,只能由儒家经典和儒家宪法来代表。不能把这种代表权“下放”到任何具体的“院”子里去。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要代表,比较而言又对“性与天道”有着最为正确的领会和阐述(对此,《易经》、《中庸》、程朱阳明熊十力的著作以及东海的大良知学,都有直接的阐说。)所以,在中国,儒家的经典和道统,就是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最高代表。

   让儒家取得宪法地位,以仁本主义作为政治和社会的最高指导思想,就能够在“外部”对政治、对社会、对民意产生积极有效的导良作用和制约能力;通过儒家经典的深入学习和全面普及,在以儒家经典作为培养和选拔官员的重要“课本”的同时,以之教育学生教化民众,儒家思想仁义原则就会在内部对民意产生导良和制约作用,成为民意的主要背景。民意与“天意”的结合就会不断密切起来。

   也就是说,仁本主义作为意识形态,自有其导良功能,而儒学作为学校的一级学科、选拔考察官吏的重要标准,其教化作用将会得到充分的发挥,民众的认识能力、德智水平和选举眼光也会得到大幅度上升。

   顺及:儒家天人不二,天道既有超越性又有内在性,在超越的层面为天道乾元,从内在的层面说,即是仁性良知。天道的合法性,也就是仁本主义和仁性良知的合法性。与其称为神圣超越的合法性,不如借用子贡之言,称为“性与天道”的合法性更合适。

   另外,天道与民意,天理与人情,有异有同,知其异但不能忽其同,在一定程度上,民意也代表天意,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把两者分置两“院”去代表,容易把天道与民意割裂开来。

   三民主时代,民意为主。对于儒家政治来说,民意的合法性也应该是最根本、最重要、最基础的合法性(吃紧)。而在目前乃至今后相当一段历史时期中,民主应是民意最不坏的制度保障。现代儒家对民主原则即使不完全认同,至少应有一定的认可。

   但是,民意也不能一重独大。天道的合法性与民意合法性有重叠,在一定程度上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但两者又不尽一致,有时候,民意也可能严重偏离乃至完全违背“天意”。

   特别是在民众学识智慧道德等等各方面水平比较低劣的时期,民意偏离和违背天意的可能性就会特别大。民主产生的领导层、民主的决策和政策都有可能出问题。为了防止民意和民主产生各种流弊乃至出现重大错误,就需要更高一层的制约。因此,儒家强调政权的三重合法性,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其实西方现代民主与自由、平等、人权等等价值观血肉相连,是宪政、法治框架下的民主,具有一定的自我纠错功能和制约民意的力量,民意并非一重独大的。只是儒家认为,一般性的宪政法治仍不足以消除民主的各种流弊和民意的出偏危险,还有必要再加上代表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道统,作为最高制约和“保险”。

   民主宪政法治和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具有相当的普世性,但仁义道德、仁本主义具有更高的普适性,可以包容、涵盖并且发展前者。法治虽好,在儒家的指导下还有很大发展的空间,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更好。一般性的宪政虽好,但不能体现历史文化与“性与天道”的合法性。这,只有儒家宪政才能达到。2010-5-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蒋庆《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按照“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并存制衡”的义理理据,各设一个议院来分别代表上述两重合法性,即设“通儒院”代表超越神圣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大主教主教席位),设“国体院”代表历史文化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王室贵族、世袭贵族、司法贵族席位)。另外,再设一“庶民院”代表人心民意的合法性(相当于下院民选议员席位)。”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