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我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 [^-^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李芳敏144000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20那些以惡報善的都與我作對,因為我追求良善。
·2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離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1我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行為,不讓我的舌頭犯罪;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
·2我靜默不出聲,甚至連好話也不說,我的痛苦就更加劇烈。
·3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心裡火燒;我就用舌頭說話:
·4耶和華啊!求你使我知道我的結局,我的壽數有多少,使我知道我的生命多麼短促
·5各人站得最穩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口氣。
·6世人來來往往只是幻影,他們忙亂也是虛空;積聚財物,卻不知道誰要來收取。
·7主啊!現在我還等候甚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
·8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一切過犯,不要使我遭受愚頑人的羞辱
·9因為是你作了這事,我就靜默不開口
·10求你除掉你降在我身上的災禍;因你手的責打,我就消滅。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3求你不要怒視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喜樂。」
·1我曾切切等候耶和華;他轉向我,聽了我的呼求。
·2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
·3許多人看見了,就必懼怕,並且要倚靠耶和華。
·5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很多,沒有人可以和你相
·6祭品和禮物不是你喜悅的。你開通了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要求的
·7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經卷上已經記載我的事;
·8我的神啊!我樂意遵行你的旨意;你的律法常在我的心裡。」
·40:9我要在大會中傳揚公義的福音;我必不禁止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知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
·10在大會中,我沒有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11耶和華啊!求你的憐憫不要向我止息;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護我。
·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繞著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看見;它們比我的頭
·13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
·14願那些尋找我,要毀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15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都因羞愧而驚惶。
·16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1關懷窮乏人的有福了;在遭難的日子,耶和華必救他。
·2耶和華要保護他,使他生存;他在地上要稱為有福的
·3他患病在床,耶和華必扶持他;在病榻中你使他恢復健康
·4至於我,我曾說:「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求你醫治我,因為我得罪了你。
·5我的仇敵用惡毒的話中傷我,說:他甚麼時候死呢?他的名字甚麼時候消滅呢?
·6即使他來看我,說的也是假話;他把奸詐積存在心裡,走到外面才說出來。
·7所有憎恨我的人,都交頭接耳地議論我;他們設惡計要害我
·8「有惡疾臨到他身上;他既然躺下了,就必一病不起。」
·9連我信任的密友,就是那吃我飯的,也用腳踢我。
·清肺排毒汤可用于治疗武汉肺炎患者(疾病治疗方剂)
·10至於你,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使我康復起來,好報復他們。
·11因此我就知道你喜愛我,因為我的仇敵不能向我歡呼誇勝。
·12至於我,你因為我正直,就扶持我;你使我永遠站在你面前。
·13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從永遠直到永遠.阿們,阿們。
·1神啊!我的心渴慕你,好像鹿渴慕溪水。
·1神啊!我的心渴慕你,好像鹿渴慕溪水。
·2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活的 神;我甚麼時候可以來朝見神的面呢?
·3人整天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我就晝夜以眼淚當飯吃。
·4每逢想起這些事,我的心就感到難過。
·5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裡面不安呢?
·6我的心在我裡面沮喪;;因此我從約旦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
·7你的瀑布一發聲,深淵就和深淵響應;你的洪濤和波浪都掩蓋了我。
·8白天耶和華賜下他的慈愛;夜間我要向他歌頌,向賜我生命的神禱告。
·9我要對神我的磐石說:你為甚麼忘記我呢?我為甚麼因仇敵的壓迫徘徊悲哀呢
·9我要對神我的磐石說:你為甚麼忘記我呢?我為甚麼因仇敵的壓迫徘徊悲哀呢
·10我的敵人整天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裡呢?他們這樣辱罵我的時候,就像在擊碎我
·11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裡面不安呢?應當等候神;
·1神啊!求你為我伸冤,為我的案件向不敬虔的國申辯;求你救我脫離詭詐和不義的
·2因為你是賜我力量的神.你為甚麼棄絕我呢?我為甚麼因仇敵的壓迫徘徊悲哀呢
·4我就走到神的祭壇前,到神,我極大的喜樂那裡.神啊!我的神啊!我要彈琴稱讚你
·5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裡面不安呢?應當等候神;因為我還要
·1神啊!你在古時,在我們列祖的日子所作的事,我們親耳聽見了,我
·2你曾親手把列國趕出去,卻栽培了我們的列祖;你曾苦待眾民,卻使我們的列祖
·3因為他們取得那地,不是靠自己的刀劍;他們得勝,也不是靠自己的膀臂;而是靠
·4神啊!你是我的王;求你出令,使雅各得勝。
·5我們靠著你,必打倒我們的敵;靠著你的名,必踐踏那些起來攻擊我們的。
·6因為我不是倚靠我的弓,我的刀劍也不能使我得勝。
·7但你使我們勝過了我們的敵人,使憎恨我們的人都羞愧。
·8我們整天因神誇耀,我們要永遠稱讚你的名。
·9現,你卻棄絕我們,使我們受辱,不再和我們的軍隊一同出征
·10你使我們在敵人面前轉身後退;憎恨我們的人都任意搶掠。
·11你使我們像給人宰吃的羊,把我們分散在列國中。
·12你把你的子民廉價出售;他們的售價並沒有使你得到利益。
·13你使我們成為鄰居的羞辱,成為我們四周的人譏笑和諷刺的對象。
·14你使我們在列國中成為話柄,在萬民中使人搖頭。
·15我的羞辱整天在我面前,我臉上的羞愧把我遮蓋了
·16都因那辱罵和毀謗的人的聲音,並因仇敵和報仇者的緣故。
·17這一切臨到我們身上,我們卻沒有忘記你,也沒有違背你的約。
·18我們的心沒有退後,我們的腳步也沒有偏離你的路。
·19但你竟在野狗之地把我們壓傷了,又以死亡的陰影籠罩我們。
·20如果我們忘記了我們神的名,或是向別神伸手禱告;
·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23主啊!求你醒來,為甚麼還睡著呢?求你起來,不要永遠棄絕我們。
·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26求你起來幫助我們,為了你慈愛的緣故救贖我們.
·1我心裡湧出優美的言辭;我要為王朗誦我的作品;我的舌頭像經驗豐富的作家的
·2你比世人都美好;你的嘴唇吐出恩言;因此,神賜福給你,直到永遠。
·3大能者啊!願你腰間佩上刀,彰顯你的尊榮和威嚴。
·4在你的威嚴中,為了真理,謙卑和公義的緣故,你勝利地乘車前進;願你的右手施
·5你的箭銳利,射中了王的仇敵的心;萬民都仆倒在你腳下。
·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7你喜愛公義,恨惡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的油膏抹你,勝過膏抹你的
·8你的衣服都有沒藥,沉香和肉桂的香;從象牙宮裡有絲弦的樂聲,使你歡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我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 [^-^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可是,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第十七部:地窖中別有乾坤
   
     我心中一面想,一面搖著頭。

     那人道:“是与我作對,沒有好處……”
     我不等他講完,便道:“少廢話,你帶我去參觀這個分支所的設備!”那人連耳根都紅了,道:“不能夠的!”我柔聲道:“能夠的!”那人歎了一口气,道: “完了!完了!”
     我又道:“你還不快走么?”
     那人道:“由這里通向前去,是張海龍的別墅底下,只不過是一些通訊聯絡設備和儲藏著一些武器,還有一個高壓電站,沒有什么可看的!”
     我一听得那人如此說法,心中不禁猛地一動!
     即使這里有什么可看的,我也不應該去看了!
     野心集團已開始召集部署在世界各地的集團中人到海底總部去,那么,他的陰謀,付諸實行,也就是這几天中的事了!
     我怎能再在這里耽擱時間?我為什么還不把將漢克作為證人,立即和國際警方聯絡?
     我一想至此,連忙道:“你快送我出去!”
     那人自然不知我是因為什么而改變了主意,呆了一呆,顯是求之不得,連聲道:“好!好!”
     我知道躺在外面的漢克,暫時不會醒來的,我坐上了那鋁質的椅子,那人扳動了一個掣,椅子開始向上升了上去,我心中在急速地盤算著,如果國際警方,對我的報告有所怀疑的話,那么漢克便是一個最好的人證了,我必須將他制住,帶入市區。
     正當我竭力思索,我离開了這里之后,以什么方法再和納爾遜先生聯絡之際,突然,我听得下面,響起了“拍”地一聲。
     那一下聲響,不會比一個人合掌擊蚊來得更大聲,但是那一下聲響卻令得我猛地一震,因為我一听便听出,那是裝上滅音器的槍聲,我根本不知道槍是誰發,也不知道槍射向何處。但是我卻本能地側了一側身子。
     那一側,可能救了我的性命。
     因為几乎是立即,我覺得左肩之上,傳來了一陣灼熱的疼痛,我中槍了!
     在那瞬間,我簡直沒有時間去察看自己的傷勢,我只是向下看去,我看到剛才還是一副可怜相的人,這時卻正仰起了頭,以极其獰厲的神色望著我,他手中正握著裝有滅音器的手槍!
     他在地上站立的角度,是不可能覺察我只是左肩中槍,而不是胸部要害中槍。
     所以,在那電光火石之際,我已經有了決定,我放松了肌肉,身子再一側,便向下跌了下去。
     當時我除了這樣做之外,絕無他法。
     因為我在上面,若是一被那人覺出一槍未致我死命,他可以補上一槍、兩槍,直到將我打死為止,我則像一個靶子一樣,毫無還手的余地。
     “叭”地一聲響,我已經直挺挺地跌在地上。我故意面向下臥著,血從傷處流了出來,但是那人卻無法弄清我是什么地方受了傷。
     我立即听得他的腳步聲,向我走了過來,接著,便在我的腰際,踢了一腳,我立即打了一個滾,當然是放松了肌肉來打滾的,看來就像死了一樣。
     那人像夜梟似地怪笑了起來,不斷地叫道:“我打死了衛斯理,我可以升級了!”
     我將眼睛張開一道縫去看他,只見他手舞足蹈,高興到了极點。
     當然,我知道,我殺死莎芭等人的事情,野心集團總部,只怕已經知道了,而且,野心集團的總部,一定出了极高的賞格來使我死亡,所以那個人自以為將我殺死之際,才會那么高興。
     我左肩雖然已經受傷,但是還完全可以對付像那人這樣的人。
     我趁他手舞足蹈之際,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足踝,我一抖手間,我清楚地听到了那人的足骨斷裂之聲,然后,令得他連再扳動槍机的机會也沒有,他的身子已向后倒去,后腦“砰”地一聲寶,撞在水泥的地面上。
     這一撞,他未曾立時腦漿迸裂,當真還得感謝他的父母給了他一個堅固的腦殼。但不論他的腦殼是如何堅固,他翻著白眼,像死魚一樣地躺在地上不動了,而他腿骨斷折之處,立即因皮下出血而腫了起來。
     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找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我敢斷言,這家伙就真醒轉來,他的右腿也必然要動手術切除才行了。
     我這時,才俯首察著自己肩頭的傷勢,我咬緊了牙,摸出了一柄小刀,將子彈挖了出來,這确實是十分痛苦的事,使得我在汗如雨下之際,又狠狠地在那家伙的身上,踢上几腳。
     然而,我脫下了襯衣,扯破了將傷口緊緊地扎好。我動作十分快,因為我不能在漢克醒來之后才出去。而漢克究竟可以昏過去多久,卻是難以有准确預料的事。
     我扎好了傷口,按動了一個鈕掣,使得那椅子向下落來,然后,我又按動了使椅子上升的鈕掣,飛身上了椅子,椅子再向上升去。
     約莫三分鐘之后,我便在那株榕樹之下的洞中,鑽了出來。然而,當我一出洞之后,只見濃霧已散去,就著星月微光,我首先看到,那兩個特瓦族人,躺在地上,男的壓在女的身上,已經死了。
     我吸進了一口涼气,立即向漢克倒地的地方看去——那實是多此一舉的事情,漢克當然不在了!
     在那片刻之間,我心頭感到了一陣難以形容的絞痛。
     死的雖然是兩個和我絕無關系的特瓦族印第安侏儒,但是,在他們純朴的心靈之中,我卻是“特武華”——他們信奉的大力神。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將他們的發現告訴了我。但是,我卻對漢克的体格,作了錯誤的估計,在他昏了過去之后,未曾作進一步的措施,便進入了地洞之中。
     我的疏忽,使他們喪失的性命!
     我歎了一口气,回頭看去,只見那株榕樹,又恢复了原狀,實是再精細的人,也難以想像在一株生長得十分茂盛的榕樹之下,會有著地下室和地道的。
     我同時听得警犬的吠聲和電筒光,可以想像,那一定是漢克的槍聲,引來了警察。漢克不止放了兩槍,因為那兩個特瓦族人身上的傷痕十分多。
     我不能再在這里耽擱下去了,我連忙在草叢之中,向前疾竄而出。不一會,我便繞過了張海龍的別墅,走到接近我停車的地方。
     但是我剛一到离我停車還有二十公尺之處,我便呆住了。
     在我“借用”來的那輛車之旁,大放光明,一輛警車的車頭燈,正射在車子上,有一個警官,在通無線電話,有一個警官,正在打開車門,檢查車子的內部。
     我自然不能再出去了!
     我向后退去,不禁猶豫起來:我該如何呢?我總不能步行回去市區去的!
     當然我并沒有猶豫了多久,我立即想到,張海龍的別墅,是我最好的藏匿地點。所以,我又向前奔出,翻了過圍牆。在我翻過圍牆,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間,我心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念頭:漢克到那里去了呢?野心集團既然在張海龍的別墅附近,設下了控制遠東地區的分支,那么,漢克對張海龍的別墅,一定也十分熟悉了!
     在四周圍已全是警察的情形下,他要不給警察發覺,會上哪里去呢?當然也是躲到別墅中來!而別墅中只有張海龍一個人在!
     張海龍是一個固執的老人,而漢克則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凶手,我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寒意,為張海龍的處境,擔起心來。
     我連忙以最快的身形,來到了大門口,廳堂中的燈光已經熄滅了,張海龍可能是在二樓的臥室中。我抓著牆上的“爬山虎”,那雖然不能承受多重的份量,但是已足夠我迅速地向上爬去。
     當我站在二樓窗口凸出的石台上之際,警犬聲已接近張海龍的別墅,電筒光芒,也迅速地移了近來。
     我沒有再多考慮的余地,反手一掌,擊破了一塊玻璃,伸手摸到了窗栓,拔開了栓,推開了窗,一個倒翻身,翻進了室中。
     我到過這別墅的次數雖然不多,但是我在爬上牆時,早已認定了窗戶,我翻進來的時間,是張海龍的臥室。張海龍當然不會在這間房間中的,我一落地,立即便站了起來,准備去找張海龍。但是我剛一站起,在漆黑的房間中,我身后的那個屋角中,傳來了漢克的冷酷的聲音,道:“衛斯理,我等你好久了!”
     漢克的聲音,旋地傳出,實在是我的意料之外,我只是料到漢克可能在這里,卻料不到漢克已經在這里等著我了!
     因為,我在擊倒漢克的時候,根本未曾想到漢克已看清襲擊他的是我!
     當時,我除了立即站定不動之外,絕無其他的事可做。我苦笑了一下,道:“我不相信你能夠在黑暗之下認清目標。”
     漢克“桀桀”地怪笑了起來,道:“衛斯理,經過紅外線處理的特种眼鏡,我可以在黑暗之中,數清楚你的頭發!”
     我不再說什么,漢克的話可能是實在的。人類已經有了在黑暗之中利用紅外線攝影的發明,野心集團自然可以進一步制造出能夠在黑暗中視物的紅外線眼鏡來的。
     漢克又怪笑了几聲,道:“衛斯理,這次你可承認失敗在我手中了?”
     漢克道:“我在昏過去之前的一剎間,看到了襲擊者是你,我的意志使我只不過昏迷了五分鐘,槍聲引來警察,我又知道你必然能夠制服那個笨蛋的,你必然會來到這里,我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等你,朋友,你還不承認失敗?”
     我不得不承認漢克的料斷十分正确,但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叫失敗,我冷笑了一聲,道:“張海龍呢?”漢克道:“他睡得天翻地覆也不會醒了!”
     我不禁吃了一惊,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漢克笑道:“你以為我殺了他么?放心,他是遠東地區著名的銀行家,我們還要利用他的。”
     張海龍沒有死,這使我暫時松了一口气。
     漢克道:“衛斯理,你知道你可以使我高升到什么地位么?”
     我冷冷地道:“升到什么地位?”漢克顯是得意之极,大聲道:“使我升到我們首腦的整個亞洲地區的顧問,你知道么?”
     這時候,在黑暗中久了,室中已不像是我剛進來那時一片漆黑了。我抬頭看去,只見漢克正坐在屋角的一張沙發上。
     而我才一轉頭,他使失聲道:“別動!”
     這證明他看我要比我看他清楚得多,我不敢再動,道:“我可以坐下來么?”漢克道:“當然可以。”我向橫走了几步,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就在這時,警犬的吠聲已到了大門口,擂門聲,電鈴聲一齊響了起來。漢克低聲警告我:“不要出聲。”我道:“沒有人應門,警察是會破門而入的!”
     漢克一笑,道:“你的希望必然要落空了,第一,這所別墅几乎一直是空置的,警察知道;第二,這是張海龍的別墅,你忘了么?”
     我心中暗歎了一口气,這本來是我也料得中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