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我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 [^-^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李芳敏144000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我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 [^-^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可是,張小龍雖然是一個极其优秀的科學家,但他終究只是人,而不是神,他有什么力量,只憑几句話,便使得一個有著如此堅強的組織的集團,有著如此尖端科學的集團,產生那樣地大混亂呢?
   第十七部:地窖中別有乾坤
   
     我心中一面想,一面搖著頭。

     那人道:“是与我作對,沒有好處……”
     我不等他講完,便道:“少廢話,你帶我去參觀這個分支所的設備!”那人連耳根都紅了,道:“不能夠的!”我柔聲道:“能夠的!”那人歎了一口气,道: “完了!完了!”
     我又道:“你還不快走么?”
     那人道:“由這里通向前去,是張海龍的別墅底下,只不過是一些通訊聯絡設備和儲藏著一些武器,還有一個高壓電站,沒有什么可看的!”
     我一听得那人如此說法,心中不禁猛地一動!
     即使這里有什么可看的,我也不應該去看了!
     野心集團已開始召集部署在世界各地的集團中人到海底總部去,那么,他的陰謀,付諸實行,也就是這几天中的事了!
     我怎能再在這里耽擱時間?我為什么還不把將漢克作為證人,立即和國際警方聯絡?
     我一想至此,連忙道:“你快送我出去!”
     那人自然不知我是因為什么而改變了主意,呆了一呆,顯是求之不得,連聲道:“好!好!”
     我知道躺在外面的漢克,暫時不會醒來的,我坐上了那鋁質的椅子,那人扳動了一個掣,椅子開始向上升了上去,我心中在急速地盤算著,如果國際警方,對我的報告有所怀疑的話,那么漢克便是一個最好的人證了,我必須將他制住,帶入市區。
     正當我竭力思索,我离開了這里之后,以什么方法再和納爾遜先生聯絡之際,突然,我听得下面,響起了“拍”地一聲。
     那一下聲響,不會比一個人合掌擊蚊來得更大聲,但是那一下聲響卻令得我猛地一震,因為我一听便听出,那是裝上滅音器的槍聲,我根本不知道槍是誰發,也不知道槍射向何處。但是我卻本能地側了一側身子。
     那一側,可能救了我的性命。
     因為几乎是立即,我覺得左肩之上,傳來了一陣灼熱的疼痛,我中槍了!
     在那瞬間,我簡直沒有時間去察看自己的傷勢,我只是向下看去,我看到剛才還是一副可怜相的人,這時卻正仰起了頭,以极其獰厲的神色望著我,他手中正握著裝有滅音器的手槍!
     他在地上站立的角度,是不可能覺察我只是左肩中槍,而不是胸部要害中槍。
     所以,在那電光火石之際,我已經有了決定,我放松了肌肉,身子再一側,便向下跌了下去。
     當時我除了這樣做之外,絕無他法。
     因為我在上面,若是一被那人覺出一槍未致我死命,他可以補上一槍、兩槍,直到將我打死為止,我則像一個靶子一樣,毫無還手的余地。
     “叭”地一聲響,我已經直挺挺地跌在地上。我故意面向下臥著,血從傷處流了出來,但是那人卻無法弄清我是什么地方受了傷。
     我立即听得他的腳步聲,向我走了過來,接著,便在我的腰際,踢了一腳,我立即打了一個滾,當然是放松了肌肉來打滾的,看來就像死了一樣。
     那人像夜梟似地怪笑了起來,不斷地叫道:“我打死了衛斯理,我可以升級了!”
     我將眼睛張開一道縫去看他,只見他手舞足蹈,高興到了极點。
     當然,我知道,我殺死莎芭等人的事情,野心集團總部,只怕已經知道了,而且,野心集團的總部,一定出了极高的賞格來使我死亡,所以那個人自以為將我殺死之際,才會那么高興。
     我左肩雖然已經受傷,但是還完全可以對付像那人這樣的人。
     我趁他手舞足蹈之際,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足踝,我一抖手間,我清楚地听到了那人的足骨斷裂之聲,然后,令得他連再扳動槍机的机會也沒有,他的身子已向后倒去,后腦“砰”地一聲寶,撞在水泥的地面上。
     這一撞,他未曾立時腦漿迸裂,當真還得感謝他的父母給了他一個堅固的腦殼。但不論他的腦殼是如何堅固,他翻著白眼,像死魚一樣地躺在地上不動了,而他腿骨斷折之處,立即因皮下出血而腫了起來。
     我不怕面對面的決斗,但是我最恨打冷槍的家伙,所以找對他的出手才如此之重。我敢斷言,這家伙就真醒轉來,他的右腿也必然要動手術切除才行了。
     我這時,才俯首察著自己肩頭的傷勢,我咬緊了牙,摸出了一柄小刀,將子彈挖了出來,這确實是十分痛苦的事,使得我在汗如雨下之際,又狠狠地在那家伙的身上,踢上几腳。
     然而,我脫下了襯衣,扯破了將傷口緊緊地扎好。我動作十分快,因為我不能在漢克醒來之后才出去。而漢克究竟可以昏過去多久,卻是難以有准确預料的事。
     我扎好了傷口,按動了一個鈕掣,使得那椅子向下落來,然后,我又按動了使椅子上升的鈕掣,飛身上了椅子,椅子再向上升去。
     約莫三分鐘之后,我便在那株榕樹之下的洞中,鑽了出來。然而,當我一出洞之后,只見濃霧已散去,就著星月微光,我首先看到,那兩個特瓦族人,躺在地上,男的壓在女的身上,已經死了。
     我吸進了一口涼气,立即向漢克倒地的地方看去——那實是多此一舉的事情,漢克當然不在了!
     在那片刻之間,我心頭感到了一陣難以形容的絞痛。
     死的雖然是兩個和我絕無關系的特瓦族印第安侏儒,但是,在他們純朴的心靈之中,我卻是“特武華”——他們信奉的大力神。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將他們的發現告訴了我。但是,我卻對漢克的体格,作了錯誤的估計,在他昏了過去之后,未曾作進一步的措施,便進入了地洞之中。
     我的疏忽,使他們喪失的性命!
     我歎了一口气,回頭看去,只見那株榕樹,又恢复了原狀,實是再精細的人,也難以想像在一株生長得十分茂盛的榕樹之下,會有著地下室和地道的。
     我同時听得警犬的吠聲和電筒光,可以想像,那一定是漢克的槍聲,引來了警察。漢克不止放了兩槍,因為那兩個特瓦族人身上的傷痕十分多。
     我不能再在這里耽擱下去了,我連忙在草叢之中,向前疾竄而出。不一會,我便繞過了張海龍的別墅,走到接近我停車的地方。
     但是我剛一到离我停車還有二十公尺之處,我便呆住了。
     在我“借用”來的那輛車之旁,大放光明,一輛警車的車頭燈,正射在車子上,有一個警官,在通無線電話,有一個警官,正在打開車門,檢查車子的內部。
     我自然不能再出去了!
     我向后退去,不禁猶豫起來:我該如何呢?我總不能步行回去市區去的!
     當然我并沒有猶豫了多久,我立即想到,張海龍的別墅,是我最好的藏匿地點。所以,我又向前奔出,翻了過圍牆。在我翻過圍牆,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間,我心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念頭:漢克到那里去了呢?野心集團既然在張海龍的別墅附近,設下了控制遠東地區的分支,那么,漢克對張海龍的別墅,一定也十分熟悉了!
     在四周圍已全是警察的情形下,他要不給警察發覺,會上哪里去呢?當然也是躲到別墅中來!而別墅中只有張海龍一個人在!
     張海龍是一個固執的老人,而漢克則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凶手,我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寒意,為張海龍的處境,擔起心來。
     我連忙以最快的身形,來到了大門口,廳堂中的燈光已經熄滅了,張海龍可能是在二樓的臥室中。我抓著牆上的“爬山虎”,那雖然不能承受多重的份量,但是已足夠我迅速地向上爬去。
     當我站在二樓窗口凸出的石台上之際,警犬聲已接近張海龍的別墅,電筒光芒,也迅速地移了近來。
     我沒有再多考慮的余地,反手一掌,擊破了一塊玻璃,伸手摸到了窗栓,拔開了栓,推開了窗,一個倒翻身,翻進了室中。
     我到過這別墅的次數雖然不多,但是我在爬上牆時,早已認定了窗戶,我翻進來的時間,是張海龍的臥室。張海龍當然不會在這間房間中的,我一落地,立即便站了起來,准備去找張海龍。但是我剛一站起,在漆黑的房間中,我身后的那個屋角中,傳來了漢克的冷酷的聲音,道:“衛斯理,我等你好久了!”
     漢克的聲音,旋地傳出,實在是我的意料之外,我只是料到漢克可能在這里,卻料不到漢克已經在這里等著我了!
     因為,我在擊倒漢克的時候,根本未曾想到漢克已看清襲擊他的是我!
     當時,我除了立即站定不動之外,絕無其他的事可做。我苦笑了一下,道:“我不相信你能夠在黑暗之下認清目標。”
     漢克“桀桀”地怪笑了起來,道:“衛斯理,經過紅外線處理的特种眼鏡,我可以在黑暗之中,數清楚你的頭發!”
     我不再說什么,漢克的話可能是實在的。人類已經有了在黑暗之中利用紅外線攝影的發明,野心集團自然可以進一步制造出能夠在黑暗中視物的紅外線眼鏡來的。
     漢克又怪笑了几聲,道:“衛斯理,這次你可承認失敗在我手中了?”
     漢克道:“我在昏過去之前的一剎間,看到了襲擊者是你,我的意志使我只不過昏迷了五分鐘,槍聲引來警察,我又知道你必然能夠制服那個笨蛋的,你必然會來到這里,我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沙發上等你,朋友,你還不承認失敗?”
     我不得不承認漢克的料斷十分正确,但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叫失敗,我冷笑了一聲,道:“張海龍呢?”漢克道:“他睡得天翻地覆也不會醒了!”
     我不禁吃了一惊,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漢克笑道:“你以為我殺了他么?放心,他是遠東地區著名的銀行家,我們還要利用他的。”
     張海龍沒有死,這使我暫時松了一口气。
     漢克道:“衛斯理,你知道你可以使我高升到什么地位么?”
     我冷冷地道:“升到什么地位?”漢克顯是得意之极,大聲道:“使我升到我們首腦的整個亞洲地區的顧問,你知道么?”
     這時候,在黑暗中久了,室中已不像是我剛進來那時一片漆黑了。我抬頭看去,只見漢克正坐在屋角的一張沙發上。
     而我才一轉頭,他使失聲道:“別動!”
     這證明他看我要比我看他清楚得多,我不敢再動,道:“我可以坐下來么?”漢克道:“當然可以。”我向橫走了几步,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就在這時,警犬的吠聲已到了大門口,擂門聲,電鈴聲一齊響了起來。漢克低聲警告我:“不要出聲。”我道:“沒有人應門,警察是會破門而入的!”
     漢克一笑,道:“你的希望必然要落空了,第一,這所別墅几乎一直是空置的,警察知道;第二,這是張海龍的別墅,你忘了么?”
     我心中暗歎了一口气,這本來是我也料得中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