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忽然想到,我是根本不必去挽救全人類的命運的(而且,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這個力量),人類拼命追求文明,卻又不遏制野心,那么,一切悲慘的后果,實在是人類自己所造成的。 人類的危机來臨了!我是不是還有力量及時告知我有關方面,挽救這一場大劫數呢? ]
李芳敏144000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2要把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以聖潔的裝束敬拜耶和華
· 3耶和華的聲音在眾水之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
·4耶和華的聲音大有能力,耶和華的聲音充滿威嚴。
·5耶和華的聲音震斷了香柏樹,耶和華震斷了黎巴嫩的香柏樹。
·6他使黎巴嫩山跳躍像牛犢,使西連山跳躍像野牛犢。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9耶和華的聲音驚動母鹿生產,使林中的樹木光禿凋零;凡是在他殿中的都說:
·10耶和華坐在洪水之上,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11願耶和華賜力量給他的子民,願耶和華賜平安的福給他的子民。
·1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救拔我,不容我的仇敵向我誇耀。
·2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曾向你呼求,你也醫治了我。
·4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聖名。
·3耶和華啊!你曾把我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
·4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聖名。
·5他的恩惠卻是一生一世的;夜間雖然不斷有哭泣,早晨卻必歡呼。
·6至於我,我在安穩的時候曾說:「我必永不動搖。」
·7耶和華啊!你的恩寵,使我堅立,如同大山;你一掩面,我就驚惶。
·8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呼求;我曾向我主懇求,說:
·9「我被害流血,下到深坑,有甚麼益處呢?
·10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把我的麻衣脫去,又給我穿上歡樂;
·12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要永遠稱讚你。
·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
·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我的堅壘。
·7耶和華啊!你的恩寵,使我堅立,如同大山;你一掩面,我就驚惶。
·6至於我,我在安穩的時候曾說:「我必永不動搖。」
·5夜間雖然不斷有哭泣,早晨卻必歡呼。
·4求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避難所。
·3為你名的緣故,求你帶領我,引導我。
·8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呼求;我曾向我主懇求tak
·10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恩待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9「我被害流血,下到深坑,有甚麼益處呢?塵土還能稱讚你,還能傳揚你的信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
·12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要永遠稱讚你。
·1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
·2求你留心聽我,趕快拯救我;求你作我堅固的磐石,作拯救我的堅壘。
·3因為你是我的巖石、我的堅壘;為你名的緣故,求你帶領我,引導我。
·4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避難所。
·5我把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裡,耶和華信實的 神啊!你救贖了我。
·6至於我,我卻倚靠耶和華。
·7因為你看見了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痛苦
·8你沒有把我交在仇敵的手裡,你使我的腳站穩在寬闊之地。
·9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在患難之中
·10我的生命因愁苦耗盡,我的歲月在歎息中消逝
·11我因眾仇敵的緣故,成了眾人羞辱的對象,在我的鄰居面前更是這樣;
·12我被人完全忘記,如同死了的人,我好像破碎的器皿,
·13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圖謀要取我的性命。
·14但是,耶和華啊!我還是倚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
·16求你用你的臉光照你的僕人,以你的慈愛拯救我。
·15求你救我脫離我仇敵的手,和那些迫害我的人。
·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19耶和華啊!你為敬畏你的人所珍藏的好處
·20你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他們陷在世人的陰謀裡
·21因為我在被圍困的城裡,他就向我顯出他奇妙的慈愛。
·22可是我向你呼求的時候,你還是垂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23和華保護誠實的人,卻嚴厲地報應行事驕傲的人。
·2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4因為你的手晝夜重壓在我身上,我的精力耗盡
·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孽。
·6因此,凡是敬虔的人,都當趁你可尋找的時候,向你禱告
·7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護我脫離患難,以得救的歡呼四面環繞我
·8我要教導你,指示你應走的路;我要勸戒你,我的眼睛看顧你。
·9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如果不用嚼環轡頭勒住牠們,牠們就不肯走近。
·10惡人必受許多痛苦;但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
·1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喜快樂;所有心裡正直的人哪!你們都要歡呼。
· 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呼;正直人讚美主是合宜的。
·2你們要彈琴稱謝耶和華,用十弦瑟歌頌他。
·3你們要向他唱新歌,在歡呼聲中巧妙地彈奏。
·4因為耶和華的話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為都是誠實的。
·5耶和華喜愛公義和公正,全地充滿耶和華的慈愛。
·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 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9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10耶和華破壞列國的謀略,使萬民的計劃挫敗。
·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18耶和華的眼睛看顧敬畏他的人,和那些仰望他慈愛的人;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20我們的心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1我要時常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2我的心要因耶和華誇耀,困苦的人聽見了就喜樂。
·3你們要跟我一起尊耶和華為大,我們來一同高舉他的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忽然想到,我是根本不必去挽救全人類的命運的(而且,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這個力量),人類拼命追求文明,卻又不遏制野心,那么,一切悲慘的后果,實在是人類自己所造成的。 人類的危机來臨了!我是不是還有力量及時告知我有關方面,挽救這一場大劫數呢?

只見他站了起來之后,背負雙手,在踱來踱去,我心中暗忖剛才還好不曾魯莽行事,進一步的忍耐,往往是成功的秘訣。
   
   譬如說,在南美洲,特瓦族人在地圖的空白點,在原始森林中過日子,生老病死,听天由命,有甚么煩惱憂慮?而如今,高度的文明,又為人類帶來了甚么?高度的文明只是使人的野心擴張,以后到了出現匿藏海底的那個野心集團那樣极峰的狀態。我忽然想到,我是根本不必去挽救全人類的命運的(而且,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這個力量),人類拼命追求文明,卻又不遏制野心,那么,一切悲慘的后果,實在是人類自己所造成的。
   ---------------------------------------------------------------------------------
   

   第十五部:雙重性格人
   
     來的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卻已經被他發現了!他會對我怎樣呢。當他來到我的身邊之際,我又應該怎樣呢?
     在那几秒鐘之內,我想了不知多少事,然后我才繼續轉動刻度盤。
     轉動刻度盤的“格格”聲,和來人皮鞋的“閣閣”聲,交織成為最恐怖最恐怖的聲音。又過了一分鐘,二十一個數碼都已轉完,那扇門也已經可以打開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出,那人也在我的身后,停了下來。
     只听得有人以十分冷酷的聲音道:“五郎,開夜工么?”我含糊地應道:“是。”那人又道:“有上峰的夜工許可么?”我心中猛地吃了一惊,但是我仍然十分鎮定(連我自己心中也在奇怪,何以我會那樣鎮定的)我道:“有的!”
     那人道:“公事公辦,五郎,將許可證我看看。”
     我道:“好!”我一面說,一面伸手入袋。
     也就在那一瞬間,我膝頭抬起,頂在門上,將那扇鋼門,頂了開來,几乎且在同時,我轉過身去,看到了一張十分陰險的臉。
     然而,那張臉卻絕對沒有机會看到我,因為我才一轉過身去,手揚處,一掌已經劈向那人的頭旁,我听得那人頸骨斷折的“格”地一聲,我立即拖住了他,進了鋼門,將鋼門關上。
     我一將門關上,立即便將那人的身子,放在地上。
     然而也就在此際,我卻又陡地呆了一呆!
     只听得在那人所戴的一只“手表”之上,傳出了一個十分清晰的聲音,道:“二十六號巡邏員,五郎怎樣了?二十六號巡邏員,五郎怎樣了!”
     我根本不及去模仿那人的聲音回答詢問,我只是在一呆之后,身形展動,飛掠而出,掠過了傳動帶,來到了一具魚囊的旁邊。
     當我到達魚囊旁邊的時候,我听得走廊上,叫起了一陣惊心動魄的尖嘯聲,同時,突然有擴音器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十分宏亮惊人,道:“衛斯理,快停止,你不會有机會的!”
     如果我是心理不健全的人,給擴音器中的聲音一嚇,猶豫了半分鐘或是一分鐘的話,那么,我可能真的沒有机會了。但現在,我仍是有机會的。
     所以,我對那警告,根本不加理會,抱著“魚囊”來到發射管前。
     我的動作十分迅速,大約只有十五秒到二十秒的時間,我已經進了五個發射管中的一個,我進入魚囊,同時,紅燈亮處,我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我面前的各种儀表和按鈕。
     我立即根据五郎所說,按下了一個金色的鈕掣。
     在我剛一按下那鈕掣之際,我還听得擴音机叫“衛斯理”,同時,听得那扇鋼門,被“砰”地撞了開來的聲音。
     按鈕一被按下,魚囊在發射彈道之中,迅速地向前滑出。起先,還覺得有极其輕微的震蕩,六七秒鐘之后,明滅的黃燈,告訴我“魚囊”——這最新設計的單人潛艇,已經在海底航行了。
     我從前面的不碎而且可以抵抗海底高壓玻璃片中,向外望去,外面已是黑沉沉的海底,魚囊以极高的速度,在海底飛掠而出。
     大約過了兩分鐘,面前猶如明信片大小的電視机,忽然又亮起了綠燈,我打開了電視机,只見在海底,有接連不斷的爆炸,水泡不斷地上升,看情形,那爆炸就在我那具魚囊之后不遠處發生。
     我當然知道,那是野心集團研發,企圖將我和魚囊一齊炸毀的魚雷。
     但是我記得五郎的話:這是最新的設計,沒有什么東西,在海中可以達到那么高的速度。也就是說,我所在魚囊之中,一從彈道中彈入了海中,我便是安全的了,沒有什么魚雷,可以追得上我!
     我操縱著這具奇异的“魚囊”,一直向前駛著,直到半小時之后,我才開始使用它的自動導航系統,我知道要回家,大約只要六小時就夠了。
     連日來,我异常緊張的心神,到這時候,這才略為松了一松。
     我已經想好了一切的步驟,一上岸,我就找霍華德,立即將我的經歷告訴他,報告國際警方的最高首腦,然后,才轉告各國的首腦。以后的情形如何,那就不是我的能力所及的了!
     我想起張小龍終于和野心集團合作一事,心中仍是不絕地痛心。
     同時,我感到十分為難,因為,在我上岸之后,我將不知如何將這件事和張海龍說好!
     張海龍是那么相信他自己的儿子,威武不屈之際,他心中縱使傷心,但是老怀亦堪安慰。
     但是,當他听到他儿子竟甘心將他的惊天動地的新發明,供野心集團利用之際,那么,他又會感到怎樣呢?可怜的老人!
     二小時的時間,在我煩亂的思考之中,很快地便溜了過去。
     在升出海面,利用潛望鏡的原理,攝取海面上的情形的電視机的螢光屏上,已出現了我所熟悉的海岸,我不敢令得“魚囊”浮出海面,以免惊人耳目,我在一個深約十公尺的海底,停下了“魚囊”,同時按動鈕掣,“魚囊”裂了開來,成為兩半。
     我在水中,向上浮了起來,游上了岸。
     我又看到了青天,看到了白云,呼吸到了一口自然的空气,我忍不住大聲怪叫了起來。
     這里是一個小島的背面,在夏天,或許會有些游艇來,但現在卻冷僻得可以。
     但是我知道,只要繞到了島正面,便可以有渡船,送我回家去。所以,我將外衣脫了下來擰乾,重又穿上。自從我那天离家被綁,直到今日脫險,那几天的時間,簡直像做夢一樣。我相信,如果我不是有一具“魚囊”,可以為我作證,我是來自一個具有陸地上所沒有的,高度文明的地方的話,那么,我將我的經歷講出來,人家一定以為我在夢囈了!
     我向那小島的正面走去。然而,我才走了几步,便听得海面之上,傳來了一陣急驟的馬達聲。
     我心中一凜,連忙回頭去看,只見三艘快艇,濺起老高的水花,向岸上直沖了過來,同時,頭頂上,也傳來了軋軋的机聲,我再抬頭看去,一架直升机,已在我頭頂徘徊,而有四個人,正跳傘而下!
     在那片刻之間,我心中當真是惊駭莫名!
     我連忙不顧一切,向前掠去,但是“格格格格”一陣響處,一排机槍子彈,自天而降,順著我掠出的方向,竟達十尺之長,子彈激起的塵土比人還高!
     我知道我是沒有辦法逃得過去的了。我只站定了身子,只見四個自天而降,手持手提机槍的男子,首先落地,將我圍住。
     我發現他們身上的降落傘,并不需要棄去,而且是發出“嗤嗤”之聲,自動縮小,縮進了背囊之中。
     我本來還在僥幸希望,正好是警力在捉私梟,而我不巧遇上。但是我一見那自動可以縮小的降落傘,便知道他們來自何方的了。
     因為那种在降落之后,可以自動縮小的降落傘,正是几個大國的國防部,出了鉅額獎金在征求科學家發明的東西。那几個人已經在使用這种降落傘,毫無疑問,他們一定是野心集團的人了。
     我吸了一口气,站立不動,而在這時候,快艇也已赶到,又有四個人,飛步向我奔來,我看到,奔在最前面的一個,長發披散,就像是一頭最凶惡的雌豹一樣,不是別人,正是莎芭!
     轉眼之間,莎芭和那三人,也到了我的跟前。
     在莎芭美麗之极的臉容之上,現出了一個极其得意,极其殘酷的微笑,她挺了挺本來已是十分高聳的胸脯,道:“衛斯理,你白費心机了!”
     我苦笑了一下,道:“是么?”
     在那樣的情形下,我除了那兩個字以外,實在也沒有別的話可以說了。
     莎芭格格她笑了起來,露出了她整齊而又洁白的牙齒,那是十分迷人美麗的牙齒,但那時,我卻覺得和嚙人鯊的牙齒一樣。
     她笑了片刻,道:“總部的長距离跟蹤雷達,可以跟蹤蘇聯和美國的人造衛星!衛斯理,即使你逃到北极海下,一樣會被我們的人攔截到的,但是我喜歡你落在我的手中,你知道嗎?”
     我看到莎芭的美麗,和她的反常心理,恰好成正比,都到了极點。
     只听得她身邊的一個人道:“莎芭,總部命令,就地將他解決,又將魚囊作沉的!”
     我一听得那人如此說法,心頭不禁狂跳起來!
     但是莎芭卻斜著眼睛望著我,道:“你們先將魚囊毀去了再說,這個人,我要慢慢地處置他。”那人道:“這……和命令有違!”
     沙芭反手一個巴掌,打得那人后退了一步,道:“一切由我負責!”
     那人撫著臉,一聲不出,退了回去,道:“是!是!”他和其余兩人,一齊返到了岸邊,莎芭和四個自天而降的人,則仍然將我圍住。
     我心中在急速地想著脫身之法。
     雖然我身具過人之能,在中國武術上,有著相當高深的造諧,但是要在四柄机槍的指嚇下求生,倒也不是容易的事。
     莎芭不住地望著我冷笑,我不去看她,只見那三人,駛著一艘小艇,离岸十來碼,停了下來,一個人躍下海去,不一會,那人又浮了上來,攀上了快艇,快艇又向外駛去。
     不到兩分鐘,海面之上,冒起了一股水柱,那股水柱,又迅速消失。几乎沒有聲音,那一具“魚襄”,便已經被消滅了。
     同時,我看到一艘游艇,正駛了過來。等那艘游艇泊岸之后,莎芭才開口道:“上游艇去!”
     我知道莎芭正在實行她的諾言,她要對我折磨個夠,然后才執行總部的命令,將我殺死!我在向海邊走去之際,沉聲道:“我要和甘木先生通話。”
     莎芭回頭,同我作美麗的一笑,道:“我不知道什么甘木先生,你也不必再存什么幻想了。”我知道這野心集團對我利用,已經完畢,而且,認為我是危險人物,下定決心,要將我除去了!
     我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股寒意。
     如今,我的處境,看來雖然比在海底建筑物時好更多,但實際上卻是更其危險!因為,當我在那海底建筑物中的時候,野心集團要利用我,他們至多不令我离開,卻不會害我的性命。
     然而如今的情形不同了,野心集團所在各地的爪牙,全是窮凶极惡的人,要暗殺一個人,而又不留不若何痕跡,那是家常便飯。
     而且我相信,如果不是莎芭想要先折磨我一番的話,我現在,早已陳尸海灘了!
     我殫智竭力地思索著,終于,在我和莎芭先后踏上跳板的時候,我冷冷地道:“小姐,你不必神气,我相信你絕未有到過總部的榮譽。”莎芭狠狠地道:“我會有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