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好友(国际警察部队的远东总监)之死, 蓝血人回归悲剧。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一个强烈脑电波?”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李芳敏144000
· 你 們 來 看   神 所 行 的 , 他 向 世 人 所 做 之 事 是 可 畏 的 。 Come and see the works of God, Who is awesome in His deeds toward the sons of men.
·窮寡婦的奉獻 The Widow’s Offering
·腰 袋 裡 不 要 帶 金 銀 銅 錢 。 "Do not acquire gold, or silver, or copper for your money belts,
· 当 耶 和 华 发 怒 的 日 子 , 他 们 的 金 银 不 能 救 他 们 ; 他 的 忿 怒 如 火 必 烧 灭 全 地 , 毁 灭 这 地 的 一 切 居 民 , 而 且 大 大 毁 灭 。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
·你要說:‘猶大列王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看哪!我必使災禍臨到這地方;凡聽見的,都必耳鳴。
· 然後,我必把猶大王西底家和他的臣民,就是在這城裡經過瘟疫、刀劍之災和饑荒而倖存的人,都交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和他們的仇敵,以及尋索他們性命的人的手中。尼布甲尼撒要用刀劍擊殺他們,絕不顧惜,不留情,不憐憫。’”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张三一言 : Who is your enemy敵人?
· 徐水良, Where is your 武器威力?
·人 的 仇 敵 就 是 自 己 家 裡 的 人 。 and A MAN'S ENEMIES WILL BE THE MEMBERS OF HIS HOUSEHOLD.
·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那時,王要對右邊的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 “王也要對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離開我,到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吧!
·武力抗暴? using 石头? ha! ha! ^-^
· 但 這 些 人 毀 謗 他 們 所 不 知 道 的 。 他 們 本 性 所 知 道 的 事 與 那 沒 有 靈 性 的 畜 類 一 樣 , 在 這 事 上 竟 敗 壞 了 自 己 。
·信徒的團契生活 : 信 的 人 都 在 一 處 , 凡 物 公 用
· 獸 就 開 口 向 神 說 褻 瀆 的 話 , 褻 瀆 神 的 名 並 他 的 帳 幕 , 以 及 那 些 住 在 天 上 的 。
·耶和華說:“我必把萬物從地上完全除滅。
· 全地的人必有三分之二被除滅,只有三分之一存留下來。(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他 就 仆 倒 在 地 , 聽 見 有 聲 音 對 他 說 : 掃 羅 ! 掃 羅 ! 你 為 甚 麼 逼 迫 我 ?
·Sabah巴色会教堂 : 哈"巴"狗"色"情"教会
·中国泛绿联盟
·以斯拉認罪禱告 Ezra’s Prayer About Intermarriage
·Mind you own business Busybody东海一枭!
·7 亞伯拉罕逝世.1亚伯拉罕把自己一切所有的都给了以撒。
·  神在教會裡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神蹟的,再其次是有醫病恩賜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各種方言的。
· 我必毀壞冬天和夏天的別墅,用象牙裝飾的房子必破爛,宏偉的樓宇必歸於無有。”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5 耶和華折斷了惡人的杖和統治者的棒,5The Lord has broken the rod of the wicked, the scepter of the rulers
·看哪!耶和華的日子快來到,必有殘忍、憤恨與烈怒,使這地荒涼,使其中的罪人滅絕。
·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必打發令人消瘦的病臨到亞述王肥壯的軍人中間,在他的榮耀之下必燃起火燄,如同火燒一樣。
· 因 萬 軍 之 耶 和 華 的 烈 怒 , 地 都 燒 遍 ; 百 姓 成 為 火 柴 ; 無 人 憐 愛 弟 兄 。
·耶和華的話再次臨到哈該,說: 21 “你要向猶大省長所羅巴伯說:‘我要震動天地, 22 我必傾覆列國的寶座,消滅外族萬國的勢力,我必推翻戰車和駕車的人;馬匹和騎馬的都必跌倒;各人必死在自己兄弟的刀下。’
·他們的屍體在街上好像糞土
·In bible verse.. Never talk about "民主"
·糟糕透顶的 许之远 .. When you go to hell with your two eye?
·) 你 的 下 體 必 被 露 出 ; 你 的 醜 陋 必 被 看 見 。 我 要 報 仇 , 誰 也 不 寬 容 。
·) 你 的 下 體 必 被 露 出 ; 你 的 醜 陋 必 被 看 見 。 我 要 報 仇 , 誰 也 不 寬 容 。
·) 你 的 下 體 必 被 露 出 ; 你 的 醜 陋 必 被 看 見 。
·以 賽 亞 書 47:3
·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容惡人的心願得償,不要使他們的計謀成功,免得他們自高自大
·Naked News ....... 裸體 ^-^
· 那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彼此都不觉得羞耻。
·Free amateur porn tube and live sex
·1314 : 13斥責假先知.14斥責崇拜偶像的罪.13False Prophets Condemned.14Idolaters Condemned
·終局已到 The End Has Come
·中國人 請加油=四年一任,直選官員,人人平等,票票等值=就是 每個人的 基本人權!!!
·“人蠢没药医”下一句是什么? ^-^
· 刘宗正 ,are you 瘋狂的中共胡锦涛supporter?
· 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與他同葬,為的是要我們過新生命的生活,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
·美国和伊朗都开始“下楼” ZT
·良心
·憤怒!!!良心被狗咬走嗎??? ZT
·憤怒!!!良心被狗咬走嗎??? ZT
·憤怒!!!良心被狗咬走嗎??? ZT
·良心被狗咬了 ZT
·9  神的靈既然住在你們裡面,你們就不是屬於肉體,而是屬於聖靈的了。如果人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於基督的。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膏我去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去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又宣告主悅納人的禧年。
· 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是一切都只能向钱看吗???为了它什么都可以出卖吗?由于一切向钱看,社会上的“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出尔反尔”等已是司空见惯的亊 .... 这样的社会只能催生更多的侠客行为!
·13 如果隨著肉體而活,你們必定死;如果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你們就必活著。
· 如果是中共像它宣扬的那样“婚姻自由” 早在1949年中共新生政权建立之前,它就高举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主”的旗帜,
·郭知熠 .. are you 中国总理 ?
·老鼠不再愛大米
·不管黑貓白貓 會偷吃魚的就是壞貓
· 我對 惡 人 說 : 惡 人 哪 , 你 必 要 死 ! 你 ─ 以 西 結 若 不 開 口 警 戒 惡 人 , 使 他 離 開 所 行 的 道, 這 惡 人 必 死 在 罪 孽 之 中 , 我 卻 要 向 你 討 他 喪 命 的 罪 ( 原 文 是 血 ) 。 倘 若 你 警 戒 惡 人 轉 離 所 行 的 道 , 他 仍 不 轉 離 , 他 必 死 在 罪 孽 之 中 , 你 卻 救 自 己 脫 離 了 罪 。
·創 世 記 1:1 起 初 , 神 創 造 天 地 。Genesis 1:1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為何會有火山爆發?火山喷发(volcanic eruption)
·19 誰是耶穌的母親和弟兄 Jesus’ Mother and Brothers
·孫子兵法
·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的君王啊!你們所作的該夠了吧。你們要除掉強暴和毀滅的事,施行公平和公義。不要再掠奪我子民的產業。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想清楚 不煩惱~一樣米養百樣人 ^-^ 眼睛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們。”
·誰是不快樂的人
·* 伸寃在神 * 齊來堅守崗位
·*伸寃在神 *齊來堅守崗位
· 耶和華的使者再對她說:“看哪,你已經懷了孕,你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實瑪利,因為耶和華聽見了你的苦情。
·我要向群山舉目,我的幫助從哪裡來呢?
·讓我謙卑屈膝俯拜
·有一位神
·20 她戀慕她的情人,他們的下體像驢的下體;他們射精像馬一樣。
·宣教的中國 Mission of China
·超越一切 Above All
·你想,这三个人,谁是那个落在强盗手中的人的邻舍呢?
·Let me think first ^-^
·女人啊,你到底想嫁什么样的男人?ZT
·金山阿伯 ^-^
·一個熱愛中国的日本人給中国的情書
·耶穌傳《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25 你這該死、邪惡的以色列王啊!你的日子到了,最後懲罰的時刻到了。25“‘O profane and wicked prince of Israel, whose day has come, whose time of punishment has reached its climax,’
·“不是每一個對我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入天國,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21“Not everyone who says to me, ‘Lord, Lord,’ will enter the kingdom of heaven, but only he who does the will of my Father who is in heaven.
·恬不知耻 did not know how to blush; 也 不 知 羞 恥 。
·無 人 悔 改 惡 行, 他 们 毫 不 惭 愧 , No man repented of his wickedness,They certainly were not ashamed
· 世人哪!耶和華已經指示你甚麼是善,他向你所要的又是甚麼;無非是要你行公義,好憐憫,謙虛謹慎與你的 神同行。8He has showed you, O man,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
·Tree Vs. Bear : Repentance not only says “I’m sorry,” it also says “I turn from my sin.”
·Jesus Loves You 耶稣爱你
·’29 我因這些事怎能不施行懲罰呢?像這樣的國家,我怎能不親自報復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31 先知說假預言,祭司憑己意把持權柄。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童話 , 我害怕吗?
·童話 , 我害怕吗?
·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 你多么通晓门路,去寻求爱情!就连坏女人,你也可以把门路指教她们。 你必双手抱头从埃及出来,因为耶和华弃绝了你所倚靠的,你靠他们必不能成功。
· 所以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一副妓女的面孔(“面孔”原文作“額”),不顧羞恥。 "Therefore the showers have been withheld, And there has been no spring rain. Yet you had a harlot's forehead; You refused to be ashamed.
· 你這被毀壞的啊!你在幹甚麼?即使你穿上朱紅色的服裝,佩戴黃金飾物,用顏料畫大你的眼睛,你自炫漂亮,也是白費的。愛你的人仍然鄙視你,他們都在尋索你的命!
·天下有兩難:登天難,求人更難。
·8 他們的舌頭是殺人的利箭,嘴裡說的是詭詐;跟鄰舍說話滿口甜言蜜語,心底裡卻設計陷害他。9 我因這些事怎能不懲罰他們呢?像這樣的國家,我怎能不親自報復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友(国际警察部队的远东总监)之死, 蓝血人回归悲剧。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一个强烈脑电波?”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倪匡 > 蓝血人 >
   第二十三部:好友之死
   
   
     方天猛地跃去,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速度,握住了我的手,道:“卫斯理,等等,等一等!”

   
     我冷笑道:“我等着干什么?等你再发荒谬的怪言么?我相信即使在土星人中,你也是个十分卑劣的家伙,或者你们土星人中,根本就没有好人,你记得么?你曾经谋杀过我,你再不让我走,我也卑劣一下,要公布你的身份了!”
   
     方天喘着气,道:“你只管骂,但我只要你听我讲三句话,三句,只是三句。”
   
     我冷笑一声,道:“好,说。”
   
     方天道:“纳尔逊以为我们喝咖啡去了,是不是?”
   
     我道:“是……一句了。”
   
     方天道:“我们来到这里,他是不知道的。”
   
     我道:“废话,他怎知你会改变主意,到这里来对我胡说八道?两句了。”
   
     方天的胸口急速地起伏着,道:“所以,我料定他会接近火箭,……唉,他来了!”
   
     我身子猛地一跃,来到了窗前,向前看去。
   
     我果然看到了纳尔逊!
   
     纳尔逊的精神看来十分好,绝没有需要休息的样子,他和我见过的一个高级安全人员在一起,向那枚土星火箭走去,他的手中,提着一个涨得发圆,大得异样的公事包。
   
     我呆了一呆,方天已经颤声道:“你看到没有,他去了……他去了!”
   
     我一个转身,双手按在方天的肩上,用力将他的身子摇了几下,道:“方天,你要知道,纳尔逊是国际警察部队的高级官员,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那保安官的陪同下去检查那枚火箭,是十分普通的事,我不许你再胡言乱语!”
   
     方天的面色成了靛青色,他连忙道:“卫斯理,你看看清楚,他手中所提的是什么?”
   
     方天的这一问,我不禁答不上来。
   
     我自从认识纳尔逊以来,从也未曾见到他提过什么公事包,而且这只公事包,涨得几乎成了球形,看来还十分惹眼。
   
     但是,我仍然不相信方天的话,我一瞪眼,道:“那只不过是一只公事包吧了!”
   
     方天却几乎是尖声地叫了出来,道:“不错,他手中所提的是一只公事包,然而我敢以性命打赌,公事包中一定是那具导航仪!”
   
     我右手握拳,又已扬了起来。
   
     但是,当我的拳头,将要击中方天的下颔之际,我又回头向窗外看了一眼,纳尔逊先生和那个高级保安人员还在走着,他手中的那只公事包中,的确是放得下那具导航仪的,而且,根据外形和大小来看,也十分吻合。
   
     我看了一眼,顾不得再打方天。
   
     要揭开这个疑团,实在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我只消赶上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什么东西就行了,何必在这里多费疑猜?
   
     我一个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但是方天却急叫道:“你……你到哪里去!”
   
     我狠狠地回答他,道:“我去看看,那公事包中,是不是放着你所说的那具导航仪?”方天急道:“那怎么行?”
   
     我反问道:“为什么不行呢!”
   
     方天道:“你一去,它一知事情败露,便又走了。”
   
     我一时之间,想不起来,问道:“谁走了?”
   
     方天叹了一口气,道:“『获壳依毒间』……无形飞魔!你一向前去,它定离开纳尔逊的身子。卫斯理,你要想想,这里乃是世界上两大强国之一的太空探索和飞弹的基地,如果『获壳依毒间』进入了一个首脑人物的脑子之中……”
   
     方天讲到这里,我也不禁面上变色!
   
     的确,如果“获壳依毒间”进入了一个可以控制按钮的高级人员脑中的话,那么,只要有一枚红色的按钮被按动,有一枚长程飞弹向另一个敌对的大国国土飞去,第三次世界大战立即引发,而世界末日,也就来临了!
   
     我觉得我的手心在出汗,呆了一呆,道:“那么,照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我问出了这一句话之后,才想起我这样一问,无异是承认了方天所说的话,但是我却又根本不信无形飞魔确已侵入纳尔逊的脑子,而我最好的朋友,这时虽在走着,却已经死了,这是我绝不能相信的事!
   
     方天道:“如今,『获壳依毒间』还不知我们已经发现了它的寄生体,我们可以设法将他引进充满阳电子的房间中去。”
   
     我立即道:“这是绝行不通的,你设置那间充满阳电子的房间之际,纳尔逊也知道的,照你的说法,无形飞魔早已侵入了他的脑中,你怎能再引他进那间房间去?”
   
     方天喘了几口道:“在那枚火箭之上,我设计了一个太空飞行舱,那具导航仪,必须装置在那个太空舱中,纳尔逊此际,一定是到那个太空舱去的,而我在那太空舱中,也作了布置……”
   
     他请到这里,我已经怒吼道:“你事前竟不和我商量这一点么?”
   
     方天道:“我那样准备,只不过是以防万一,并不准备使用的,怎知如今情形起了变化,我非要用到它不可了。我在那太空舱中,布下了不少高压的不良导体电线,只要一通电,便能产生大量的阳电子,使得『获壳依毒间』的电波组成,遭到彻底的破坏,从此便不复存在这世界上!”我默不出声,方天又道:“通电的远程控制,就在这里!”他伸手一指,指向他办公桌上的一个绿色钮掣。
   
     我忙道:“那么,纳尔逊先生不是也要死了么?”
   
     方天道:“卫斯理,他早已死了!”
   
     我猛地一击桌道:“胡说,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方天的语言镇定,显然他对他的想法有信心,道:“我是想我们在东京的时候,当我们正忙于检查木村信的遗物之际,无形飞魔侵入了纳尔逊的体内,将他当作了寄生体!”
   
     我拚命地摇着头,想要对这件事生出一个清楚的概念来,这个概念是十分难以成立的,试想想,要我相信和我一起飞到这个基地来,到了基地之后的几天中又寸步不离的纳尔逊,实则上早是一个死人!
   
     方天见我不出声,他转过身去,在墙角的一具电视机上,按动了几个钮掣,电视的萤光屏上,出现了那枚火箭的近镜,纳尔逊和那高级保安官正在钢制的架上,向上攀着。看情形,纳尔逊先生确是想进入那火箭的内部。
   
     方天又按动了一个钮掣,电视的画面变换着,最后,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空间,那地方有一个座位,恰好可以坐下一个人,而其余的地方,则全是各种各样的仪表。
   
     不久,就看到纳尔逊走了进来,打开他那只又大又圆的皮包,双手捧着一件东西出来。
   
     那东西,我曾在照片上详细地研究过,但是却始终未曾见过实物。这时,我仍未见到实物,但是在清晰的电视萤幕上,我却可以千真万确地肯定,这正是井上家族的祖传珍物“天外来物”,也是土星人智慧的结晶,太阳系航行导向仪!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方天道:“你看到了没有,你看到了没有?”
   
     我的声音微微发抖,道:“这……或许是他找到了导向仪,要你有一个意外的惊喜之故。”
   
     我虽然这样道,但是我的话,连我自己听来,也是软弱而毫无说服力的!
   
     方天道:“你看他的动作。”
   
     我双眼定在电视画面上,几乎连一眨也不曾眨过,我看到纳尔逊以极其熟练的手法,在那具导航仪的后部,旋开了一块板,伸手从那个圆洞之中,抽出十七八股线头来。
   
     那些线头,在我看来,根本不知是什么用处的,但纳尔逊却一根一根地驳接起来。
   
     方天吸了一口气,道:“整个地球,只有我一个人,能驳接那些线头,除了我之外,便是『获壳依毒间』。”
   
     我感到一阵昏眩,连坐都几乎不稳!
   
     我一生之中,经过不少打击,但是却没有打击是那样厉害的!
   
     我的最好朋友,我的冒险生活的最好合作者,竟……竟……已不再是他自己,竟成了来自土星,莫名其妙的一个强烈脑电波的寄生体!
   
     我紧紧地握着双拳,身子不断地发着抖。
   
     方天叫道:“按!快按那钮掣,如今是最好的时机!快!”
   
     我双手发着抖,那绿色的钮掣就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力量去按它。
   
     因为我知道一按下去,会有什么结果。
   
     我只要一按下去,太空舱中,便立即产生出大量的阳电子,纳尔逊立即要死了!
   
     虽然根据方天的说法,纳尔逊是早就死了,被消灭的只不过是“获壳依毒间”,但我是地球人,我不是土星人,我实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一点!
   
     方天见我不动,欠过身,一伸手,便向那绿色的钮掣按去。
   
     在方天的手还没有碰到那只绿色按钮之际,我陡地一挥手,将他的手打了开去!
   
     方天的面色发蓝,道:“卫斯理,你做什么?”
   
     我也不明白我是在作什么,我已经相信了方天的话了,但是我不但自己不去按那只绿色的钮掣,而且不给方天去按!
   
     因为我知道,这一下按下去,纳尔逊一定有死无生!
   
     虽然方天已经不止一次地告诉过我,纳尔逊已经死了,但是,在电视的萤光屏上,我却还清楚地看到纳尔逊正在忙碌地工作着!
   
     方天叫了一声,又要去按那绿色的按钮,但是他第二次伸手,又给我挡了开去。
   
     方天的面色变得更蓝,他突然大叫了一声,挥拳向我击了过来!
   
     我绝未想到方天会向我挥拳击来的!
   
     而且,这时我的思想,正陷于极度的混乱之中,呆若木鸡地站着,只知那只绿色的按钮,不让方天向下按去。
   
     所以,当方天一拳击向我的胸口之际,我竟来不及躲避,而方天的那拳。力道也真不弱,打得我一个踉跄,向后退去。
   
     就在我向后退出的那一瞬间,方天疾伸手,又向那绿色的按钮之上,按了下去,我大声叫道:“别动!”我一面叫,一面猛地向前扑去!
   
     然而,按动那只绿色的按钮,对方天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我向前扑去的势子虽快,但是当我将方天的身子撞中,撞得他仰天跌之际,他早已将那只按钮,用力按了下去!
   
     我僵住在桌前,方天则挣扎着爬了起来,指着电视机怪叫。
   
     他叫的是我所听不懂的土星话,我尽量使自己定下神来,向电视画面望去。
   
     只见纳尔逊突然停止了工作,面上出现了一种我从来也未曾见过的惊惶神色。而太空舱的门,这时也已紧紧地闭上了!
   
     在那一刹间,我知道,我最怕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本来,我虽然已知纳尔逊成了“无形飞魔”的寄生体,但是我的潜意识,却还在希望着奇迹的出现,希望方天只不过是在胡说!
   
     但这时候,我这最后一点的希望也覆灭了!
   
     事实竟如此的残酷!
   
     我看到纳尔逊站了起来,而且惊惶的神色,越来越甚,方天按动了电视上的一个掣后,我听到了纳尔逊所发出的喘息之声。
   
     方天对着一具传话器,讲了几句话,突然,在电视的传音设备上,传出了纳尔逊的声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