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李芳敏144000
·28下雨的日子,雲中彩虹的樣子怎樣,環繞他的光芒的樣子也怎樣。這就是耶和
·18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26現在我下令,我所統治的全國人民都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戰兢恐懼。“他是永
·3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 神啊!在你的祭壇那裡,麻雀找到了住處,燕子
·以西結書 28:17 你因自己的美麗心裡高傲,又因你的光彩敗壞了你的智慧。所
·3所羅門建造神殿宇的根基是這樣:按古時的尺寸,長二十七公尺,寬九公尺。2
·10最後,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11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1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2 “要孝敬父母,使
·6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
·6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7 我因愁煩眼目昏花
·10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把你從埃及地領出來。你要大大張口,我就要給它充滿
·3我向我特選的軍兵下了命令;我也呼召了我的勇士,就是那些驕傲自誇的人,
·4聽啊!山上有喧嘩的聲音,好像是眾多的人民;聽啊!有多國的人的嘈雜聲,
·5他勇敢地遵行耶和華的道路,並且從猶大地中除掉邱壇和亞舍拉。6他勇敢地遵
·11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勝利和威嚴,都是你的;因為天上地下的萬有
·15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們的列祖一樣;我們在世上的日子好像
·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甚麼?我的人民又
·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直的心甘願奉獻這
·20大衛對全體會眾說:“你們應當稱頌耶和華你們的神。”於是全體會眾就稱頌
·10所以大衛在全體會眾面前稱頌耶和華,說:“耶和華我們的祖先以色列的神,
·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擁立大衛的兒子所
·25耶和華使所羅門在以色列眾人面前非常尊大,又賜給他君王的威嚴,勝過在他
·19求你賜給我的兒子所羅門專一的心,謹守你的誡命、法度和律例,作成這一切
·9人民因這些人自願奉獻而歡喜,因為他們一心樂意奉獻給耶和華,大衛王也非
·1大衛王對全體會眾說:“我的兒子所羅門,是 神所揀選的,現在還年幼識淺
·16耶和華我們的神啊,我們預備的這一切財物,要為你的聖名建造殿宇,都是從
·5金子做金器,銀子做銀器,以及匠人手所作的各樣巧工。今日
·6於是各家族的領袖、以色列各 支派的領袖、千夫長、百夫長和管理王的事務的
·3不但這樣,因我愛慕我 神的殿,就在我為建造聖殿預備的一切以外,又把我
·7為了神殿裡的需用,他們奉獻了金子一百七十多公噸,銀子三百四十多公噸,
·28大衛年紀老邁,壽數滿足,享盡富足和尊榮才去世;他的兒子所羅門接續
·26耶西的兒子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27 大衛作王統治以色列的日子共四十年;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
·1你們應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4你要以耶和華為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必使你的公義好像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Jerusalem was the capital of the Jewish people before Mohammed
·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 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遭報的日子快要
·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
·18耶和華眷顧完全人在世的日子,他們的產業必存到永遠。19 在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16耶穌受了洗,立刻從水中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 神的靈,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1那時,門徒前來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呢?」
· 2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站在他們當中,說: 3「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回
·4所以,凡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是最大的。
·7「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充滿使人犯罪的事。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那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http://202.131.90.194/article/63.asp
   
   首页 > 时政评论 - 雜文
   樊百华:谁想与权痞暴富集团同枕共眠?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什么是权痞梦?就是巩固化公为私的腐败成果。具体说:承认或者默认化公为私的结果——按照扬帆教授的研究总额已经达到60万亿!并且千方百计地巩固腐败成果!一定将民主自由推延到权痞们的孙子辈成了无辜的“贵族”,也就是30年之后。
   
   作者 : 樊百华,
   
   發表時間:8/29/2006
   
   《自由圣火》编辑部回信准备刊发拙作《自闭性语言禁忌症》,从文章作法看,并不是好文章,但意思是有些特别的。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展开直白一些。(相关话题今后一定还要更深入明确的谈论,这是由中国当下的国情决定的。)
   
   茅于轼先生在热情称赞张维迎的文章中披露,1980年代的价格双轨制是张维迎首先提出的建议。回到当时,张维迎在批判计划经济或者马克思的经济学方面,确实做了一些有价值的工作;提出价格双轨制的初衷当然可以理解为,为迈向市场经济打开一个缺口。但是,二十年过去,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一开始移入中国就犯了缺乏中国问题意识的错误——说缺乏当然是轻的,说重一点就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中国问题。当时中国思想界就已经有这样的尖锐议论,只要专制政治不变,西方好的东西以来就会变样走形。我记得经济学家范恒山就集中谈过这问题。我的老师郭罗基在给我们上课时就说:很多东西都被“中国化”扭曲了。他当然主要指的是马克思的思想被扭曲,但也指的是“市场经济被扭曲成当官的拼命捞钱”等等。这样,深刻的人们当时就看到了,价格双轨制一定会被利用计划外价格倒卖计划内控制的物资。其实能看到这一点也不是太了不起的事情,因为特权后门实际上就有双轨制的身影,当官的从后门得到的好处是有乘数效应的,这个效应就是靠控制内与控制外都在权力手心这个中国问题的核心,来催化的。即使迟钝一点,一当双轨制实行同时就出现了官倒的事实,也足以使张维迎们意识到双轨制与逐步放开价格是不同的——当时就应当:第一,在可以放开的范围坚决放开,例如农贸市场、日用杂百货可以先放开。这当然又不等于张维迎们经常鼓吹的那样放弃管制,例如农贸市场也有的欺行霸市当然要管;第二,可以放开的产品就要放开(但要管制例如欺诈联盟),例如那时粮食已经有条件放开了(这与国家必要的储备并不矛盾,茅于轼至今认为有粮食市场就行国家根本不需要储备,我认为是太满足于经济学推论了)。按道理,即便是那时候的钢材能源,只要共产党体制性的投资狂热病控制住,也不会那么样的紧缺,既然投资狂热病控制不住,就不应当搞建材能源双轨制。
   
   张维迎们的“新自由主义”如果是西方奸商的“问题殖民”:只要高增长就说明有活力,有活力就说明有竞争,有竞争就说明有自由——倒过来为共产党辩护了!现在就到了刻不容缓坚决反对“中国式新自由主义”的时候了。
   
   “中国式新自由主义”是就学理层面讲的,这本身就说明与张维迎们的论证是学理论争和道义论争,而不是政治争锋,应当像秦晖教授最早坚持的那样,不能把权痞寡头集团疯狂进行“原始积累”(不同于“资本积累”)的罪责放在简单搬用“新自由主义”的学者们身上,而应当归到应当归咎的地方。这是第一;第二,必须具体指出“中国式新自由主义”的教条推论错误,这方面的例证就太多了,例如张维迎说中国的教育收费不是太高而是太低了,他忘记了,在中国的政治条件下,如果再提高教育收费,那首先出现的结果肯定不是拿出高收费中的更多部分来帮助贫困学生,而是贫困学生更加困苦了;再如茅于轼先生说到的种种种种危机都不存在,实际上就是在欧美社会例如能源紧张也证明市场不是万能的——这里面首先有一个社会发展价值观的问题,茅于轼先生不会认为汽车业疯狂了,或者在经济学范围内不应当考虑社会发展战略问题,正像樊纲说的经济学不应当考虑道德问题,但主导经济学一百年之久的这样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难道不是太狭隘了吗?
   
   顺便岔开说到:对政治支配文学的拨乱反正之后,很多有些重要的文学家说什么呢,不应当要求作家承担文学以外的责任。这种中国历史上代不绝人的犬儒主义,与西方不讲道德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反福利反公正的利润主义经济学、反人本的物质主义经济学——托利党主义的经济学,是真正值得中外人格文化比较研究引起注意的。我主张注重中外的人格比较研究——中国很多烂人西方都曾有或者现在也还没有消失,这些烂人总的来说就是唯权力财富是从,他们的言行都是围着这个轴心的。
   
   这些烂人很少的时候居然也好意思说“首先是做人、做一个公民”。怎么一到经济学、文学或者其它什么学上,首先就不要人不要公民了呢?
   
   第三,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对经济学应用是做出了相当的贡献的——尽管人们更要看到经济学应用的有限性和佯用性——好像在用,实际上政府决策、企业管理主要还是别用所本,但在理论框架中排斥政治法律等制度因素看问题,肯定是浅薄鄙陋的。这在例如诺斯等人的努力中开始被矫正。我认为,总的说来政治经济学并不是靠了批判马克思主义就可以否定的。马克思有一些政治经济学思想需要重新考虑,甚至需要否定,但马克思突出的社会制度、社会关系意识,是有革命性价值的。
   
   但是,张维迎们的经济学工作客观上为权痞梦作了最适用的服务。
   
   什么是权痞梦?就是巩固化公为私的腐败成果。具体说:承认或者默认化公为私的结果——按照扬帆教授的研究总额已经达到60万亿!并且千方百计地巩固腐败成果!一定将民主自由推延到权痞们的孙子辈成了无辜的“贵族”,也就是30年之后。
   
   中国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破坏掉这个权痞美梦!
   
   首先要认识到权痞梦的的确确是“中国向何处去”的最大危险。这一点,最近我在阅读罗素《自由之路》(中译本)时有了更明确的警觉。无论是英国人自己杀掉了国王的革命,还是法国人显得过于残酷了的轮番剃头的革命,抑或是美国人的独立革命,都与英国托利党阶级的统治有关,是对托利党的反对与反拨。托利党是有著名的代议制、宪政、经济自由、文化保守的,这些当然比金以后的当代宪政民主落后了反动了许多,但仔细考量,今天中国的各种伪自由宪政主义人士(我在《自闭性语言禁忌症》一文中有简单的定义),骨子里都在推销这些东西。
   
   所谓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当然已经对权痞梦构成某种意义上最可怕的威胁。你可以从事实出发说这些主义比托利党或者国民党的柔性专制更坏,极权嘛;你也可以说只要有了真正的民主自由,这些主义都将与权痞梦一起进入“历史”。但是现在,你可不要非历史地认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仍然是权痞梦最适宜的温床。徐友渔先生在1999年就指出:今天仅仅批判极左已经不够了。对极左残余当然还得批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也可以轻浮地抛弃,坦率说,马克思在道义关怀上面毕竟比他的前人都走得更远,他的很多理想恰恰在当下的中国有了极富针对性的积极意义—— 2002年我跟来我家的温克坚一行人说到:现在才是真正需要讲一点马克思主义了。果然,后来就看到例如康晓光急权痞所急的真话:党章宪法中的指导思想已然成为自掘坟墓的东西。不谈政治功利,单单从例如抽象继承讲,是不是马克思、毛泽东使用过的概念、语词就一定不能再使用了?《自闭性语言禁忌症》就简单谈这个问题(我的文章大多简单也写不好,但我的很多意思决不是轻飘的,自视不在一般才子文人之下)。
   
   能够打破权痞美梦的言说当然更在“共同底线”。分析讲,就在社会民主主义(相对偏重于实质正义)和宪政自由(相对偏重于形式正义)——合起来叫民主、人权、自由、法治。因为共同底线派的主张不但可以对当下的权痞梦形成强有力的冲击,而且对中国的未来建设有最负责、清明的主张。像羞羞答答推销与当局差不多的“依法治国”、夸大市场经济、夸大传统文化、夸大宗教信仰、夸大秩序控制这些错误,通过维权、诉讼将政治问题法律化、技术化、日常操作化,(维权与诉讼本身是好的,甚至是可歌可泣的)这样的本质上属于“替代工程”的东西,共同底线派是要明确、审慎、具体地保持距离的。中国的进步是难,政治问题不是很容易突出出来的,应当通过各种日常的抗争进行积累,这些当然是对的,但同时也要看到,真正为这种抗争积累做出辛酸贡献的,还是没有例如被布什接见过的,按照某些作者的意见,即与被美国看上选中的“七十年代人”没有什么关系的普通民众。维权需要领袖和英雄,但决不是每年几个事件、决不是可以将视线集中在几个人物身上的问题。坦率说,与维权民众真正有力的结合,是无声的自然的低调而朴实、当然也是义无反顾也不肯无谓地被地痞流氓暗杀在阴沟树丛的。(我这里主要不在着眼于对一些人士的评价)。而伪自由宪政主义者们,他们基本上是两手:一手在制造舆论效应上面予人以与民众结合的印象;另一方面,他们大量的日常的真正的活动,却是与国内外能给他们钱的势力过从甚密。这些确实只有有机会打量“中国人物”们的老实人们,才看得真切。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这里与其说有什么民粹主义传统,不如说有官粹主义、富粹主义、仕粹主义、寇粹主义传统。
   
   很多我接触过的普通工农都知道说: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我发现这个问题在所谓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那里,并没有得到集中的、实践性的考量。你可以说我激进,说我左,说我无非有一点道德激情而已,我只知道:如果我是真正的工农穷苦人,我一定更加如此!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相關文章
   
    * 刘自立:自由之义和儒学之道(下) - 4/25/2007
    *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 3/26/2007
    * 魏厚仁:难道中国唯一选择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印第安吗? - 3/22/2007
    * 东海一枭: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兼驳翟鹏举《利他主义在实践上的吃人本质》 - 3/15/200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