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獨裁統治者要靠民眾的力量來推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裁統治者自己愿意下台,也沒有一個會愿意把自己的權位交給民眾去決定。所謂‘你不推、他不倒’,一個民族,如果長期在獨裁統治之下,直到現在,還是不能享受民主,這里面就大有問題存在。”]
李芳敏144000
·11 他們不為自己所作的悔改。
·用火把她燒掉。
·没有受洗 = 没有悔改!没有悔改就不是基督徒!
·基督把所有的統治者、掌權者和有能者都毀滅了
·51 我現在把一個奧祕告訴你們: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
·17 那丟棄羊群的無用牧人有禍了!
·9 到那日,我必殲滅所有前來攻打耶路撒冷的列國。
·8 全地的人必有三分之二被除滅,只有三分之一存留下來。(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9 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到那日,人人都承認耶和華是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13 你們用口說誇大的話攻擊我,說出許多話來與我作對,我都聽見了。
·2 因為耶和華向列國發怒,向他們所有的軍隊發烈怒,要把他們滅盡,要把他們交出來受屠殺。
·56 偽君子啊!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象,怎麼不知道分辨這個時代呢?
·你們若不悔改,都要這樣滅亡。
·15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人能看透他,
·13 耶穌說:“所有不是我天父栽種的植物,都要連根拔起來。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27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你佔有她是不合理的。”
·中国共和党, 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喜歡按著你們的父的私慾行事.他從起初就是殺人的兇手,不守真理,因為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本性,因為他本來就是說謊者,也是說謊的人的父.,
· 10 說:“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和各樣奸惡的人,魔鬼的兒子,公義的仇敵!你歪曲了主的正路,還不停止嗎? 11 你看,現在主的手臨到你,你要瞎了眼睛,暫時看不見陽光。”
·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管教不再褻瀆。
·5 因為 神只有一位,在 神和人中間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
·免得他被人毀謗,就落在魔鬼的陷阱裡。不一口兩舌,不酗酒,不貪不義之財
· 抛弃上帝?那你要走魔鬼的路?
·4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定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
·5 你們都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於黑夜的,也不是屬於黑暗的。
·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 15 因為有些人已經轉去跟從撒但了。
· 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 8 只要有衣有食,就應當知足。 9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落在試探中和陷阱裡;又落在許多無知而有害的私慾裡,使人沉淪在敗壞和滅亡中;10 因為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用許多痛苦把自己刺透了。
·Love of Money 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
· 《殺人派的致命缺点》
·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了。
·2 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娶了這些外族的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族與當地的民族混雜了; 而領袖和官長竟是這不忠的事的罪魁。’
·“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 11 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 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东 方 党: are you Chinese? funny message as只有武士道才能救中国?只有日本才能救中国? ·日本是中国的父亲?! funny! ha! ha!
·oh! l see! 博讯be殺人派的website o?
· 东方党: 巫师is you! 神婆is your wife! ^^
·人民要劉曉波政權!!! 东方党 are wrong!!
·9  神救了我們,以聖召呼召我們,不是按照我們的行為,卻是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恩典;這恩典是在永世之先,在基督耶穌裡賜給了我們的,
·23 你要拒絕愚蠢無知的問難;你知道這些事會引起爭論。
·13 但惡人和騙子必越來越壞,他們欺騙人,也必受欺騙。
·急!觅终生伴侣?
·—个女人来这寻找—个老公。^^
·魔鬼迷惑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 11 他們為了可恥的利益,教訓一些不應該教導的事,敗壞人的全家,你務要堵住他們的嘴。
·5 他就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而是照著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 9 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無益的。
·魔鬼迷惑佛教, 道教,儒教, 犹太教,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回教, 印度教, 无神论, 其它教.
·胡祈随想 你还在当魔鬼的哈巴狗呀?!!^^
· 6 對於那些人的不信,他感到詫異。
·20 所以弟兄啊!讓我在主裡得到你的幫助,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著暢快。 21 我深信你會聽從,也知道你所作的必超過我所說的,因此才寫信給你。 22 同時,還請你為我預備住的地方,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可以獲得釋放到你們那裡去。
·9 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天父。12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凡自己謙卑的,必被升高。
·31 當號筒發出響聲,他要差派使者,把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來。
·他們犯姦淫,行事虛假,堅固惡人的手,以致沒有人離棄惡行;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36
·主的使者就在夢中向他顯現
·“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呢?”
·http://anneleefm.blogspot.com 3 如果我們忽略了這麼大的救恩,怎麼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初是由主親自宣講的,後來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 4  神又照著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各樣異能,以及聖靈的恩賜,與他們一同作見證。
·亞洲動物基金 http://www.animalasia.org
·獨生子以撒-後裔繁多,像海邊的沙-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把婢女夏甲和她的兒子趕出去-他們的人數好像海邊的沙那麼多,就有火從天上降下來,毀滅了他們。
·主耶和華這樣說:到那日你心中必起意念,圖謀惡計,22 我必用瘟疫和血腥懲罰他;我必把暴雨、大冰雹、火和硫磺降在他和他的軍隊,以及與他在一起的許多民族身上。他們就要擔當自己的羞辱和向我所犯一切不忠的罪;
·12弟兄要出賣弟兄,父親要出賣兒子,甚至把他們置於死地;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這些人為了利益就不惜阿諛奉承。頒布十誡:不可偷盜。
· 22 你不可與男人同睡交合,像與女人同睡交合一樣,這是可憎的事。 23 你不可與任何走獸同睡交合,因牠而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走獸面前,與牠交合;這是逆性的事。
·11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 12 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 神的名;我是耶和華。35 “你們審判的時候,在度、量、衡上,都不可偏差。 36 要用公正的天平,公正的法碼,公正的升斗,公正的容器;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23 我從你們面前逐出的各民族,你們不可隨從他們的風俗;因為他們行了這一切事,所以我厭惡他們。
· 4 祭司不可為了姻親而玷污,褻瀆自己的聖職。
·8 それなら,悔い改めにふさわしい実を生み出しなさい!
·12 神的道是活的,是有效的
·人屢次受責備,仍然硬著頸項,他必突然毀滅,無法挽救。
·11 愚昧人一再重複他的愚妄,正像狗轉過來,吃自己所吐的。
·Who is 尼采? And who are you- 自由民主之树 ?
·13 凡是吃奶的,還是個嬰孩,對公義的道理沒有經歷;
· Hugo: 左派vs右派 ZT
· 如何推翻大陸的共產黨?ZT
·8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因為全地都必被我的妒火吞滅。
·4 另一方面,因為耶穌是永遠長存的,就擁有他永不更改的祭司職位。
·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27 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
·26 因 為 我 們 得 知 真 道 以 後 , 若 故 意 犯 罪 , 贖 罪 的 祭 就 再 沒 有 了
·39 但我們不是那些後退以致滅亡的人,而是有信心以致保全生命的人。
·do jiaoyou8 allow所有邪惡左派的存在?
·抗议高庭裁决《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雪州的两所天主教堂更遭人纵火烧毁,使国内回教与天主教关系日趋紧张。
·36 又有些人遭受了戲弄、鞭打,甚至捆鎖、監禁;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後期抄本在此加上被刀殺死。他們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 陈泱潮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被刀殺死?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ZT
·“下一次,我不但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 29 因為我們的 神是烈火。
·3 你們要記念那些被囚禁的人,好像跟他們一起被囚禁;也要記念那些受虐待的人,好像你們也親自受過。 4 人人都應該尊重婚姻,婚床也不要玷污,因為 神一定審判淫亂的和姦淫的人。 5 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過:“我決不撇下你,也不離棄你。” 6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20 因為人的忿怒並不能成全 神的義。
·神不是揀選了在世上被認為貧窮的人嗎?
·14 如果你們心中存著刻薄的嫉妒和自私,就不可誇口,也不可說謊抵擋真理。 15 這種智慧不是從天上來的,而是屬地的、屬血氣的和屬鬼魔的。 16 因為凡有嫉妒和自私的地方,就必有擾亂和各樣的壞事。
·letter to hugo
·凡 事 都 是 虛 空 。
·1 創造天地萬物. 起初, 神創造天地。
·4 淫亂的人哪,你們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 神為敵嗎?所以與世俗為友的,就成了 神的仇敵。
·你們富有的人哪,你們竟然在這末世積聚財寶。
·苏明评论:中共为何隐瞒甲流疫情始末 ZT
· 苏明评论:中共原形毕露行将灭亡 ZT
·极力反对同性恋的耶和華。 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把你們以色列人從萬民中分別出來。
·賜給那結果子的外族人。
·這是我今日警告你們的。20 耶和華從你們面前怎樣使萬國的民滅亡,你們也必照樣滅亡,因為你們沒有聽從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
·God/Allah/Tuhan/Lord do not want najib/umno/bn to lead Malaysia already! my dear!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獨裁統治者要靠民眾的力量來推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裁統治者自己愿意下台,也沒有一個會愿意把自己的權位交給民眾去決定。所謂‘你不推、他不倒’,一個民族,如果長期在獨裁統治之下,直到現在,還是不能享受民主,這里面就大有問題存在。”

第九章、陰謀
   
     白素笑道:“既然要和他合作,為什么不大家愉快一些。”
     我吸了一口气,正想長篇大論反對白素這种說法,白素卻做了一個手勢,不讓我說話,她繼續逍:“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獨裁統治者要靠民眾的力量來推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裁統治者自己愿意下台,也沒有一個會愿意把自己的權位交給民眾去決定。所謂‘你不推、他不倒’,一個民族,如果長期在獨裁統治之下,直到現在,還是不能享受民主,這里面就大有問題存在。”
     白素說話一向委婉和留有余地。這一番話要是叫我來說,對甘于長期接受獨裁統治的民族,一定有更嚴歷的評語。

     這個故事,由于主要人物是一位土王,而且故事主要情節和他的權位得失有關,所以特多這一類的討論,都是在故事的經歷過程中有感而發,和整個故事聯結在一起,并非無的放矢,在此略作說明,以免各位讀友誤會我改變了敘述故事的風格。
     卻說接下來几天中,土王除了自己實在不能來陪我們之外,都和我們一起。他自己不來時,就派圖生王叔和王族中許多重要人物來,看來是想包圍我們,不讓我們和他不想要我們見的人接触,因為我始終沒有再見到那個最有希望繼承王位的海高。
     海高給我的印象十分深沉陰鷙,想來他一定并不心急,只要嘉土王未能通過考驗,他就可以坐個土王的寶座。
     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希望也很大,因為從來也沒有土王可以成功通過考驗,只要天嘉土王不成為例外,他就成功了。
     如果他還不放心,要做睚事情的話,當然是要努力去破坏天嘉土王的行動,使他不能通過考驗。
     我把這一點向天嘉土王提了出來,并且例舉了一些可能。例如他如果買通了在山洞外的守衛,即使听到山洞里傳出了號角聲,也不把堵在洞口的大石塊移開的話,那么我和土王就被困在山洞之中了。
     天嘉土王否定了我的想法,他提出了強有力的論點:“教長和我的關系极好,他不會放棄現在和土王的良好關系,而去和新土王重新建立關系。”
     我想說,要是海高早就和教長打好了關系,答應給教長的好處比現在更多,情形就對我們不料了。
     不過我想了一想,并沒有說出來,因為所有謀算奪位的行動,必然在暗中進行,在位的以為自己的位置穩如泰山,直到陰謀發動,才知道身邊早已全是叛徒—— 這种情形在歷史上不知道曾經重复又重复發生過多少次了。
     本來我應該把這些都說出來;因為我已經和土王在同一條船上,他倒了霉,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我還是沒有說,我知道像土王這种充滿自信的人,以為所有人都接受他的統治是天經地義地事情,就算我說了,他也不會听得入耳。
     我只好和白素商量,要她在我們進入山洞之后,在外面照應。這是一個极其困難的任務,因為沒有變故,當然什么事也沒有;一旦有了變故,她一人就孤立無援,一切只有靠自己了。
     白素當然不至于退縮,可是她也不能不考慮事情的嚴重性。她道:“在這里,如果有變故發生,我根本不可能找到幫手,別看現在圍著天嘉土王團團轉的人很多,一旦換了主人,這些人自然又向新主人搖頭擺尾了。”
     我笑道:“這個自然,所以你要千万小心。”
     白素想了一想:“齊白這個人真古怪,事情是由他而起的,現在竟然蹤影不見,不然他倒是一個好幫手。”
     我哼了一聲:“這家伙鬼頭鬼腦不知道在搞什么花樣,其實最好是他陪土王進山洞去——他有突破空間的能力,就算被困在山洞里,也難不住他。真不明白土王為什么拒絕他!”
     白素沒有再說什么,那几天時間,就在諸如此類的情形下度過。我們沒有离開王宮,只是在電視節目上看到,离土王接受考驗的日子越近,國民的情緒越是熾熱,簡直到了舉國上下都為之瘋狂,人人都全情投入的地步。
     終于到了這一天,土王全身傳統的服飾,身上各种裝飾极多,單是各种猛獸的牙齒,就有十六八顆之多,看來相當滑稽。
     早一天,他也要求我作他們民族武士的打扮。被我一口拒絕,所以當土王騎著高頭大馬,由許多衛隊官罩擁簇著出發到那山洞去的時候,我雖然也在他身邊騎著馬,可仍然是普通人的裝扮,看起來當然不如土王那樣神气。
     不過在道路兩旁,人山人海看熱鬧的民眾,也有向我指指點點的,知道我是土王接受考驗的助手。而且土王對我也做過一番宣傳——當然是夸張了許多倍的。
     白素則早已到了山洞前在等我們。
     整個隊伍有好几百人,我和土王在中間,走在最前面領隊的是教長,他的行進方式十分特別,既非騎馬,也非坐車,而是由兩個大漢抬著一張椅子,他就坐在那張椅子之上。
     教長的身分十分神秘,平時絕不見人,要等到有重大事件的時候,才會露面,所以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只見他滿頭白發,身形瘦削,面目陰沉,雙眼半開半閉,似睡似醒,非但不和人說話,連目光也不望人,确然莫測高深。
     在教長身后,是一隊大力士,這隊大力士,負責搬動大石塊,是行動中的關鍵性人物,所以我對他們十分留意。
     我想先了解一下指揮他們行動的是什么人,一問之下,原來他們在這次行動之中,只听教長的指揮。
     看教長這副死相,顯然不是容易与之溝通的人物,不過我還是要努力去試一試。我企圖接近他,可是在他身邊總有几個身型异常高大粗壯的大漢圍著,把他保護得十分嚴密。
     每當我想走近,那些大漢就對我瞪大了眼,像是我要對教長不利一樣。
     而教長在那些大漢的包圍之下,什么人也不看——要和他對話,至少要和他目光有接触才行,連這個机會都沒有,如何開口?
     倒是有一次,他的目光,盯住了我手中的那怪東西,雖然他的眼睛仍然半開半閉,可是也可以感覺到他的目光,在望向那怪東西之際,變得十分异樣。
     這种异樣的目光,顯示了他對那怪東西有一定的認識。
     他和土王一樣,有權進入寶庫,當然也曾見過這怪東西,知道它几乎沒有重量。不過我心中一動:他是教長,理論上來說,他是所有人之中,最接近天神的一個,如果怪東西真是天神留下來的,他對它的了解,會不會在所有人之上?
     我想到了這一點,就故意把那怪東西舉高,而且不斷轉動,像是耍花槍一樣,吸引他的注意,如果他一開口,我就可以問他這怪東西究竟還有什么怪异之處。
     可是他盯著怪東西看了一會,就收回了目光,仍然是那樣一副半死不活的神气。
     我無法可施,只好對土王道:“你說教長和你的關系很好,他為什么不像所有人那樣興高采烈,卻像是有什么傷心事一樣?”
     土王回答:“他是教長,在大眾面前,要保持神秘感:而且他真的為我擔憂,怕進了山洞之后出不來——要是海高做了土王,可能和他合不來。”
     我再問:“那山洞中的情形,他也不知道?”
     土王搖頭:“從來沒有任何人迸過那山洞,除了進去之后,再也沒有出來的人之外。所以在山洞之外,沒有人知道山洞中的情形。”
     他這几句話說得很是累贅,說了之后,又直視著我。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在說我如果害怕,不妨提出來。
     我當然不至于害怕,而我對他那种為保留王位而不顧一切的勇气,也很佩服。或許正如他曾經說過那樣,他說,他天生就是土王,如果他不當土王,他就什么也不是了。所以他不得不進那山洞去,宁愿從此出不來。
     當時我沒有說什么,只是聳了聳肩,表示不必再討論這個問題。
     行列前進的速度很慢,土王要不斷接受民眾的歡呼,有的時候還有民眾擁向前來,用宗教儀式向土王祝福,土王也就停下來接受祝福。
     走走停停,大約二十公里的路程,走了足足十小時,等到來到那山洞前,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了。
     山洞前的空地上,更是人多——一路行來,我估計全國三十万人之中,至少有三分之二出來參与盛典。
     空地上留出了一條通道,直通到山洞前。教長和那一批大漢先到,教長停下來之后,仍然坐在那張椅子上,那些大漢則走向堆在山洞前的大石塊。
     本來人聲音也沒有,由此可知,事件是如何攝人心魄,以致人人都屏住了气息。
     一時之間,只听到山腳下的風聲,和土王与我的坐騎向前行走的“得得”蹄聲,連其他所有在走動的人,也全部放輕了腳步,不發出聲響來。
     場面頓時變得庄嚴肅穆之至,等到我和土王也到了近前,連蹄聲都停止,就只剩下山風聲了,格外增添了几分蕭瑟之意,大有“鳳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味道。
     我看到白素就在山洞口附近,和一批官員在一起。和她的目光一接触,她就立刻用唇語向我說:“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山洞中的情形如何。”
     我也用唇語回答:“不要緊,再凶險、再不可測的所在,我都闖過。”
     白素沒有再說什么,她的臉色,看來也很平靜,不過我知道她內心實在也很擔憂——以前有三個土王和三個助手,進去了之后就沒有出來,這個事實,很令人惊心動魄。
     我始終感到,我參与了這件事,有點莫名其妙,尤其現在齊白這家伙不知道在哪里,更是沒有名堂。
     可是事已如此,也說不上不算來,只好本著一貫的冒險精神,勇往直前。
     這時候土王向我示意下馬,我們兩人并肩向前走去,來到了教長身前。教長仍然是誰也不看,他伸手在他身上所穿的寬大的紅長袍中取出一支號角來。
     那號角并不很大,和普通水牛角差不多。他把號角湊向口邊,一鼓气,就吹了起來。
     剎那之間,我只覺得天旋地轉,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那號角雖然不大,可是發生的聲音卻是響亮刺耳至于极點。由于突然之間受到了那樣強大的聲響的刺激,几乎到了人所能忍受的极限,所以才會有天旋地轉之感。
     教長吹了兩三下就停止,我恢复了鎮定,這才發現其余所有人都用雙手捂住了耳朵,大約只有我和土王、白素以及教長自己才沒有那樣做。
     由此可知這號角會發出如此惊人的聲響,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我和白素是外來者,所以才不知道。
     我立刻向土王瞪了一眼,土王用极低的聲音道:“我們兩人不能掩耳——我們是勇士!”
     我還想說什么,他已經走前一步,教長站了起來,雙手把那號角遞給了土王,土王也用雙手接了過來,很鄭重地把它插在腰際。
     我這才想起,這號角就是土王在通過考驗之后用的:吹響它,外面的人听到之后,就會搬開大石塊,放人出來。
     這號角能發出如此惊人的聲響,在山洞中吹,聲音可以透過大石傳到外面,應該沒有問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