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別說付諸實現,他們只要一想起來,都會害怕得全身發抖,精神失常,行為瘋狂。我們只不過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小地方,當然不能逃出這個規律。連有的巍巍大國,也是一听到全民選舉就發神經病,可知這种毛病之根深蒂固。”權力斗爭的卑鄙肮髒、下流無恥,是自古已然,于今尤烈的事。至于見風使舵,見權就跪拜,有奶便是娘,早上說黑,晚上說啟,臉皮比牛皮還厚等等更是全挂子的本領,所以我相信我的話一定會傳到土王的耳中。]
李芳敏144000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3他不以舌頭詆毀人,不惡待朋友,也不毀謗他的鄰居。
·4他眼中藐視卑鄙的人,卻尊重敬畏耶和華的人。他起了誓,縱然自己吃虧,也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12他們像急於撕碎獵物的獅子,又像蹲伏在隱密處的幼獅。
·14耶和華啊!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些只在今生有分的世人。求你用你
·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得見你的面;我醒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象就心滿意足。
·1耶和華我的力量啊!我愛你。
·2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 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3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4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
·6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 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
·7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9他使天下垂,親自降臨;在他的腳下黑雲密布。
·10他乘著基路伯飛行,藉著風的翅膀急飛。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別說付諸實現,他們只要一想起來,都會害怕得全身發抖,精神失常,行為瘋狂。我們只不過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小地方,當然不能逃出這個規律。連有的巍巍大國,也是一听到全民選舉就發神經病,可知這种毛病之根深蒂固。”權力斗爭的卑鄙肮髒、下流無恥,是自古已然,于今尤烈的事。至于見風使舵,見權就跪拜,有奶便是娘,早上說黑,晚上說啟,臉皮比牛皮還厚等等更是全挂子的本領,所以我相信我的話一定會傳到土王的耳中。

“可是最有勇气的土王,也不敢把自己的王位交給全民去決定,這是所有類似土王那种統治者的死穴。別說付諸實現,他們只要一想起來,都會害怕得全身發抖,精神失常,行為瘋狂。我們只不過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小地方,當然不能逃出這個規律。連有的巍巍大國,也是一听到全民選舉就發神經病,可知這种毛病之根深蒂固。”權力斗爭的卑鄙肮髒、下流無恥,是自古已然,于今尤烈的事。至于見風使舵,見權就跪拜,有奶便是娘,早上說黑,晚上說啟,臉皮比牛皮還厚等等更是全挂子的本領,所以我相信我的話一定會傳到土王的耳中。
   ---------------------------------------------------------------------------
   
   第四章、死穴
   

     我的視線才一接触到那几個人腰間的匕首,心中陡然一亮——在我和天嘉土王見面的時候,土王總喜歡把手放在腰間,在他的腰帶之上,也有著一柄匕首,當然皮套上的寶石,更要華貴得多。
     由此可以推論,這些人和天嘉土王有關。
     多半是土王仍然想我幫助他去通過考驗,所以才派了那么人來跟蹤我。
     想到這里,我心情大是輕松,笑道:“其實不論你們開會的結果如何,都和我沒有關系——我已經和天嘉土王會過面了。”
     我說得輕松,可是我的話才一出口,不但那中年人大是緊張,連周圍的那些人也都神情异樣,有七八個青年人急速向前跨出了几步,一時之間气氛變成十分惡劣。我也扎定了馬步,准備隨時動手,因為看起來那些人好像准備向我發動攻擊。
     那中年人不但緊張,而且十分焦急,他竟然伸手向我抓來。在那一剎間,我當然句以輕而易舉地反抓住他的手,可是我卻看出他并不是向我攻擊,而是在心慌意亂之余,想隨便抓住什么,以求心中略安而已。
     所以我任由他雙手一起抓住了我的手臂。
     只見他神情惶恐已极,聲音發顫,問道:“你已經答應他了?”
     他這樣的反應,令我大是訝异——如果他們是天嘉土王派來的人,應該很高興我已經答應了土王的要求才是,絕不應該有現在那樣的反應。
     這時不但那中年人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擊,其余人等更是憤慨莫名,那几個青年更是對我怒目相向,剎那之間充滿了敵意。
     本來那些人雖然行為鬼頭鬼腦,可是我并不感到有強烈的敵意,要不然我也不會估計他們是非人協會的人。
     可是現在四面八方緊迫過來的敵意,簡直已經化為一股濃濃的殺气,令人心中凜然。
     我一感到气氛不對,立刻反手抓住了那中年人的手腕——這樣就算所有的人向我發動攻擊,我制住了他們的首領,應當可以占到上風。
     也就在這時,兩個青年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匕首出鞘,寒光閃動。在他們將攻未攻之間,我徒然心中一動,确定了那些人的來歷,我很是惱恨自己直到這時候才想到了對方的身份,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怪叫。
     同時那中年人也怒喝:“退開!全退開去!”
     我為了表示對他們決無故意,所以在中年人叫嚷之際,我已經松開了他的手——既然已經料定了他們的身份,我當然可以肯定我和他們之間,不會起沖突。
     他們的确和天嘉土王有關系,但卻不是土王派來的人,不是土王的手下,而是土王的反對者!
     我明白了這些人是土王的反對者,就決不會和他們成為敵人,所以大可以不必緊張。
     我松開了那中年人之后,立刻就大聲道:“沒有,我沒有答應土王的要求!”
     一句話就令得四周圍所有人的情緒,剎那之間改變,有的人甚至因為高興,而發出了近乎嗚咽一樣的歡呼聲,可知他們的心情激動之极。
     那中年人比較冷靜,雖然他也有意外惊喜的表情,可是他盯著我看,并不出聲。
     我向他攤了攤手:“如果你們的目的,是要我不答應土王的要球,那你們根本不必向我提出,因為我們認識一致。”
     那中年人仍然不出聲,一個身形高大的青年叫道:“你也和我們一樣,反對土王的統治?”
     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更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說得明白,牽涉到的問題很多。
     當然,在當時那种情形下,我不會和他們作詳細的討論,我想了一想,道:“我反對一切非經人民選舉產生的政權。”
     那中年人吸了一口气,向四周圍擺手,他雖然沒有說話,可是他的手勢卻十分有力,至少有四五十人,轉眼之間隨著他的手勢,無聲無息走開去,不到三分鐘,就走得蹤影不見,湖邊只剩下了我和那中年人兩個。
     那中年人這才歎了一聲,又猶豫了一下,才道:“我很高興,也很幸運,和閣下不是敵人。可是也遺憾之至,我們不能成為朋友。”
     他的話听來莫測高深,可是只要略想一想,也就很容易明白。這中年人气度非凡,其余人又對他尊重之至,可想而知他一定是王族中人。
     也就是說,他是王位的爭奪者。
     他反對天嘉土王的統治,目的并不是為了推翻极權,只是為了他自己可以當土王。
     所以他成功也好,失敗也好,對老百姓來說,完全沒有影響。所以我不幫助天嘉土王,和他并不處于敵對的地位,可是也不會是他的朋友。
     我突然感到十分厭惡,像這种推翻了一個极權,結果卻建立了更殘酷以逞的另一個极權的情形,人類歷史上屢見不鮮。
     更令人惡心的是在這种過程中,必然有一方聲稱自己為民請命,好像正義公理完全在他這一邊,可是結果卻是好話說盡,坏事做盡!人類行為之丑惡,以此為最。
     所以我退開了几步,用身体語言表示和對方的距离。同時我冷冷地道:“請閣下和閣下所領導的人,不要再在我周圍出現,我對于你們的王位爭奪戰一點興趣也沒有!”
     那中年人居然十分知情識趣,立刻連連點頭:“是,是,閣下不幫天嘉土王,我感激不盡——”
     我不等他說完,就大聲喝止:“住口!我作什么或不做什么,都不是為了你,和你的爭斗決無任何關系!你要是對我表示感激,可能要面對由此產生的反效果!”
     那中年人仍然笑容滿面,連聲答應。
     我不愿和他再糾纏下去,轉身就走。他卻在我身后叫道,“請等一等,我還有一句話。”
     我并沒有停住,只是放慢了腳步。只听得他大聲道:“請注意一件事——天嘉土王答應給你什么條件,我都可以加倍奉上!”
     我陡然轉身,同時揚起手來,真想立刻沖上前去,給他兩個耳光,可是看到他的樣子,卻全然不感到自己有什么不對之處,反倒很殷切地盼望著我的回答,令我感到我和他之間完全無法溝通。在這樣的情形下,就算把他打死,只怕他也不知道為了什么。
     所以我大可以省點气力,我就沒有出手,只是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就轉身走了開去。
     他也沒有跟上來。我回到旅館不久,就發現那些人全都不見了。我一心來等白素,卻遇上了這件事,自然無趣之至。
     除了無趣之外,我還感到非常不自在,因為那些人能夠跟蹤我來到這里,一定經過周詳的布置,我的行動,早已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我竟然并不覺察,這种現象,表明我已經不是很适合再在冒險生活中打轉了——要是他們想對我不利,就有很多机會可以下手。
     而且他們确然有對我不利的理由——要是我答應了天嘉土王的要求,就變成和他們處于敵對地位,對于他們可能加在我身上的暗算,由于我的感覺遲鈍,完全無法預防。
     有了這种感覺,心中的不快,至于极點!
     我也不想再等白素,只想找一個地方,好好的想一想,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以致出現如今這樣的局面。
     還真要感激天嘉土王和那中年人,如此看得起我,認為我在他們的王位爭奪中,可以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我驅車到了机場,也不問目的地,就上了最早起飛的一架飛机。
     飛机起飛之后,我要了一瓶酒,一口气就喝了半瓶,然后閉目養神,心緒极亂,想到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像白老大一樣,找個地方去隱居。可是隨即又想到,以白老大之高齡,雖說隱居,可是一有什么事情,他還不是照樣參与。由此可知,真正要跳出紅塵,絕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想到這里,不由自主歎了一口气。
     那口气還沒有歎完,就听到我身后傳來了一個熟悉之极的聲音,在低聲問道:“衛君何至于借酒澆愁、長嗟短歎?”
     那聲音我再熟悉不過、所以剎那之間我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以為是酒喝得太急了所造成的,故而我并沒有轉頭去看,反倒又歎了一聲。
     這時候有一人坐到了我身邊的空位上,我也懶得去看是什么人,從我這時的行動中,可以看出我當時心境之不佳,簡直已經到了极點。
     在我旁邊坐下的那人,竟然伸手在我的手背上輕輕拍了兩下,像是在安慰我,叫我不要那樣心緒不宁。
     這一下令得我大吃一惊——雖然我已經感到自己的反應開始遲鈍,可是還不至于遲鈍到了這种地步!
     我立刻一翻手,抓向那只手的手腕——這是武術中的一招小擒拿手,我不敢說自己出捷逾閃電,但也絕對只是半鈔之內的事。
     我既已出手,視線也自然而然投向我攻擊的目標。
     只見那只手動了一下,分明可以在電光石火之間避開我的那一抓,可是卻立刻靜止不動,給我一下抓個正著。
     這再明白也沒有,對手是怕我一下抓不住,心中更不好受,所以才讓我抓住,來安慰我的。
     到這時候,我對于身邊的是什么人,自然再無疑問,苦笑了一下:“几十年夫妻,何必相讓!”
     那人——當然就是白素,聲音柔和:“一時情緒不佳,不必心灰意懶。”
     我抓住了她的手,自然知道她曾經經過精心化裝,因為那只手看來膚色很深。我抬眼向她看去,忍不住笑了起來。白素她化裝成一個婦女,眉心之間還點著鮮紅色的一點。
     我一面笑,一面指著她的鼻尖:“還少一個鼻環。”
     白素也笑:“已經夠好了,至少——”
     她講了一半,就沒有再說下去。我自然知道她想說什么,她是想說至少在我身邊已經打了不少轉,而我沒有認出她來。她沒有說下去的原因,當然是怕又刺激我。
     我自己也覺得好笑,搖了搖頭:“我心神恍惚,听到你的聲音,還以為是幻覺!”
     白素望定了我,我攤了攤手:“連這班飛机目的地是何處,我也不知道!”
     白素沒有說什么,只是握住了我的手。我把在湖邊等她,遇上了那些人的經過,告訴了她,同時也說出了因此而產生的不宜再過冒險生活的感覺。
     白素听了,仍然好一會不出聲。
     過了許久,她才感歎地道:“其實我們都不是主動地喜歡冒險,只不過是許多事情逼上身來而已。所以無所謂是不是适宜冒險生活——除非你不再要生活!”
     我想了一會,還是很有些無可奈何之感,搖了搖頭:“至少可以主動地避開會帶來麻煩的事。”
     白素忽然笑了起來:“只怕生活不會依照主觀愿望來進行!”
     她竟然講起這种所謂“充滿哲理”的話來,未免叫人啼笑皆非,同時也叫人不明白實際意義何在。
     我剛想進——步詢問,白素已經向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呆了一呆,循她的眼光看去,机艙中人并不是很多,不超過十個。不過我在一望之下,就發現至少有三個人,目光正從我們身上,迅速地收回。
     他們的行動,表示剛才他們正密切地注意我和白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