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
李芳敏144000
·28我的舌頭要述說你的公義,終日讚美你。
·1惡人的罪過在他心中深處說話,他眼中也不怕神。
·2罪過媚惑他,因此在他眼中看來,自己的罪孽不會揭發,也不會被恨惡。
·3他口中的話語都是罪惡和詭詐,他不再是明慧的,也不再行善。
·4他在床上密謀作惡,定意行在不善的道路上,並不棄絕惡事。
·5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及諸天,你的信實高達雲霄。
·6你的公義好像大山,你的公正如同深淵;耶和華啊!人和牲畜,你都庇佑。
·7神啊!你的慈愛多麼寶貴;世人都投靠在你的翅膀蔭下。
·9因為生命的泉源在你那裡;在你的光中,我們才能看見光。
·8他們必飽嘗你殿裡的盛筵,你必使他們喝你樂河的水。
·10求你常施慈愛給認識你的人,常施公義給心裡正直的人。
·11求你不容驕傲人的腳踐踏我,不讓惡人的手使我流離飄蕩。
·12作惡的人必跌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乾,像即將凋萎的青草。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
·4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
·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
·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1但謙卑的人必承受地土,可以享受豐盛的平安。
·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18耶和華眷完全人在世的日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22蒙耶和華賜福的,必承受地土;受他咒詛的,必被剪除。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
·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佑,惡人的後裔卻
·29義人必承受地土,永遠居住在自己的地上。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
·31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不滑跌。
·詩篇37: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
·33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的時候,也不定他的罪。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在了;我尋找他,卻找不到。
·37你要細察完全人,觀看正直人;因為愛和平的必有後代。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40耶和華幫助他們,搭救他們;他搭救他們脫離惡人,拯救他們,因為他們投靠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忿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管教我。
·2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
·3因你的忿怒,我體無完膚;因我的罪惡,我的骨頭都不安妥。
·4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使我擔當不起。
·5因為我的愚昧,我的傷口發臭流膿。
·6我屈身彎腰,彎到極低,整天哀痛,到處行走。
·詩篇 38:7我的兩腰灼痛,我體無完膚。
·8我已經疲乏無力,被壓得粉碎了;我因心裡痛苦而唉哼。
·9主啊!我的心願都在你面前,我不向你隱瞞我的歎息。
·10我的心劇烈跳動,我的力量衰退;連我眼中的光彩也消逝了。
·11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禍,都站到一旁去;我的親人也都站得遠遠的。
·12那些尋索我命的,設下網羅;那些想要害我的,口說威嚇的話,他們整天思想
·13至於我,像個聾子,不能聽見;像個啞巴,不能開口。14我竟變成了一個像是
·15耶和華啊!我等候你;主我的 神啊!你必應允我。
·16因為我曾說:「恐怕他們向我誇耀;我的腳滑跌的時候,不要讓他們向我誇口
·17我隨時會跌倒,我的痛苦常在我面前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18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傷。
·20那些以惡報善的都與我作對,因為我追求良善。
·2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離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1我曾說:我要謹慎我的行為,不讓我的舌頭犯罪;惡人在我面前的時候,
·2我靜默不出聲,甚至連好話也不說,我的痛苦就更加劇烈。
·3我的心在我裡面發熱;我默想的時候,心裡火燒;我就用舌頭說話:
·4耶和華啊!求你使我知道我的結局,我的壽數有多少,使我知道我的生命多麼短促
·5各人站得最穩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口氣。
·6世人來來往往只是幻影,他們忙亂也是虛空;積聚財物,卻不知道誰要來收取。
·7主啊!現在我還等候甚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
·8求你救我脫離我的一切過犯,不要使我遭受愚頑人的羞辱
·9因為是你作了這事,我就靜默不開口
·10求你除掉你降在我身上的災禍;因你手的責打,我就消滅。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1你因人的罪孽,藉著責罰管教他們,叫他們所寶貴的消失,像被蟲蛀蝕;世人
·13求你不要怒視我,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喜樂。」
·1我曾切切等候耶和華;他轉向我,聽了我的呼求。
·2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
·3許多人看見了,就必懼怕,並且要倚靠耶和華。
·5耶和華我的神啊!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很多,沒有人可以和你相
·6祭品和禮物不是你喜悅的。你開通了我的耳朵;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要求的
·7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經卷上已經記載我的事;
·8我的神啊!我樂意遵行你的旨意;你的律法常在我的心裡。」
·40:9我要在大會中傳揚公義的福音;我必不禁止我的嘴唇;耶和華啊!這是你知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我已經述說了你的信實和救恩;在大會中,我
·10我沒有把你的公義隱藏在心裡
·10在大會中,我沒有隱瞞你的慈愛和誠實。
·11耶和華啊!求你的憐憫不要向我止息;願你的慈愛和誠實常常保護我。
·12因有無數的禍患圍繞著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看見;它們比我的頭
·13耶和華啊!求你開恩搭救我
·14願那些尋找我,要毀滅我命的,一同抱愧蒙羞;願那些喜悅我遭害的,退後受辱
·15願那些對我說:「啊哈!啊哈!」的,都因羞愧而驚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第二章、生死關口
   
     所以我立刻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齊白先是不敢和我目光接触,接著,他神情哀求,目光之中更是惶急憂慮兼而有之,使我知道事情絕對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可是在當時的情形下,我實在無法向他追問詳情。而且我也無法拒絕他的要求——我們不但是老朋友,而且自從相知以來,我也沒有看到過他有現在這樣的神情,可知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那我就只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這時候离天嘉土王已經只有几步,天嘉土王也看到我向他走去,以他的地位之尊,他竟然很自然地站了起來。
     本來他的行動,是普通的社交禮貌,可是發生在他的身上,就不簡單,他才站出來,在他身邊就有好几個人,本來是筆挺站著的,這時立刻向他躬身行禮。
     我听到身邊的齊白吸了一口气,顯然是他看出土王對我很尊重,那就表示他對土王的要求有希望。
     土王向前迎來,先向我伸出手,我們熱烈握手——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對方如此態度,完全是為了想得到生命配額之故,和我本身無關。
     我不知道齊白要和土王商量什么,但想來一定不如土王要求的生命配額重要,所以我想我的介紹,一定會得到土王的重視。
     我也知道土王在西方著名的學府之中受過高等教育,有相當程度的西方作風,所以我就開門見山,伸手把齊白拉了過來,向土王道:“這位是齊白先生,他是一位奇人——”
     接著我用了不到一分鐘時間,向土王介紹了齊白的丰功偉績,然后道:“他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你們先談一談。”
     土王的神情有點失望——他顯然有話要和我說,不過我的話很明白表示他和齊白商量完了之后,我再和他說話,所以他勉強的點了點頭,向齊白望去。
     齊白的反應,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向土王行了一個极為尊敬的大禮。這家伙平時很是自傲,他的這种行為,使我可以肯定,他對土王必有所求,而且求的事情一定很不簡單!
     看土王的反應,對齊白很客气,俯身把他扶了起來。這時候大亨和陶啟泉以及另外兩人來到了我的身邊,老實不客气把我拉了開去。而且一下子在我身旁又圍滿了人,所以無法知道土王和齊白到底商量了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們的情形如何。
     一直等到我向大家宣布完畢,有兩個身形高大。服飾奇特的大漢排眾而前,一下子就向我行五体投地的大禮,跪倒在地。
     我大是錯愕,后退了一步,只見柳絮陪了一個老年人,也是服飾奇怪,越過了那兩個大漢,走向前來。那老人向我深深鞠躬,態度恭敬之极,道:“我們國王想和閣下說几句話,請閣下俯允所請。”
     這次大會天下,豪富權貴云集,單是“國王”,現任的和早已遜位的,至少有十位以上。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那老人口中的國王是哪一國的君主。柳絮則在這時,低聲向我道:“是天嘉土王——他堅持要和你單獨會面。”
     我皺了皺眉,本來想說如果是為了生命配額的事情,那就不必了,因為我沒有什么可以補充。
     可是我活沒有出口,就改變了主意——絕不是我趨炎附勢,由于天嘉土王財勢熏天,而是由于我再也沒有見到齊白,不知道齊白和土王商量了一些什么,結果怎樣。我想在土王那里,問出個究竟來。
     當時我想到的只是齊白可能需要我的幫助,而不好意思開口,作為好朋友,應該主動去了解他的需要,并沒有想到其他。
     事情后來從這次會面發展開去,生出許多事來,當然不是那時候所能料到的。
     卻說當下我改變了主意,點了點頭,向柳絮道:“好,借你的書房用用。”
     那老人一听,大喜過望,以致于手舞足蹈。柳絮笑道:“好极,他正在我書房恭候。”
     她召來了一個小机器人帶路,那老人和兩個大漢恭恭敬敬跟在后面。上了一道彎度甚大的樓梯,在走廊盡頭,是兩扇很大的桃木門,門上有許多浮雕,看來极其古雅。
     小机械人在門外停止,同時發聲:“到了,請進。”
     我向那老人望去,老人立刻搖頭:“國王陛下和閣下單獨見面,我們在外侍候就是。”
     我迅速想了一想,想不出我和天嘉土王之間有什么机密大事可以商量的,我判斷土王如此緊張,來來去去,還不是為了生命配額!
     所以我心中頗不以為然,連門都沒有敲,就推門走了進去。
     書房极大,光線陰暗,以致于我一時之間無法看到土王身在何處。我定了定神,才听得土王的聲音,從右首傳了出來:“多謝你肯來相見——請關上門。”
     以他的地位來說,對我可以說客气之极。我順手關上門,已經看到他坐在一張椅子上,我向他走過去。
     我有一种強烈的感覺:越是离得他近,就越是感到他的不快樂。他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种不快樂的气息,雖然無形無質,可是卻使人很容易就感受得到。
     做人做到像他這种地位,居然還要不快樂,真是不可原諒!
     所以我就老實不客气,開門見山:“你看來像是极不快樂!”
     土王也不歎气,只是沉默了一會,才道:“你的感覺很敏銳——別人都看不出來。”
     我忍住了笑——因為我感到他實在很可怜。我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很誠懇地告訴他:“別人不是看不出來,而是沒有對你說!”
     他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几下,像是很疲倦。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要說做人做到他這樣的地位,也有不能解決的困難,唯一可能就是生、死大關。可是他又正當盛年,身体又很健康,要是現在就開始擔憂死亡,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所以我并不同情,只是冷冷地望著他。過了一會,他并不開口。我感到不耐煩,催了他一下:“有話請說!”
     他目光閃爍不定,仍然不出聲,我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如果你想要得到生命配額的轉移,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真的無能為力。”
     他略點了點頭,表示接受我的話。
     我攤了攤手,表示既然如此,那我們的談話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來:“我今年已經五十歲了!”
     我道:“毫無疑問——全世界都知道。”
     我這樣說,并不夸張——不久之前,他五十歲生日,曾在他那座偉大的王官之中,大宴親朋,冠蓋云集。是當時最轟動的花邊新聞。
     他對我的話大動于衷,只是喃喃地又重复了一遏:“我今年五十歲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五十歲,那是一個人正當盛年,可是他卻已經如此恐懼死亡的來臨,這种情形無論如何不能說是正常。
     于是我語帶諷刺:“我感到你和我說話,沒有作用——你應該去找心理醫生!”
     他反應并不遲鈍,頓時臉有怒容。
     我又道:“你想要購買生命配額,我無能為力——真的無能為力!”
     他的怒容更甚,冷笑了一聲:“你的生命配額的理論,根本不值一提——在邏輯上完全說不通,只是你的妄想,連你自己都不能自圓其說!”
     我一心認為他是為了生命配額才和我交談的,卻不料他忽然說出這番話來,當然令我感到十分錯愕。
     我揮著手,聲明:“有關生命配額的理論,不是我提出來的,它來自勒曼醫院。想來你也知道勒曼醫院是怎么一口事吧!”
     天嘉土王仍然冷笑:“不通就是不通,不論來自何處,不通還是不通!”
     他一連串的“不通”說得我也有點冒火,我且不責問他既然認為不通,又何必親自前來古堡。
     我只是冷冷地道:“倒要請教。”
     他揮了揮手:“所謂生命配額的理論基礎,是假定有關生命的一切都是早已設定了的。根据這個原則,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也早已設定一要是一個人根本沒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就算生命配額的轉移成了事實。對他來說,也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根本無法确知。所以生命配額的轉移,到頭來終于是虛無飄渺的妄想!”
     他這番話,听來很是不容易明白,他看到我有疑惑的神情,又立刻一字不易地重复了一遍,說得流利之至——可見得這一番話,他曾經經過深思熟慮。
     我用心把他的話想了一想,才道:“你說得對——所以一個人如果擁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生命配額的轉移,就終于可以成為事實。”
     他疾聲問:“如何才能知道這一點?”
     我搖頭:“我不知道,正在研究,所以我不能提供任何幫助,請你原諒。”
     由于他的身份畢竟十分特殊,所以我已經盡量客气對他。他神情苦澀,搖頭道:“你弄錯了,我并不相信生命配額的轉移會成為事實!”
     我莫名其妙:“那你上次派代表來,這次又御駕親征,是為了什么?”
     他吸了一口气,直視著我:“我有事要你幫助。”
     我更是訝异:“身為一國之尊,又是世界著名的豪富,會有什么事情辦不了的,需要你親自去求人?”
     他仍然望著我,目光之中,充滿了期望,可是他說了原因,我一听之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道:“我需要一個极度勇敢、极度机智的人來幫助我,你就是這樣的人。”
     我一面笑,一面揮手道:“你完全弄錯了!我絕不勇敢,更加笨得要死,你對我不了解。道听途說,誤會了。”
     他搖頭:“早知道求你不容易,不過你也不必一口拒絕,能不能听我說明白,是什么事情要你幫助?”
     我有一個弱點——好奇心太強。在這樣的情形下,實在無法抗御好奇心的引誘。
     所以我立刻點了點頭:“可以,請說。”
     他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听得我頭上冒煙,几乎忍不住要給他一拳。他竟然又重复地說:“我今年五十歲了!”
     雖然我沒有行動,可是臉色當然難看之至。他苦笑了一下:“你對于我國的歷史,顯然并不了解。”
     我承認:“對,一無所知——我不知道貴國在人類文明,科學技術上有什么貢獻,倒是知道貴國在窮奢极侈方面,頗有建樹!”
     我的話才一出口,他就霍然起立,大踏步走向門口。看來准備拂袖而去。
     在我說這种明顯表示對他和他的國家表示輕視的話時,我已經預料他會有激烈的反應,所以對他的行動并不表示意外,只是冷笑了几聲。
     這時候我以為他一定不會再回頭,從此以后,也不可能再見到他了。因為他的國家,雖然在人類進化史上,不值一提,可是他畢竟是一國之王,平時听慣奉承,哪里曾給人這樣奚落過。
     然而出人意料之外,他一直沖到門口,就停了下來。停了足足有一分鐘之久,從他的背影來看,可以看到他身子在微微發抖,可知他實在是憤怒之极。
     不過他在停了一分鐘之后,便緩緩轉過身來,臉色依然鐵青,不過可以看出他正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怒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