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挾詐而盡坑殺之]
李芳敏144000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2要把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以聖潔的裝束敬拜耶和華
· 3耶和華的聲音在眾水之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
·4耶和華的聲音大有能力,耶和華的聲音充滿威嚴。
·5耶和華的聲音震斷了香柏樹,耶和華震斷了黎巴嫩的香柏樹。
·6他使黎巴嫩山跳躍像牛犢,使西連山跳躍像野牛犢。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7耶和華的聲音帶著火燄劈下。
·9耶和華的聲音驚動母鹿生產,使林中的樹木光禿凋零;凡是在他殿中的都說:
·10耶和華坐在洪水之上,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11願耶和華賜力量給他的子民,願耶和華賜平安的福給他的子民。
·1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救拔我,不容我的仇敵向我誇耀。
·2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曾向你呼求,你也醫治了我。
·4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聖名。
·3耶和華啊!你曾把我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
·4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聖名。
·5他的恩惠卻是一生一世的;夜間雖然不斷有哭泣,早晨卻必歡呼。
·6至於我,我在安穩的時候曾說:「我必永不動搖。」
·7耶和華啊!你的恩寵,使我堅立,如同大山;你一掩面,我就驚惶。
·8耶和華啊!我曾向你呼求;我曾向我主懇求,說:
·9「我被害流血,下到深坑,有甚麼益處呢?
·10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11你已經把我的悲哀變為舞蹈,把我的麻衣脫去,又給我穿上歡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挾詐而盡坑殺之

   乃挾詐而盡坑殺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
   前後斬首虜四十五萬人……〈史記白起王翦列傳〉
   ---------------------------------------------------------------------
   http://www.my285.com/shishu/shiji2/073.htm
   史记 > 白起王翦列传

     白起者,郿人也。善用兵,事秦昭王。昭王十三年,而白起为左庶长,将而击韩之新城。是岁,穰侯相秦,举任鄙以为汉中守。其明年,白起为左更,攻韩、魏於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又虏其将公孙喜,拔五城。起迁为国尉。涉河取韩安邑以东,到乾河。明年,白起为大良造。攻魏,拔之,取城小大六十一。明年,起与客卿错攻垣城,拔之。後五年,白起攻赵,拔光狼城。後七年,白起攻楚,拔鄢、邓五城。其明年,攻楚,拔郢,烧夷陵,遂东至竟陵。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秦以郢为南郡。白起迁为武安君。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昭王三十四年,白起攻魏,拔华阳,走芒卯,而虏三晋将,斩首十三万。与赵将贾偃战,沈其卒二万人於河中。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韩陉城,拔五城,斩首五万。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阳太行道,绝之。
   
     四十五年,伐韩之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其守冯亭与民谋曰:“郑道已绝,韩必不可得为民。秦兵日进,韩不能应,不如以上党归赵。赵若受我,秦怒,必攻赵。赵被兵,必亲韩。韩赵为一,则可以当秦。”因使人报赵。赵孝成王与平阳君、平原君计之。平阳君曰:“不如勿受。受之,祸大於所得。”平原君曰: “无故得一郡,受之便。”赵受之,因封冯亭为华阳君。
   
     四十六年,秦攻韩缑氏、蔺,拔之。
   
     四十七年,秦使左庶长王龁攻韩,取上党。上党民走赵。赵军长平,以按据上党民。四月,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赵王数以为让。而秦相应侯又使人行千金於赵为反间,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子赵括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既怒廉颇军多失亡,军数败,又反坚壁不敢战,而又闻秦反间之言,因使赵括代廉颇将以击秦。秦闻马服子将,乃阴使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而王龁为尉裨将,令军中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赵括至,则出兵击秦军。秦军详败而走,张二奇兵以劫之。赵军逐胜,追造秦壁。壁坚拒不得入,而秦奇兵二万五千人绝赵军後,又一军五千骑绝赵壁间,赵军分而为二,粮道绝。而秦出轻兵击之。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秦王闻赵食道绝,王自之河内,赐民爵各一级,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遮绝赵救及粮食。
   
     至九月,赵卒不得食四十六日,皆内阴相杀食。来攻秦垒,欲出。为四队,四五复之,不能出。其将军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武安君计曰:“前秦已拔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覆。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阬杀之,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赵人大震。
   
     四十八年十月,秦复定上党郡。秦分军为二:王龁攻皮牢,拔之;司马梗定太原。韩、赵恐,使苏代厚币说秦相应侯曰:“武安君禽马服子乎?”曰:“然。” 又曰:“即围邯郸乎?”曰:“然。”“赵亡则秦王王矣,武安君为三公。武安君所为秦战胜攻取者七十馀城,南定鄢、郢、汉中,北禽赵括之军,虽周、召、吕望之功不益於此矣。今赵亡,秦王王,则武安君必为三公,君能为之下乎?虽无欲为之下,固不得已矣。秦尝攻韩,围邢丘,困上党,上党之民皆反为赵,天下不乐为秦民之日久矣。今亡赵,北地入燕,东地入齐,南地入韩、魏,则君之所得民亡几何人。故不如因而割之,无以为武安君功也。”於是应侯言於秦王曰:“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听之,割韩垣雍、赵六城以和。正月,皆罢兵。武安君闻之,由是与应侯有隙。
   
     其九月,秦复发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赵邯郸。是时武安君病,不任行。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郸,少利,秦益发兵佐陵。陵兵亡五校。武安君病愈,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将。武安君言曰:“邯郸实未易攻也。且诸侯救日至,彼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将兵数十万攻秦军,秦军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听臣计,今如何矣!”秦王闻之,怒,彊起武安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於是免武安君为士伍,迁之阴密。武安君病,未能行。居三月,诸侯攻秦军急,秦军数卻,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留咸阳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阳西门十里,至杜邮。秦昭王与应侯群臣议曰:“白起之迁,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馀言。”秦王乃使使者赐之剑,自裁。武安君引剑将自刭,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阬之,是足以死。”遂自杀。武安君之死也,以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死而非其罪,秦人怜之,乡邑皆祭祀焉。
   
     王翦者,频阳东乡人也。少而好兵,事秦始皇。始皇十一年,翦将攻赵阏与,破之,拔九城,十八年,翦将攻赵。岁馀,遂拔赵,赵王降,尽定赵地为郡。明年,燕使荆轲为贼於秦,秦王使王翦攻燕。燕王喜走辽东,翦遂定燕蓟而还。秦使翦子王贲击荆,荆兵败。还击魏,魏王降,遂定魏地。
   
     秦始皇既灭三晋,走燕王,而数破荆师。秦将李信者,年少壮勇,尝以兵数千逐燕太子丹至於衍水中,卒破得丹,始皇以为贤勇。於是始皇问李信:“吾欲攻取荆,於将军度用几何人而足?”李信曰:“不过用二十万人。”始皇问王翦,王翦曰:“非六十万人不可。”始皇曰:“王将军老矣,何怯也!李将军果势壮勇,其言是也。”遂使李信及蒙恬将二十万南伐荆。王翦言不用,因谢病,归老於频阳。李信攻平与,蒙恬攻寝,大破荆军。信又攻鄢郢,破之,於是引兵而西,与蒙恬会城父。荆人因随之,三日三夜不顿舍,大破李信军,入两壁,杀七都尉,秦军走。
   
     始皇闻之,大怒,自驰如频阳,见谢王翦曰:“寡人以不用将军计,李信果辱秦军。今闻荆兵日进而西,将军虽病,独忍弃寡人乎!”王翦谢曰:“老臣罢病悖乱,唯大王更择贤将。”始皇谢曰:“已矣,将军勿复言!”王翦曰:“大王必不得已用臣,非六十万人不可。”始皇曰:“为听将军计耳。”於是王翦将兵六十万人,始皇自送至灞上。王翦行,请美田宅园池甚众。始皇曰:“将军行矣,何忧贫乎?”王翦曰:“为大王将,有功终不得封侯,故及大王之乡臣,臣亦及时以请园池为子孙业耳。”始皇大笑。王翦既至关,使使还请善田者五辈。或曰:“将军之乞贷,亦已甚矣。”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国甲士而专委於我,我不多请田宅为子孙业以自坚,顾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王翦果代李信击荆。荆闻王翦益军而来,乃悉国中兵以拒秦。王翦至,坚壁而守之,不肯战。荆兵数出挑战,终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沐,而善饮食抚循之,亲与士卒同食。久之,王翦使人问军中戏乎?对曰:“方投石超距。”於是王翦曰:“士卒可用矣。”荆数挑战而秦不出,乃引而东。翦因举兵追之,令壮士击,大破荆军。至蕲南,杀其将军项燕,荆兵遂败走。秦因乘胜略定荆地城邑。岁馀,虏荆王负刍,竟平荆地为郡县。因南征百越之君。而王翦子王贲,与李信破定燕、齐地。
   
     秦始皇二十六年,尽并天下,王氏、蒙氏功为多,名施於後世。
   
     秦二世之时,王翦及其子贲皆已死,而又灭蒙氏。陈胜之反秦,秦使王翦之孙王离击赵,围赵王及张耳钜鹿城。或曰:“王离,秦之名将也。今将彊秦之兵,攻新造之赵,举之必矣。”客曰:“不然。夫为将三世者必败。必败者何也?必其所杀伐多矣,其後受其不祥。今王离已三世将矣。”居无何,项羽救赵,击秦军,果虏王离,王离军遂降诸侯。
   
     太史公曰:鄙语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白起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然不能救患於应侯。王翦为秦将,夷六国,当是时,翦为宿将,始皇师之,然不能辅秦建德,固其根本,偷合取容,以至筊身。及孙王离为项羽所虏,不亦宜乎!彼各有所短也。
   
     白起、王翦,俱善用兵。递为秦将,拔齐破荆。赵任马服,长平遂阬。楚陷李信,霸上卒行。贲、离继出,三代无名。
   
   ========================
   --------------------------------------------------------------------
   “沒有順民。不會有暴君。”
    這是名言,要是廣大群眾,對付暴政,都有拚命的勇气。暴政絕無法生存,人類的歷史也必然不是這樣。
   地球人的性格。看來是可以改變的。暴政在地球上的范圍正在縮小。雖然有不少人,自己做了順民,還努力要別人也做順民。或努力由順民晉身為奴才走狗。可是歷史總是走向暴政的滅亡.而暴政的滅亡,是要有人肯拚命。
   用生命作代价的。
   
   
   ------------------------------------------------------------------
   
   http://yourasiangirls.com/
   
挾詐而盡坑殺之


此文于2010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