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東西,可以毀滅全人類的,豈止電腦而已!”   那小伙子呻吟了一聲:“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發射,有哪一類不是交給了電腦控制的?” ]
李芳敏144000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7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惡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著你
·8耶和華是良善和正直的,因此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
·9他必引導謙卑的人行正義,把他的道路教導謙卑的人。
·10遵守耶和華的約和法度的人,耶和華都以慈愛和信實待他們。
·11耶和華啊!因你名的緣故,求你赦免我的罪孽,因為我的罪孽重大。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12誰是那敬畏耶和華的人?耶和華必指示他應選擇的道路。
·Psalms 25:13They will spend their days in prosperity,and their descend
·15我的眼睛時常仰望耶和華,因為他必使我的腳脫離網羅。
·16求你轉向我,恩待我,因為我孤獨困苦。
·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19求你看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數眾多,他們深深痛恨我。
·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6耶和華啊!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來繞著你的祭壇行走;
·5我恨惡惡人的聚會,也不與作惡的同坐
·4我決不與奸詐的人同坐,也不和虛偽的人來往。
·8耶和華啊!我喜愛你住宿的殿,你榮耀居住的地方。
·9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
·10他們的手中有惡計,他們的右手充滿賄賂。
·11至於我,我要按正直行事為人,求你救贖我,恩待我。
·12我的腳站在平坦的地方,我要在眾會中稱頌耶和華。
·1耶和華是我性命的避難所,我還懼誰呢?
·2那些作惡的,就是我的敵人、我的仇敵,他們逼近我,要吃我肉的時候,就絆
·3雖然發動戰爭攻擊我,我仍舊安穩。
·4我要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裡,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中求問。
·5因為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必把我藏在他的帳棚裡,把我隱藏在他帳幕的隱密處
·6現在,我可以抬起頭來,高過我四周的仇敵;我要在他的帳幕裡,
·7耶和華啊!我發聲呼求的時候,求你垂聽;求你恩待我,應允我。
·8你說:「你們要尋求我的面!」那時我的心對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
·9拯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撇下我,也不要離棄我。
·10雖然我的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卻收留我。
·11耶和華啊!為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
·12求你不要照著我敵人的心願,把我交給他們
·13我還是相信,在活人之地,我可以看見耶和華的恩惠。
·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1如果你緘默不理我,我就跟那些下坑的人一樣。
·2求你垂聽我懇求的聲音
·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4願你照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把他們應得的報應加給他們。
·耶和華就必拆毀他們,不建立他們。
·6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因為他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7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的心倚靠他,我就得到幫助;所以我的心
·8和華是他子民的力量,又是他受膏者得救的保障。
·9求你拯救你的子民,賜福給你的產業,牧養他們,懷抱他們,直到永遠。
·2要把耶和華的名的榮耀歸給他,要以聖潔的裝束敬拜耶和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東西,可以毀滅全人類的,豈止電腦而已!”   那小伙子呻吟了一聲:“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發射,有哪一類不是交給了電腦控制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w/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怪物
   自序
   一、兩位一体的怪异現象 二、八個要人的离奇失蹤
   三、一幢大廈究竟有多大? 四、電腦管理系統作反了

   五、第一刀手的徒弟 六、電梯殺了兩只狗
   七、派出一半去冒險 八、大廈的陰森背面:電梯槽
   九、病毒侵入產生畸形 十、全世界無處可申的冤屈
   十一、絕頂机密的泄露 十二、如何逃得性命已是万万大吉
   十三、知己知彼,百戰百殆 十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十二、如何逃得性命已是万万大吉
   
     他們的神態,已經告訴了我,我的推測是完全正确的,這時,我對他們反倒不是那么有興趣了,他們喜歡維持自己的愛好,那是他們的事,別人可以覺得他們的行為古怪,可是也不能干涉。
     而且,他們的這种愛好,和我似乎也沒有什么關系。不過我很討厭他們這种自以為是的姿態,所以我又諷刺了他們几句:“其實,你們這樣做,也根本擺脫不了現代文明,只是自欺欺人——最好的方法,只有通過時間隧道,回到古代去。”
     我這几句話,肯定令得成金潤他們,十分生气,因為他們三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這時,又有一個人,幽靈似的從黑暗之中,冒了出來,這個人的手中,所持的是一個沒有點燃的火把。
     我猜想這個人,可能就是“六號”自然是志同道合的一分子,他持著火把的這种情形,看來十分古怪,叫人忍不住發笑。
     我一面不客气地笑著,一面指著他手中的火把:“不必真那么原始吧!扎一個燈籠,也不是難事。”
     那個人用莫名其妙的神情看著我,他才到,顯然不知道我是誰和發生了什么事。
     這時,成金潤用力一揮手,怒道:“衛斯理,你完全不知道我們在做什么,卻一直在胡言亂語。”
     我自然不會認同他的說法,我向他們各人指了一指:“你們聚在一起,在干什么,很容易明白——”
     當我說到這里的時候,又看到有兩團光亮,向前移來,竟然真的有兩個人提著燈籠,向前走來,我只感到滑稽之极,眼前的四個人,看來都受過高深教育,可是何以行為竟如此幼稚,會以為這樣的“隱居”,可以擺脫現代文明的影響?
     我忍不住歎了一聲,向成金潤手中的電筒指了一指:“你一定不會是領導人,你竟然使用電筒。”
     我這樣說,當然是開玩笑性質,可是他們(連后來的那兩個提燈籠的人在內),對我的玩笑,卻像是感到十分嚴重,所有的人,都向成金潤望去,成金潤也舉起了手中的電筒來,神情猶豫。
     這時,我看出他們絕不是精神不正常,而是真正用十分嚴肅的態度在做一些事——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可是我喜歡用嚴肅態度處事的人。
     所以,我停止嘲笑他們,同時,也開始想,他們對我的玩笑,何以如此認真?
     只听得成金潤先說話,他一面說,一面搖著手上的電筒——那是一只极普通的電筒,他道:“我用這個,和我們的宗旨,并不違背。”
     那個拿火把的搖頭,向電筒指了一指:“可是你不知道它是在什么樣的過程下生產出來的。”
     在這里,必須加插一個說明,這些人所說的話,當時我都听得很清楚,他們的討論,十分公開,并不避人,可是我要好好想一想,才能明白他們討論的是什么,一開始,全然莫名其妙。
     拿火把的這句話,听來一點也不特別,可是在那几個人之間,又引起了相當強烈的反應,他們甚至一起發出了一下低呼聲來。
     一個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指著電筒:“對啊,你看,塑膠的外殼,當然是來自塑料工厂,還有金屬配件,是由金屬工厂來的。”
     還有一個甚至在大呼小叫:“干電池,電筒里兩枚干電池。”
     他這樣叫著,雖然沒有下文,但是從上兩個人所說的話來推測,他想說的,极可能是“干電池,是由電池工厂制造的。”
     這些話,听來根本是百分之一百的廢話,可是他們居然說得如此認真,而且,神情惊恐,出自內心,這就叫人覺得他們不是在鬧著說。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口:“這電筒自然是由工厂制造出來的,而且牽涉的范圍极廣,單是那個小小燈泡中的金屬絲,就可以聯系到一個金屬礦。”
     那拿火把的人,向我望來,他年紀也很輕,他道:“你是新加入的?你的見解,十分精僻。”
     成金潤悶哼一聲,我啼笑皆非:“我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干什么。”
     那人道:“不要緊,你很快就會明白。”
     成金潤歎了一聲:“這位是大名鼎鼎的衛斯理。”
     那人“啊”地一聲,竟然十分不禮貌地把臉湊到离我十分近的距离,盯著我看,又道:“真怪不得,難怪他有這樣的見解。”
     成金潤又道:“你別瞎纏了,他根本不知道我們在干什么事。”
     那小伙子卻一再為我辯護:“他知道。他就指出,你手中的手電筒,和不知多少生產線,發生過關系,每一個過程,都可能和指揮編生產程序的電腦系統有關,也就是說,和所有的,世界上所有的電腦系統,都有過串通的密切關系——”
     小伙子說到這里,其余的人,發出低沉的惊呼聲,成金潤的惊呼聲最高。他不但惊呼,而且立時一揮手,把電筒向外直拋了出去。
     電筒在不遠處的一株樹上,撞散了,自然也不再有光發出來。
     那火把沒有點燃,所以,在我們几個人之間,就只有那兩個燈籠所發出的光芒。燈籠的光芒,十分飄忽不定,所以更顯得各人的神情,十分惊疑。
     這時,我已約略猜測到了這几個人是在做什么,我吸了一口气,向那拿火把的道:“你手中火把的樹枝,是用什么工具砍下來的?”
     那小伙子的回答居然是:“我用磨薄了的石片,砍下樹枝來札火把。”
     我不禁呆了一呆——磨薄了的石片,那等于是回复到石器時代了。
     我又道:“算是徹底了,可是你身上的衣服,我看每一根纖維,還是都可以和全世界的電腦,發生聯系。”
     小伙子吞了一口口水,神情變得相當尷尬。成金潤這時,向我望來:“現在,我們只不過是在……預習,是在做一种准備工作……所以,不必……那么認真。”
     成金潤這樣一說,我几乎完全明白他們在做什么了。我一面做一個手勢,示意我們可以進屋子去說,一面又道:“不認真的預習,對于將來的應變,并無用處。”
     我這句話一出口,成金潤的神情,大是敬佩。本來他對我一直十分冷淡,此際卻有說不出來的恭敬,連聲道:“請!請。”
     這表示,他也知道我已了解了他們的行動。他剛才還責斥我“什么也不知道”,而在那么短的時間之中,我就明白了,這自然值得他欽佩。
     他帶頭走進了石屋,屋中沒有那么多凳子,有的人就站著,也有的蹲著,有的來回走動,成金潤遲疑了一下,還是點著了煤油燈。
     然后,各人自我介紹,包括了姓名、學歷和如今的工作,不出我所料,他們全是電腦專家,有著很高的學歷,深明電腦的運作。
     成金潤望著我:“我們的恐懼,不自今日始,但是近來,在電腦管理系統的大廈之中,發生了那么可怕的事,這證明了我們的恐懼,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大有實据,我們恐懼會發生的事,總有一天會發生。”
     所有人顯然都已知道在大廈之中發生的可怕的事是什么,所以人人神情駭然。
     我吸了一口气:“用你們專家的語言來說,你們恐懼的事是什么?”
     成金潤一字一頓:“電腦由人類控制的時代結束,關系倒轉,由電腦控制人類。”
     我苦笑:“這個時期,好像……已經來臨。”
     成金潤和几個人齊聲道:“已經進入了關系逆轉時期。已經進入了。”
     一個補充:“將來的歷史記載——如果還有歷史記載的話,會這樣寫:關系逆轉,是在不知不覺中開始的,當人類越來越需要電腦的時候,就必然開始。而當關系逆轉完成,電腦很快就會發現,它不需要人類。”
     成金潤的聲音听來很生硬:“于是自然地,電腦就采取各种步驟,各种手段,消滅人類。”
     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心中不是很愿意全盤接受他的說法,可是又想不出話來反駁。
     我道:“有這個可能。”
     成金潤和身外几個人,都顯得十分悲哀:“不是可能,是必然會發生。到時,人類會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估計,要到了后期,人類已瀕臨滅亡時,人類才會覺醒——當然,一開始就知道玄机的人不是沒有,總有先知先覺的,像我們就是。”
     我打了一句岔:“你們的團体有多少人?”
     成金潤道:“至今為止,三十四個,為了不讓電腦知道我們的真正身份,我們都以編號來表示自己的存在,因為現代人的一切資料,早已進入電腦,電腦了解我們每一個人,其了解程度,遠在我們了解電腦之上。敵暗我明,大大不利,所以我們才要用代號相稱。”
     當我被誤會是“六號”的時候,我只覺得事情很怪,可是卻絕想不到,還有這樣深刻的意義在內,這不禁令我肅然起敬。
     同時,我也想到了更深一層:一旦到了人類和電腦大決戰的時刻,這批自小就和電腦打交道的人,自然是人類之中,對電腦最有認識的人,是電腦的頭號敵人。若是消滅行動一開始,她們是當然的首批被消滅的對象。
     現在,電腦的猙獰面目還未暴露,關系逆轉正開始,他們就是先知先覺,覺察到這個大危机存在的少數人。
     我十分誠懇地道:“你們應該大力發展成員,因為只有你們才了解電腦這個怪物。”
     各人對我的鼓勵,并不興奮,反倒神情慘然,那小伙子道:“我們定期進行預習,准備先習慣,在電腦開始消滅人類的行動之后,如何完全避免和電腦發生關系,因為只有在那种情形之下,才能生存。”
     他說到這里,略頓了一頓,長歎一聲:“不過,要做到這一點,困難之极。”
     他向煤油燈一指:“譬如說,這燈,就可以成為殺我們的凶手。”
     我想不到他的言詞之中,竟然是如此激烈,一時之間,也不知道他會有什么進一步解釋,所以望定了他。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如你所說,全世界所有的電腦都是串通的,那就可以預知,在它們要展開行動之前,必然有周密的、統一的計划,有十分詳盡的行動步驟,一切完全照計划進行。”
     我這時,有置身世界末日的感覺——雖然這些人所憂慮的恐怖情形,還未成為事實,但是我卻也知道,那危机總會降臨的。
     可是我還是不很明白,我也指了指那煤油燈:“可是,一盞煤油燈,怎么能成為殺人的工具呢?對不起,剛才你說煤油燈會成為‘殺人凶手’,我認為‘殺人工具’這個說法,比較适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