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都是窮凶极惡的匪徒要殺人搶劫,結果槍口卻對准了自己,完全合乎惡有惡報的原則。]
李芳敏144000
·猶大的兒子是法勒斯、希斯崙、迦米、戶珥和朔巴。
·基多的父親是毗努伊勒;戶沙的父親是以謝珥;這些都是伯利恆的父親以法他的
·拿拉給亞施戶生了亞戶撒、希弗、提米尼、哈轄斯他利;這些人都是拿拉的兒子
·雅比斯呼求以色列的神說:“深願你大大地賜福給我,擴張我的境界,你的能力
·王就吩咐:“給我拿一把刀來!”人就把刀帶到王面前。
·王說:“把活的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這個婦人,一半給那個婦人。”
·王回答說:“把活孩子給這個婦人,千萬不可殺死他,這個婦人實在是他的母親
·憫挪太生俄弗拉。西萊雅生革.夏納欣人的祖先約押;他們原是匠人。
·歷代誌上4: 15耶孚尼的兒子是迦勒;迦勒的兒子是以路、以拉和拿安;以拉的
·示門的兒子是暗嫩、林拿、便.哈南和提倫。
·他們都是陶匠,是尼他應和基低拉的居民;他們與王一起住在那裡,為王作工。
·西緬的兒子是尼母利、雅憫、雅立、謝拉和掃羅。
·示每有十六個兒子,六個女兒;他兄弟們的兒女卻不多
·以及這些城周圍所有的村莊,直到巴力。這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他們也有自己的
·示非的兒子是細撒;示非是亞龍的兒子,亞龍是耶大雅的兒子,耶大雅是申利的
·他們找到了一塊肥美的草場;那地十分寬闊,又清靜、又安寧;從前住在那裡的
·以上這些有名字記錄的人,在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前來攻擊含族人的帳棚和那
·詩篇5:6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Psal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詩篇5:4因為你是不喜愛邪惡的神,惡人不能與你同住。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聖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詩篇5: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
·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歡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搭救
·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
·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
·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 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詩篇7: 17 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創世記1:26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
·神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詩篇8: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Psalm 8:9Lord, our Lo
·有一個挑戰的人從非利士人的軍營中出來,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三公尺
·歌利亞站著,向著以色列人的軍隊喊叫,對他們說:你們為甚麼出來這裡擺列戰陣
·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在掃羅的日子,耶
·那非利士人每天早晚都近前來,站著罵陣,一連有四十天之久。
·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陣勢,互相對峙。
·以色列人彼此說:“這個上來的人你們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的
·SABAH LOST and FOUND PETS Dogs/cats etc.
·哈巴谷書1:14你竟使人像海裡的魚,像無人管轄的爬蟲類。
·哈巴谷書2:1我要站在哨崗,立在城樓,留心看耶和華在我裡面說甚麼,怎樣使
·詩篇139:16我未成形的身體,你的眼睛早已看見;為我所定的日子,我還未度過
·Testing
·“所以,耶和華這樣說:‘你們各人沒有聽從我,向兄弟、同胞宣告自由;看哪
·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對王說:“為甚麼讓這條死狗咒罵我主我王呢?讓我過去,
·23亞希多弗見自己的謀略不被採納,就預備了驢子,起程往本城自己的家去。他
·20大地
·歷代志上1:8含的兒子是古實、埃及、弗和迦南。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
·17有一天,耶穌正在教導人,法利賽人和律法教師也坐在那裡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15“我必把合我心意的牧人賜給你們,他們要用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
·1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2 “人子啊,你要審判嗎?你要審判這流人血的城嗎
·42 那非利士人觀看,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紀還輕,面色紅潤,外貌英俊
·1耶利米向眾民說完了耶和華他們的神吩咐他的一切話,就是耶和華他們的神差
·4雖然我不斷差遣我的僕人眾先知到你們那裡去,說:你們千萬不可行我所恨惡,這
·1亞哈斯登基的時候,是二十歲;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十六年.他不像他的祖先大衛一
·9 耶弗他對基列的長老說:“如果你們帶我回去,攻打亞捫人,耶和華把他們交
·33耶和華對摩西說:3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十五日是住棚節,要在耶和華面
·1以色列的長子流本的兒子如下(流本雖然是長子,但是因為他玷污了他父親的
·17大衛出去迎見他們,對他們說:“你們若是存著和平的心到我這裡來幫助我,我
·15人點了燈,不會放在量器底下,而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人。
·1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座金像,高二十七公尺,寬三公尺,
·15但他的名聲卻越發傳揚出去,成群的人來聚集,要聽道,並且要使他們的疾病痊
·18但從口裡出來的,是發自內心,才會使人污穢.19因為從心裡出來的,有惡念、
·9 “我的子民哪!你要聽,我要勸戒你:以色列啊!但願你肯聽從我.10 在你中間
·5你不曉得風的路向,不知道骨頭如何在孕婦胎中形成,照樣,創造萬物之神的作為
·14我們為甚麼坐著不動呢?你們要集合起來,我們要進入堅固的城裡去,在那裡
·17 “人子啊!主耶和華這樣說:你要對各類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說:‘你們集
·1但願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這樣,我在外面遇見你,就可以吻
·4我觀望,看見有狂風從北方颳來,並有一塊閃耀著火燄的很大的雲,雲的周圍有光
·12奏知大王:從你那裡上到我們這裡來的猶大人,已經到了耶路撒冷這座叛逆和
·28米該雅說:“如果你真的可以平平安安回來,那麼耶和華就沒有藉著我說話了
·18於是他們進王宮見希西家王,說:“我們已經把整個耶和華的殿、燔祭壇和壇
·1撒母耳拿了一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又與他親嘴,說:“耶和華不是已經
·36到了獻晚祭的時候,以利亞先知近前來,說:“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要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 “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
·28下雨的日子,雲中彩虹的樣子怎樣,環繞他的光芒的樣子也怎樣。這就是耶和
·18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26現在我下令,我所統治的全國人民都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戰兢恐懼。“他是永
·3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 神啊!在你的祭壇那裡,麻雀找到了住處,燕子
·以西結書 28:17 你因自己的美麗心裡高傲,又因你的光彩敗壞了你的智慧。所
·3所羅門建造神殿宇的根基是這樣:按古時的尺寸,長二十七公尺,寬九公尺。2
·10最後,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11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1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2 “要孝敬父母,使
·6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
·6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7 我因愁煩眼目昏花
·10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把你從埃及地領出來。你要大大張口,我就要給它充滿
·3我向我特選的軍兵下了命令;我也呼召了我的勇士,就是那些驕傲自誇的人,
·4聽啊!山上有喧嘩的聲音,好像是眾多的人民;聽啊!有多國的人的嘈雜聲,
·5他勇敢地遵行耶和華的道路,並且從猶大地中除掉邱壇和亞舍拉。6他勇敢地遵
·11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勝利和威嚴,都是你的;因為天上地下的萬有
·15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們的列祖一樣;我們在世上的日子好像
·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甚麼?我的人民又
·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直的心甘願奉獻這
·20大衛對全體會眾說:“你們應當稱頌耶和華你們的神。”於是全體會眾就稱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都是窮凶极惡的匪徒要殺人搶劫,結果槍口卻對准了自己,完全合乎惡有惡報的原則。

· 跪著的基督徒(The Kneeling Christian﹚.
   「跪著的基督徒」摘錄. 作者:無名的基督徒. (共2页)
   http://boxun.com/hero/201004/anneleefm/189_1.shtml
   
   --------------------------------------------------------------

   
   所謂“現眼報”的意思是,報應立刻實現──匪徒要殺人,結果變成殺死自己。
   既然提到了所謂“報應”,就當然一切都依照所謂報應的邏輯來推斷,其間不存在普通的合理或不合理,只存在在報應的邏輯之中是不是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報應的最高原則是“惡有惡報,好有好報”。匪徒要殺人,是惡,所以應該有惡報。而匪徒就在要開槍殺人的那一剎間,變成了向自己開槍,報應立刻發生,這就是“現眼報”。
   --------------------------------------------------------------------------
   四、探險
   
     別看他胖得不成人形,可是突然發作,行動卻靈活快疾得不可想像,卷起一陣風,就已經在我身邊掠過,到了張泰丰面前,伸手按住了張泰丰的肩頭。以他雙手的力量來說,很可以使被按的人起到鎮定神經的作用。
     費南度連聲道:“鎮定!鎮定!是典小姐出了事?”
     剛才張泰丰只是要求費南度立刻和巴拿馬警方聯絡而已,而費南度卻立刻想到是在巴拿馬的典希微出了事,這种剎那之間的精确判斷,足以證明他從小警員到副總監,絕不是偶然的事情,他的确有他高超的能力。
     那時候其實張泰丰還沒有回應費南度的話,我卻已經可以肯定費南度料對了,因為發生在巴拿馬的事情,而能夠令得張泰丰如此緊張的,除了和正在巴拿馬的典希微有關之外,不可能有別的事情了。
     張泰丰連連點頭,啞著聲:“她……她……失蹤了!”
     費南度怔了一怔,也不再多問張泰丰,就從自己口袋中取出了行動電話來。
     那行動電話十分小型,我正怀疑以他粗大的手指,如何去按動電話上細小的按鈕,只見他的電話并沒有數字按鈕,只有几個簡單的大按鈕,他按下了其中一個,就等著通話,原來那是一具直通的行動電話。
     電話接通,他就用西班牙語大聲命令:“叫處長立刻來講話,是,不管他在干甚么,立刻來。”
     他向張泰丰做了一個手勢,示意他鎮定,張泰丰仍然在不由自主喘气。
     這時候我雖然知道張泰丰的女朋友典希微在巴拿馬出了事,可是卻完全不知頭尾,只知道她失蹤了。正如我前面曾經說過,巴拿馬的治安不敢恭維,游客在那里出事,經常發生。可是我又知道典希微不但聰明伶俐,而且還是空手道高手,照說對于非常事故,有一定的應變能力,不至于會任人宰割,看到張泰丰焦急成這樣子,我多少覺得他有點小題大作。
     費南度等了沒有多久,那邊就有了回應,說了些甚么我們沒有听到,只听到費南度在大叫:“甚么?整個探險隊都失蹤了?探險隊曾經遇到土匪?”
     又等了一會,他又道:“顯然曾發生槍戰?有九個土匪在槍戰中喪生?”
     事情可能相當复雜,費南度一面听,一面不斷皺眉,過了一會,他大聲吩咐:“再加派搜索隊,越多越好,我會在最快時間內赶回來!”
     他說著,向張泰丰望去,張泰丰急得跳腳,張大了口,卻問不出問題來。
     費南度道:“事情有些复雜,他們在下午遇到土匪之后,還曾向最近的警局報告……”
     費南度說到這里,現出很猶豫的神情,道:“這期間有些事情,我在電話中也听不明白,好像他們和土匪的槍戰有點古怪……”
     張泰丰顫聲道:“是不是典希微在槍戰中受了傷,或者……或者是……”
     費南度搖頭:“不是,最后一次探險隊長給警局的報告是他們全隊七個隊員全部安全,繼續前進,可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他們一直沒有和總部聯絡──本來為了安全的理由,固定的聯絡是每小時一次,二十四小時不斷,在八小時沒有聯絡、總部地無法主動聯絡他們之后,總部認為出了意外,就向警方報告。”
     張泰丰喉嚨之間發出了一陣難听的聲響,費南度又道:“到剛才我通話時為止,已經有二十小時沒有了他們的信息。”
     張泰丰的神情無助之极,我走過去雙手按住了他的肩頭,用力搖動他的身子,張泰丰總算叫了出來:“衛斯理,你要幫我!”
     我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這時候大胖子費南度就在我的身邊,大有張泰丰根本不必向我求助之色。
     事實上我立刻答應張泰丰的要求,也純粹是為了看到張泰丰現在的情形,需要任何人的幫助,我別說拒絕,如果不是立刻一口答應的話,只怕他就會支持不住!
     而我對典希微在巴拿馬究竟發生了甚么事情,接近一無所知,所知道的只不過是剛才費南度所說的而已。
     在這里我要改變一下敘述這件事的方式。因為如果按照事情發展的次序來敘述的話,要經過相當長的過程,才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會花很多筆墨。而如果采用把事后知道的一些事情,提前來說,就會簡單得多。
     所以從典希微如何參加那個探險隊說起,比較直截了當。
     會有讀友問:故事從古怪的搶銀行事件開始,連可以接受的假設都沒有,怎么忽然放下不說了,豈不是不合說故事的原則?
     其實熟悉我說故事的朋友都很明白,我說故事,只照我自己的方式來說,任何閒雜人等訂下的所謂“原則”,不管被其他人如何奉為圭臬,我一貫相應不理,只照我自己的辦法,喜歡如何說便如何說──這才形成是我所說的故事。
     還是從典希微參加探險隊說起。
     原來典希微這位姑娘,興趣极為廣泛,所以生活极其多姿多采,她武能打空手道、耍梅花劍,文能釋屈原辭、辨甲骨文,尤其喜歡周游歷國,全世界到處亂跑,知道了有甚么探險隊的行動,就千方百計要求參加。雖然絕大多數都遭到拒絕──人家探險隊需要的是專家,并不歡迎只為了興趣或好玩的人來攪和。
     然而事情總有例外,像她這次所參加的那個探險隊,就接納了她為隊員,條件是她捐贈探險隊費用十万美元。
     典希微之喜歡冒險行動的程度,由此可見一斑──連為了可以參加,宁愿倒貼一大筆金錢這种事情都肯做,也可以說是世所罕見的了。
     當典希微向張泰丰提到她要到巴拿馬去探險的時候,在循規蹈矩的張泰丰听來,簡直就如同天方夜譚一樣。
     當時張泰丰問:“去探險?探險的目的是甚么?”
     典希微回答:“還不知道,等我捐贈了十万美元之后,他們會寄詳細的資料給我。”
     張泰丰听了這樣的回答,几乎想一頭撞死!他以警務人員的本能,向典希微勸阻:“騙局!那顯然是騙局!”
     典希微的自信异乎尋常,她道:“世界上還沒有騙徒高級到知道利用探險來行騙──行騙是最卑鄙的行為,而探險是最高貴的行為,兩者扯不到一塊。”
     典希微說那不會是騙局的理由奇怪之极,可是張泰丰也想不出話來反駁。盡管他心中一万個不愿意,他還是問:“十万美元,不是小數目,你要是不夠,我這里有。”
     典希微還給張泰丰一個甜蜜之极的笑容──這樣的一個笑容,足以使沉浸在愛河中的小伙子去赴湯蹈火的了。
     典希微接著道:“你對我的情形不了解──錢,對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最近几個月來,張泰丰雖然和典希微頻頻約會,可是他确然不知道典希微的底細,听起來典希微的口气很大,張泰丰自然不便再多說甚么。
     典希微靠在張泰丰身上,通:“你明明不贊成我去探險,卻又愿意資助我,很謝謝你。”
     本來這是張泰丰趁机表達愛意的好机會,可是張泰丰并不擅于花言巧語,所以他只是在喉嚨里咕噥了一句:“誰叫我喜歡你。”
     典希微也不知道有沒有听清楚這句話,她接著就十分興奮地告訴張泰丰,她這次行程的目的。
     那支探險隊的目的,是要去尋找巴拿馬西部几條大河的源頭。都知道那几條大河發源于契里貴山,可是一直沒有人進行過探測。
     契里貴山并不是很高,有紀錄的高峰是海拔三千五百公尺,可是在地理學上卻沒有确切地紀錄,所以很值得去探索尋找,探索如果有了結果,會是地理學上的巨大發現。
     典希微說得津津有味,張泰丰听得連連苦笑,心中在腹誹:巴拿馬的几條河如何發源關你甚么事情──真要是吃飽了飯沒有事情做,去找找自己國家的長江黃河的發源地還算是有點道理。
     當然他沒有把這种話說出來,只是提醒典希微巴拿馬治安不好,地方落后,像這种從來沒有人去探索過的地方,簡直任何意外都可能發生。
     然后他用很嚴厲的語气總結:“你到這种地方去探險,必然會發生意外,如果沒有意外那才是真正的意外!”
     誰知道張泰丰的話非但沒有把典希微嚇倒,反而更令得她興致勃勃,而且更要張泰丰保證:“是你說的,必然會發生意外,如果我此行平平淡淡,完全沒有刺激,我回來找你算帳!”
     張泰丰望著典希微,半分辦法都沒有,只好苦笑。
     典希微其實很知道張泰丰為她擔心,只不過要她不去尋找這樣机會難得的新奇刺激,卻也沒有可能。所以在出發前的日子里,典希微向張泰丰詳細報告探險隊的准備工作,例如有多少隊員,配備多少武器,攜帶的通訊工具是如何先進──通過人造衛星,和總部隨時可以聯系等等。
     張泰丰當然還是不放心,典希微最后雙手勾住了張泰丰的脖子,笑道:“你和我一起去,就最好不過了。”
     張泰丰不是沒有考慮過這樣做,可是在決定大蓄水湖是不是恢复供水這件事情上,他立了大功,連升三級,負的責任更大,有許多工作才接手,倫敦又有重要的會議等他去開,如果在這樣的時候提出請假陪女朋友到巴拿馬去,只怕上級領導會把他當成了白痴,所以就算典希微提了出來,他也只好苦笑搖頭。
     于是典希微就一個人如期出發,在典希微出發之后的三天,張泰丰到了倫敦。
     典希微在到達巴拿馬城的第二天,開始探險行程之前,曾打電話給張泰丰,說是一切順利。
     張泰丰當然還是一百二十万個不放心,他在到了倫敦之后,心神恍惚,身在倫敦,心在巴拿馬,所以他在會場,看到了巴拿馬的代表,就感到异常的親切,主動親近對方,剛好碰上大胖子費南度很喜歡交朋友,張泰丰又是有意結交,很快兩人就成了朋友。
     兩人之間,還是費南度先向張泰丰提起了那件古怪的銀行搶案,張泰丰那時候心神不定,當然對這樣的怪事不會有任何頭緒,所以他很自然的就提起了我。
     費南度在巴拿馬這种小地方做他的土皇帝,自然見聞有限,不曾听說過衛斯理的大名。于是張泰丰又把他所知道的關于我的經歷,說了一些給費南度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