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后備:羅克又道:“譬如說,大規模的戰爭是減少人口的一個過程,在戰爭中,人不論賢愚,都同時遭殃,一個炸彈下來,多少优秀的人和愚昧的人一起死亡,人類的進步,因之拖慢了不知多少。”]
李芳敏144000
·8我要教導你,指示你應走的路;我要勸戒你,我的眼睛看顧你。
·9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如果不用嚼環轡頭勒住牠們,牠們就不肯走近。
·10惡人必受許多痛苦;但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
·1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喜快樂;所有心裡正直的人哪!你們都要歡呼。
· 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呼;正直人讚美主是合宜的。
·2你們要彈琴稱謝耶和華,用十弦瑟歌頌他。
·3你們要向他唱新歌,在歡呼聲中巧妙地彈奏。
·4因為耶和華的話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為都是誠實的。
·5耶和華喜愛公義和公正,全地充滿耶和華的慈愛。
·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 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9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10耶和華破壞列國的謀略,使萬民的計劃挫敗。
·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18耶和華的眼睛看顧敬畏他的人,和那些仰望他慈愛的人;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20我們的心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1我要時常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2我的心要因耶和華誇耀,困苦的人聽見了就喜樂。
·3你們要跟我一起尊耶和華為大,我們來一同高舉他的名。
·4我曾求問耶和華,他應允了我,救我脫離一切恐懼。
·5人仰望他,就有光彩,他們的臉必不蒙羞。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7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周圍紮營,搭救他們。
·9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敬畏他,因為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11孩子們!你們要來聽我;我要教導你們敬畏耶和華。
·10少壯獅子有時還缺食挨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
·12誰喜愛生命,愛慕長壽,享受美福,
·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也要離惡行善,尋找並追求和睦。
·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19義人雖有許多苦難,但耶和華搭救他脫離這一切。
·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22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性命;凡是投靠他的,必不被定罪。
·1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2求你緊握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拔出矛槍戰斧,迎擊那些追趕我的;求你對我說:「我是你的拯救。」
·4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5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驅逐他們。
·6願他們的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7因為他們無故為我暗設網羅,無故挖坑要陷害我的性命。
·8願毀滅在不知不覺間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羅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
·9我的心必因耶和華快樂,因他的救恩高興。
·10我全身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啊!有誰像你呢?你搭救困苦的人,脫離那些
·強暴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
·13至於我,他們有病的時候,我就穿上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心裡也不住地禱
·14我往來奔走,看他們像自己的朋友兄弟;我哀痛屈身,如同哀悼母親。
·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一起攻擊我,他們
·16他們以最粗鄙的話譏笑我,向我咬牙切齒。
·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我的生命脫離少壯
·19求你不容那些無理與我為敵的,向我誇耀;不讓那些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
·20因為他們不說和睦的話,卻計劃詭詐的事,陷害世上的安靜人。
·21他們張大嘴巴攻擊我,說:啊哈!啊哈!我們親眼看見了。」
·22耶和華啊!你已經看見了,求你不要緘默;主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4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我誇耀。p
·25不要讓他們心裡說:「啊哈!這正是我們的心願!」不要讓他們說:「我們把
·26願那些喜歡我遭難的,一同蒙羞抱愧;願那些對我妄自尊大的,都披上慚愧和
·27願那些喜悅我冤屈昭雪的,都歡呼快樂;願他們不住地說:「要尊耶和華為大
·28我的舌頭要述說你的公義,終日讚美你。
·1惡人的罪過在他心中深處說話,他眼中也不怕神。
·2罪過媚惑他,因此在他眼中看來,自己的罪孽不會揭發,也不會被恨惡。
·3他口中的話語都是罪惡和詭詐,他不再是明慧的,也不再行善。
·4他在床上密謀作惡,定意行在不善的道路上,並不棄絕惡事。
·5耶和華啊!你的慈愛上及諸天,你的信實高達雲霄。
·6你的公義好像大山,你的公正如同深淵;耶和華啊!人和牲畜,你都庇佑。
·7神啊!你的慈愛多麼寶貴;世人都投靠在你的翅膀蔭下。
·9因為生命的泉源在你那裡;在你的光中,我們才能看見光。
·8他們必飽嘗你殿裡的盛筵,你必使他們喝你樂河的水。
·10求你常施慈愛給認識你的人,常施公義給心裡正直的人。
·11求你不容驕傲人的腳踐踏我,不讓惡人的手使我流離飄蕩。
·12作惡的人必跌倒;他們被推倒,不能再起來。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乾,像即將凋萎的青草。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
·4你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把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
·8你要抑制怒氣,消除烈怒;不要心懷不平,那只會導致你作惡。
·9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但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1但謙卑的人必承受地土,可以享受豐盛的平安。
·12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5他們的刀必刺入自己的心,他們的弓必被折斷。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 18耶和華眷完全人在世的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備:羅克又道:“譬如說,大規模的戰爭是減少人口的一個過程,在戰爭中,人不論賢愚,都同時遭殃,一個炸彈下來,多少优秀的人和愚昧的人一起死亡,人類的進步,因之拖慢了不知多少。”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hb/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后備
   
   8
   

     由于我們之間的談話,越來越是熱烈,而且敵對的成分也越來越少,那持槍的漢子,也放下了手槍。我實在捺不住好奇,道:“那么他——”
     我指了指持槍的漢子,羅克道:“他是我的一名學生。我們醫院中,一個清洁工人,站出去,就可以令世界名醫慚愧死。”
     我不禁由衷地道:“是,你們已經掌握了生命的奧秘,在你們的手上,好像沒有不治之症這回事?”
     杜良搖著頭,道:“你錯了,我們不過有某种突破,這种突破,對于延長人的生命,有某种程度上的幫助而已。”
     我揮著手,說道:“你們為什么不公開這种突破,而要躲起來,甚至不惜改容貌,藏頭縮尾地工作?”杜良和羅克的臉上,都現出一种极度深切的悲哀來,這种深切的悲哀,絕不是任何人所能假裝出來的。他們兩人不約而同地歎了一聲,杜良道:“公開?現在人類的觀念,還未曾進步到這一程度。”
     我大聲道:“如果對人類有利的事,在觀念上,一定可以接受的。”
     羅克冷笑道:“哥白尼的學說,對人類的前途是不是有利?他被人燒死了。”
     我立時道:“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羅克道:“几百年,對人類來說,并沒有什么不同,人類的觀念,一樣是那樣愚昧落后。”
   海文也參加了辯論,道:“不見得,人類的觀念在飛速地進步,你能舉個愚昧落后的例子么?”
     羅克“哈哈”大笑起來,他的笑聲听來有點放肆,但是,卻充滿了自信。
   
     他道:“節制生育,是對全人類都有利的事情。可是直到現在,
    還有多少人對人工流產,對避孕在呶呶不休。”
     海文的臉紅了紅,道:“那主要是宗教的觀點。”
     羅克道:“對,但是當那么多人,精神無所寄托,而受制于宗教觀念之際,
    人類的觀念,能說是進步嗎?”
     我插言道:“這個問題遲早會解決的,而且,贊成節制人口的觀念,已經成為主流了。
    你舉的這個例子,說服力不強。”
     羅克揮著手,他的神情也漸漸變得激動,他道:“那么,优生學呢?
    优生學的觀念,有多少人可以接受?”
     我呆了一呆,向海文望去,海文的神情,也有點疑惑。我們當然知道优生學的意思,
    但是所謂优生學,卻也包括了許多不同的見解,不同的內容,我不知道羅克是指哪一种而言。
     我問道:“你說的优生學是——”
     羅克大聲道:“地球上的人口太多了,低劣的人所占的比例太大了,
    應該改變這种比例,使优秀的人得到更好生存的机會。”
     我皺著眉,道:“那應該怎樣?展開大屠殺,將你所謂不优秀的人全都殺光。”
     羅克“嘿嘿”冷笑道:“你說出這樣的話來,證明你對生態學的知識一無所有。
    人口不斷膨脹的結果,大屠殺會自然產生,各种各樣的天災人禍,會大規模地消滅人口,
    這是一种神奇的自然平穩力量。但是這种平衡的過程,是不公平的。”
    我和海文望著他,听他繼續講下去。
   
     羅克又道:“譬如說,大規模的戰爭是減少人口的一個過程,在戰爭中,人不論賢愚,都同時遭殃,一個炸彈下來,多少优秀的人和愚昧的人一起死亡,人類的進步,因之拖慢了不知多少。”
   
     我曾听過不知多少新的理論,但是像羅克這樣的說法,倒是第一次听到,這時我的心情,与其說是駭异,不如說是震惊來得好些。我失聲道:“那……你們在從事消滅所謂愚人的工作?”
     我在這樣講的時候,連聲音都把不住在發顫。因為羅克的話中,我可以听得出,在他的心目中,地球上的人,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他所謂“愚人”、“低等人”。
     羅克苦笑了一下,道:“真應該這樣做。但是我們還始終是這個時代的人,我們的觀念再新,有時也很難突破總体的概念。例如殺人是殘酷的這個觀念,我們就很難轉變為殺人是慈悲的。”
     海文喃喃地道:“殺人和慈悲連在一起,我還是第一次听到。”
     羅克道:“其實,很多人心中明白,用無痛苦的方法減少一大批活著不知干什么,生命過程和昆虫、植物并無分別的人,對于其余的人是极度有利的,但是既然人人認為每一個人,即使他的生命過程像昆虫,他也有生存的權利之際,這种行動,自然不可能展開,雖然明眼人看出,這樣下去的結果,是全人類玉石俱焚,同歸于盡。”
     海文伸手划了一個“十”字,道:“謝天謝地。”
     我雙眉緊鎖,羅克的這种觀念,我自然不能接受,但是我倒也并不否認這种說法有可供深思之處,那牽涉的范圍太廣,我不想和他再爭論下去。
     我道,“那么,你們在做什么工作呢?”
     羅克道:“我們致力于盡量挽救优秀者的生命。”
     我悶哼了一聲,道:“你所謂‘优秀者’,正确的稱呼,應該是成功者,像陶啟泉,像齊洛將軍,像辛晏士,像阿潘特王子——”
     羅克道:“凡是成功的人,一定是优秀的人,凡是优秀的人,也必定成功,兩者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事,不必多咬文嚼字。”
     對于羅克這樣的說法,我倒也無法反駁。我一轉念,看到丘倫坐在羅克和那漢子的中間,對于我們激烈的爭辯,他像是一句也未曾听進去,神情仍然是那樣茫然,看來和白痴無异。
     我向丘倫指了一指,道:“在我看來,丘倫是一個十分优秀的人,在你們心目中,他或許是一個低等人,所以你們才將他囚禁了六年,使他變成瘋呆?”
     杜良和羅克兩人,本來一開口就滔滔不絕,似乎絕沒有什么難題可以難得倒他們。可是我一提起丘倫,兩個人不約而同,一起抿緊了嘴,不再出聲。
     我進逼道:“如果連他也只好算是低等人,那么,消滅低等之人之后,地球上還能剩下多少人?一万?八千?”
     杜良道:“我們并不認為他不优秀。”
     我道:“那么,為什么他要受到這樣的待遇?”
     杜良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道:“他的事,是一個意外,真的是一個巨外。”
     我再進逼,道:“什么意外?我看不是意外,是你們的犯罪行為之一。”
     羅克怒道:“你真是一頭驢子。”
     我道:“罵人是驢子,并不解決問題,我只要將丘倫的事,公諸社會,你們任何工作都難以繼續下去了。”
     杜良又惊又怒,道,“你不會這樣做。”
     我十分肯定地道:“我會的。”
     杜良說道:“那對你有什么好處?”
     我裝出一副狠勁來,道:“有時我做事,不一定要對自己有好處,損人不利己,也是好的。至少,我可以替我的朋友出气。”
     我之所以要裝出一副狠勁來,是因為我已經發現,杜良和羅克,雖然曾經用過不正當的手段對付我,例如曾使我麻醉昏迷了十二天,剛才又拿槍指著我,可是他們對于這种事,都顯然并不熟練。
     也就是說,他們本質上是科學家,是知識分子,是很容易對付的人,我這樣逼他們,就有可能令得他們把事實的真相透露出來。果然,我的恐嚇看來生效了。羅克和杜良都十分憤怒,可是卻全然無法對付我的樣子。過了一會,杜良才道:“丘倫已經死了。”
     我和海文陡地一震,丘倫已經死了,這是什么話?丘倫明明坐在車子里。顯然他的神態有异,但絕不是一個死人,這是毫無疑問的事。
     在我還來不及對杜良的話作出反應之際,杜良又道:“他是一個意外中喪生的。”
     我指著丘倫,張大了口,仍然說不出話來。
     事實上,在那樣的情形下,我不必說什么,用意也十分明顯:丘倫明明在這里,你怎么說他在意外中喪生了。這不是胡說八道嗎?
     杜良和羅克互望了一眼,杜良向羅克投以一個征詢的眼色,羅克緩緩地點了點頭。杜良道:“這里不是詳談的好地方,我們到醫院去再說,好不好?”
     我本來想拒絕他的建議,但是轉念一想,就算到醫院去,他們也玩不出什么花樣來,所以我道:“好,希望到了醫院,能有進一步的具体說明。”
     羅克和杜良兩人不再說什么,我駕著車,向醫院的方向疾駛而去,到了醫院的門口,我想減慢速度,可是圍牆的大鐵門卻自動打了開來。
     我看到了這种情形,悶哼了一聲,杜良道:“我們有足夠的金錢,所以這里的一切設備,遠超乎你能想像的范圍之上。”
     我一面將車直駛進去,一面道:“那你對我的想像力未免估計過低了。”
     杜良想要回答我的話,但是羅克卻碰了他一下,道:“等一會我們有太多的話要說,現在何必為這种小事爭論?讓他自己看好了。”
     杜良不再說什么,車子已在醫院建筑物前,停了下來,一個穿著白外衣的人,自醫院中走出來,打開了車門,那持槍的漢子,挾持著丘倫走下車去,丘倫一點也沒有反抗。
     我叫了起來,道:“等一等,我們將要談論的事情,是和他有關的,我要他在場。”
     羅克道:“他在場,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道:“不行,我要他在。”
     羅克怒道:“不能完全听你的,因為你什么也不懂。你真要堅持,那就算了。”
     我斜著眼,道:“你不怕我去揭秘?”
     羅克冷冷地道:“我們可以搬一個地方,我看阿潘特王子的領地,就會十分歡迎我們。”
     他的態度強硬了起來,我反倒沒有辦法了,只好悶哼了一聲,一副悻然之色,出了車子,看他們將丘倫帶走。
     海文也出了車子,另外又有一個人自醫院中出來,杜良道:“海文小姐,你也沒有必要參与這件事,真的,等衛先生知道了究竟之后,如果他自己判斷,可以讓你知道的話,那一定會告訴你。”
     海文連忙抗議道:“不行,丘倫是我的朋友,何況又是我發現他的。”
     杜良的神情十分真摯,道:“小姐,我不會損害你,我是怕有些事實,會令你日后的生活,變得十分不愉快,所以才勸你离去——”他指了指出來的那個人, “他會送你回去。”
     海文把不定主意,向我望了過來。我心想,如果有什么變故的話,海文不在身邊,我可以不必照顧她,也方便得多。何況在事后,是不是將一切事實告訴她的取決權在我,如今讓海文离去也好。
     我打定了主意,向海文道:“你放心,事后我會將一切經過告訴你。”
     海文接受了我的提議,她略為猶豫了一下,道:“丘倫好象有病,請他們盡力。”
     我道:“你放心,我就是為了他來的。”
     海文低歎了一聲,和自醫院中出來的那人,走了開去,到了一輛車旁,一起上了車。
     我看著她离去,才轉身和杜良,羅克一起走進了醫院,醫院的一切,看來仍然沒有什么异樣,我的意思是,醫院看來仍然是醫院。一直到走進了會客室,我上次和杜良見面的所在,仍然沒有什么异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