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想了一想:“我會對他們說,你有可能成為一個大科學家,而所有的大科學家,在小時候,總有一些成年人不能容忍的怪行為,叫他們不必在意。”]
李芳敏144000
·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中国政权?
·它的數字是六百六十六。His number is 666.
·Cartoon Sex Movie : 瘋狂的 二奶情妇,, ,三奶、五百奶、和一亿奶、N亿奶 sex stories .瘋狂的 大奶,二奶和N個奶,瘋狂的小蜜:同樣為沒人格的狐貍精也!
·對怎麼樣的人,我就作怎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一些人。
·8 我本來比聖徒中最小的還小, 神還是賜給我這恩典,要我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傳給外族人, 9 並且使眾人明白那奧祕的救世計劃是甚麼(這奧祕是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有的 神裡面的), 10 為了要使天上執政的和掌權的,現在藉著教會都可以知道 神各樣的智慧。
·耶穌基督的啟示 : 26 得勝的,又遵守我的旨意到底的,我必把統治列國的權柄賜給他
·瘋狂的中共胡锦涛 &瘋狂的 贱狗们 must read!
·三個天使的信息 ^-^
·10 這樣,你為甚麼批評你的弟兄呢?為甚麼又輕看你的弟兄呢?我們都要站在神的審判臺前
·“你們應當救自己脫離這彎曲的世代!” “Save yourselves from this corrupt generation.” 38 彼得說:“你們應當悔改,並且每一個人都要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使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
·博讯最新滚动新闻 ZT
·我们心中,没有敌人 ^-^
·《自由圣火》ZT
·4 主啊!誰敢不敬畏你,不榮耀你的名呢?因為只有你是神聖的,萬國都要來,在你面前下拜,因為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明出來了。”
·真正颠覆中共政权的腐败糜烂 ZT
·【徐水良文集】中国民主党 ^-^
·10 為義遭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11 人若因我的緣故辱罵你們,迫害你們,並且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12 你們應該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他們也曾這樣迫害。
· Love your enemies 當愛你們的仇敵 ^-^
·11 他們又因為所受的痛苦和所生的瘡,褻瀆天上的 神,並不為自己所作的悔改。
·1945年12月7日 中国共产党反对一党专政?
·从激情的自由主义者到虔诚的基督教徒 ^-^
·我怎可以作這極惡的事,得罪神呢?
·又要吃她的肉,用火把她燒掉。they will eat her flesh and burn her with fire
·24 以 諾 與 神 同 行 , 神 將 他 取 去 ,他 就 不 在 世 了 。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去吃吧,這是我的身體。
·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do you truly love me more than these?
·一党独大的民主 = 一党独大是人民的主人? ^-^
·自由 free ^-^
·特务 ^-^
·兩個探子 two spies ^-^
·耶和華說:但是我的僕人迦勒 The Lord replied:But My servant Caleb
·只在迦薩、迦特和亞實突還有餘下的。only in Gaza, in Gath, and in Ashdod some remained.
·因為她的罪惡滔天,神已經想起她的不義來。
·02/01/2010 earth quake report (1 Feb 2010 )
·無 人 悔 改 惡 行,他 們 毫 不 慚 愧.No man repented of his wickedness,They certainly were not ashamed
·因 為 那 已 經 立 好 的 根 基 就 是 耶 穌 基 督 , 此 外 沒 有 人 能 立 別 的 根 基 。For no man can lay a foundation other than the one which is laid, which is Jesus Christ.
·[我 受 苦 是 與 我 有 益 , 為 要 使 我 學 習 你 的 律 例 。][ 你 還 缺 少 一 件 : 去 變 賣 你 所 有 的 , 分 給 窮 人 , 就 必 有 財 寶 在 天 上 ;][不 可 少 的 只 有 一 件 ; 馬 利 亞 已 經 選 擇 那 上 好 的 福 分 , 是 不 能 奪 去 的 。]
·博讯社论 : 中国共产党 的"爱国"黑客
·等待一个当汉奸的机会, 因为奴才是没有国家的。
·中国共产党 never talk about 自由主义 ^0^ “自由人道主义” ^-^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
·地震 : 2010年2月2日 Earthquake: 02 Feb 2010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王怡 ZT
· 15 凡是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拋在火湖裡。
·不可能? impossible? ^-^
·那 時 , 天 下 人 的 口 音 、 言 語 都 是 一 樣 。
·自由应是人类精神的本质;思想自由则是文化的灵魂。而言论、新闻、出版自由,则是通向人类文化自由的必由之路。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ZT
·那獸被捉住了,And the beast was seized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言论自由 VS 冤民大同盟
·創 世 記 1:1 起 初 ,   神 創 造 天 地 。
·行为完全的穷人,胜过行事狡诈的财主。Proverbs 28:6 Better is the poor that walketh in his uprightness
·彼 得 說 : 你 的 銀 子 和 你 一 同 滅 亡 罷 !因 你 想 神 的 恩 賜 是 可 以 用 錢 買 的 。 你 在 這 道 上 無 分 無 關 ; 因 為 在 神 面 前 , 你 的 心 不 正 。
·我 必 傾 覆 列 國 的 寶 座 , 除 滅 列 邦 的 勢 力 , 並 傾 覆 戰 車 和 坐 在 其 上 的 。
·毛年轻时的伟大理想不过是去湘西当土匪而已
·现汽油已经撒满大地,就等那一根火材了。
·组党, 和平竞争,这是举世公认人权的一部份,何罪有之??
·他 向 你 所 要 的 是 甚 麼 呢 ?
·這 是 第 二 次 的 死 。which is the second death.
·一只蝴蝶翅膀煽起的微风,就可以吹倒专制帝国这座大厦。ZT
·启 示 录 14 VS 启 示 录 13. Both are my duty to inform ^-^
·Population Clocks : World 6799126006
·七 十 個 七 The Seventy “Sevens“
·Impossible?
·6 耶穌再來. 天使對我說:“這些話是可信的、真實的!主,就是眾先知之靈的 神,差遣了他的天使,把那快要發生的事,指示他的僕人。”“看哪!我必快來!那遵守這書上預言的人是有福的!”
·Question ^-^
·anneleefm自由地嫁人
·神命挪亞建造方舟 神對挪亞說:“在我面前全人類的盡頭已經來到,因為地上由於他們的緣故滿了強暴。看哪,我要把他們和世界一起毀滅。
·審 判 全 地 的 主 豈 不 行 公 義 麼 ?Shall not the Judge of all the earth deal justly?"
·   神 說 : 我 們 要 照 著 我 們 的 形 像 、 按 著 我 們 的 樣 式 造 人.
·我 實 在 告 訴 你 們 , 你 們 若 不 回 轉 , 變 成 小 孩 子 的 樣 式 , 斷 不 得 進 天 國 。
·政治自由 ^-^
· 主 阿 , 連 有 義 的 國 , 你 也 要 毀 滅 麼 ? "Lord, will You slay a nation, even though blameless? 我主啊,連正義的人你也要殺害嗎?
· 你 們 來 看   神 所 行 的 , 他 向 世 人 所 做 之 事 是 可 畏 的 。 Come and see the works of God, Who is awesome in His deeds toward the sons of men.
·窮寡婦的奉獻 The Widow’s Offering
·腰 袋 裡 不 要 帶 金 銀 銅 錢 。 "Do not acquire gold, or silver, or copper for your money belts,
· 当 耶 和 华 发 怒 的 日 子 , 他 们 的 金 银 不 能 救 他 们 ; 他 的 忿 怒 如 火 必 烧 灭 全 地 , 毁 灭 这 地 的 一 切 居 民 , 而 且 大 大 毁 灭 。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
·你要說:‘猶大列王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看哪!我必使災禍臨到這地方;凡聽見的,都必耳鳴。
· 然後,我必把猶大王西底家和他的臣民,就是在這城裡經過瘟疫、刀劍之災和饑荒而倖存的人,都交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和他們的仇敵,以及尋索他們性命的人的手中。尼布甲尼撒要用刀劍擊殺他們,絕不顧惜,不留情,不憐憫。’”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张三一言 : Who is your enemy敵人?
· 徐水良, Where is your 武器威力?
·人 的 仇 敵 就 是 自 己 家 裡 的 人 。 and A MAN'S ENEMIES WILL BE THE MEMBERS OF HIS HOUSEHOLD.
·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那時,王要對右邊的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 “王也要對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離開我,到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吧!
·武力抗暴? using 石头? ha! ha! ^-^
· 但 這 些 人 毀 謗 他 們 所 不 知 道 的 。 他 們 本 性 所 知 道 的 事 與 那 沒 有 靈 性 的 畜 類 一 樣 , 在 這 事 上 竟 敗 壞 了 自 己 。
·信徒的團契生活 : 信 的 人 都 在 一 處 , 凡 物 公 用
· 獸 就 開 口 向 神 說 褻 瀆 的 話 , 褻 瀆 神 的 名 並 他 的 帳 幕 , 以 及 那 些 住 在 天 上 的 。
·耶和華說:“我必把萬物從地上完全除滅。
· 全地的人必有三分之二被除滅,只有三分之一存留下來。(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他 就 仆 倒 在 地 , 聽 見 有 聲 音 對 他 說 : 掃 羅 ! 掃 羅 ! 你 為 甚 麼 逼 迫 我 ?
·Sabah巴色会教堂 : 哈"巴"狗"色"情"教会
·中国泛绿联盟
·以斯拉認罪禱告 Ezra’s Prayer About Intermarriage
·Mind you own business Busybody东海一枭!
·7 亞伯拉罕逝世.1亚伯拉罕把自己一切所有的都给了以撒。
·  神在教會裡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神蹟的,再其次是有醫病恩賜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各種方言的。
· 我必毀壞冬天和夏天的別墅,用象牙裝飾的房子必破爛,宏偉的樓宇必歸於無有。”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5 耶和華折斷了惡人的杖和統治者的棒,5The Lord has broken the rod of the wicked, the scepter of the ruler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想了一想:“我會對他們說,你有可能成為一個大科學家,而所有的大科學家,在小時候,總有一些成年人不能容忍的怪行為,叫他們不必在意。”

第三部 研究所中出了事
   
     我想起了那天溫寶裕問的問題:“有一种辦法,可以看到平時看不到又不了解的東西。例如細菌,人能看到細菌的歷史不算很久,最原始的顯微鏡被制造出來之前,人類就不知道有种微小的生物和我們在一起,無所不在。”溫寶裕側看頭:“可是微生物……還是和我們生活在一個空間裹的。”我拍了拍他的頭:“你想得太复雜了,如果說,你想看到生存在另一個空間的東西,首先先要承認确然有另一度空間的存在。”溫寶裕道:“不存在嗎?”我吸了一口气:“這個問題沒有人可以回答,四度或五度空間究竟是不是存在,這是沒有一個人可以肯定回答,就算承認鬼魂,鬼魂是某种人類還不知道的能量,只怕也和我們存在於同一個空間之中。” 溫寶裕側看頭,想了一會。當他這樣想的時候,神情十分認真。運用他所有的知識在深思看,看起來,不再像是一個少年人。
     過了一會,他才歎了一口气,用力搖了搖頭:“希望在我們這一代,可以解決這類問題。”我點頭:“希望。”溫寶裕站了起來:“我要告辭了,你……准備怎樣對付我父母?他們怒意未息,其實我……根本沒有做錯甚麼。”我想了一想:“我會對他們說,你有可能成為一個大科學家,而所有的大科學家,在小時候,總有一些成年人不能容忍的怪行為,叫他們不必在意。”溫寶裕有點發愁:“這樣說……有用嗎?”我笑了起來:“當然,我還會嚇他們一下,告訴他們,如果不了解你,你就會逃走。”溫實裕眨看眼,還是很不放心:“如果他們不怕,我想逃也沒有地方可去。”我哈哈大笑:“逃到我這裹來吧。”滑寶裕一听,高興得手舞足蹈,白素在一旁人搖其頭:“你們兩個人沒大沒小,太過分了,你怎麼能這樣教孩子。”我指看溫寶裕:“看看清楚,使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他的想法,比他開藥材舖的爸爸,不知超越了多少。”白素又狠狠瞪了我一眼,對溫寶裕道:“你不必擔心,你父母不知道多麼愛你,他們生气,不是不舍得那批犀角,而是心痛你做坏事,怕你誤入歧途,所以才對你嚴厲。”溫寶裕笑道:“可能是。但如果我拿的只是三公斤陳皮,他們或許不會那麼緊張。”我忍不住又呵呵大笑了起來,溫寶裕這小孩,真是精靈得有趣。
     溫實裕看我笑看,提出了他的要求:“衛先生,你最近有甚麼古怪事遇到?能不能讓我和你一起探索一下?”我立時搖頭:“沒有,就算有,我也不會讓你參加。一個人,在你這樣的年紀,有太多事要做,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拚命吸取知識,才能有其他作為。人類的新想法、新觀念,全從丰富的學問、知識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白素低聲說了一句:“這才像話。”我忙分辨道:“我說的每一句話都像話,只不過有些和一般人的認識,多少有點不同而已。”白素笑了一下:“我不和你爭論這一些……”她才講了一句,電話鈴突然向了起來,又是抽屜中的那一只號碼少為人知的那一只。

     我才開了抽屜,取起電話來,我以為是胡怀玉打來的,可是電話中都傳來了极其微弱、低得難以辨認的聲音,而且是一個女性的聲音,別有濃重澳洲口音的英文在說看:“衛斯理先生?”我答應看,知道那是長途電話,然後那女聲道:“請等一等。”這一等,等了足有五分鐘之久,才听到了一個聲音在叫看:“衛斯理?” 我辨不出那是甚麼人,只好大聲答應,那邊道:“張堅,我是張堅。”我怔了一怔。張堅埋頭埋腦在南极做研究,几乎和外界完全隔絕,他居然打電話來找我,可知一定有甚麼非常事故。
     我忙道:“張堅,有甚麼事麼?”
     我在講電話的時候,溫寶裕還在旁邊,他一听得我這句話,就与奮得直跳了起來“好哇,張堅,就是那個在南极的探險家。”我立時瞪了他一眼,同時向白素作了一值手勢,示意白素帶他出去。白素向他招了招手,可是位縮了縮身子,一副哀求的模樣,令得白素不忍心拉他出去。
     我由於電話中傳來的聲音十分細小,自然也無法再分神把他赶出去,要用心听電話。
     張堅在電話中傳來的話是:“衛斯理。我要你到我這裹來一次。”我怔了怔:“你在甚麼地方?”這句話其實是問來也多餘的,張堅還會在甚麼地方?他當然在南极,可是由於他要我到他那裹去,我又不能不問這一句。
     張堅道:“我在巴利尼島。”
     他說了三四次,我才听清楚了這個島的名字,我只好苦笑:“這個見鬼的巴利尼島是在……”張堅道:“在麥克貴里島以南,不到一千公里,麥克貴里島,在紐西蘭以南,也不過一千多公里。”我不禁苦笑,說來說去,張堅還是在南极。
     看來除了南极之外,他不會再有別的地方可去。張堅和南极,其間几乎可以划上等號。
     他這個人,真可以說是不識世務至於极點,他要我到南极去,十几万公里,就像是打電話叫朋友出去喝一杯咖啡。
     我試圖使他明白我和他之間的距离如何遙遠,并不是一下樓轉一個彎就可以去得的街角,可是又不知如何開口才好。
   
     我只好折衷地道:“你在南极住得太久了,張堅,南极是地球的一端。而我住在地球的另一邊。”張堅怔了一怔:“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你說你不能來,還是不想來?”我又支吾了一下,使在那邊叫了起來:“你一定要來。在我這襄,有點事情發生了,比我們上次的事還要超乎人類的知識范圍之外。你要是不來,終生後悔。”我歎了一聲,實在不知怎樣說才好。
   地球上有四十多億人,只怕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性格,有溫家三少奶奶那樣,自己的孩子做了一些她不愜意的事,就胡亂去怪人:也有像張堅那樣,完全不理會別人處境。
   
     我還未曾開口問,他又道:“我不單要你來,還要你去約一個朋友一起來,這個朋友……”我打斷了他的話頭:“這個朋友叫胡怀玉?”張堅高興地道:“是,是,你和他聯絡過了。”我道:“不是我和他聯絡,是位和我聯絡,就在今天,他給我看了三塊冰塊,其中兩塊之中,有生物的胚胎,正在成長。”張堅停了一停: “不是兩塊,是三塊。”我道:“是,另一塊中的生物不見了。胡怀玉擔心得不得了,認為不知是甚麼上古生物,逃了出來,會鬧得天下大亂。”張堅又停了片刻。才道:“衛斯理,很好笑麼?”我听他的話中,大有責難之意,更是啼笑皆非:“我沒有說很好笑,你那邊發生的事,是不是和胡怀玉實驗室中發生的事一樣?或是有關?”張堅歎了一聲:“我不知道,衛斯理,一定要你來了,才有法子解決。”要在這裹插進來說一下的是,在電話打進來的時候,溫寶裕這少年,就在我的書房中,我在听電話的時候,曾經暗示他可以离去,也曾暗示白素,把他帶离書房去,可是他卻假裝不懂。
     溫寶裕不但假裝不懂,而且,還假裝并不在听我的電話,而在書房中東張張、西摸摸,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溫寶裕不論怎麼假裝,絕瞞不過我。他正用心听我在電話中講的每一個字。
     當他听到我講到有上古的生物自實驗室中逃出來,他神情极其与奮,雙眼發光,這使我感到有點不可忍受。
     所以,我用手遮掩一下電話听筒,不客气地道:“溫寶裕,你父母一定在等你,你可以离去了,去吧。”溫寶裕還現出不愿意的神情來,我沉下了瞼:“你看不出我很忙嗎?成年人和少年人不同,少年人可以一直想,但成年人除了想之外,還要做。”他的口唇掀動了几下,想說甚麼。可是又沒有說出來,神情略帶委屈,我再向白素示意,白素握住了他的手:“我們先出去再說。”溫寶裕向我揚了揚手,走到門口,居然又十分有禮貌地向我一鞠躬,才跟白素,走了出去。
     電話那邊,張堅一直在說話:“你這就去和他聯絡,比較起我寄給他的冰塊來,這裹所發生的,簡直惊天動地,你真是一定要來,我在這裹等你,你到了紐西蘭南部的因維卡吉市之後,南极探險組織的人會和你們聯絡,你可以有小型飛机供應,直接飛來和我會合。抱歉我不能來迎接你,打完電話,我還要回基地去,為了打電話和你聯絡,我要來回超過一千公里,他媽的,人類的科學,真是落後。”他忽然發起牢騷來。我還在想如何把他的這种邀請推掉,至少,使可以先在電話中告訴我,究竟是甚麼异特的事情。
     可是他一說完,就只听得“卡”的一聲,使顯然已經放下了電話。
     我不禁大是著急,連忙“喂喂喂”,可是“喂”了七八十聲,電話放下了就是放下了,哪裹還有半分回音。
     我瞪著電話,呆了半晌,不知道怎麼才好。張堅這個人,一放下電話之後,极可能立時就啟程回到他与世隔絕的基地去了,除了万里迢迢,親自去找他之外,無法再和他聯絡。
     而他又不肯講出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只說胡怀玉實驗室中的事,和他所發現的相比較,簡直微不足道。
     在胡怀玉實驗室中發生的事,也已經夠奇特的了,在顯微鏡下,可以清楚地看出,冰塊之中,有看生命的最初形式,而且在溫度逐步提高過程之中,分裂成長,不知道會成為甚麼。
     而張堅還說那“微不足道”,那麼,他發現了甚麼?難道真是活生生的史前怪獸?張堅的“邀請”,其實也很令人心向往之,只是來得大突然。我想了一想,覺得應該先和胡怀玉聯絡一下,听听他的意見。
     我剛剛准備拿起電話,白素推門走了進來:“他父母一直在車子裹等他。”我悶哼了一聲:“那女人要把我拉到警局去?你怎麼向他們解釋溫寶裕偷了犀角去的用途?”白素笑了起來:“的确很難,但是我使他們相信,溫寶裕只不過是在做一個古代有記載的實驗,其中需要用大量的犀角。他的實驗如果成功,這一种小儿科的圣藥……”白素請到這裹,笑聲越來越頑皮:“溫寶裕听得口張得老大,他一定想不到我也會信口雌黃,可是他父母卻相信了,還稱贊他有出息,可以把家傳的業務,繼續下去。”我听得白素居然弄了這樣一個狡檜,不禁“哈哈”大笑,但是笑了几聲,就覺得十分不對勁,道:“甚麼叫作你“也”會信口雌黃?你在暗示甚麼?暗示我一直在信口雌黃?”白素淡然一笑,顧左右而言他:“我可沒有這樣說過張堅的邀請,你可接納了?”我只好歎了一聲:“他自顧自講,講完之後,就挂了電話。”我把張堅的話复述了一遍,白素道:“看來你是非去不可的了。”我又歎了一聲:“我倒希望我可以有選擇的餘地,先和胡怀玉聯絡一下,他要是有興趣的話,讓他一個人去。”白素用疑惑的眼光望看我,我知道她這樣看我的意思,是在說我講的話言不由衷,其實我心中巴不得立刻就身在南极。
     我的确有這种想法,所以只好避開她的眼光,自顧自去撥電話。電話撥通之後,久久沒有人听。我記得胡怀玉說過,他會二十四小時在實驗室中,注視看那些胚胎的變化。電話怎麼會沒人听呢?我挂上,再打,這一次,電話有人接听了,可是卻不是胡怀玉的聲音,我道:“請胡怀玉先生……”那邊一個男人的聲音反問: “你是誰?”我有點不耐煩:“你叫胡怀玉來听就是了。”那個男人的聲音道:“你……”他只講了一個字。又換了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我們也正住找胡先生,你是他的朋友嗎?”我怔了一怔。那第二個男人的聲音,听來十分熟悉。他說他們也在找胡怀玉,那是甚麼意思?“他們”又是甚麼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