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就算是專家,也末必能真正了解自己]
李芳敏144000
·6至於我,我卻倚靠耶和華。
·7因為你看見了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痛苦
·8你沒有把我交在仇敵的手裡,你使我的腳站穩在寬闊之地。
·9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在患難之中
·10我的生命因愁苦耗盡,我的歲月在歎息中消逝
·11我因眾仇敵的緣故,成了眾人羞辱的對象,在我的鄰居面前更是這樣;
·12我被人完全忘記,如同死了的人,我好像破碎的器皿,
·13他們一同商議攻擊我,圖謀要取我的性命。
·14但是,耶和華啊!我還是倚靠你;我說:「你是我的神。」
·16求你用你的臉光照你的僕人,以你的慈愛拯救我。
·15求你救我脫離我仇敵的手,和那些迫害我的人。
·17耶和華啊!求你不要使我羞愧,因為我向你呼求
·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19耶和華啊!你為敬畏你的人所珍藏的好處
·20你把他們藏在你面前的隱密處,免得他們陷在世人的陰謀裡
·21因為我在被圍困的城裡,他就向我顯出他奇妙的慈愛。
·22可是我向你呼求的時候,你還是垂聽了我懇求的聲音。
·23和華保護誠實的人,卻嚴厲地報應行事驕傲的人。
·2心裡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
·4因為你的手晝夜重壓在我身上,我的精力耗盡
·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我向你承認我的罪,沒有隱藏我的罪孽
·5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孽。
·6因此,凡是敬虔的人,都當趁你可尋找的時候,向你禱告
·7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護我脫離患難,以得救的歡呼四面環繞我
·8我要教導你,指示你應走的路;我要勸戒你,我的眼睛看顧你。
·9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如果不用嚼環轡頭勒住牠們,牠們就不肯走近。
·10惡人必受許多痛苦;但倚靠耶和華的,必有慈愛四面環繞他。
·1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喜快樂;所有心裡正直的人哪!你們都要歡呼。
· 1義人哪!你們要靠著耶和華歡呼;正直人讚美主是合宜的。
·2你們要彈琴稱謝耶和華,用十弦瑟歌頌他。
·3你們要向他唱新歌,在歡呼聲中巧妙地彈奏。
·4因為耶和華的話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為都是誠實的。
·5耶和華喜愛公義和公正,全地充滿耶和華的慈愛。
·6諸天藉著耶和華的話而造,天上的萬象藉著他口中的氣而成。
· 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9因為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
·10耶和華破壞列國的謀略,使萬民的計劃挫敗。
·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18耶和華的眼睛看顧敬畏他的人,和那些仰望他慈愛的人;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19要搭救他們的性命脫離死亡,使他們在饑荒中可以存活。
·20我們的心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21我們的心因他歡樂,因為我們倚靠他的聖名。
·1我要時常稱頌耶和華,讚美他的話必常在我口中。
·2我的心要因耶和華誇耀,困苦的人聽見了就喜樂。
·3你們要跟我一起尊耶和華為大,我們來一同高舉他的名。
·4我曾求問耶和華,他應允了我,救我脫離一切恐懼。
·5人仰望他,就有光彩,他們的臉必不蒙羞。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6我這困苦人呼求,耶和華就垂聽,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
·7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周圍紮營,搭救他們。
·9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敬畏他,因為敬畏他的一無所缺。
·11孩子們!你們要來聽我;我要教導你們敬畏耶和華。
·10少壯獅子有時還缺食挨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
·12誰喜愛生命,愛慕長壽,享受美福,
·13就應謹守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欺詐的話;
·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也要離惡行善,尋找並追求和睦。
·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18耶和華親近心中破碎的人,拯救靈裡痛悔的人,
·19義人雖有許多苦難,但耶和華搭救他脫離這一切。
·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22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性命;凡是投靠他的,必不被定罪。
·1耶和華啊!與我相爭的,求你與他們相爭;與我作戰的,求你與他們作戰。
·2求你緊握大小的盾牌,起來幫助我。
·3拔出矛槍戰斧,迎擊那些追趕我的;求你對我說:「我是你的拯救。」
·4願那些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設計陷害我的,退後羞愧。
·5願他們像風前的糠秕,有耶和華的使者驅逐他們。
·6願他們的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
·7因為他們無故為我暗設網羅,無故挖坑要陷害我的性命。
·8願毀滅在不知不覺間臨到他身上,願他暗設的網羅纏住自己,願他落在其中遭
·9我的心必因耶和華快樂,因他的救恩高興。
·10我全身的骨頭都要說:「耶和華啊!有誰像你呢?你搭救困苦的人,脫離那些
·強暴的見證人起來,盤問我所不知道的事。
·13至於我,他們有病的時候,我就穿上麻衣,禁食刻苦己心;我心裡也不住地禱
·14我往來奔走,看他們像自己的朋友兄弟;我哀痛屈身,如同哀悼母親。
·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一起攻擊我,他們
·16他們以最粗鄙的話譏笑我,向我咬牙切齒。
·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我的生命脫離少壯
·19求你不容那些無理與我為敵的,向我誇耀;不讓那些無故恨我的,向我擠眼。
·20因為他們不說和睦的話,卻計劃詭詐的事,陷害世上的安靜人。
·21他們張大嘴巴攻擊我,說:啊哈!啊哈!我們親眼看見了。」
·22耶和華啊!你已經看見了,求你不要緘默;主啊!求你不要遠離我.。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3我的神,我的主啊!求你激動醒起,為我伸冤辯護。
·24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我誇耀。p
·25不要讓他們心裡說:「啊哈!這正是我們的心願!」不要讓他們說:「我們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算是專家,也末必能真正了解自己

自由是血 ,自由是泪, 自由是人心中的悲痛。专制政权剥夺人民的自由已经五十余年,人民被迫忍受至今。所有的渴望与反抗都被残忍地扑灭。而渴望不死,反抗不息。经历失败的人民仍在渴望,仍在反抗。尤其是他们中的先进分子,站在反抗的前沿阵地上,进行着搏击。不断地抗议,又不断地被投入监狱,或被驱逐至海外,专制政权黑色的能量毁灭着一切寻求自由的人们的努力。这是一场战争,没有硝烟的战争。只有当更多的人投入到这场与专制政权的战斗之中时,只有当人民普遍觉醒自觉地投身一场全民的寻求自由的社会运动中来的时候,自由的事业才能够成功。不要指望专制政权会自动变好,中国的专制政权已然彻底腐朽,失去了自我更新的能力。只有外来民主自由力量的强大冲击,才能使其崩溃死灭。必须积集更为强大的反对专制政权的能量,必须有更多的人更多的财力更多的能量的投入,必须制造更多的反抗,掀起更多更大的反抗浪潮才能形成对专制政权巨大的压力冲击力,从而渐渐侵蚀专制政权的基础,当专制政权的日益衰弱之时,最终的强大冲击将会使其死灭,不再能为害国家、社会与人民。
   http://boxun.com/hero/201004/anneleefm/114_1.shtml
   
   ---------------------------------------------------------------
   我自然沒有理由不放心,我們又閒談了一會,梁若水忽然感慨起來:

   “人腦的构造,真是复雜。像精神分裂症,已經有了不知多少宗病例,
   它的症狀,甚至醫療方法,也都被就定了下來,治療的百分比高。
   可是,導致一個人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原因,卻一點頭緒也沒有。
   只知道腦部有甚麼地方不對頭,可是病因、病源,完全不能尋找。”
   我同意她的看法:“是啊,构成人腦的几十億個各种不同類型、不同功用的細胞,
   只要其中單一的一個出了點毛病,整個腦部的功能運行,就會出差錯,
   總不能把人腦的几十億個細胞,逐一檢查。”
   梁若水歎丁一聲:“就算能逐一檢查,也沒有用,
   因為即使在放大了几十倍的電子顯微鏡下,
   也無法知道何者是正常,何者出了毛病,就算是專家,也末必能真正了解自己,唉。”
   她神情傷感,我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她的好友,
   因為腦部活動受了不明訊號干扰而墮樓致死的張強,只好陪看她歎了一下,
   然後告辭。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xz/005.htm
   第五部 超級頑童膽大妄為
   
     我想了一想,放下了電話:“對,到南极去,路途遙遠,也不在乎遲一天半天。”當晚,我一直在想看張堅不知道是發現了甚麼怪事,要我非去不可。可惡的是,他在電話之中,甚麼也不說,叫我設想一下,也無從設想起。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梁若水通了一個電話。請她在家里等我,然後,我驅車前往。梁若水還是住在老地方,看到了我很高興,我先問她:“陳島的蛾類研究。有甚麼進展?”梁若水緩緩搖看頭道:“很難說。人的腦部,肯定可以直接接受外來的訊號,訊號強烈時。甚至可以使人的行為整個改變,可是卻始終無法找出甚麼類型的訊號,才能肯定地被人腦接受,像是完全沒有規律可循。”我問:“那麼,在不斷的實驗之中,至少有過碰巧成功的例子?”
     梁若水答:“是。所有參加實驗研究的人,全是自愿的,因為在一切不可知的因素下,會有可能產生十分可怕的後果。”我想起發生在“茫點”這個故事中的一些事來,由衷地道:“真是,要是人忽然在鏡子中看不見自己了,或是老覺得有一只蛾在手,的确可怕。成功的例子是……”梁若水道:“其實,不能算是甚麼成功,參加實驗的人,在忽然的情形下,會有十分怪异的幻覺,一個年輕人有一次,就見到了無數鬼怪。”我不禁駭然:“無數鬼怪?那是甚麼意思?”梁若水攤了攤手:“他自己也形容不出來,只是在那一霎間,不知是甚麼訊號,使他有了看到無數奇形怪狀東西的感覺,而究竟是哪一組訊號使他有了這种幻覺的,全然找不出來。”我想了一想,說道:“那只好不斷研究下去。我來找你,是因為有一個朋友,看來像是患了精神病…”我把胡怀玉的情形,詳細說了一遍,最後道:“他堅決相信有甚麼……不知是甚麼東西的東西,進入了他的身体,他正在和那种他稱之為妖魔鬼怪的東西作斗爭。對他來說,這种斗爭,像是非常劇烈。”梁若水點頭: “是的,世上最慘烈的斗爭,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斗爭。像那位胡先生這樣的情形,作為一個精神病醫生,不知見過多少了,你放心,把他交給我好了,我可以扮演驅除他体內邪魔的角色。”听得梁若水這樣講,我自然大大放了心,不過我還是說了一句:“他自己絕不認為自己有病,而且。還認為他自己和別的精神分裂症者不同。”梁若水淡淡然笑看:“每一個精神分裂病者,都這樣想。等他來了,我自有處置之法。”
     我自然沒有理由不放心,我們又閒談了一會,梁若水忽然感慨起來:“人腦的构造,真是复雜。像精神分裂症,已經有了不知多少宗病例,它的症狀,甚至醫療方法,也都被就定了下來,治療的百分比高。可是,導致一個人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原因,卻一點頭緒也沒有。只知道腦部有甚麼地方不對頭,可是病因、病源,完全不能尋找。”我同意她的看法:“是啊,构成人腦的几十億個各种不同類型、不同功用的細胞,只要其中單一的一個出了點毛病,整個腦部的功能運行,就會出差錯,總不能把人腦的几十億個細胞,逐一檢查。”梁若水歎丁一聲:“就算能逐一檢查,也沒有用,因為即使在放大了几十倍的電子顯微鏡下,也無法知道何者是正常,何者出了毛病,就算是專家,也末必能真正了解自己,唉。”她神情傷感,我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她的好友,因為腦部活動受了不明訊號干扰而墮樓致死的張強,只好陪看她歎了一下,然後告辭。
     离開梁若水的住所,我的心情倒相當輕松,因為我知道胡怀玉必然會去找她,听她的口气,胡怀玉的症狀不算是嚴重,可以治療,那使我可以放心到南极去。
     我赶看去辦各种手續,到南极去見張堅。早若干年,我曾到過一次南极,几乎沒有在冰天雪地之中死去,這次再去,自然不會有甚麼恐懼,但是多准備一下總是好的。
     我在中午時分回到住所,訂好了下午起飛到紐西蘭的班机,所餘的時間不能算多,我才到門口,就看到門口停看溫家的車子。
     我不禁皺了皺眉,一進屋子,看到坐在客廳中的,又是溫寶裕的父母,找更是厭煩。雖然,我看到溫太太雙眼紅腫,溫大富一臉凄惶,看來有相當嚴重的事。但是我不打算理會。
     白素也沒有陪看他們,在我進來之後,她才在樓梯上出現,溫大富一見我進來,就站了起來,語帶哭音:“寶裕……失蹤了!”我向樓梯走去,先是怔了一怔,隨即道:“你可以通知全市的警察到我這里來搜,看他是不是在我家里。”
     溫大富急忙道:“衛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請你幫幫忙找一找他,他還小,現在社會又不太平,他离家出走,唉,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真是……”
     溫大富真是急了,竟然抽抽噎噎哭了起來。他一哭,他那位肥胖但十分美麗的妻子,也跟看哭出聲來。一時之間,客廳之中,大有哭聲震天之勢,我真不知道是生他們的气好,還是同情他們好,只好向白素望去,白素歎了一聲:“我勸他們報警,他們卻不肯听,一定要等你回來,請你幫忙。”我已經上了几級樓梯,轉過身來:“你們最好報警,我想他不會走遠。”
     溫大富連連搖頭:“他昨晚回家,一進房間就沒有出來,看來連夜扒窗子逃走,警方說,沒超過二十四小時,不受理。”我一揮手:“那就等到滿了二十四小時再去報警,我立刻有遠行,不能奉陪。”說看,我就自顧自上了樓梯,半小時之後,當我提看手提箱下來時,發現他們還在。白素正在打電話,我儿听到最後一句: “黃先生,多多拜托。”
     白素放下電話,望向他們兩夫妻:“我已對一個高級警官說了。他叫黃堂,你們這就可以到警局去見他。”我悶哼了一聲:“黃堂是警方特別工作組主任,一個少年离家出走也去找他?”白素向我作了一個手勢,溫氏夫婦干恩万謝,走了出去,白素搖看頭:“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哼”了一聲:“天下也有不是的父母。”白素瞪了我一下:“至少他們兩夫婦不是,寶裕這孩子也真是,上哪儿去了?他父母說他把自己名下的存摺帶走,他們到銀行去問過,相當大的一筆數目的存款,全叫取走了,他們擔心是受了匪徒的脅迫。”
     我笑道:“對,就像他拿了犀角,他們以為是我教的一樣。”“對了,”白素接過了話頭:“梁若水打過電話來,胡怀玉已經去找她,說沒有甚麼大問題。”白素和我一起上車,直駛向机常上了飛机之後,我只是看書,沒有甚麼事可長途飛行,十分乏味,唯有看書,才能打發時間,飛机在紐西蘭看陸,我還要轉塔小飛机到因維卡吉弟去,等我到了因維卡吉弟時,有兩個人,舉看有我名字的紙牌在接我,我向他們走了過去。
     兩個人都年紀很輕,体魄強壯,面色紅潤。他們自我介紹,是紐西蘭國家南极探險隊的工作人員,和我用力握看手,指看一架小飛机:“張博士說,衛先生自己會駕駛這型飛机。”我向飛机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這兩個人,忽然之間,像是十分有趣地笑了起來。
     我有點莫名其妙,同他們望了一眼。他們立時斂起了笑容,鬼頭鬼腦。
     二人其中一個,把一大疊文件交給我:“所有飛行資料全在這里,你和控制塔聯絡,就可以起飛,經麥克貴里島,到巴利尼島。到了巴利尼之後,會有探險人員再和你聯絡。”我把飛行資料接了過來,先約略翻了翻,和他們一起到了那架小型飛机的旁邊,在我登机之際,我又發現他們兩人,有點鬼頭鬼腦的神情,這使我感到有點難以忍耐,我陡然回頭:“你們有甚麼事瞞看我?”那兩人吃了一惊,忙道:“沒有。沒有。”他們這种態度,真是欲蓋彌彰,可是我想了一想,我和他們素不相識。他們的言語之間,又對張堅充滿了敬意,實在不可能害我的,他們看來有點鬼祟,但是卻并不像有甚麼惡意,我一面想看,一面指看他們:“真有甚麼事,還是快點講出來的好。”兩個人一超舉起手來作發誓狀:“沒有,真沒有。我們有甚麼事要瞞你?”我心中仍是十分疑惑,但一時之間推究不出甚麼,總不能一直向他們逼問下去,只好瞪了他們一眼,上了机。我在駕駛臆中坐定,看到那兩個人你推我打,嘻哈大笑看奔了開去,而且頻頻回頭,望向飛机。這更便我疑惑,他們可能在飛机上做了甚麼手腳。
     但是如果他們在飛机上做了手腳害我。神態又不可能這樣輕松,這真叫人有點摸不看頭腦。
     我開始和控制塔聯絡,不多久。就滑上了跑道,起飛,小飛机的性能极好,速度也极高,二小時之後,就已經在麥克貴里島降沼,增添燃料之後再起飛,又三小時之後,到達了巴利尼島。
     巴利尼島在南极大陸的邊緣,我到的時候。算來應該是天黑了,但是整個空間,卻彌漫看一种如同晨曦也似的明灰色,這正是南极大陸的連續的白晝期。南极的白晝期,也是南极的暖季。可是所謂暖季,溫度也在攝氏零度之下,寒風迎面扑來。
     我才一下机,就有一個人迎了上來,熱烈地和我握看手。這個人留看濃密的胡子,胡子上全是冰層,以致連他的面目也看不清楚。
     他操看濃厚的澳洲口音的英語,對我表示熱烈的歡迎:“張博士已經回基地去了,我是探險隊的聯絡負責人,張博士吩咐過,你一到,就有适宜雪地降落的特种探險用的飛机給你使用。”他說看,同停机坪不遠處的一架飛机,指了指。我知道這种專為探險用而設計的飛机,可以在天气惡劣的南极上空飛行。南极大陸上空,不論是寒季還是暖季,終年受西風寒流所籠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