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广斫鉴
[主页]->[析世鉴]->[广斫鉴]->[戴樹清先生訪談]
广斫鉴
台南縣永康市影劇三村 • 左錫新先生訪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2/xsj12/40_1.shtml
◆ 光復前後 • 匪區難民 ◆
·王鼎鈞: 南京印象——一群難民
◆ 光復前後 • 肅奸往事 ◆
·張翼鵬: 川島芳子與小鳳仙——我所見過的大漢奸及其家屬
◆ 軍界聞人 • 何應欽 ◆
·于 旭: 何應欽武功之一斑
·陳桂華: 光復前後的何應欽、蕭毅肅將軍——兼憶先總統蔣公父子與我
·汪敬煦: 擔任何敬公參謀之憶(外一種)
◆◆ 光復前後 • 接收坎途 ◆◆
◆ 華東地區 ◆
·阮毅成: 民國三十四年之憶
·孫元良: 奇異的部隊
·李先良: 青島抗戰八年回憶結論
◆ 華北地區 ◆
·于凌波: 徒步轉戰三千里
◆ 地方首腦 • 龍 雲 ◆
·龍繩武: 談我的父親龍雲
共黨
已經和仍在
製造的罪惡,
眞是罄竹難書,
他們
爲害中國
乃至
爲害人類的程度,
將不止是空前的,
而且可能
還是絕後的。
……
從一開頭
它就是
接受俄帝指揮的
一個出賣民族利益的組織。
……
——陳 誠
◆ 南府政要 • 陳 誠 ◆
·陳 誠: 剿共退思
·馮世欣: 陳誠臨危受命
·士 心: 陳誠副總統二三事
【民國】35年1月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馬歇爾來華調停國共戰事,各地紛紛成立軍事調停小組,設法阻止國共衝突,但東北地區並未列入調停區域。
這時我擔任青年軍207師619團戰防砲連連長,駐防冰封雪凍的東北鄉下,共軍仍在東北各地繼續進犯國軍。35年6月上旬調停區域擴及東北,共軍利用大地春回,冰雪化解泥濘已乾之際,開始大規模軍事行動,619團與共軍展開正面作戰。11月間,207師工兵營收復西豐縣城後,共軍即以大軍攻擊西豐,並擊敗駐守之工兵營。軍事調停小組隨即派遣3名調查人員,自四平搭乘火車來到平岡車站,準備實地調查西豐戰鬥情況。我以駐站指揮官身分上車拜訪3人小組;小組由1位美國陸軍中校、1位國軍上校,以及1位未配戴軍階的共軍代表組成。我上車時,看見國共兩軍代表正在爭論不休,美軍代表在旁細聽翻譯員翻譯雙方對話;國軍代表指控共軍叻赐饏f定,以軍事武力攻擊西豐,並使國軍遭受重大損失,共軍代表則堅稱並未攻擊西豐,且在西豐並無一兵一卒。
過去我在軍校受訓時,從教官口中得知共黨的陰謀和策略手段,這時才從這段爭論對話中,親眼見到共軍大言不慚的謊言伎倆,以及將謊言強說成真,指鹿為馬的卑劣手段,當場感到萬分驚訝。於是我向國軍代表說,只要3人小組實地親訪西豐民眾,當可瞭解事實真相。共軍代表聞言暴跳如雷,質問我是何人,有何資格在此發言。我說我是本地指揮官,負責照顧3人小組安全,我和國軍軍官說話,與你何干?你不必發脾氣,我也不會理睬你,如果你們有意前往西豐,我可以安排交通並派員護送。結果任憑國軍及美軍代表如何催促,共軍代表就是不肯下車前往西豐,拖延了2、3個小時,3人小組只好原車返回四平……
董萍將軍訪談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3/xsj5/16_1.shtml
◆ 光復前後 • 馬歇爾調停 ◆
·趙效沂: 隨馬歇爾飛臨延安
·淩鴻勳: 修路者的血汗與淚——馬歇爾來華調處期間中共破壞鐵路交通見聞
·郭德權: 我所認識的馬歇爾將軍
……鄭先生還對筆者講過他勸告章伯鈞的故事。鄧演達死後,章伯鈞成了所謂「第三黨」的要角,後來又率同這點力量投入「民主政團同盟」(後改稱「中國民主同盟」),在其中舉足輕重。政府宣告全面戡亂時,「民盟」已成爲中共不折不扣的尾巴,政治立場完全倒向中共一方。政府方面經由鄭介民向「民盟」提出警告,若政治立場不做適當、合理調整,政府會撤銷「民盟」的合法政黨地位。那時章伯鈞是民盟的實力人物之一,由他代表「民盟」與政府溝通。會談再三,章伯鈞仍不改漫天要價,談判臨破裂時,章伯鈞聲言:「既然是這樣,『民盟』就祇有跟共產黨走了!」鄭答以:「你們要跟共產黨走,政府管不得那麼多,但是我在這裡先勸你一句,跟共產黨走,最後有你們苦頭吃的!」
鄭對我講這一段之前一年,中共大搞「反右派運動」,民盟的兩個「副主席」章伯鈞、羅隆基成爲重要靶子,被羅織爲所謂「章羅同盟」,「鬥」得死去活來。鄭先生哈哈大笑地對我說:「你看我講對了罷!他們祇要不死,苦頭還要吃下去,沒有了期!」
唐柱國: 鄭介民先生追思
◆ 軍界聞人• 鄭介民 ◆
·唐柱國: 鄭介民先生追思
·黄天邁: 鄭介民與軍調部
……初中畢業以後,我就到昆明去讀書。在昆明念沒幾天書,就開始跟其他學生鬧起學潮。那時候大家年紀輕不懂事啊!每天晚上下課後,那些搞學運的人士叫你去遊行,一個晚上大約可以賺「半開」1。當時雲南省省主席龍雲自己鑄造的雲南錢,大多是用銀鑄成,兩個才算1塊,l個管叫「5毛」;但我們當地不叫「5毛」,叫「半開」,而「半開」也就是「5毛」的意思。他們每天晚上給你5毛,要你幹什麼呢?要你去參加遊行,去大路上寫大字報、寫標語,譬如「反飢餓」、「反政府」、「反什麼」,那時候年紀小,搞不清楚爲什麼要做這些,反正能給我5毛錢,要做什麼都好,那時家裡實在沒有什麼錢啊!拿了錢,隔天就有飯吃,又可繳學費啊!難道這不好嗎?
楊蓁先生口述訪談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樹清先生訪談)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接著,真的聽到了父親熟悉的聲音,父親說:「樹清,我是你的父親戴銘忠,你的媽媽身體很好,你的哥哥在大學當教授、弟弟妹妹們沒上大學,但他們都很好,聽說你常常到這裡來,這裡多麼危險啊,以後你不要再來了!」父親對我重複了兩次這段喊話。在凌空九霄與敵對陣的當前,忽然聽到父親深切的呼喚,觸動我內心深藏已久的孺慕之情,霎時腦中一片空白,差點失了神魂,在共軍這種溫情攻勢下,思親的煎熬全然湧上心頭,頓時令我錐心徹骨肝腸寸斷,但仔細分辨後,我聽出了這是錄音。

    這時,又傳來共軍地面人員的喊話,他說:「P兩V飛行員,你現在對著○○度飛行,前面機場的跑道燈已經為你打開,落地後我們會對你論功行賞」。但我的意志十分堅強,絕不可能違背我的國家和任務,仍然堅定的向任務目標前進;於是共軍再也耐不住性子的對我大罵:「P兩V飛行員,你這個不忠不孝的傢伙,你已在我們的重重包圍之中,休想逃脫」。這句話讓我不由得提高警覺,返航時刻意將飛行高度提高到1萬呎,以防共軍地面砲火襲擊。當飛機抵達大陸沿海上空時,果然不出所料,沿海火網大舉向空中齊發,幸好我早有預備,改採高空飛行,若仍然低空飛行,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次的經驗讓我瞭解,中共的情報工作十分周密,竟然可以預先掌握第34中隊的任務時間、航線、執行任務人員的名單,以及飛行員的身家背景,而預先安排各種有形的武力攻擊和無形的心理攻勢,藉此一舉擊敗交戰的對手。因此,我們首先必須確實做好保密工作,進而積極發展情報工作,才能制敵機先,並確保任務成功。

碧瑤球敘與協助越戰美軍運補任務

    50年11月,我離開第34中隊,基於我具有夜間低空飛行的專長,因此在衣復恩將軍安排下,擔任訓練3831部隊的飛行員,負責最低安全高度(minimum safety altitude,MSA)飛行課程,訓練飛行員在夜間以低空飛行穿越山溝的飛行技巧。兩個月後,衣將軍將我調回他的辦公室擔任參謀,但我向來自認是稱職的飛行員,而不是好參謀的材料,適逢有人向衣將軍建議將我調往座機組,我乃欣然前往報到,擔任C-54總統座機飛行員;在完成座機組訓練,進行人員安全調查時,政風單位卻認為我的親人都在大陸,並不適合擔任總統座機的飛行員。

◆ 碧瑤球敘

    於是我只好又回到衣將軍辦公室任職,經常和衣將軍駕駛C-54飛機前往東南亞出差,還曾隨衣將軍前往韓國訪問朴正熙將軍(後來曾任韓國總統)。有一次,我隨衣將軍前往菲律賓的避暑聖地碧瑤參加為期2天的高爾夫球友誼會,同時參加這場球會的還有我國當時的空軍總司令陳嘉尚上將、美國空軍少將桑鵬(Kenneth O.Sanborn)、美國第7艦隊司令、以及多位美軍軍官。桑鵬少將出身於西點軍校,曾經接受陸軍飛行訓練,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駕駛B-17及B-29型轟炸機參與空中作戰69次,在民國34年擔任B-29轟炸機隊指揮官時,帶領機隊從日本飛到美國華盛頓首府,以28小時的飛行時間,創下首次編組機隊不著陸飛行紀錄;49年7月29日奉派來台接任美國駐華軍援顧問團空軍組組長兼第13航空隊特遣隊司令,稍後在51年8月20日至54年8月19日期間,擔任美國駐華軍援顧問團第6任團長;在台任職期間,對我國軍建軍備戰極為支持,並與衣復恩將軍等空軍將領結為至交好友,對台友誼深厚。

    碧瑤球敘當時,我就站在衣將軍身邊,聽到衣將軍問桑鵬將軍說:「越戰開始了,你們怎麼辦呢?」然後中、美將領們開始討論雙方因應越戰的相關作為,並溝通彼此合作越戰的意見,最後衣將軍與美軍將領們達成尋求與南越政府及我國合作,以支援美軍對北越敵街隋報空投運補任務的共識。

    碧瑤球敘會談後,由美國中情局(CIA)就近先與越南空軍合作,當時越南空軍空運大隊大隊長阮高祺中校(後來曾任越南總理),就是在這時以C-54型飛機,加入支援美軍對北越空投任務。但越南空軍的任務成功率偏低,加以我國空軍第34中隊與美方合作的偵察任務相當成功,因此美方即請我國加入合作。

◆ 華航成立南星小組

    當時我國民航「中華航空公司」甫在衣將軍的策劃下成立,草創初期篳路藍縷,以PBY水上飛機經營台灣本島及外島間航線,另在台北市信義路租用一棟日式房屋,做為辦公室兼員工宿舍,我並在此居住半年之久。華航第一次包機業務由空軍出身的陳章相擔任機長,囿於公司財務捉襟見肘,只好商請陳章相的太太充任空中服務員,可見華航當時營運之窘況。

    碧瑤返台不久後,我奉命調任華航。當時華航與空軍並無明顯的區隔界線,衣將軍曾在回憶錄中提起:「華航不是一家只為賺錢營利的公司,而是一部分國防的延伸」。桑鵬將軍對於華航和我國國防的關係相當瞭解,在後來擔任美軍顧問團團長任內,基於協助台灣固守防衛之故,對華航的技術及器材支援甚力。

    但華航的財務似乎難以維持,在某個星期四的早上,通知我等數人在次日(星期五)返回空軍歸建,未料就在星期五晚上,接獲林乃順自寮國發回電報:華航取得以2架C-47飛機飛行寮國航線合約。這紙合約對華航乾涸的業績而言,無異是及時甘霖,也使我們繼續留任華航。衣復恩將軍派遣副聯隊長烏鉞上校成立北辰小組,率領2組空地勤人員,以專機直飛寮國永珍,開始經營寮國航線,為華航的奠基發展添柴增薪。

    另一方面,衣將軍積極進行我國與美軍合作的越南任務,決定由華航籌組南星小組並負責執行,初期派遣2架C-46前往越南;飛機的代號分別稱為charlie α 1和Charlie α2,主要執行載運越南特種部隊人員空降北越及補給任務。這2架C-46原是我國空軍封存的飛機,據說是華航以象徵性的價格向空軍購買機身,但因缺乏發動機,所以另外採購舊發動機,整修後安裝在機身上,飛往越南西貢新山一機場,開始執行任務。

◆ 随阮高祺入境越南

    美國中情局同時與越南空軍大隊長阮高祺所帶領C-54機組合作進行北越空投任務,在美方的安排下,越南的C-54機組每三個月由西貢飛來台灣的民航空運公司(Civil Air Transsport,CAT,又稱民航空運隊)進行維修,人員亦暫留台北度假。某日清晨,來台完成維修的阮高祺機組正要返回越南,我突然接獲指派,即刻搭乘阮高祺駕駛的飛機前往越南。

    抵達西貢時,因我並未辦理護照及入境手續,便隨同阮高祺機組人員進入海關。次日,我在中情局派遣的越方人員陪同下,前往越南移民局,當場領取越南護照,並且被取了個越南名字,搖身一變成為譚先生(Mr. Thanh)。美方易日(Easy)上校認為我的頭髮太短,不符當地風俗民情,在他們的建議之下,我便開始蓄留長髮,讓自己的外表看起來更像個越南人,以便掩護任務和身分。

    美方易日上校的名字,僅是為應越南任務需要而使用的假名,日後他與我在越南的工作往來密切,公餘閒暇之時,經常一起吃飯聊天,彼此建立相當良好的情誼。越南任務結束一段時間後,我在台南與他偶然巧遇,這時他已是亞航(Air Asia)的總經理特別助理,敘舊之後才知道他曾是美國空軍領航員。

    我從入境越南的經歷推測,當時阮高祺在越南似享有相當特殊與尊崇的地位,使我不受任何盤查順利入境越南,而美方與越南政府關係亦良好密切,使我立即取得越南人的身份。就我記憶所及,華航南星計畫先後派往越南的飛行員還有陳章相、吳繼周、鄭廷樹、孫吉棟、梁運生及葉振聲等人,維修人員則以法勇華為首。

    華航在西貢黎文悅街租用兩棟四層樓式公寓,作為南星小組人員任務宿舍,建築物內除了臥房外,還設置一間小型交誼廳,建築物外門禁森嚴,管制嚴密,禁止閒雜人等隨意通行,並聘用8名越南警衛,負責宿舍週邊保全任務。

    我們在越南均穿著便服,且使用假名字及假身分;美方指派數人專責與我們聯繫,美方人員也都使用假名字及假身分,且都具有空軍專業專長,這些美方人員都是隸屬於CIA的美國軍方人員,我們私下將與我們合作的美方駐越負責人稱為「洋老闆」,在越南的飛行任務均由美方負責策劃,除根據任務次數給付華航優厚飛航費用外,每趟任務並給付機長50元美金。由於戰地飛行任務具有一定的危險性,美方對我們日常生活照顧周到,提供充裕的生活物資,使我們在越南戰地的生活品質提高不少。此外,衣將軍也非常關心我們,曾與烏鉞先生一同到越南探望我們。

執行協助越戰美軍運補任務經驗

    華航南星計畫的空勤機組人員共3組,每組配編4人,分別為正駕駛、副駕駛、領航員、機械員各1人。我擔任正駕駛兼機長,與我同機的副駕駛是郭世俊、領航員是王樑、陽君玉,機械員是施純生、朱展發。我在越南的任務以空運補給為主,在越南每次空投任務之前,先由美方人員對我們進行飛行前簡報,提示任務工作及航線座標;然後由我們空勤機組人員研究並討論航線及執行任務的方式和要領。當我從越南返台不久後,傳來朱展發在一次北越任務中不幸犧牲的消息。

◆ 運輸補給任務經驗

    除了越南境內對美軍人員及物資的一般性運輸外,較危險的任務是對北越敵後人員進行的補給空投。進入北越的敵後人員需要補給時,會利用預先配置的發報機請求食物、儀器或裝備等物資的再補給支援。但對我們而言,這種任務的危險性是最難以預測的,因為敵後人員若不幸遭到北越軍隊俘虜時,再補給任務就成為北越將我們甕中捉鱉一舉成擒的最佳圈套,預設埋伏在空投目標區等待我們入甕。因此我在執行這類任務,於接近空投目標時,都會選擇與飛行前簡報不同的方位進入目標點,而且毫不猶豫地一次通過,以確保任務成功及全機人員安全。

    越南高山住民不僅身體強健,且慣於叢林生活,熟悉山形地勢,美方為免這些山地住民遭越共利誘或脅迫從軍,所以非常關心他們的生活。有次,我奉指派前往某山區載運越南高山住民至指定區域,但因目的地的安全狀況不明,只好先降落在西貢新山一機場,暫時將他們安頓在機棚中過夜,我還為此到市區裡為他們買回晚餐,雖然暫宿機棚並不舒適,但他們認為這樣的待遇已此高山生活好上許多,因此感到相當滿意。

    某次越南空投任務,由美方易日上校對我們進行飛行前簡報,提示任務工作及航線座標。我仔細研究航線後,向易日上校指出空投目標點標高錯誤之處,因為飛行地圖上標示著「not available」,表示這是未經測量且未確認高度的地方,如果強行飛航這條航線,必定會發生不可預測的錯誤。易日上校要求我先去實地偵察,我依預劃航線快速地飛越一趟,發現四周山頭非常高峻。不久後易日上校再派另一架C-46前往偵察,但這架C-46的領航員並未發現空投目標點,飛機便在上空尋找目標來回盤旋約半小時,卻仍然無功而返。當時我即預測大事不妙,我方航線可能在來回尋找之間已被敵人發現。果不其然,後來由另一組空勤人員利用這條航線執行運輸空投時,不幸失事,空勤人員全數罹難。在華航與美方合作的越南任務中,共犧牲了40餘位優秀機員,用鮮血寫下空軍人員在越戰中的悲壯史頁。

[上一页][目前是第3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