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警惕儒学成为“不容碰撞”的意识形态——兼与梁涛、吴光、韩星三位先生商榷》(作者刘东超,单位:北京工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一文指出“当前学术界涌现出一种不容忽视的狭隘儒学复兴思潮。”其“基本特点”之一是:

   “将儒学视为‘不容一丝碰撞’的意识形态。如果有人对于儒学有些批评或意见分歧,便通过多渠道、运用多种方式进行‘攻伐’。一些‘攻伐’的言辞相当过激甚至无理,这清晰展示出一些非理性情绪。值得注意的是,这股思潮还具有明确的现实抱负和实现这一抱负的行动设计。”云云。

   这样的指控相当“无理”和“非理性”,说的难听点,颇有点“贼喊捉贼”的味道。(主要指那个真正“不容一丝碰撞的意识形态”。对刘东超先生个人如有冒犯,还请海涵。)

   必须说明“不容一丝碰撞”是怎样“不容”法。对于“批评或意见分歧”,是坚持儒家义理予以反批评,还是采取其它非正常渠道、方式和手段施加压力,甚至压制、侵犯对方的言论权。后一种“不容”,不仅狭隘,而且违背了基本的文明规则,某种意义上也是违宪的。

   如果是前一种方式“不容”,那正体现了儒家持正卫道的热诚。“不容”何妨?“不容”应该,“不容”然后见君子,“不容”然后见儒家。对各种非仁义、非真理、非良知的学说“主义”鸣而攻之,正是儒家的文化责任和社会责任所在。

   “言辞相当过激甚至无理,清晰展示出一些非理性情绪”,当然不好,值得批评,值得儒者反思。东海以前态度不好,讲道理时喜欢“动物凶猛”,时有过激无礼处,很惭愧。另要注意无礼与无理的区别,无理是不讲道理或讲不成道理,无礼不一定无理。

   我认为这方面更需要批评和反思的是马克思主义者包括某些马克思主义儒家学者。不仅仅是“言辞相当过激甚至无理”而已,他们对于儒家的多渠道多种方式的“攻伐”,已经远远逾越了言论范畴,严重违背了普世文明规则和中华道德规范。这才是非常的“非正常”,才是最“值得注意的”。

   至于说“这股思潮还具有明确的现实抱负和实现这一抱负的行动设计。”不知具体何所指。儒学最重实践,有现实抱负和实行动设计是理所当然、义所当然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现实是大多数儒者只满足于做一个儒家学者,把儒学做成了书斋里、学院里的学问,甚至由于“现实需要”及个人利益,把儒学做成了“懦学”“嚅学”、“孺学”、“襦学”、“獳学”,苟且取容,苟且取利,这才是令人遗憾的。2010-3-12东海老人

(2010/03/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