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廢立]
李芳敏144000
·10他擊打,他屈身蹲伏,不幸的人就倒在他的爪下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入自己的網中,擄走了他們。
·11他心裡說:「神已經忘記了,他已經掩面,永遠不看。」
·12耶和華啊!求你起來;神啊!求你舉起手來,不要忘記困苦的人。
·13惡人為甚麼藐視神,心裡說:「你必不追究」呢?
·14其實你已經看見了,憂患與愁苦你都已經看到,並且放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
·14其實你已經看見了,憂患與愁苦你都已經看到,並且放在自己的手中;不幸的
·15願你打斷惡人和壞人的膀臂,願你追究他們的惡行,直到清清楚楚。
·16耶和華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列國都從他的地上滅亡。Psalm 10:16The Lord i
·16耶和華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列國都從他的地上滅亡。Psalm 10:16The Lord i
·17耶和華啊!困苦人的心願你已經聽見,你必堅固他們的心,也必留心聽他們的
·18好為孤兒和受欺壓的人伸冤,使地上的人不再施行恐嚇。
·1耶和華啊!求你施行拯救,因為虔誠人沒有了,在世人中的信實人也不見了。
·3願耶和華剪除一切說諂媚話的嘴唇,和說誇大話的舌頭
·4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取勝;我們的嘴唇是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5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歎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們安置
·6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好像銀子在泥爐中煉過,精煉過七次一樣。
·7耶和華啊!求你保守我們,保護我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8惡人到處橫行,邪惡在世人中被高舉。
·1我投靠耶和華,你們怎麼對我說:「你要像飛鳥逃到你的山上去。
·2看哪!惡人的弓已經拉開,箭已經上弦,要從暗處射那心裡正直的人。
·3根基既然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
·4耶和華在他的聖殿裡,耶和華的寶座在天上,他的眼睛觀看,他的目光察驗世
·5耶和華試驗義人和惡人,他的心恨惡喜愛強暴的人。
·6耶和華必使火炭落在惡人身上,烈火、硫磺和旱風是他們杯中的分。
·7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的行為,正直的人必得見他的面。
·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我心裡籌算不安,內心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勝過我,要到幾時呢
·3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求你使我的眼睛明亮,免得我沉睡
·5至於我,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必因你的救恩歡呼。
·6我要歌頌耶和華,因他以厚恩待我。
·1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他們都是敗壞,行了可憎的事,沒有一個行善的
·2耶和華從天上察看世人,要看看有明慧的沒有,有尋求 神的沒有。
·3人人都偏離了正道,一同變成污穢;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
·4所有作惡的都是無知的嗎?他們吞吃我的子民好像吃飯一樣,並不求告耶和華
·5他們必大大震驚,因為 神在義人的群體中。
·6你們要使困苦人的計劃失敗,但耶和華是他的避難所。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1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
·3他不以舌頭詆毀人,不惡待朋友,也不毀謗他的鄰居。
·4他眼中藐視卑鄙的人,卻尊重敬畏耶和華的人。他起了誓,縱然自己吃虧,也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5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
·神啊!求你保守我,因為我投靠你。
·2我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3至於世上的聖民,他們都是尊貴榮美的人,全是我所喜愛的。
·4追求別神的,他們的愁苦必定加多。他們所奠的血祭,我不祭奠;我的嘴唇也
·5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業分,你親自為我持守。
·6準繩量給我的是佳美之地,我的產業實在令我喜悅。
·7我要稱頌那指導我的耶和華,我的心在夜間也勸戒我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8我常常把耶和華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必不會動搖。
·9為此我的心快樂,我的靈歡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
·10因為你必不把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必不容你的聖者見朽壞
·11你必把生命的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的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1起初,神創造天地。
·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4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5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6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7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8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9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0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11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2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
·16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17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18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19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20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
·21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
·22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
·23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24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
·25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
·26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
·27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28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29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
·30至於地上的各種野獸,空中的各種飛鳥,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種活物,我把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31神看他所造的一切都很好。有晚上,有早晨;這是第六日。
·1耶和華啊!求你垂聽我公義的案件,傾聽我的申訴;求你留心聽我的禱告,這
· 2願我的判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察看正直的事。
·3你試驗了我的心,在夜間鑒察了我;你熬煉了我,還是找不到甚麼,因為我立
·4至於世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所出的話,保護了自己,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5我的腳步穩踏在你的路徑上,我的兩腳沒有動搖。
·6神啊!我向你呼求,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側耳聽我,垂聽我的禱告。
·7求你把你的慈愛奇妙地彰顯,用右手拯救那些投靠你的,脫離那些起來攻擊他
·8求你保護我,像保護眼中的瞳人,把我隱藏在你的翅膀蔭下
·9使我脫離那些欺壓我的惡人,脫離那些圍繞我的死敵。
·10他們閉塞了憐憫的心,口裡說出驕傲的話。
·11他們追蹤我,現在把我圍困了;他們瞪著眼,要把我推倒在地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廢立

对自由最大的威胁来自左翼大政府 /陈凯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9日 转载)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0/03/201003090208.shtml
   
   

   
   甘肃女访民冯小萍在三八节谈6年上访的悲惨经过(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090159.shtml
   anneleefm :
   i do not understand 上访 is what?
   Do 上访 can solve their problems?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奇玉 >翠玉的下落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qy1/007.htm
   我的回答十分之簡單:“那塊翠玉。”
   杜子榮搖頭道:“沒有可能,那不是我的東西,它在丁便海的手中。”
   我站了起來:“那么,你帶我去見他,我可以當他的面指出,
   他是用不正當的手段贏得那塊价值連城的翠玉的。”
   杜子榮卻搖了搖頭:“你錯了,那一副牌,熊老太爺是四條七,丁便海是四條八,
   丁便海用他控制下的全部船只來押那塊翠玉,丁便海贏了。”
   我冷冷地道:“你也在場么?”
   杜子榮苦笑道:“當然不,我是听丁便海說的。”
   我聳肩道:“那就行了,每一個做了坏事的人,都會用最好的言語來掩飾他的坏行徑,你帶我去見丁便海,現在就去!”
   anneleefm:
   [每一個做了坏事的人,都會用最好的言語來掩飾他的坏行徑]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傳說 > 廢立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cs1/008.htm
   而且根据這個畫面所作的推測,都可以接受。
   在我以往的經歷中,在這樣情形下所作的假設,和后來真相大白之后的事實相比較,
   相去不會太遠。有很多經歷,都是根据假設,一步一步推論,
   才終于使事情水落石出的。
   這就揭開謎團的最好辦法,不可以空口說白話視之。
   當時白素這個假設,就令得藍絲“啊”地一聲,很有釋然的神情——是然她本來雖然焦急于溫寶裕的失蹤,可是也很怪溫寶裕以邊一點信息都不留下來。白素的話,就解開了她的心結。
     她還進一步想到,如果元首曾經几次來回,那么他就大有可能再度忽然出現,
    就算他不能把溫寶裕帶回來,至少也可以使事情的經過真相大白。
     所以藍絲靠在白素身邊,神情看來平穩了很多,甚至于可以說笑:
    “不知道小寶能不能在那地方帶一樣東西來,又不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
     她這樣說,當然未太樂觀了些,我道:“我們不能只是等著元首再度出現。
    總要有些行動才是。”
     我這句話,卻得不到回響,大家都不出聲。
     陶啟泉苦笑:“衛斯理,你再神通廣大,現在也無法可施,
    連那地方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如何著手?”
     我瞪了他一眼:“如果每件事都那么容易著手,也不成為事件了!”
     陶啟泉攤了攤手,沒有再說什么。
     我雖然心中不服,可是也确然無從著手。
     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仿佛在迷霧之中,前進了一程,可是仍然在迷霧里,
    而且一點也看不出可以走出來的跡象,可以說和原地踏步并無不同。
     在這种時候,心緒最是煩悶。我向白素望去,白素緩緩搖了搖頭,
    表示她和我一樣,一籌莫展,無法可施。
     剛才她曾經在書桌和書房各處找尋線索,可是并無所獲。
   
   
    這個書房其實不能算是書房,
    相信元首從來也沒有在這里看過什么書,書架上的書,全是簇新的。
     元首喜歡躲在這個書房里玩電子游戲机,那只怕是他這個蠢人的本性,
    可以想像雖然他達到了望,當了國家元首,
    可是他肯定不能在元首的生活中感到任何快樂。
     對有些人來說,或許如此。對元首來說,在開始的時候對許也是如此。
    不過等到新鮮感一過, 隨之而來的一定是各种各樣的煩惱。
    他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小人物,根本沒有治理國家的才能,
    硬坐在這個位置上,其困扰的程度可想而知。
     偏偏這又是他許下的愿望,無法改變——如果他不想再當國家元首,
    那又是只外一個愿望了。而那地方只能給他一個愿望,
    所以他只好一直把這個國家元首當下去,怎么摔也摔不掉,
    不論他感到如何痛苦,都只好繼續。
     這种情形,可算是黑色幽默之至。難怪他喜歡躲在書房玩電子游戲——
    也就只有在這里,他才能輕輕松松做回他自己,不用穿戴沉重的大袍大甲演戲。
     我想到這里,感到元首這個人的遭遇,簡直充滿了喜劇性,
    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各人都很訝异地望著我,我問藍絲:“這傳說是從哪里來的?”
     藍絲搖頭:“傳說就是傳說,一代又一代傳下來,誰知道從哪里來?”
     我道:“傳說中有沒有可以取消已經達成的愿望的方法?”
     藍絲睜大了眼,一時之間不明白我這樣說是什么意思。我道:
    “譬如說當厭了元首,不想當了,可不可以?”
     藍絲想了一會,搖頭:“我不知道,傳說……我听過很多遍,
    沒有听說過有人達到了愿望之后又想取消的。”
     陶啟泉一拍書桌,他明白了我的想法,他道:“你的意思是他不想當元首了?”
     我點頭:“我相信他這個人,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候,大概是在小地方當警察局長的時候,那是他的才能所能負擔的最高職位。再向上升,超過了他的負荷能力,他就會產生痛苦。位置越高,痛苦越甚,到了元首這個地位,痛苦也就到了頂點。”
     陶啟泉听我說到這里,突然也發出了轟笑聲——因為情形對元首來說,其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悲劇。可是對分來說,卻极之可笑。
     陶啟泉笑了一會,才道:“真要命!那地方是由什么力量主持?竟然如此惡作劇!”
     白素接著道:“那地方由什么人,或是什么力量主持,是事情的主要關鍵。”
     白素的話當然有理,可是大家听了之后,只是苦笑。
     因為還是那句話,連那地方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一切進一步的探索都變得不可能。
     我伸手輕輕拍打額頭:“還是要徹底在書房搜索一番——如果元首和那地方還有一定的聯系、或者他對于有關那地方的記憶,其線索一定留在這里,因為這里是他躲避現實壓力的天地。”
     白素表示同意,和水葒、藍絲立刻開始行動。
     陶啟泉視紅不离水葒,仿佛水葒的每個行動,在他眼中全都賞心悅目,美妙無比。
     我來回踱步,走到門口,根本沒有目的,只是無聊,順手拉開了門,卻見門外有四個人。由于我是突然打開了門,因而嚇了一大跳。那四人正是總司令、參謀長和兩位部長。
     只見他們神情緊張焦急,不但滿頭大汗,而且連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
     他們聚在門外,其實書房有什么動靜,他們根本無法知道。只不過因為他們太想知道書房里的情形,所以才擠在門口。
     我一看到這种情形,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從迷霧中走出來的方法。
     我陡然有了主意,立刻重重把門關上,不理會門外的那四個人。我上的動作顯示我心中的興奮,引得各人都向我望來。我揮著手,大聲道:“我想到了一個可以令元首出現的方法!”
     各人都不出聲,等我進一步說下去。
     我道:“我們都同意那地方有神奇的、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頓了一頓,看各人的反應,大家還是不出聲,不過也沒有人反對。
     我繼續道:“那地方的力量,已經定了元首當元首,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我又頓了一頓,陶啟泉大聲道:“你的方法究竟是什么,請別轉彎抹角!”
     我正想回答他,看到白素發出會心的微笑,我就向她道:“你來說。”
     明明是我想到的方法,現在卻要白素來說,這令得陶啟泉大為奇怪。不過他身邊的水葒卻立刻想到了緣故,道:“衛夫人真了不起,怎么就想到了衛先生的妙計!”
     我笑道:“若是你也想到了,就請你說。”
     我以為我想到的方法,只是白素立刻可以料得到,水葒未必能夠想象。可是我實在太小看她了,她微笑著道:“在那樣情形下,如果我們使元首當不成元首———挑戰那地方的力量,那地方為了維持元首許下的愿望,就要維持他元首的地位,就會讓他出現。”
     她的話,正是我所想的,所以我立刻鼓掌。
     白素和藍絲也鼓掌——她們鼓掌是為了表示我想出來的這個辦法可行。
     陶啟泉卻皺著眉:“我還是有點不明白。”
     水葒笑著道:“很簡單,如果另外立一個元首,那么元首就不再是元首了——這种情形違背了那地方的承諾,那地方一定要使元首出現,繼續他們的承諾。”
     我接著道:“只要元首一出現,問題就至少解決了一半。”
     陶啟泉當然已經完全明白這個方法的內容,可是他用心打結,并不出聲。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就道:“是不是另立元首有困難?”
     陶啟泉苦笑:“要是他今天死了,那就一點困難也沒有!”
     我當知道陶啟泉的為難之處——要更換一個國家元首,究竟和更換一個部門的主管不同,不但要進行許多手續,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套理由來自欺欺人,讓事情在門面上過得去。元首如果不是已經死亡,總要找一個可以說得過去的廢立的理由才是。
     雖然一千多年之前,就有“莫須有”這樣的例子,但時至今日,人類文明進步了許多,不能再這樣一筆帶過,要有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陶啟泉為難的就是這一點。
     我雖然明白,可是卻并不表現出來,因為這是使元首現身的唯一机會,再困難,也要逼陶啟泉立刻進行。
     所以我冷冷地道:“你不是說,隨時可以撤換他嗎?為什么要等他死亡?”
     陶啟泉悶哼了一聲,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他道:“總要找一個他不再适宜當元首的原因。”
     我突然想到了一點——想到了這一點,實在沒有令人發笑的理由,可是我卻不由自主,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一面笑一面道:“最近不是有很多街頭示威游行嗎?就說他同情示威群眾好了——這已經足夠构成他下台的理由,是有先例可接的!”
     陶啟泉瞪了我一眼:“開什么玩笑!”
     我道:“總之這件事交給你來辦——也只有你才能辦得成。”
     陶啟泉自言自語:“先宣布他失蹤的消息,然后就由國會決定代理元首的人選——”
     他話還沒有說完,我們几個人已經一起叫了起來:“那不行!”
     我緊接著又道:“多了一個代理元首,他還是元首,那地方的承諾沒有起變化,一切全是白做,他也可以不現身——一定要它出來保住他元首的位置才行。”
     陶啟泉站了起來,來回踱步,過了一會,道:“叫個面那四個人進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