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李芳敏144000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14我好像水被傾倒出去,我全身的骨頭都散脫了,我的心在我裡面像蠟融化。
·26受苦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
·27地的四極,都要記念耶和華,並且歸向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他(「他」有
·詩篇 22:28因為國度是屬於耶和華的,他是掌管萬國的。
·29地上所有富足的人,都必吃喝、敬拜;所有下到塵土中,不再存活的人,
·30 必有後裔服事他,必有人把主的事向後代述說。
·31他們要把他的公義傳給以後出生的民,說明這是他所作的。
·2因為他把地奠定在海上,使世界安定在眾水之上。
·3誰能登上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中呢?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4就是手潔心清的人,他不傾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
·5他必領受從耶和華來的福分,也必蒙拯救他的神稱他為義。
·6這就是求問耶和華的那一類人,就是尋求你面的雅各
·7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8那榮耀的王是誰呢?就是強而有力的耶和華,在戰場上大有能力的耶和華。
·9眾城門哪!抬起你們的頭來;古老的門戶啊!你們要被舉起,好讓榮耀的王進
·10 那榮耀的王是誰呢?萬軍之耶和華,他就是那榮耀的王。(細拉)
·1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1
·5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
·詩篇 25:1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2我的神啊!我倚靠你,求你不要使我羞愧,也不要使我的仇敵勝過我。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3等候你的必不羞愧,但那些無故以詭詐待人的必要羞愧。
·5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導我,教訓我,因為你是拯救我的神;我整天等候的就是你
·4耶和華啊!求你把你的道路指示我,求你把你的路徑教導我
·6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它們自古以來就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這种情形,對他們來說,确然可怕之至,
   因為權力中心一直以為所有人都在控制之下,尤其是那六十人,被挑選出來,
   負有重大任務,被認為是忠誠可靠分子,卻接受了背叛指令,
   要他們在組織的監視下消失。
   可怕的不止是六十個人的叛變,而是叛變的過程,權力中心一無所知!

   權力中心更感到害怕的是完全不知道叛變的指令者,是甚么身分,為何要發動叛變。
   本來權力中心以為一切它都了若指掌,現在卻發現它有太多的不知道!
   而最令權力中心憤怒和害怕的是,它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叛變,
   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叛變之中,
   不知道這种在他們掌握之中的叛變行動已經進行了多久。
   這是對權力的挑戰──而他們感到這個挑戰他們將無力應付,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存!
   生命配額還沒有到手,權力基礎卻已經動搖,這如何不令他們心惊肉跳!
   [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菲律賓的那一個,運气還好些,可以流亡外國;羅馬尼亞的那一個,
   就硬是從車上被拉了下來,被子彈射了個腦漿四濺。
   常言道: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同樣身分的人,看了這樣的下場,能不心寒?]
   
   ---------------------------------------------------------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買命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index.html
   
   ---------------------------------------------------------
   九、叛變的震撼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010.htm
   
   九、叛變的震撼
   
      她說了之后,頓了一頓,才道:“大胡子很是沮喪,
    他想了半天,才說:除了衛斯理之外,只怕沒有人可以找出那個征求者來了。”
      我啼笑皆非:“多謝他看得起我,只可惜我是泥菩薩過江,
    自身難保──對了,你們三個人,又是怎么會走在一起的?”
      柳絮的回答,有一大半在我的意料之中。
    她道:“我知道天下對生命配額轉移最有興趣的是兩种人,一种是富豪,一种是權貴。
    所以我先去找朱槿──大亨對這個可以令他長命百歲的征求啟事,一定有所行動,
    我想了解一下他們行動的結果。”
      朱槿接下去說:“大亨和陶啟泉這兩大豪富,這次總算同心合力,攜手合作。
    他們聯合了一干豪富,第一步是去找衛斯理,听說在衛斯理那里,
    豪富們碰的釘子不小。”
      我笑了一下:“各人立場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我仍然答應有結果就告訴他們,
    可是他們后來又勾結上了權貴,自然不必再在我這里找結果了。”
      雖然我明知權貴那一方面也沒有結果,可是我由于不知道何以會如此,所以我還是道:
    “現在全世界只有你們掌握了一千多個應征者的資料──難道征求者一直沒有聯絡?”
      朱槿神情苦澀,連水葒也收起了一直挂在她俏臉上甜蜜的笑容。
    朱槿道:“事情很怪──”
      這已經是她第好几次說“事情很怪”了。
      小郭不耐煩:“你別老是說事情很怪──究竟怪在何處,請詳細說來。”
   
      朱槿不理會小郭的搶白:“我要從頭說起。那些應征者雖然都是經過挑選,
    忠誠可靠,但是在他們寄出應征信之后,還是受到了嚴密地監視。”
      我冷笑一聲:“這是你們一貫的行事方式,不足為奇。”
   
      朱槿裝作沒有听到,繼續道:“監視范圍很廣,他們的通信、電話、
    電腦等等都在監視之列。他們的行動有人跟蹤──他們之中任何人,
    和外界的接触,全都在監視之中。”
   
      這一次,我沒有表示意見。
      這些人既然是權力中心挑選出來的,受監視也是自愿,
    在一個主人和奴隸分得清清楚楚的社會中,總有很多為奴的致力于反抗,
    也有很多為奴的致力于討好主人。
   
      朱槿強調:“總之,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掌握之中,
    征求者要和他們聯絡,我們一定會知道。”
      我點頭:“我明白,總之一切都在控制之中──難道征求者一直沒有消息,
    沒有和應征者聯絡?”
      朱槿現出迷惘的神色,說話也支吾:“我們……不知道……”
      我和小郭齊聲道:“這像話嗎?一切全在你們掌握之中,怎么會不知道?”
      朱槿還沒有回答,水葒先說:“情況有意料之外的變化,
    在那一千一百二十六人之中,有六十個人失蹤了!”
      我霍然起立,一時之間,竟不知說甚么才好。
      我總算知道她們為甚么要來找我了──凡是有想像中不可能發生的事發生,
    人們總會想到我,這當然是由于許多年來,我遇到的怪事甚多之故。
      像水葒剛才所說的情形,就是在理論上來說,絕對不會發生的事,可是實際上卻發生了。
      被監視的人,有上千個之多,听來很駭人听聞,好像也很困難,
    但是對慣于監視億万百姓一舉一動的權力中心而言,卻是簡單不過的事。
      而且事關權力老人万歲万万歲,那是頭等大事,辦事人等,豈敢怠慢,
    怎么會讓其中六十個人,失去了蹤跡?
      小郭的反應比我更強烈,他惊訝得連站也站不起來,怪聲叫道:“你再說一遍!”
      第二遍是朱槿說的,還是同樣的一句話:“有六十個人失了蹤。”
      事情放在那里──六十個在嚴密監視下的人不見了。可是我還是不能相信,
    因為這實在難以想像。
      我把心中的疑問提了出來:“貴地對百姓的控制如此嚴密,就算是普通老百姓,
    要玩消失,也不是容易之事,何況那六十個人是在監視之下!”
      水葒做了一個鬼臉:“要是事情容易解釋,我們也不會在這里了。”
      她說得很有道理,當然是他們遇到了不可解決的困難,才會找上門來的
    ──而且可以相信,他們必然試過各种辦法,最后逼不得已才來找我,
    因為他們知道我不會有甚么好臉色給他們看。
    對他們來說,到我這里尋求答案,已經是最后一條路了。
      由此可知,那些權力老人是多么急切想要買命曰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就算買命可以成為事實,當然也只對活人才有作用。
    如果人已經死了,買來的命,只怕也派不上用處了。
    對于行將就木的老人來說,這是真正”只爭朝夕”的事。
      想到這里,我竟然很是幸災樂禍──雖然我們從小就被教導不可以這樣,
    可是偶然幸災樂禍一下,還真是感覺不錯。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
      除了小郭之外,三位女將顯然明白我為甚么忽然之間笑得那樣歡暢,
    她們不便表現心中的怒意,只好木然。
      我一面笑,一面道:“對不起,我真的感到好笑。”
      這時候,小郭也知道我為甚么那樣好笑了,
    他道:“我的感覺和你不一樣──我只感到可悲。”
      我道:“對他們來說,可悲;對我來說,可笑!”
   
      水葒笑嘻嘻道:“等到你自己死到臨頭的時候,你就不會感到可笑了。”
      這三個女將之中,看來還是水葒最厲害──她竟然能把攻擊性如此強烈的話,
    伴隨著如此甜蜜的笑容一起說出來。
      我也效法,用滿面笑容來說嚴肅的話。
    我道:“我并不習慣用任何方式,掠奪屬于他人的一切,所以和豪富們不同。
    豪富的成功,就是運用他們的智慧,千方百計把他人的歸于自己所有
    ──這是他們積聚財富的方法,所以他們才會想到買他人的生命,
    放在自己的身上。至于那些權力老人,比豪富更不堪,
    他們甚至于把剝奪老百姓的基本人權,當作是天經地義的事。
    對他們來說,如果可以強搶,就算死一万個老百姓,
    能令他們多活一天,他們也會毫不考慮去做!
    我就算要死了,也知道那是生命必然的結果,會坦然處之。
    并不是我有甚么特別──普通人都是如此,
    特別怕死的只是豪富和權力老人,所以他們感到可悲,我感到可笑!”
      我一口气說下來,居然仍舊笑容不減,小郭首先笑起來:
    “我修改剛才的話:我替他們感到可悲。”
      三人之中,反應不同。柳絮到底已經跳出了那個圈子,
    所以她對我的話,可以有同感,她低歎了一聲,沒有說甚么。
      朱槿和水葒卻不相同,她們不但在權力中心的范圍之內,
    而且又和超級大豪富有密切的關系,全是我的話攻擊的對象。
      (一個聲稱并且堅持是“無產者”建立的強權統治,卻和豪富們打得火熱,
    關系如水乳交融,這是人間最怪的怪事
    ──比起來,我經歷的那些事情,簡直不值一提。)
      朱槿和水葒齊聲道:“不說這些!”
      我伸手指向水葒:“是你先挑起話頭的。”
      水葒還真是能屈能伸,她站了起來,向我深深行了一個禮,
    用動听之极的聲音道:“是我的不對,請原諒。”
      我經歷過的場面之中,以這种場面最難應付,
    我只好揮了揮手,含糊不清地說道:“算了。”
      朱槿也像是甚么都沒有發生過,接著道:“那六十個人,几乎在同一時間失蹤──”
      小郭糾正她的話:“應該說:几乎在同一時間,
    你們發現那六十個人失了蹤──因為他們究竟是甚么時候失蹤的,你們并不能肯定。”
      朱槿點頭:“你說得對,他們是在同一天不見的,确切的時間不能肯定。”
      我心中更是大奇:“具体情形如何?他們都應該有專業人員跟蹤,怎么會不見了?”
      朱槿吸了一口气:“六十宗在跟蹤中失去目標的報告,
    都大同小异──目標在跟蹤途中消失。”
      我沒有出聲,等她作進一步的說明。
      我已經感到,事情有异乎尋常的怪异,也感到這六十個人的消失,
    和世界各地當日跟蹤搬去鐵箱的小貨車,遭到失敗,似乎有一些關系。
      不過我還說不出所以然來,需要朱槿提供更多資料。
      朱槿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卻令我莫名其妙。
      她道:“大霧──很濃的濃霧。”
      說了這一句話之后,頓了一頓,她才又道:“极濃的霧,衛先生,
    你生平見過最濃的霧,到甚么程度?當時情形又如何?”
   
      我耐著性子,回答她的問題:“有一次,夏天,清晨日出不久,
    在上海一個叫龍華的地方附近,我過一條小河,走在獨木橋上,低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