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主页]->[析世鉴]->[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新竹市空軍第一村 • 劉教之先生訪談]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高雄縣醒村 • 郭大春女士訪談
·高雄縣鳳山市憲光八村 • 閻毓齡先生訪談
·高雄市警鼎新村 • 伍戰石先生訪談
·高雄市新興區行仁新村 • 黃玉漢先生訪談
◆◆ 離島地區眷村訪問 ◆◆
·澎湖縣馬公市澎湖眷舍 • 鍾錦貫先生訪談
·澎湖縣馬公市貿商十村 • 劉本志先生訪談
·澎湖縣馬公市篤行十村 • 張華奇先生訪談
·澎湖自勉新村 • 朱銘水先生訪談
·澎湖縣馬公市莒光新村 • 張守業先生訪談
……你不能對嫌犯屈打成招。這種行為不論在美國或中華民國的軍法體系都是不容許的。但這種事情有時難免還是會發生。因此,這不是體系或法律規範的問題,而是執法方式與法律適用方面的問題。政治人物如果想鼓動風潮,最常用的口號就是「改革」,尤其會高唱「改革組織架構」的論調。事實上,問題並不在此,造成問題的不全在於制度或組織架構,而是在於「人」的因素,因此真正需要改革的其實是人。
我不認為組織架構是問題的所在。真正的關鍵應該在於組織架構下,如何適用法律。公平、公正的進行審理與判決。當然,當時中華民國還有戒嚴法。我認為多數美軍人員,都很樂見有這麼一套戒嚴法,因為在戒嚴的情況下,幾乎很少有刑事案件發生。其實,戒嚴法很少真正派上用場,在我記憶中,戒嚴法只有在1975年12月到1976年2月這段期間,曾用在盜匪懲治案件方面……平心而論,如果從臺灣社會安全秩序的觀點來看戒嚴法,其實是有其正面的功能,因為你在任何一天晚上出門都毋須擔心會有安全問題,除了偶爾會看到幾個喝醉的美國大兵在街上打架鬧事之外。
……許多人抨擊「白色恐怖」時期所受到的種種限制,但卻不願提起當時臺灣確實受到真正的軍事威脅——我想現在所面臨的是此當時還嚴重的威脅,而如果有任何改變的話,那是因為中共必須審慎評估大動干戈侵犯或摧毀臺灣,所要付出的代價及其後果。如果換成是當時毛澤東揚言血洗臺灣且已有能力做到的話,情況可能就有听不同了。換言之,如果當時中華民國在軍事及政治上發生任何破荆钄橙擞锌沙酥畽C,那麼臺灣將可能產生災難了。
藍柏先生(L.J.Lamb)訪談
◆◆◆ 美援與中華民國台閩地區發展 ◆◆◆
◆◆ 戒嚴時期司法改革 ◆◆
·藍柏先生(L.J.Lamb)訪談
◆◆ 美國經援 ◆◆
·周宏濤: 台灣經濟與美援
……社會大衆似乎有一種不成熟的認知,以為國民黨是一黨獨大的威權式政黨,而民進黨是服膺民主真理的民主政黨,因之,公共政策的制定如不在民進黨對國民黨的抗爭中取得勝利,則臺灣地區民主政治發展過程就不會落實在正常民主運作的架構上,公共政策的制定也將不能反應民衆真正的福祉,而我國民主政治發展的前途,就不會光輝燦爛。從另一種角度說,這種天真的想法是:祗要民進黨執政,我國的民主政治發展就不會出現一種像今天這樣充滿抗爭的議事環境,立法院才能正常議事,並充分反應民衆的利益。那時候,執政的多數黨在主控議事日程時,會與少數的在野黨充分協商,在野的少數黨亦會尊重多數黨的議事運作,其間雖有不盡滿意之事,但在少數服從多數之下,也祗有接受多數的決定。一直要到這個階段,我們才算有真正的公共政策的產生。
對於上述不成熟的認知,我們不禁要問:民進黨有朝一日變成為多數黨之後,立法院這個議事殿堂真的能步入正常嗎?我國從此也會有一個晴朗的民主春天嗎?……臺灣地區民主政治發展的關鍵,就在於執政黨與在野黨應儘速建立互動關係的規範,朝野政黨關係早日正常化,並在國會之內遵循互動規範,以公共政策為訴求對象,雙方從事議事競爭。今天,反對黨以資深委員作為抗爭的對象,那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為反對而反對,儘是從事不負責任的政治抗爭,這是今天立法院內最大的危機,也是民衆福祉嚴重受到傷害的主要原因。
國會政治的惡質化發展,足以使國人對未來臺灣地區的民主政治發展前景抱持不樂觀的想法。……民主原本就是這樣以數算多數的人頭來代替揮動拳頭的政治,如以少數的拳頭也能產生民主的效果,那麼我們的民主政治將永遠陷入紛爭不斷、惡性循環的劣質民主文化當中。
民國八十年梁肅戎先生之專题講演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34.shtml
◆◆◆ 國會亂象與政黨輪替 ◆◆◆
·梁肅戎: 首届中央民代的逼退——國會改革與退職之憶
民國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傍晚,據說爲了一名賣私煙的寡婦,台北發生了流血衝突。當晚有個台灣人透過台北廣播局,用標準的北京話及台灣話輪番向全台灣放送事件的經過,他邊哭邊說著:「中國政府來台灣,盡出貪官污吏,把米糧都搬去大陸當國共內戰的物資……。」全台灣聽了,都激動不己。隔天一早,北港樂團發動青年上街遊行,還寫著大字報:「打倒貪官污吏,建設新台灣」、「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那時候北港的自治組織有兩隊,一隊是保安隊(維持地方治安),一隊是特攻隊(對抗國軍)。我參加的特攻隊正式名稱是「台灣自治聯軍」,在北港、新港、朴子、虎尾、斗六等地都有分隊,北港的隊長就是余阿木,新港隊長是陳明新,朴子隊長是張榮宗。
多年後我才知道,台灣自治聯軍其實是台灣共產黨張志忠組織的。張志忠念嘉義農民學校時,就參加文化協會抵抗日本。後來文化協會分裂成左、右兩派。張志忠跟當時的抗日份子都被抓去坐牢,後來他假裝發瘋而被釋放,出來後逃到延安加入中國共產黨,……回來台灣後,他……在二二八時組織自治聯軍攻打國民黨軍隊。
蔡武考先生訪問紀錄
二二八以前共產黨在台灣根本就沒力量,全台灣才七十幾個共產黨而已,二二八以後,變成八百多個,增加有夠快。那時我們也沒其他辦法可想,發生二二八這種事件以後,出來喊的人後來都被打死了,再也沒有一個人出來喊,讓所有台灣入團結起來。當時許多人就想,共產黨也許會有辦法,我們實在沒想得太深。現實上,台灣有那麼多人被打死,而且國民政府統治的情況是四處都有貪污,物價高,經濟差,每一項問題都發作起來。我們想,台灣應該走另外一條路,無論怎樣,另外一條路可能就是一條出路。其實當時我們沒有想得那樣嚴密,思想也沒有那樣成熟。經過五十年後的今日,大家頭腦已經更加精明,更會想東想西了,當時哪會想?那時沒法度呢,都是隨各人自己去想……檢討起來,我加入共產黨這項事情真冒險,但是有好也有壞,對我人生的經驗、對瞭解事情都有幫助,也可以讓我瞭解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我認為不應該有共產主義,也認為共產黨不看重人的價值,他們會為了得到權力而犧牲所有人,人的價值不受肯定,這是我深刻的感覺。我會脫離共產黨,主要也是這個原因。
李登輝: 我為什麼加入又退出中國共產黨?
◆◆◆ 中共在台閩 ◆◆◆
◆◆ 政府肅諜 ◆◆
·谷正文: 中共臺灣省工委覆滅記——蔡孝乾、吳石系列潛匪案偵破始末
·谷正文: 關於吳石案的一些補充(書簡)
·龔選舞: 新店溪畔不歸路——匪諜吳石、陳寶倉伏法目擊記
·谷正文: 剿滅中共在臺武裝基地潛匪始末
◆◆ 李登輝與中共 ◆◆
·李登輝: 我為什麼加入又退出中國共產黨?——回首恐怖動盪的年代
·谷正文: 李登輝共諜案秘辛
◆◆ 台籍中共干部憶往 ◆◆
·楊克煌: 謝雪紅與我在二、二八起義前後的經歷
·吴克泰: 北西南东搞革命
·台灣政治運動的由來與內幕——吴克泰回憶錄附錄二種
·徐宗懋: 我所認識的謝雪紅——周青訪問記
◆◆ 台籍中共一般成員憶往 ◆◆
·戴傳李先生訪問紀錄
·連世貴先生訪問紀錄
·顏世鴻先生訪問稿
·黃玉坤先生訪問紀錄
◆ 推薦閲讀 ◆
葉雪淳先生批《黃玉坤先生訪問紀錄》内容不實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zwkl/412.shtml
◆◆ 台籍中共外圍憶往 ◆◆
·吳聲潤先生訪問紀錄
·呂錫寬先生訪問紀錄
·曾文華先生訪問紀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竹市空軍第一村 • 劉教之先生訪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劉教之先生訪談

劉教之

■ 出生年份/民國12年

■ 籍貫/四川

■ 受訪時間/96年5月22日

■ 訪問地點/新竹市眷村博物館

■ 主訪人/馮瑋華

■ 紀錄整理/曾安淑

【家庭背景】

    我姓劉名教之,民國12年9月25日出生於四川,33年空軍通校畢業後,分發至四川重慶的無線電總台見習,當時為避免裝備遭日軍轟炸,遂將總台設於防空洞內。34年改服空勤,派至四川成都太平市空軍空運隊,隊長為衣復恩先生,後來改調派至八大隊服務。37年徐蚌會戰失利後,部隊陸續轉進台灣,並安排眷屬搭船來台。當時八大隊為重轟炸機隊,駐防上海大場,因轟炸任務繁多,作戰人員根本無法撤退,只能先將兩架B-24機改裝成運輸機,以備不時之需。年底戰況吃緊,共軍迫近機場,大家才匆忙搭機飛抵新竹。我在匆促之間,帶著妻子李學蓮及長子來台,卻無法顧及留置四川岳母家2歲的女兒,這一別離,就是數十年分隔兩地。

    來台後,次子出生,我陸續轉任台中二十大隊、屏東聯隊、三十四中隊(蝙蝠中隊),其後蝙蝠中隊解編,我改派松山專機中隊服務,民國62年退伍。退伍後託日本、香港友人到四川尋找長女,幾經波折,終於有女兒的消息,剛開始先通信,後來才與女兒在香港見面,當時女兒已嫁為人婦,有自己的家庭,眼見女兒生活清苦,我買了些金飾、手錶、收音機、冰箱等用品送她,稍微彌補這些年無法照料她的遺憾。

【眷村概況】

    民國37年底,八大隊飛機直接降落新竹機場,當時新竹地區日軍所遺留的房舍不多,集中於空軍第一村,但無法安置眾多的隊員及眷屬,我們只好先自費住在南門街旅館長達一年,直到新眷舍落成啟用,才有機會分配到空軍第二村的眷舍。

    空軍第二村乃緊急修建的克難式住宅,初期有5棟,竹筋泥牆,每棟8戶,每戶約5坪左右,中間為走道,每邊各4戶,對門而居,走廊底有2間公共廁所及廚房,沒有什麼裝備,非常簡陋。眷戶以八大隊軍士官為主,空動人員房屋另外加鋪和式地板及天花板,地動人員則為一般水泥地,沒有天花板。宅旁有個小小的院子,大家利用空地養雞、種菜。因為4戶共用1間廚房,每到用餐時間,大家同時燒煤球,黑煙四起,煤球特有的臭味彌漫整棟屋子,逼得人得到戶外透氣;另外1間廁所4個家庭共用,也經常遇到大排長龍的窘境,加上次子出生,5坪空間實在不敷使用,讓我興起更換眷舍的念頭。民國四十幾年,有位居住空軍第一村的同袍調職,全家搬離新竹,我遂向部隊申請遞補,順利搬至第一村的武陵路55號。

    空軍第一村多為日軍遺留宿舍,約有十幾棟,獨門獨院,每棟地坪都有一、二百坪以上,房屋內部建材以檜木為主,相傳是日本神風特攻隊飛行員住所。眷舍地坪雖然很大,但房屋主體只有40坪左右,空軍接收後,將每棟房子隔成2至3間,分配給軍官居住,整個一村到處矗立高大的樹木。我們這棟房子是「回」字型,中間小口為房子主體,大口為庭院,由中間隔開,一戶一半,從前門進入前院循著圍牆通到後院,近百來坪的院子裏,樹木生長茂盛,環境非常幽靜,充滿綠意。我們的房子主體約有26坪,隔成3房1廳,還有加建的廚房,廁所、浴室,生活品質大大提升。原來的大門為木門,年久失修,我們花錢整建,立上水泥柱,裝上鐵門。等到兒子長大娶媳婦,我們又在院子裏蓋了1棟2層樓水泥建築,讓年輕人居住。

    三十四中隊(蝙蝠中隊)成立時,上級特別在空軍第三村旁興建一所水泥建築,安置隊員及眷屬,我是蝙蝠中隊成員,有資格申請,但這棟房子雖然以鋼筋水泥建成,房屋空間卻不大,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我仍然選擇住一村。加入特種作戰隊那段時期,每次出任務都要預立遺書,任務時間及內容均不能跟家人提及,如果不幸罹難,第一時間也不能通知家屬,總是隱瞞幾天,才報知失蹤,後來才正式通知家屬這項惡耗。有一次,我們一架飛機遭越共擊中墜毀,機上10名組員全部罹難,隔年我們負責以C-123機將渠等骨灰送回台灣。那天飛機抵達松山機場時,一打開後艙門,只見10個禮兵分列兩邊,總司令徐煥昇上將親自接機,大家將棺木抬上卡車,卡車開走時,揚起一陣白煙,就像一群白色的蝴蝶在空中翻舞,不久就煙消雲散。這場典禮沒有任何殉職人員家屬在場,只有總司令、禮兵及本機組員。蝙蝠中隊共擁有15架飛機,出過八百多趟任務,最北至黑龍江,最南至海南島,甚至到過泰國、越南等地,損失148名隊員,也就是有一百多個家庭失去生活的主要支柱,這也是空軍第三村又稱「寡婦村」的由來。

    我雖然住在第一村,對第三村隊員的死難亦深表遺憾,但我們蝙蝠中隊的眷屬並不如外界形容地那麼悲情,畢竟身為軍人,對於國家賦予的任務,從沒有推諉,只有服從,不考慮害怕,回不回來的問題。蝙蝠中隊不分軍士官,榮戚與共,大家協力把任務完成。而身為特種作戰隊員的太太,雖然不知道先生的任務內容,但是彼此間互相聯繫、協助,也知道先生工作的危險性,早就心理有所準備。遭遇不幸的家庭,有些人避免觸景傷情而搬離,有些則選擇留在村裏,堅強地扛起生活的重擔。

【眷村生活】

    民國38年剛到台灣時,島內各項物資非常缺乏,所以第二村村民大多利用屋前小小的院子養雞、種菜,平時可將雞蛋、成雞出售,過年時還可作為家裏特別菜餚,一舉數得。村子裏的婦女若無法出外工作者,則利用閒暇時做些手工,貼補家用。第一村的成員以軍官為主,太太們多在政府機關、學校等單位工作,所以少有養雞,做手工之情形。像我內人李學蓮女士,在大陸成都時便是公務員,來台後即分派至新竹地方法院工作,我經常在外出任務不在家,太太平時上班,晚上料理家務,督促兒子功課,因為夫妻倆薪水所得足夠生活所需,倒沒有做手工等情事。

    民國50年我加入蝙蝠中隊,機場有專為隊員設立的BAR,裡面有美軍提供的洋菸、洋酒,算是特種作戰人員的福利。我個人喜歡蒔花弄草,這片的空地,讓我有舒展筋骨的機會,由於偏愛變葉木,數十年來蒐集了百餘種變葉木,看著它們多彩多樣的綺麗模樣,任何煩惱皆一掃而空。另外我也常在外散步時,看到鄰里有不同品種的蘭花,向他們分株栽種,倒也形成一片蘭園。尤其我年輕時就喜歡寫些東西,在民國39年3月20日獲聘為中國空軍特約記者,因此閒暇時總愛坐在書房,面對滿園春綠,寫寫文章,並陸續向軍中、民間報章雜誌投稿,獲刊拙作。有一篇在中央日報的稿件,經世界書局青睞,編入初中國文第二冊作為學校教材。

    臨近年節時,興致一來,找個汽油桶,敲敲打打,整修一下,再收集些花生殼、甘蔗皮放在桶底,掛上自己醃製的豬肉、香腸,經過幾個小時的薰燒,香傳千里,鄰里也來共襄盛舉,大家心情高亢,氣氛熱絡,還會互相分送,享盡各家獨門風味。這種鄰居彼此手藝傳授,拿手菜交流的情景,在眷村比比皆是,像我太太就學會道地的椒麻鷄,我的拿手菜則是豆瓣魚。民國62年退休後,我榮膺新竹社區發展協會第一屆總幹事,極力推動各項活動聯繫住戶感情,像是媽媽教室、烹飪比賽、幼童軍活動、土風舞、中國結、書法等活動,連續3年榮獲評鑑第一名。

【眷村改建】

    民國90年眷村現地改建,計畫3年完王(實際工程期為5年),這段施工期間國防部補助每戶6,000元租賃費,我們夫妻就近在附近租屋,靜待新居落成。我每天跟著工人在工地出入,看著原住宅被夷為平地,各項重型機具進駐,整地、挖地、打地基,1層樓l層樓堆疊而上,終於25棟新式住宅全部完工,新竹各地眷村住戶陸續遷入新居,這段興建過程,我均以相機紀錄下來。

    有一次我們正在地下室施工,突然強震來襲,外籍勞工驚慌失措向上攀爬逃離,我與工頭倆人緊靠著樑柱,當時心想:以前擔任特種作戰任務,均平安返回,現今若不幸葬命於此,也是天意。還好主體非常堅固,沒有災損。

    我因為職務關係,四處調動,台中、屏東、台北甚至遠至越南,很少與家人共享年夜飯,有一次還在北越上空吃飯包權充年夜飯。因為太太在新竹有一份穩定工作,所以全家沒有跟著我調動而搬家,一直住在新竹眷村,直至眷村改建。改建後房子很新,棟距很大,視野更廣,空地亦很多,讓我們這些老人可以安心地散步。唯一讓我遺憾的是沒有讓我蒔花弄草的大空間。以前那片大庭院,有老木形成的濃蔭供我乘涼,還有親手栽種的花木怡情養性,生活好不愜意。

    雖然國軍部隊在分配眷舍時均以階級作為分配的基準,可是在作戰時是大伙不分階級,同心協力,完成任務,所以培養出兄弟般的情感,太太們則是姊妹般的情誼。在眷村裏大家的互動緊密,年輕人看見幼小、老弱需要幫忙者,自然而然伸手協助,平時街道碰面,雖然不熟,也會微笑點頭致意,敬稱爺爺,充分發揮「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這是現今社會所需要的美德,希望眷村改建後,這些濃厚的人情味及良善美德能持續保持與傳承光大。

◆ ◆ ◆ 全文完 ◆ ◆ ◆

    上刊《劉教之先生訪談》,是以中華民國96年初版之《眷戀—空軍眷村》(台北: 國防部長辦公室)同名內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網際網路首發◆析世鑑◆:

http://www.boxun.com/hero/xsj.shtml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讀者若要發表對◆析世鑑◆收錄內容或相關時段史事的觀感、心得乃至對製作疏失等方面的指正等,◆析世鑑◆製作組建議您使用◆ 彰往察來 ◆: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 /forum/bbs.pl?id=zwkl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