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来自台湾的官腔》]
东海一枭(余樟法)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台湾的官腔》

    《来自台湾的官腔》
   明儒吕坤说得好:“为人辩冤白谤,是第一天理”。东海以为,为人包括为死人、古人辩冤,乃是儒家的重要责任。我在《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指出:
   
   “天下事皆儒家事。现实和历史都需要公道。不论今人古人,有德宜颂,有诬当辨,有冤则洗,此乃中华文化人和政治家的责任。相比而言,辨诬比颂德更重要,宁可放过恶人,不可冤枉好人。尽力不让现实同胞受屈,也尽量不让历史人物蒙冤,这是王道政治的必然追求,也是东海‘安心大法’----如有奇冤不雪,我心天心皆不能安也。”
   

   对于汪精衛,我心就很是不安。抗战中及胜利后,国共两党声讨汪伪罪行的文章书籍资料,不仅情绪化倾向严重,“宣传”的味道过于浓烈,而且充斥着大量想当然的妄断、莫须有的栽赃、不着调的动机猜测,严重缺乏学术性、真实性和可信度。
   
   因此,当我了解到台湾“调查局”及“国史馆”保存的汪精卫档案及绝密文件已长达60年仍未公布时,乃致函马英九,希望给东海一个机会,早日阅读这些珍贵的档案材料,以便还原汪精卫某些被国共两党不约而同地遮蔽的真相。《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发出后,有“文化傳播委員會”复函曰:
   
   “親愛的余樟法先生您好:您寫給主席的信我們已經收到了,主席很重視您的寶貴意見,特別要我們向您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汪精衛的事蹟自有歷史評價,請您繼續給予本黨支持及指教。”云云。
   
   瞧这官腔打的,其虚伪敷衍而冠冕堂皇的程度丝毫不逊于大陆(不过,大陆领导人对民众信函一般不给回音,连官腔都不屑一打的,台湾这方面表现得毕竟有礼貌些。)
   
   对一些历史人物的“歷史評價”是否如实合理公正,有赖于有关专家学者文化人是否认真严肃负责任。由于国共两党“立党为私”的立场和极不真诚严谨的态度,近代以来,包括汪精衛在内的不少重要人物和事件,原有的“歷史評價”根本就是一些下三烂的糊涂帐!
   
   国民党及马英九辈,原无“清帐”的愿望和智慧。友人曰:“这就是国民党本色”,确然。东海以前对这“本色”是缺乏必要认识的。难望一拨历史迷雾,但求心之所安吧。2010-1-6东海老人
   
   
   《生死事大,如何解决》
   佛教有句劝人皈依的名言:“生死事大,无常迅速。”佛教认为,成佛是了生脱死、跳出三界的唯一方法和途径,要解决生死大事,只有皈佛,因为无常迅速,就要快快皈依。
   
   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确然。生死问题,是比一切问题都重要,都值得关心。面对生死,世间任何是非一切大事包括“国家大事”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其实儒家也是可以解决生死大事的,因为良知仁性与真如佛性一样真常不灭,恒传不断。佛教着眼形上和彼岸,追求完全离弃形下、彻底抛开此岸,儒家则把形上和形下、彼岸和此岸打成一片。
   
   两家同样都超越世俗是非,但佛教只讲超越,儒家则既超越是非又知是知非,勇于是是非非(意谓赞成“是”、反对“非”)对于世间是非善恶正邪,良知是最高的判官,故既有超越性又有现实性,充分体现了儒家的殊胜,良知的殊胜。
   
   佛徒因过度的终极关怀而缺乏政治社会关怀,下焉者只追求个人生死问题的解决而演变成极端的自私鬼,反而自缚更深无法解脱。儒家就不一样,关心自己的生死大事也关心“国家大事”(社会政治问题),通过利他以利己,利己又为了更好地利他。
   
   这样的态度和方式,对于生死问题可以解决得比佛教更圆满。因为,通过对“国家大事”的关心,可以更好地致良知明明德,从而在生死中超越生死了脱生死,在无常中超越无常证入真常。2010-2-5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此文于2010年02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