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23/2010
   
   与四年前的踌躇满志鲜明对照的,今日谷歌已沦落于退出中国的边缘,当然有中共当局变本加厉侵害言论自由的原因,但这并非唯一原因,否则就无以解释四年前谷歌公司向中共的屈服。谷歌之面临退出,除开中共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反自由挑衅,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是:谷歌公司在中共国经济获益的微小和无望。
   
   据悉,谷歌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去年(2009年)为22.7亿元人民币,而谷歌去年的全球收益超过两百亿美元——一个富于创新能力、在全球极具竞争力的IT公司,在中共国这个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中的获益,竟然只占其收益的很小部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国IT产业的强大?事实上,中国两大搜索巨头百度、搜狐实力根本无法与谷歌比拟...显而易见,谷歌在中共国的发展受到了人为压制,中共当局挥舞行政命令的铁钳,招招压制、又广伸黑手处处使坏,窃取谷歌科技,营造不公平竞争、甚至在中国员工内发展攻击谷歌的黑客...总之就是不让谷歌在中国健康、充分地成长,这导致几年来谷歌空有一身武艺,而在中国难有用武之地;几年前为进入中国市场,谷歌一度向中共言论专制屈膝,自我屏蔽“敏感”搜索结果,但四年下来除了一身骂名外一无所获,远没有分到中国大市场的蛋糕。
   
   经济效益既已成空,中共当局发动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行动,又发出进一步“紧套”的信号,这就逾越了西方国家投资者的底线。这个底线来自于“改革开放”中,西方资本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一个默契:你让我赚钱,我不触犯你的专制统治。事实也表明,如果有利可图,绝大多数西方投资者是甘愿放弃普世价值原则的,因为牟利是资本家的天性。但如果牺牲了尊严却获取不了所期望的经济利益的话,他们是绝对会举起道义的旗帜、奋而退出这不公平的游戏的,因为不像腾讯、百度、搜狐等,西方公司既没有贾桂的命、更没有“奴才站惯了”的心理。谷歌四年前牺牲尊严,却始终得不到它想要蛋糕,反而处处受压,它当然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可以断言的是:即使谷歌没有借此次黑客事件退出中国,它退出中国也是早晚的事,如果中国的政治环境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谷歌的退出不会等太久,就像某中宣部官员预言的那样:谷歌早晚得退出中国。
   
   毫无疑问,谷歌一旦退出,不利于中国互联网的进步。中共当局再愚蠢,也不会看不到外国公司有“退局”的自由,更不会看不到谷歌的退出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损害。但它就是要这样做,显然,中共就是要把谷歌这样的企业赶走。
   
   为什么中共当局不惜损害“经济发展”,也容不得谷歌在中国发展?因为中共当局已经看出:任随互联网在中国这样发展下去,中共的专制统治必将瓦解。十多年来,中共苦心营建封网长城,在层出不穷、日趋便利的反封网技术冲击下千疮百孔、越来越失去效果;情急之下,中共于去年强制推广“绿坝”软件,企图把专制控制之手,直接伸进个人电脑的硬盘当中,但因为技术上行不通,很快以惨败收场…经过这么多年的较量,中共统治者必然会认识到:光靠技术手段,互联网是封不住的。
   
   因此,接下来,中共当局一定会采取行政手段对付互联网,变当前以技术过滤性的封网,为以行政手段封堵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在与互联网较量上,中共国会迅速地向朝鲜看齐。
   
   不要以为中共当局不敢做得这么绝:且不说中共政权现在的掌门人,是一个不识文明为何物的毛共辅导员,如今中共国的高层权贵集团,大多数人都罪行累累,胡锦涛、李鹏更是对抗议民众实施过大屠杀的杀人犯,这些人逃避清算、维护既得利益,拼了老命也要死保中共政权;因为对这些人来说,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党专制的政权是才是命根子——有权才有他们的共产主义天堂,“失去了权力则失去了一切”。
   
   不要以为他们那样看重“经济发展”。其实,“发展经济”不过是他们稳定党专制政权的手段之一而已,一旦经济发展无助于稳定政权、或者有害于政权的稳定,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牺牲经济发展。比如,胡锦涛上台以来,一再提高公务员待遇,扩张党政机关、大力整军备战、疯狂扩编政治警察队伍…这些措施,重新强化着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但这些难道对经济发展有利?胡锦涛竭力劳民伤财瞎折腾,接连搞出“军管奥运”、“军管国庆”,这难道对经济发展有利?… 对中共权贵集团寡头来说,政权在,他们才能横行霸道、肆意妄为、尽情享受权力快感…他们的家族才能放胆贪腐、安心掠夺。有政权,才有他们的一切,政权没了,他们紧逃鼠窜惟恐不及,经济发展于他们何干?因此,相比于保政权的需要,中共统治者摇唇鼓舌一再强调的“经济发展”,在其心底其实“算个屁”;对现今统治集团来说:宁可亡国,也不能亡党,在党的生存需要面前,区区“经济发展”有什么不能牺牲?
   
   不要以为损害了经济发展,就会立刻给中共当权者带来损害。毛时代饿死四千万人、朝鲜饿死两百万人,当年毛泽东一伙,和金正日集团不是照样过穷奢极侈的生活?
   
   当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从长远来看,衰败的经济必然会导致专制政权的瓦解,但不要以为一两次经济危机就可以令中共垮台,由于现今中共国的经济命脉都为国企垄断,金融、土地、矿藏也完全为国家掌控,因此,中共政权有着很强的抗经济危机的能力,因此单纯经济危机并不能够摧垮中共。但是,政治危机就不同了,前苏联和东欧“变天”的历史表明:政治危机能够一夜之间令红旗落地。
   
   而互联网,却因其突破信息检查的强劲天性,动摇着极权国家的精神支柱——意识形态或其替代品(如民族主义虚热),催生着极权国家的政治危机。
   
   因此,中共当局一定要与互联网为敌,并终将象朝鲜那样,以行政手段限制互联网的发展。
   
   逼迫谷歌,就揭开了以行政手段限制互联网的发展新封网序幕。中共当局对谷歌为什么要逐之而后快?因为谷歌的搜索引擎太先进、太强大,只需指头轻点,就可以把中共的老底搜个干干净净、清清楚楚...它强大得中共的防火长城根本遮挡不住,必须要其自律,才能实现言论检查...有这样强大通讯工具在中国存在,一心构建朝鲜式“和谐社会”的胡锦涛等人,怎么睡得好觉?
   
   不能不说,没有革命狂热的极左党棍胡锦涛,非常适合中共高层权贵集团保政权的集体需要。
   
   胡锦涛早在上台之初就提出:“朝鲜和古巴在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他们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而我们在意识形态上是失败的,我们在政治上应该向朝鲜和古巴学习…” (2004年九月十九日,十六届四中全会上讲话)。在去年六十大庆上,胡锦涛“钦点”加入毛泽东思想方阵和自己的巨幅画像,这样赤裸裸倒退和大搞个人崇拜的举措,甚至连江泽民都没有过,这集中表露了胡锦涛及其支持者要走新极权之路。
   
   八年来,在胡锦涛批示下,中共当局对互联网不断升级的、程度空前的钳制,充分地反映出胡锦涛及其支持者对当年江泽民、朱镕基引进互联网的刻骨悔恨。
   
   可以预见,在这样一个毛共辅导员+工程师的领导和其新极权势力的影响下,中国互联网的学朝鲜阶段会提前到来:
   
   下一步,中共当局必然会将其他的外资IT公司全部赶出中国,并“扫黄”为名,继续大规模地关停网站;
   
   继而,当局会禁止活跃的异议人士及其家属使用互联网服务,并且禁止有过“不良纪录”(如异议、维权)的人申请互联网服务,同时对使用翻墙软件的人进行“断网”处罚。
   
   为了防止“群体性事件”造成连锁反应,当局会越来越多地使用“断网”手段,决不会顾及经济的负面影响。
   
   对付互联网,中共最终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比朝鲜“光明网”更先进、更完善的内网,而把现行普及的国际互联网,压缩到少数人(及高级官僚和部分外国人)使用的范围,一如朝鲜当局所做的那样…这样,不仅一举重回铁幕社会,打造“金盾工程”的天文数字金钱也省却了。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不可能发生,为了保政权,中共什么都做得出来。事实上,胡锦涛上台八年来,“温水煮青蛙”式的极权倒退一直在进行着,试问,当初谁想得到当局会有瞒报四川地震、打压毒奶粉受害者父母、“新疆断网”、“绿坝”、“军管国庆”、重判刘晓波、蒸发高智晟等等出离的卑鄙下流手段,可它就是用了,一直要用到你习惯… 翻墙软件怎么先进,也奈何不了断网;一旦行政对付互联网的日子到来,中国社会只剩下火山迸发一种渠道了。
   
   在现今中共当权派无比狡诈恶毒的统治下,中国和平演变的的希望已彻底断绝,中国广袤的空气中,布满层层叠叠、若隐若现的刀光血影。
   
   曾节明 成稿于2010年元月十九日中午于泰国家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与四年前的踌躇满志鲜明对照的,今日谷歌已沦落于退出中国的边缘,当然有中共当局变本加厉侵害言论自由的原因,但这并非唯一原因,否则就无以解释四年前谷歌公司向中共的屈服。谷歌之面临退出,除开中共大规模黑客攻击的反自由挑衅,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是:谷歌公司在中共国经济获益的微小和无望。
   
   据悉,谷歌在中国市场的收益,去年(2009年)为22.7亿元人民币,而谷歌去年的全球收益超过两百亿美元——一个富于创新能力、在全球极具竞争力的IT公司,在中共国这个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中的获益,竟然只占其收益的很小部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共国IT产业的强大?事实上,中国两大搜索巨头百度、搜狐实力根本无法与谷歌比拟...显而易见,谷歌在中共国的发展受到了人为压制,中共当局挥舞行政命令的铁钳,招招压制、又广伸黑手处处使坏,窃取谷歌科技,营造不公平竞争、甚至在中国员工内发展攻击谷歌的黑客...总之就是不让谷歌在中国健康、充分地成长,这导致几年来谷歌空有一身武艺,而在中国难有用武之地;几年前为进入中国市场,谷歌一度向中共言论专制屈膝,自我屏蔽“敏感”搜索结果,但四年下来除了一身骂名外一无所获,远没有分到中国大市场的蛋糕。
   
   经济效益既已成空,中共当局发动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行动,又发出进一步“紧套”的信号,这就逾越了西方国家投资者的底线。这个底线来自于“改革开放”中,西方资本家与中共当局达成的一个默契:你让我赚钱,我不触犯你的专制统治。事实也表明,如果有利可图,绝大多数西方投资者是甘愿放弃普世价值原则的,因为牟利是资本家的天性。但如果牺牲了尊严却获取不了所期望的经济利益的话,他们是绝对会举起道义的旗帜、奋而退出这不公平的游戏的,因为不像腾讯、百度、搜狐等,西方公司既没有贾桂的命、更没有“奴才站惯了”的心理。谷歌四年前牺牲尊严,却始终得不到它想要蛋糕,反而处处受压,它当然会拍案而起、拂袖而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