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李庄案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李庄案

   《关于李庄案略答长风君》东海支持和拥护薄熙来,是支持拥护重庆当局已经展开的铁腕打黑和即将进行的立法反贪工作。同时“希望薄熙来先生始终坚持在公平公开公正的平台上、在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一切让法律说话,让证据说话,让所有案件都经得起法律、事实和历史的检验。”(《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这当然不意味着重庆当局的一切行动我都支持。我曾建议,要打黑,不要打黑歌;要高尚,不要禁低俗;可以禁官员低俗,不可以禁民众低俗。(详见《治官要严、待民宜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关于李庄案。李庄是否黑律师,黑到什么程度,出了哪些“规”犯了什么法;重庆方面“程序”上有什么问题,法律运用上有没有瑕疵,有没有审判失公、宽严失度的地方?我了解的情况有限,至今尚未发言(我跟新闻屁的兴趣越来越低)。我以为,诸如此类问题都可以实事求是地进行探讨和批评,有争论也是正常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次打黑行动包括针对李庄的司法行动与“文革那套手法”及历届“政治运动”有着本质的区别。李庄案公开审理、大量人员旁听、媒体充分报道、不同意见激烈争论等,这不就是在“走法律程序”、“在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吗?何尝“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何尝“不择手段”、“凌驾于法律之上”-----这种无视事实上纲上线甚至悬空驾构的批评是不负责任的,恰颇具文革逻辑和红卫兵风范呢。

   反对“不受制约监督的权力”、警惕权力的滥用,应该,但这不能拿来作为反对打黑的理由。胡总说“不折腾”,也绝非主张纵黑纵腐一切无为。薄熙来打黑反贪,顺应民心民意、代表人民利益、符合正义原则,正是“站在历史高处看问题”。倒是一些专家学者及自由知识分子,不仅水平有问题,思想和立场都令人忧虑。如果大家都象长风君那样抱着“不要再提什么打黑,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提黑不黑”的态度,那这个时代就真的一点光亮也没有了。2010-1-1东海老人

   附《长风:就重庆打黑求教东海一枭兄》 东海一枭兄,北国之春一别数载。近日于凯迪拜读兄之雄文,兄力挺厚厚打黑,这多少出乎我的意料,以兄之阅历有此见解,长风甚是不解。关于重庆打黑,我先前已写过一文《红与黑,论重庆打黑打出黑律师》。现在我再简单说下我的想法。  李庄律师的案子已经开审了,我不想关注那些辩论的细节,我只想问重庆方面为何不敢现场直播庭审?为什么不让八个证人出庭?既然认为自己打黑是正义的,不违法,那好,你公开呀,不敢是吧?心虚了。作恶也好,作善也罢,你站出来,那你是爷们,偷偷摸摸的搞算什么,判十一年,判二十年,除了会这个还会什么。黔驴技穷都是如此。  政治运动的初衷都打着美丽的理由,善意的理由,高尚的理由,但是在实践中却为冤假错案提供了舞台,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专案组竟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请问专案组的成员是上帝组成的还是火星人组成的,如果不是,那我们就无法相信你的权威性,而是相信你会作恶,因为你成了不受制约监督的权力。权力就是一把双刃剑,而不受制约的权力就会作恶,而且是大恶。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了,打黑不是什么发明创新,从中国历史上看,搞运动打黑的能顺利收场的几乎没有。  这次打黑依然采用文革那套手法,首先对人进行抹黑,先让这个人尊严尽失,然后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了,然后屁民们就开始鼓掌了。几十年过去了,公仆异化为老爷,公民变为屁民。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在搞政治运动,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骑虎难下是了吧,那就等虎吃吧。  胡总书记曾站在历史的最高处说“不折腾”,这虽被一些人误解不锐意进行改革,但更多的人们相信所谓的“不折腾”就是不搞政治运动,可是重庆似乎不在历史高处看问题,而是在盆地看问题,一顿瞎折腾。这场剧该怎么收场呀。  不要再提什么打黑,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提黑不黑,多问黄不黄。不是唱红歌就骨头硬,本公子就是看黄片也是铁骨铮铮。我宁愿魔鬼走法律程序,也不愿意让天使为所欲为。卸下伪善的面纱吧,因为你只是人,不是神,不是说了吗,那只是个传说。  如果李庄无罪,我会欣慰!如果李庄获罪,我会高兴!因为历史告诉我就两个字“快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看法,望枭兄不吝赐教。长风 2009年12月31日 于不知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