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蔡楚作品选编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走吧 / 南窗 (图)
·爱知行:关于立即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人身自由的呼吁(组图)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新西兰汉学会授予中国独立作家王力雄荣誉会员称号(图)
·何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清明祭奠赵紫阳(组图)
·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丁子霖:寄语89一代的孩子们(图)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闪亮登场,流沙河先生解释是凤凰(图)
·章诒和诉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诉讼案4月26日立案经过(图)
·曾金燕当选时代杂志2007年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图)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艾晓明
   
   

   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参与网2010年1月6日讯):12月上旬的一个夜晚,有电话告诉我说,我得到法国西蒙·波伏娃奖。今年的获奖者有两位中国女性,还有一位是北京律师郭建梅。
   
    接到电话时,我正在火车站大厅候车,衣衫单薄、瑟瑟发抖,身边是一排排密密麻麻被行李围绕的旅客,寒流南下,列车误点,这样一个好消息,让我觉得非常之不真实。
   
    接着我用电话短信告诉了我的亲人朋友,当然,我也告诉了我所任教的大学院系。我收到热烈的祝福、朗朗欢笑,也听到诧异不解,以至于我不得不解释,西蒙·波伏娃是谁,为什么说,她为女权的奋斗不限于欧洲,也不止于一百年后的今天。
   
    但对我自己来说,这样一个重要的奖项,居然会落到我头上,这仍然是一件离奇之事。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数年来,我对自己的真实面目逐渐认识不清。因为拍摄,我和我的律师朋友,曾遭遇黑社会暴力,但堂堂的红色警察,也有专门的部门对付我这样的人。甚至还有这样的传言:等到收网之时,就如何如何。(我不禁想到马尔克斯小说中的一个场景,手起刀落,族长把一个烦人的家伙烩成一盘酸菜鱼,整个地端上国宴,上面还加了条香菜呢。)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是多么喜欢这个大奖啊,在寒流滚滚的冰封季节,一朵五月之花从天而降,它带给我久违的尊敬、友好的祝福、遥远的注视和西蒙·波伏娃的理想之光……它让我和我的亲人、朋友们知道,在族长的狂想、普遍的麻痹、戒备和孤立之外,有更多的友善、支持和关怀,有我们共同的、对游鱼的自由、对大海一样波澜壮阔的人类尊严之热爱。
   
    2008年的秋天,我参加shadow中国独立影像节,到过法国。我曾经和友人在巴黎街头徜徉,他带我去到一个咖啡馆,我们在那里品尝了甜酒。而在它的门口,花繁叶茂,两位来自中东的女孩,笑逐颜开地让我们拍摄纪念照。这个咖啡馆在巴黎无数美好的街角并不起眼,但友人告诉我,西蒙·波伏娃曾经和萨特在这里交谈、写作,它的名字叫五月花。
   
    我听说,今年的颁奖仪式将在“五月花”举行,遗憾的是,警方限制我更新护照,所以我无法前往。尽管我尽力争取,至今没有消息,我不得不放弃希望。与此同时,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发生着更多惊天动地的事情,一位作家因为六篇文章,要在监狱度过四千零二十一天;诸位,《天方夜谭》里陪那个混世魔王讲故事,也只要一千零一夜啊。一位女企业家,要那些破门而入的拆迁队不要殴打家人,把自己点成了一团火炬。新年第一天,我的拍摄合作者又被警察叫走。我多么想平静地写一篇获奖感言,却又总是被这些消息打断。在纷至沓来的突发事件前,我感到自我的渺小,而周遭的世界危机四伏。
   
    请允许我在此向诸位评奖委员会委员、向尊敬的主席克里斯蒂娃教授表示我的感激,你们今天,以女权运动中无比光荣的名字、一位为人类、为女性解放作出了卓越贡献的思想家和斗士的名字命名这个奖项,并且把它颁发给了我,一个普通的中国女学者、起步不久的独立纪录片工作者,我满心谦恭地接受这朵从天而降的五月之花。中国有一首流行的抗日歌曲,歌词中说: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鲜花掩盖着志士的鲜血……;不过,这朵五月花来自自由之都,它告诉我们,自由和解放是可能的。我感谢西蒙·波伏娃,感谢她的精神之花,在这个新世纪落在中国雪域,照亮我们光荣的荆棘路。
   
    2010年1月5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