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李芳敏144000
·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來;他卻從他們面前不見了。
·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來;他卻從他們面前不見了。
·茨厂街东马-性工作者:四重弱势处境的想象
·回教鼓吹娈童癖?
·5毛教徒 say [原创]《圣经》中同性恋不是罪,异性恋者才是罪
·他們用虛謊取代了神的真理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一党专政? part 2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政治诈骗,血雨腥风, 篡权成功,结束独裁!!
·要聯絡上温家宝 (溫家寶/Wen Jia-bao) 嗎?
·中国百姓投诉无门 ???????
·一大塊腐肉,必然引來一大群蒼蠅。
·使人類成為真正的高級生命形式, 而不是徒具人的外表而內藏禽獸的心靈。
· 在帳篷城女孩年輕至兩歲也面對強姦 UN巡邏隊無能
·2他在耶和華面前如嫩芽生長起來,像根出於乾旱之地
·敵基督/撒旦崇拜者, '強姦比敵人的炮火更具威脅性'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你還是不以為然?我問你:蜂鳥說企鵝捕魚維生無恥, 企鵝又去罵燕子捉虫充饑下流,燕子嫌蜂鳥吸蜜惡心──你說有沒有道理?”
· 有錢人怕死!越有錢,越怕死!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有比《零八宪章》更 好的宪章建議嗎?
·這也是一只尾隨巫統国阵的馬來西亞華人哈巴狗!!!
·3你 求 告 我 , 我 就 應 允 你 , 並 將 你 所 不 知 道 、 又 大 又 難 的 事 指 示 你 。’
· 最后的狐狸精 -- 狐狸精传(47)
·非洲基督教牧师虐待巫童惨不忍睹
·教會大合一運動成功的因素 ZT
·谁还敢当暴君呢?当老百姓有随便除去君主的能力之后, 所有的君主,一定会竭力讨好老百姓,而绝不会再成为暴君!
·異端
·異端
·“哥白尼的學說,對人類的前途是不是有利?他被人燒死了。”“當然是觀念問題,哥白尼被燒死,就是當時的觀念, 認為他的說法,是异端邪說,不能讓它在世間流通。”
·這是耶和華用來擊打那些與耶路撒冷(以色列)爭戰的萬族的災疫:他們雙腳仍然站地的時候,他們的肌肉必腐爛,他們的眼球必在眼眶裡腐爛,他們的舌頭必在口腔中腐爛。
·獨立自由 VS 独裁民主
·你相信嗎?联合国秘书长为全世界人们,尤其是穷人和弱势人群仗义执言????
·因為出自以色列的,不都是以色列人;7也不因為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成為他的兒女,只有“以撒生的,才可以稱為你的後裔”
·另一個空間,這种說法,可以有好几個解釋,而任何解釋,都超乎想像之外,因為自有人類以來,人都是生活在三度空間之中,另一個空間究竟是甚么,誰也不能精确地說出來。
·“我不是在和你們討論這件事,最好請你別參加你那种膚淺的意見!”
·你流人血的罪必歸到你自己的頭上。”
·所以,求你賜給僕人一顆明辨的心,可以判斷你的子民,能辨別是非,因為誰能判斷你這眾多的子民呢?
·禱告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天上地下沒有別的神像你;你對一心在你面前行事為人的僕人守約施慈愛。
·心靈感應是一种十分微妙的事情
·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明年這個時候我要來,撒拉必定生一個兒子。
·因為他要徹底毀滅地上所有的居民,真是可怕的毀滅。
·任何人,對于有預知力一事,都有极大的欲望,几乎人人都想自己成為一個先知, 知道還未曾發生,而又肯定會發生的事。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我:“好,那你去死吧!”
·要嫁就嫁福州人?
·你們要哀號,因為所有的商人都滅亡了
·张昌福 是 福州人 .. 那又怎樣?
·结婚真的这么难吗???????
·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Keep deception and lies far from me
·我也想知道 [为何男人不娶初恋女人]?
· 33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你買,她賣,你還希望什么?”
·1973年出生的布林,六岁前住在尚未解体的苏联。他说生活在极权体制下,政治言论都得受审的经验,影响他的思考和公司的政策。
·“為甚麼我要赦免你?你的兒女離棄我,指著那些不是神的起誓。我使他們飽足,他們卻去行淫,一起擠在妓院裡。
·心靈感應,腦電波, 預知能力不是人人都有的,但是預感的經驗,卻人人都有
·【停止暴力对待妇女】国家性运动
·【停止暴力对待妇女】国家性运动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15在城外,有那些狗,那些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以及所有喜愛說謊的和實行說謊的人。
·神經錯亂
·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聽。
·爱,原谅及罪 ZT
·“自然知道,如果一个研究近代中国战争史的人和我详谈, 我相信他一定会发现他所研究的全是一些虚假的记载。”
·贱事做尽,他不爱你。 ZT
·Chinese sex movie
·於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他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所創造的有男有女。
·“无为而治”是老子政治主张、治国方术和人生哲学的核心。
·“哥倫布的雞蛋。”
·現在我的夢想是找到一個人,他想讓我做他的妻子
·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
·不甘于失败巫统激进份子和马来至上极端份子,上街挑衅胜选庆祝的华人,利用种族暴动导致513事件的发生
·马来西亚的马来人鄙视华人??? 大家觉得吗? 我觉得他们好像把我们当成狗!
·所以,我們中間凡是成熟的人,都應當這樣想.即使你們不是這樣想,神也會把這事指示你們.
· 耶和華看見人在地上的罪惡很大,終日心裡思念的,盡都是邪惡的。6於是,耶和華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把我創造的人,從地上消滅;無論是人或牲畜,是昆蟲或是天空的飛鳥,我都要消滅,因為我後悔造了他們。”
·耶和華必不肯饒恕他;耶和華的怒氣和憤恨必向這人發作
·50 多年前的日本妓女是这样卖淫招呼嫖客的
·我尋找一個美籍華裔成為我的丈夫.. ^-^
·不論 左派 右派 有敵派 無敵派 掃蕩派... 不論 何黨合派 只有 殺光共匪 天下太平!!!
·在巫统走狗马华公会的分裂华人团结之下,马来西亚华人成为马来服适马来人的次等公民,马来人享种种特权马来西亚华人被种种限制和不公平待遇。
·马来西亚的华人现在的地位连狗都不如......
·客人嘲笑道,或许马来人有点笨,没法,要照顾一下。
·中国人为何在马来西亚受虐?ZT
·言论自由有什么不好?
·馬來西亞一黨獨大制順應時局的轉變,也必然有崩潰的一天。
·馬來西亞:性、謊言、謀殺,與政治
·但耶穌說:“撒但,走開!經上記著:‘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
·13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作我與大地立約的記號。
·13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作我與大地立約的記號。
·在地球上不会有什么大事,因为就算整个地球爆炸了, 也只不过是宇宙中少了一粒微尘而已!
·信仰是无国界的。信仰是自由人权的。神是最终的审判者。
·信仰是无国界的。信仰是自由人权的。神是最终的审判者。
·阴茎折断了怎么办?
·阴茎折断了怎么办?
·如果你对一个吃人魔兽说,魔鬼,你太坏了! 这样能建立起人民可以更换的政府来吗?
·參與和公民精神的養成:弥尔著《自由论》,
·自衛殺人是否犯法?为什么自卫杀人不付法律责任呢?
·男性被强奸强奸(又叫性暴力、性侵犯或强制性交),是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 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的一种行为。
·男性被强奸,怎么办?男人被强奸之后的尴尬. 男性被强奸,法律如何保护?
·民主可能会选出一个坏人,希特拉发动战争对外侵略,促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涂炭生灵,这是人所共知。
· 但主的日子必要像賊一樣來到。在那日,天必轟然一聲地消失,所有元素都因烈火而融化;地和地上所有的,都要被燒毀。
· 因此,那城的名就叫巴別,因為耶和華在那裡混亂了全地所有的人的語言,又從那裡把他們分散在全地上。
·一個死了一個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Anne Lee Fung Meng :
   
   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ZT
   ****************************************************************************

   洪海按:基督教本来就有虚君共和的意味和平等博爱的情怀,而且民主共和与基督教在历史上长期处于一种纠缠态,其诞生也的确受到了基督教精神的某种影响或启
   迪。再加之耶稣和他的十二个门徒的那种坚韧顽强和不怕牺牲的传道精神,要是用于民主自由的革命真理的传播,那还得了啊!中共当局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看到了
   基督教对共产专制的危害和威胁,因此才极力排斥她,打压她。经王怡先生把基督教与革命的渊源这么一理,恐怕中共就更不能容忍基督教了。中共恐惧任何形式的
   集⋯⋯会,怎么能允许大规模的礼拜活动呢?可以预见,中共当局对基督教的控制和打压将再升级。中共害怕基督教是假,害怕革命是真,因为基督教本来就是革命的。
   
   捍卫宗教自由,就是捍卫革命权利。
   
   王怡先生说:《十月围城》,我一闭上眼睛,就是中国的明天。我看形势的发展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去。万润南先生道:政改无望,革命将起。而王光泽先生更
   是于法庭宣判刘晓波后立即草就了《和解破裂,革命将起》。吴庸先生说,“只有形成外力的强大制压和中共内部觉醒力量的紧密配合,才有可能迫使中共掌权者的
   一部分为避免整个党塌台而谋求和解”。我想,这些都是在营造《十月围城》的氛围。这都是中共逼出来的啊!
   
   ****************************************************************************
   《十月围城》,我一闭上眼睛,就是中国的明天 怡
   
   陈可辛用荡气回肠的故事,提醒我们香港的另一个角色。自晚清革命以来,港九之地,“不但有金银气,且有革命气”(见《辛亥文献》之马小进《香江之革命楼
   台》)。但两岸三地,对1905年之前的革命史,都有意无意地裁剪了两样主导性力量。即孙中山和几乎所有早期革命领袖兼而有之的两个身份,基督徒和洪门弟
   子。
   
   晚清革命,一言以蔽之,是基督徒与三合会的革命。不过投资过大的电影,不敢拂逆主流意识形态。不然就对过亿票房构成妨碍。用钱投票的观众,和拿命投
   票的公民,都需要简单而脍炙人口的理由。所以最不可饶恕的电影,都是关于历史的。通常一部大片,就是对民族记忆的一次强制拆迁。
   
   陈可辛坦言,也拍过洪门段落,但为稻米计,还是尽数删了。三合会背景,只隐含在少林僧“王复明”的名字中。基督教因素,也只有孙母家里一闪而过的十字架。
   
   商人李玉堂与众义士慷慨赴死,之前饮血酒,戴附身符。若是围在一起祷告,票房可能就砸了。其实这个角色,大概有三位原型人物,都是基督徒。论地位相
   似,革命的第一赞助商,非香港的“太平绅士”、立法议员何启爵士莫属。他父亲何福堂,是梁发之后、中国第二位被按立的传道人,著有《马太福音注释》。何启
   承继万贯家产,攻读法律,作大律师。妻子雅丽去世后,他于1887年创办香港第一间西式教会医院,附设香港西医书院,李鸿章亦是赞助人之一。孙中山、陈少
   白都是何的学生。
   
   何启多方支持孙的革命,一向只出钱、不出面。1895年香港兴中会成立,他代理法律事务,并推荐自己的亲戚、另一位大商人黄咏商,任兴中会会长。黄
   也出身于基督徒世家,其父黄胜曾与容闳一道赴美留学,是香港道济会的平信徒领袖。黄先生为革命倾囊而出,卖掉香港银楼,充作第一次广州起义的军费。另一半
   军费,则多由孙的未来岳父、“革命牧师”宋耀如代为筹集。宋牧师一家,对百年中国影响至深。他也同时是洪门弟子。
   
   论姓名相似,第三位原型应该是是商人李纪堂。他也是基督徒,与陈少白交往甚密,对革命捐输甚丰。庚子起义失败后,他以赞助革命的剩资,在屯门开设农
   场,作为孙中山在港的接待站,内设军火库和射击场。1901年,李纪堂和太平天国后裔洪全福结识。洪也有两种身份,既是领洗之信徒,又是三合会头目。李纪
   堂散尽家产,与他筹划“大明顺天国”的广州起义。这个国号形象地说明了末代皇权体制下,洪门和基督教在华侨社会中的怪异组合。事实上,迄今为止的海外唐人
   街,仍隐约可见这两种华人移民社会的底色。
   
   电影刻画一群贩夫走卒在革命叙事下的群像,如几十把刀,在日光下哗哗作响。某种氛围上,也还原了晚清革命的某种真实场景,即埋伏在民主和信仰之下
   的、绿林、会党与游民的底色。“大明顺天国”被学界称为“第二次天平天国”。这是头一回,具体提出了共和政制和总统直选方案的革命。何启参与了策划,他与
   李、洪等人共同推举容闳为临时大总统。可惜举事前三天,泄密失败。
   
   香港学者粱寿华,在《基督徒与晚清中国革命的起源》一书中,称1905年前的晚清革命为“基督徒革命”。因为无论领袖还是资源、动力、赞助,均由基
   督徒群体主导。片首被刺杀的杨衢云,是当时香港基督徒知识分子的领军人物。他组建的“辅仁文社”,也是香港第一个革命团体。后来的香港兴中会,有一文一武
   两员大将,拿笔的陈少白是会长,创办《中国日报》,和孙中山在同一间教会受洗,后也加入洪门,被封为“白扇”(军师)。拿枪的邓士良,本是三合会头目,后
   在礼贤会受洗。他是第一个劝说孙中山与洪门结盟的人,对革命之暴力走向影响至大。
   
   1894年,檀香山兴中会成立时,基督徒占到一半以上(苏德用《国父革命运动在檀岛》。会议在信徒何宽家举行,随后转到一个牧师家里举行入会仪式。
   孙中山带领众人,各以左手按《圣经》,右手举起宣誓。从此,晚清各革命团体的宣誓仪式,均“由基督教的受洗之礼脱胎而来”(冯自由《革命逸史》第二集)。
   孙中山的孙女也说,“祖父建立革命组织,是受到基督教会组织方式的启发”(孙穗芳《我的祖父孙中山》),兴中会由此成为中国第一个近代意义的社团。
   
   随后第一次广州起义,设计出青天白日旗的陆皓东,也是基督徒。他被称为“为共和国殉难之第一健将”。受刑后写下“我肉痛心不痛,汝其奈我何”的绝
   笔。第二次广州之役中被处死的刺客史坚如,被誉为“为共和国殉难之第二健将”。他亦为信徒,曾撰文表述其革命信念,“我是耶稣信徒,一向相信唯一主宰之上
   帝,知道四海之民都是上帝的儿女,所以对弱肉强食的现状极表厌恶,想要阐明自由平等的大义”(宫琦滔天《三十三年之梦》)。
   
   共识网直至惠州起义,基督徒仍占三成。1906后,革命浪潮蔓延,华侨信徒不再是唯一的领袖群体。但直至1924年的广州军政府,尽管基督徒的人口
   比例不足千分之一,他们却占到了公务员的40%.在内地,他们也是举足轻重的革命士卒。两湖的第一个革命团体“日知会”,就由美国圣公会的华人牧师黄吉亭
   创办。随后,陈天华、宋教仁、刘睽一等人相继加入。黄牧师每逢主日讲道,人满为患,深受学生和军人欢迎。黄兴回国后,上海圣公会的吴国光牧师特意致函黄牧
   师,介绍转会,请求将尚未领洗的黄兴列在会友之中。
   
   1904年,长沙起义败露的那一日,黄吉亭牧师挺身而出,护送宋教仁出城,野外相赠旅费。随后,他连夜赶往黄兴家,以“美国圣公会”的轿子掩护,将
   他藏匿于圣公会教堂阁楼十余日。黄牧师又将黄家妻儿接来教会,向外界宣示黄兴一家乃本会教友。最后,武昌圣公会的胡兰亭牧师赶来长沙,带着黄兴乔装出城。
   
   这一幕逸事,倒和电影中那一个小时的护送,颇为相似。
   
   对我而言,知道电影中倡言革命之名士,其实多为信徒;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基督徒与晚清革命之关系,是尚未被清理的历史题目。准确的说,晚清以降,现
   代革命的渊薮,的确来自“具有三合会背景的基督徒”。换成新约圣经的背景说,这是一群相信上帝的“奋锐党人”。当时的信徒,多为受西学浸染的文化精英,他
   们将基督信仰与西方民主观念一并领受,尚未分清地上之自由与基督之救恩的殊别。
   
   宋庆龄曾接受斯诺访问,说,先夫革命的实质,是“将基督教付诸实践”。孙中山本人,也确有过真切的信仰体验。在《伦敦蒙难记》中,他陈述自己在狱中
   “一连六七日,日夜不绝祈祷,愈祈愈切,至第七日,心中忽然安慰,全无忧色,不期然而然,自云此祈祷有应,蒙神施恩矣”。出狱后,他致函自己的属灵导师、
   广州的传道人区凤犀,请他“常赐教言,俾从神道而入治道,则弟幸甚,苍生幸甚”。民国建立后,他公开作见证说,“我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乃完全仰赖上帝的
   恩助”。
   
   然而,地上的民族主义立场,始终制衡着这群“属中国的基督徒”对普世信仰的领受。如孙中山要求兴中会成员悉数加入洪门,由此造就了一大批“三合会的
   基督徒”。之后,他的暴力革命之途,越发偏离圣经教导。越到晚期,个人独裁,一党专制,对暴力手段的沉迷等,均使一个“从神道而入治道”的断裂,贻害至
   今。电影中杨衢云被清廷暗杀一案,被称为“香港第一起政治谋杀”。但另一个事实,是兴中会一旦成立,就率先图谋暗杀清廷督抚。中国近代史上,以政治暗杀的
   手段颠覆政权,恰恰是由相信上帝的孙文一党开创的。
   
   遗憾的是,直到今日,一方面,公共学界对基督信仰之于中国当代史的影响长存偏见,形成无知之空白;但另一方面,教会界的学者如梁寿华先生等,亦对革命情怀之谬种流传,缺乏基本认知。对晚清这一批民族主义基督徒的革命作为,亦缺乏起码反思。
   
   
   晚清的基督徒革命,及上述孙的公开见证,在我看来,不过是另一版本的口含天宪、“替天行道”罢了。从普世性说,他们这一代“奋锐党人”,多半是启蒙
   运动及“天赋人权”观的后代,而非“惟独圣经”的宗教改革的后代。从地方性说,他们真正的信仰对象,除了今天的中国,就是未来的中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
   陈少白的叔叔陈梦南。他是教会史上一位著名传道人,对侄儿影响至深。陈梦南说,“堂堂中国绅士,怎好在外国人手里受浸”?所以直等到遇见被按立的中国传道
   人后,才肯受洗。
   
   对皇权专制下的第一批现代革命者来说,上帝是必须的。不过革命需要的,并不是新旧约圣经中的那位耶和华神,而是经过了人文主义的浪漫化想象的、另一
   尊“自由女神”。革命者心中的上帝,只是某种普遍真理的化身。在晚清革命的早期,只有这一化身才能为革命提供合法性和灵魂的范式转移。所以,革命的先行者
   们,需要一个能够为革命背书的上帝。这个上帝,一定要大过皇帝,不然他们就算是叛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