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邱国权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贸易战三大绝招逼中国就范!
·孟晚舟被捕事件与中国的巨大危机
·贸易战目的:川普逼中国与世界接轨!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也谈孟晚舟女士的“以祖国为傲”?
·独裁专制国家官员多数都是“缺德鬼”!
·万维民主人士后脑勺残留的大清辫子!
·巴山老狼的观点怎么成了向松祚观点?
·打倒“教师爷”马克思,中国才有未来
·中国、美国谁好?中共官员用脚投票!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吗?
·集古今中外统治者邪恶之大成的毛泽东
·中国地方政府十八万亿债务和解决办法
·蔡英文元旦两岸关系谈话是一边一国
·就“六四”屠杀答“远方的孤独”
·1989年:中国学生不懂民主、政治
·万维“作家”毕汝谐是个没教养的流氓?
·“武力统一台湾”?空了吹吧!
·谈谈毕汝谐文《脸乎?链乎……》
·美国要中国遵守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
·独裁政权统治者的任性与人民无关
·“得民心者得天下”是骗人的弥天谎言!
·台湾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是怎样来的?
·评当代诗人海子的一首诗:《七月不远……
·“六四”一代“绝食”学生是最愚蠢——致当年学生领袖们兼答某人
·愚蠢学生荒唐的“绝食”三大诉求
·当一个娼妓刚刚“从良”走出妓院后……
·做日本汉奸与做俄罗斯汉奸有什么区别?
·民主派赞扬孙中山是因对历史无知!
·笑看金三胖子玩儿残美国总统特朗普
·“去中国化”还是“去苏俄化”?——与远方先生商榷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真的很弱智?!
·巴山老狼停博公告: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五四运动百年祭:深刻反思彻底否定!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历史在“事后诸葛亮”的反思中前进!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 六四学生是“伟、光、正”吗?——与特有理先生们一辩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驳特有理 “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驳特有理 “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六四”绝食学生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四川军民抗日战争历史不容歪曲抹杀!
·驳sparker“应该如何评价六四学生”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学》第五讲:中国财富分配方式

   作者:巴山老狼

   中国的财富分配问题一直是困扰在中国人心中的一大难题。从理论上讲,中共从其马教的基本教义出发,确定的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而今天的中国实际上是“按官分配”。从公开的工资单上,一个单位的最高级别官员的工资是最低级别普通员工的五到六倍。而实际上远非如此。

   中国财富分配的多少基本是按以下顺序排定坐次。

   一、官员阶层。在中国各个阶层中,党、政机关领导人员除享受数倍于普通公务员的工资外,还有各种高额补贴。如每月六、七千元的公车补助。更有无数的灰色收入。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落马,查出其有亿元的身家。钱从何来?让人悲哀的是文强落马不是因其贪污,而是因其“涉黑”。若文强不“涉黑”肯定没事。如今中国有多少官员身家没有千万的?笔者有一熟人是某县民营企业家。据他说:一个县委书记,一年收入至少五百多万,五年一届下来至少有几千万。县里的大、中型民营企业每年都得给相关县领导送钱。送钱多少以官员级别而论。如果不送,县委书记一句话,就能把你的企业搞垮。一个县委书记相当于在本县内所有的私营企业入了干股,到年终只管分红。其他市级,省级官员呢?中央级官员呢?

   二、国企老总。地方官员生财有道,国企老总们也有办法。本来国企老总公开的薪水是普通员工的十倍左右,但不满足。要想其它办法。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老总自己给自己定每年六千多万的年薪!笔者的侄儿大学毕业应聘到平安保险公司,所签工作合同是:出去拉客户,拉到客户后每一笔款项提成百分之三十,无底薪。工作两个月下来,一个客户都没拉来,薪水没挣到一分钱,自己倒贴三千元进去。

   国有企业老总们洗钱是行家。某国企很有钱。经理和党委书记把几千万元投入自己熟人开的公司搞“合资经营”,几年后,这个公司倒闭,几千万元泡汤。国企老总们只要稍动脑筋,就能轻松地把国家的钱划进自己的腰包。

   三、大学教授。八九“六四”后,中共对知识分子采取收买政策。大学的专家学者和教授们除了每月发放一、两万元的薪水外,还放手让他们的搞各种培训班挣外快。一年下来也有几十万到百万的进帐。如此一来,中国知识分子群体整体道德沦丧。坠落成了犬儒。当然也有一大群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如郭泉、高智晟等在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呐喊。

   四、公务员群体。中国公务员收入在中国是高收入群体。公务员收入有地区的差异。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公务员一般都有一万几千元左右收入。但在内地一般县、市只三、五千。个别贫困地区二千多。但仍是当地普通劳动者收入的数倍。公务员不但享受高出普通劳动者几倍的收入,还有普通劳动者没有的福利:免费分房、免费医疗、高额养老金。公务员的养老金是普通国企退休职工的三倍以上。

   五、医生群体。为了收买医生群体。政府默许医院乱收费提高医生收入,又允许医药代表直接到医院找医生推销药品,让医生看病时专开某种药,一年下来,医生也有数十万、上百万进帐。

   六、中小学教师。国家开办的学校搞起了“公助民办”,大收高价学费,所收学费校长和教育局官员吃大头,老师得小头。为了让老师心理平衡,默许老师把该在课堂上讲的内容不讲,拿到补课时再讲,大收学生“补课费”。

   七、外资企业白领阶层。这一阶层收入有数千元到万元不等。

   八、垄断国企职工。中国政府的垄断企业如电力、电信的职工一般都有一万多元的高薪。

   九、普通国企职工。在普通国企就职的职工一般有四千多元到五、六千元。在偏远山区的国企员工被剥夺得更惨些,每月有两千元就很不错了。几年前陕西某地国企职工闹事,记者调查时发现这里工作二、三十年的老职工每月仅六百多元的收入。普通国企现在所有苦、累的事一般是找农民工干,农民工在国企每月有七百到一千多元不等。

   十、国内私有企业和小商贩雇员。这些员工一般每月有两千元到四千元不等的工资收入。

   十一、在中国被剥削得最惨的当数农民工群体。现在中国各大、中、小城市几乎所有的脏、累、苦活全是农民工们在干。外资企业也专门找只干活少拿钱的农民工,以降低生产成本。可以这样说,在中国没有农民工,就没有今天中国的繁荣。但他们每月薪水十几年如一日只有五、六百元。中国对农民工的剥削之惨烈世间少有。农民工除拿世界最低的工资外,中国政府把农民工当下等人看。他们在一个地方打工,身份证是没用的,得花钱买“暂住证”。中国政府不准农民工融入所在城市,教育把农民工子女拒之门外,造就了世界独一无二的中国几千万留守儿童!农民工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养老保险。更挣不到购买一套城市住房的钱。一个农民工在一个城市打工几十年,除去生活开支外,最多有几万元积蓄。这几万元还得应付政府的教育产业化和医疗产业化,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回自己的农村老家。农民工在中国社会是处于最底层,他们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鲜血。


此文于2017年08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