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东海老人: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2006年间,有机会阅读了一些与常见的“主流观点”完全不同的有关汪精卫的资料(主要是林思云的《真实的汪精卫》、金雄白的《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等(,觉得相对而言比国内的东西可信度较高一些),大为感动,写下了一系列评论汪精卫的文章向之致敬并为之辨诬。这些旧作思路新异逻辑严谨,起承转合收放自如,在“江湖”上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和激烈的争议。

   

   曾有民间儒者“冰冷的眼神”驳文中写道:“汪精卫在《艳电》发表之后,命高宗武向日本提出了四点要求,其中第四条是“彻底轰炸重庆”。东海乃《请“冰冷的眼神”们拿出证据来》。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关天网友Liangft 提供了史料的出处:《今井武夫回忆录》第326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5月第1版(内部发行)。其中写道:

   

   “十二月三十日汪精卫表明对日本方面的希望如下:(一)日华两国在完成新东亚建设的基础以前.尽量与英美列强避免磨擦是重要的,因此当前对这些列强不要引起纷繁的事端。(二)在军事发动以前的三至六个月期间.希望日本方面每月援助港币约三百万元,但希望尽可能在对华文化事业费中开支。(三)对北海、长沙、南昌、潼关等地日本军作战的行动,以获得政治效果为目标。(四)彻底轰炸重庆。”

   

   Liangft网友还上传了该书封面及相关文字的照片。今井武夫所言是否属实有待取证,但“汪要求彻底轰炸重庆”之说其来有自,非如我所猜为“冰冷的眼神”及其他人伪造。特此更正、致歉并向Liangft网友表示感谢。

   

   我在《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中指出:“尽管意外的局部的磨擦或难免,但如果汪精卫政府及其和平军回过头来同国民党抗战部队开战,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他的妥协周旋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君为其易我任其难”就成了欺蒋欺人之谈。”(我相信胡兰成所言汪精卫“强硬地表示如果要逼迫和平军同中央军作战,和平军将调转枪口打日军”的态度。)

   

   同样,如果“彻底轰炸重庆”真是“汪精卫表明对日本方面的希望”,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其妥协周旋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其妥协周旋、和平运动的动机就有了问题,完全可以一票否决。而东海为汪精卫辨诬不仅徒劳和无聊,不仅自我浪费,而且是误导读者的大错特错。正如我在《请“冰冷的眼神”们拿出证据来》随笔中所说:

   

   “汪精卫要在天崩地裂之际尽量维护民众和国家利益,不能不与敌人委曲周旋有所退让,但必须有一定底线。如果汪精卫主动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属实,就突破底线了,那是不可原谅的。仅凭这一点,东海对汪精卫‘早年革命晚和平’两件大事的动机分析就完全错了----但这不可能,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衔石成痴绝”的汪精卫绝不会辜负我的相信!”

   

   某些势力及人物粗制滥造乃至虚构乱造恶意栽赃的“宣传资料”及“伪史料”固然毫无可信度,那个日本人的“回忆”也难以令我置信:一、这种“要求”不仅完全不符合汪精卫生平的思想言论行为道德之逻辑,而且太不合情理;二、如果真有此事,在汪精卫夫人受审时,这份“要求”应为主要“罪证”才是,国共两党应大加利用、大肆宣传才是;三、1978年大陆能够出版的文献一般可信度不高。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主观判断,没有详实确切的证据支持,不足以反驳那个日本人回忆录的记载,只能姑且存而不论。

   

   东海的写作宗旨是:唯真是尊,唯实是从,以铁的事实铁的逻辑说话。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研究,亦毫无疑问必须将真实、真相放在笫一位。汪精卫是否曾主动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真相实情如何,是汪精卫研究中必须严肃面对的一件事,直接涉及汪精卫曲线救囯的动机-----东海关注的重心。关此,期待囯共两党有关档案早日解密并有确凿资料以证伪这个叫今井武夫的日本人的“回忆”。

   

   有关汪精卫的“粮草弹药”,东海原有的早已“用”尽,新的尚未入手,尚不足以拨开重重历史迷雾。不论立场如何,赤手空挙的空洞争论毫无说服力,既不能取信于读者,屈服诸论者,更无助于历史真相的呈现,无助于为历史人物洗尘,纯属浪费。

   

   为了对历史、对读者、对儒家、对自己的文章和良知负责,东海决定:在取得新的、充足的真枪实弹之前,中止有关汪精卫的评论和争议。特此布告周知。2009-12-4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