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少不丁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少不丁文集]->[为何打黑能上位]
少不丁文集
·挟洋自重的祖宗是中共
·紅衛兵懺悔,中共從不懺悔
·近平非王莽
·魔鬼辭典補遺
·五毛黨人心惶惶了
·马宴前的印象 (写于1989, 30年回望)
·江核心选既无德又无才的小学生做太子
·答 "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对香港的左派和土共的呼吁
·为何香港人对“送中”的“寿终正寝”不收货,把矛头直指党中央
·跪着抗议就不暴力了吗?
·若你是国泰航空CEO你会怎样做?
·再見十一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犯井水
·中华赵家屁民进行曲
·勇敢的中國人,源自香港的爱华歌曲精选
·香港人何德何能抗中共?
·香港死城 VS 北京死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不買美國糧, 卻買美國豬
·香港人抗爭中共有成效的機會
·香港好,美國好;香港衰,美國更好
·不是习大大强势,而是中共弱到爆
·《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虽语焉不详但信息量大
·从粤语,古汉语讲到禅宗和香港局势
·题申纪兰
·新加坡 vs 香港 -- 金融中心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張志新獲獎與陳彥霖死於非命
·"按宪法严格对香港实行管治"意味着什么?
·為何粵人特愛自由?
·回忆北京烤鸭
·海霞与台湾
·虎妈的孩子们 + 后记
·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爱党爱国爱港人士请按YES
·香港的愛國黑社會,忘記了黃金榮和杜月笙結局了嗎?
·点评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评论员
·为何是中国粗暴干涉美国内政?
·不好全怪习大大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孔子学院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2019岁末游星加坡
·规模空前的中东海外战争可能性甚微
·当年我曾勇武
·伊朗,中东局势与China, China, China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当年我曾勇武 2, 巴士抗暴徒
·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2019岁末游香港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武汉市民唱爱国歌曲与 World War Z
·本大少关心五毛的身体健康
·题一尊贵族习帝帝
·如何分辨伪装反华(共)的中共大外宣?
·王沪宁副小组长与五毛
·如何应付中文论坛的五毛?
·Forward: 劝退书
·Forward: 是多难兴邦还是多难穿帮?
·Forward: 谷歌、网评会和sina不得不说的事情
·忠誠的中共黨員李文亮醫生之死
·Forward: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为党尽忠的武汉警察和官员要为党挡子弹了
·祖国考
·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阻别人自求多福实自裁也
·网传3M N95 工业口罩不防病毒,Really?
·在彭嫲嫲的“希望的田野上”
·风月同天与武汉加油: 党媒缩沙了
·川普总统救草民
·朵朵花儿向太阳,颗颗红心向着党
·谣言和阴谋论漫天飞,如何自处?
·如何花 US$2,000,000,000,000 ?
·多难兴邦是模范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一
·(大陆)华人会面对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的窘困吗?
·答远方博的“去中国化”文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二,逃得过初一,避不过十五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二: 盛宴过后是噩梦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三: 从来就是要外行领导内行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五: 你愿意生存在多难兴邦之邦中吗?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六: 多难兴邦是模范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七:爱我党国者,其远必骗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八:党的教育冇失误
·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九: 都是美帝惹的祸
·武瘟回顾之十: 我党永远伟光正,都是一尊惹的祸
·打油在瘟疫蔓延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打黑能上位

   中共已故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来先生最近在新晋直辖市重庆打黑,风头一时无两。舆论很多都认为是其在中共权力结构中更上一层楼的政绩,虽然也有认为其树大招风,引致其竞争者集体排斥。
   
   让历史告诉未来。
   
   所有的独裁政权都需要敌人来树立权威,如果没有敌人,就制造敌人。独裁政权中的某些高官个体,同样需要敌人来消灭以扬威立万,并把消灭敌人作为政绩,这比起搞好经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更容易,更立竿见影。

   
   纵观中共建政后的3反5反,把中国国民党的残余影响力消灭,顺带把阻碍土改的乡绅势力打垮。然后制造右派来进行反右,从而开始建立无微不至的思想统治于国民生活的各层面。可惜当年反右不遗余力的邓小平和刘少奇之流,最终都成为大右派,哈,作茧自缚。这时候毛泽东就制造资产阶级来反,把刘少奇扔到到一个无中生有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去一并消灭,而毛则得到史无前例的无上权威,连秦嬴政和阿道夫希特勒都自愧不如。
   
   由于“作为一个阶级已不存在”的资产阶级是一个有价值的敌人,邓小平主政后都舍不得放弃。先是制造资产阶级精神污染把胡耀邦搞下,然后制造资产阶级自由化推倒了赵紫阳。
   
   当然,到了中共自己搞资本主义乃至权贵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就不再提了。敌人嘛?永不缺乏。
   
   89民运的残余势力,及其所依附的西方反华势力。反共就是反华嘛。看看多少1989年以后高官是靠此排除异己而上位的。
   
   法轮功。看看江核心在清剿法轮功前后的权威就知道了:在独裁体系下,制造敌人和扬威立万是多么的容易。没有法轮功在中南海门前静坐,就不能制造类似的敌人吗?
   
   薄熙来的打黑,只不过是一脉相承,更何况黑社会是现成的敌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