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昨日狂言因酒发,今宵老脸为谁红?---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现代国学大师、理学家、马一浮主讲复性书院时教导诸生曰:“凡我书院同人,固不宜妄自菲薄,卒安于隘陋;亦不可汰然自许,有近于奢夸。如是,则大行不加,厄穷不闵。持常以遇变,不累于物,而有以自全其道矣。”

   这段话以前东海在文章中引用过,今日重阅此言,别有感触,反躬自省,老脸渐渐的红了。

   回首生平,倒没有“妄自菲薄卒安于隘陋”,却自信过度到了自大自负的程度,颇有“汰然自许有近于奢夸”的毛病,高估了自己的智力能力而低估了世事的艰难、世路的曲折和世人的愚痴,说过不少过头、过分、太奢、太满的话。例如随笔《真理的力量》中写道:

   “针对儒家的大量批评,不值得也没必要一一回驳,针对东海个人毫无根据的诬蔑攻击,更不值得认真。以前还作点澄清或反攻,其实都是毫无必要和意义的。随着东海之道的传播,随着人们思想认识的提高和社会道德水准的提升,一切“非理”的批评与不实的攻击都将销声匿迹。”云云。

   这段话就说得太满了。人们思想认识的提高和社会道德水准的提升将是一个极为艰难漫长的过程,在极为漫长的“历史时间”里,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大同理想实现之前,对儒家对孔孟和东海非理的批评、不实的攻击将会层出不穷。

   这类乐观过度的话,东海文中不少,失礼非礼的话、浮言戏语流荡无节的话就更多了。不少文章表达方式有问题,那是文人而非文化人更非儒家的方式。朱熹对庄子的评价是“饱学颖敏,常见到人所不见之处。只是气豪,放荡不拘绳墨,事事心中有数,又皆拿来践踏了,故往往流于诡谲荒唐。”这“放荡不拘绳墨”的批评,用于东海文章亦甚合适。

   自以为狂而不妄,其实还是难免出语狂妄以及张扬鲁蛮轻浮等,这是修养不足的象征,也是奢夸的表现,有违于儒家的谨严沉稳庄重中正,可笑可惭,并最容易招人误会和攻击。

   最近一直在作严肃深度的反思自省。总自以为能够洁身自好,“濯污泥而不染”,其实做的还很不够,真可谓“崎岖历尽东归海,依旧江湖气满身。”也。盖这辈子生于农村、活在底层,又受某些文人墨客的影响,身上沾染了不少江湖恶习及文人陋习。

   如傲慢粗暴叫嚣鲁蛮,奢夸卖弄恣肆张扬,不谨小节大大咧咧,目中无人夸夸其谈(特别是酒后),以轻浮为豪迈、以浪荡为潇洒、以粗野为真率、以无礼为勇敢,甚至以恶俗为风流,以犯一些“美丽的小错误”(其实是丑陋)为光荣…实在是辜负了一些朋友和前辈的厚望,也辜负了孔孟的教导和生平的理想。

   而今年将半百,不能再这么纵容自己自暴自弃了。从今起必须无条件地严以律己、勇于克己,以儒家最高标准以第一流文化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把种种江湖习气臭老病“克”去。

   另外,当年以“广交天下英雄士”自诩,其实多属“滥交”。当今天下,君子道消,小人道长,熙熙攘攘,成群结党,值得交往的真英雄有几?陆九渊先生说得好:“物非我辈终无赖”;熊东遨教的是:“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东海德浅能薄,倘发现自己不足以教之化之者,就应及时远之避之“默摈”之为上。

   生平好斗好争好辩,有些是出于明理卫道的必要,有时则是习气使然。与某些品卑质劣、绝无可教的文氓网痞接触争辩,纵然是网上“远距离接触”,也属于浪费和“失言”,与他们往来论争甚至调笑无度,就更不自重、更非儒者所宜了。东海老人2009-11-2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