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
·内中国而外美国,内美国而外中共
·计划经济和权力市场经济
·民意民愤的全球性表达(外五篇)
·鲁比奥先生有误
·马党马民两相辉
·重申东海的警告
·敌友必须辨分明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修正稿)
·崛起什么(外三篇)
·真相
·临危能一死,心性不虚谈
·尧舜事业亦浮云
·关于做事的四个问题之我见
·你怎样对待天道,天道就怎样对待你
·革弊鼎新待今儒
·新改革的对象和方向
·极权国家为什么科学落后?(外三篇)
·举我仁旗第一人
·奴役他人是罪恶,甘于为奴也是罪恶
·呼吁美国(2013旧作重发)
·伊教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回儒微论
·东海随笔:我们的明天一定比苏联的今天更好(外六篇)
·特权阶级的苦
·朝鲜微论(之三)
·关于儒宪答客难
·量变质变和临界点
·本能和本事
·毛病加重,微信被封
·管宁,三国第一人
·人道伟业此为最
·何其无耻分裂乃尔(外三篇)
·纠正一个重大误会,重申一个政治铁律
·导致东海微博被新浪永久封禁的文章
·能救人心,才是救星
·澄清公私观的四大迷误
·三大话语体系微论
·人心里面出政权
·置身黑暗丛林,弱者如何自保
·五个预测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
·关于美伊问题(微言九则)
·自我绝后和绝人之后
·伊朗人没有为苏莱曼尼复仇的权利
·最不尊重领导人的是马官群体
·宁可得罪别人,绝不得罪自己
·两极主义和美伊冲突
·两大邪恶两灾星----两极主义批判(微言集)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关于利益执法
·我惜英雄胜美人(随笔七则)
·庚子杂论(一)
·可不可以赞美人民
·关于美西对华索赔的三点意见(外二篇)
·中方精英群体和媒体的两个面相(外五篇)
·庚子杂论(二)
·爱国不能主义,爱民必须主义(外三篇)
·庚子杂论(三)
·中美之争的预测和展望
·社会原子化,江湖网笼多(外一篇)
·学富中西一代豪----悼王康君
· 万方多罪问根源
·怀念王康【蒋庆 王康 余樟法】儒家与当代中国—— “中原论儒”座谈会记录
·中华道统和普世价值(外二则)
·马保国的倒掉
·庚子杂论(四)
·大恶无后是天理(外四则)
·唯有防民手段高
·三类非正义外援
·庚子杂论(五)
·人道大义高于国家大义(外八则)
·儒家的主业
·在儒家和马家、自由和极权之间没有中立---东海微言
·两极主义没有资格主张多极化(随笔一束)
·庚子杂论(六)
·自由追求和生命信仰(外七篇)
·危害君子罪孽深(外四篇)
·东海著作目录
·关于清朝的三不能、两不要(外六篇)
·余东海:庚子杂论(七)
·良知护身(外四篇)
·怀王藏同道二首
·抒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看到一文标题《从儒家民间学者寻找婚外情谈儒学的虚伪》,懒得打开了,仅论标题,就犯了“以小判大”的双重错误:一、某个儒家学者虚伪不能证明“儒学虚伪”;二、凭“寻找婚外情”一件小事不一定能证明该“儒家民间学者”虚伪。

   该“儒家民间学者”婚否,夫妻关系如何,其对“婚外情”是偶尔一试还是“旦旦而寻之”,性为主还是情为主?诸如此类属于个人隐私,外人不易全面了解,岂能妄断。邂逅梦中之人,偶动“婚外”之情,亦人性之常,小德出入耳。古今中外多少英雄豪杰名家大贤,能免此俗者寡矣。

   不敢相瞒,老人年轻时就出过两次大轨,一次就出在“婚外”。当时枭婆因故回娘家半年,一好女子常相访,不小心就有了亲密接触。后来当然是西窗事发,遂慧剑断丝友好分手,东海改邪归正。除略感对不起枭婆及对方外,并不认为自己怎样荒唐浅“犯”了什么。

   言归正传。总之,所谓的“儒家民间学者”的个人行为和小节私德,与公众、公事、公益、公德无关,也与儒家无关----不论其人是否真儒家。作者拿来上纲上线抹黑儒家,可谓别有用心。

   小节与大节(即小人格与大人格)或有一定关系但又有区别,小节对大节纵有一定影响但不是决定性的影响,小节可供参考,但不宜无限上纲无限放大,不宜从小事小节上对他人过于苛刻苛求。“以小判大”:以一时一地的小节出入而论断和否定一个人的整体品格,世俗小人之见也。

   子夏曰:“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子夏是孔子高徒,大德、小德,犹言大节、小节。此言足见原儒通情达理,不唯小德。朱注:“言人能先立乎其大者,则小节虽或未尽合理,亦无害也。” 钱解:“或曰:论人与自处不同。论人当观其大节,大节苟可取,小差自可略。”都说得好。

   小节与大节都完美无缺,当然好,但是,古今完人毕竟难觅。就象管仲,究其小节,未必尽善,但因为“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仍受孔子赞扬,称“如其仁”。

   另外,外在的规范是因时而迁的,比如士人纳妾及狎妓,在古代并不违反一般法律及道德规范,连小德出入都谈不上,一些人以此嘲笑某些古代大儒言行不一不道德,纯属以现代标准苛求古人,殊属无谓。2009-8-14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