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面对财富面对特权,适当高调一点狂一点,乃知识分子本份,更是儒者本份,这方面孔孟就是榜样。但有些人正好相反,十分低调向领导,一味高调朝民众;一味谦下对强权,十分勇敢朝弱势,或高举道义旗帜追逐一己名利,口头上利他主义行动中利己主义;发言冠冕堂皇行为龌龊下流…等等等等。

   这类高调,其实是一种伪高调,这类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无异。

   奴才主义与专制主义一体两面,互相促进。为了分一杯特权之残羹,奴隶一变为奴才,二变为帮闲,三变为帮凶。奴才如有机会取替主子,比原来的主子更凶残,这就是中国的历史循环,这就是中国政治三千年来一直在退步的最根本原因。

   还有些高调,虽不全非、不全伪,但完全不着调、不靠谱,令人不耐。

   比如,放着父母兄弟之大仇不报,却要为陌生人乃至外国人伸一般性小冤;放着近现代之国仇不报,却要代报遥远古代王朝之仇;放着眼前之切身大债不讨,却要去追讨满清入关所欠血债;放着压在身上之当地贼寇不顾,却对着“满清余孽”乃至秦始皇秦桧们的“遗孽”喊打喊杀。又比如,对古代君主“军主”僭主的篡逆恶行满腔义愤不共戴天,对眼前的特权制度却十分温柔百般辨护;满口儒言佛语却没有一点真功夫真力量,或高唱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却在不入流的小吏面前装孙子…

   诸如此类众多高调分子,虽然不一定是、但很容易转化为奴才主义。例如,当年曾有人高叫“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被人威胁了几句,还没进拘留所呢,就扒下了从此改唱颂歌----儒言佛语唱颂歌,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呵呵。

   高调不是不能唱,但要建立在一定的事实和必要的“內力”的基础上,不能言行割裂,不能象上述各类高调分子那样离谱乱唱。否则,自欺欺人而已----也欺不了几个人。无论怎么包装文饰,假冒伪劣丑的东西终究要露马脚现原形。

   不论是否转化为奴才主义,假冒伪劣丑人士对敢于揭发的明眼人、对东海们难免痛恨有加。鲁迅说过,在中国,帮闲帮凶们往往比主子更加凶恶毒辣,这是洞悉人性、千古不易的真理,东海补充一句:来自背后的暗箭往往比对面的明刀更加狠毒难防。

   这种暗箭不一定来自帮闲帮凶,也可能来自众多愚民特别是“有知识的愚民”,还可能来自某些同道及盟友。他们是专制主义的受害者,但他们又很容易变为或很喜欢充当施害者。中国人、中国社会就是这样的特殊。

   为此,在警惕专制主义的同时,东海对某些同样受尽委曲苦难的群体和人物,同样保持着相当的警惕,为自己为儒家,为了我灾难深重的中华。

   历史无数次血淋淋地证明,无权者的仇敌往往藏在弱势群体中,知识分子的大敌往往躲在“知识界”,大儒真佛的大敌亦往往不在本门之外。真仁真义真慈悲者,不仅要遭受假仁假义假慈悲的特权欺辱,还要防范所同情所试图救度的对象以及“自己人”的恶意猜测、抹黑和残害。自古以来,死在自己人手里的英雄豪杰少乎哉不少也。连释尊、达摩、慧能等都曾受到过自家人的暗杀。

   近几年来,东海儒学遭受的各种诬蔑、排斥、压制和封锁,首先当然是拜特权所赐,在具体行动上更多的则是各种“文化人”的功劳-----至少“他们”是很积极、很高调、发展性地配合着的。据了解,有些“文化人”不仅主动配合、而且还曾冒充官方“上意”来打压东海! 当然,从根本上说,这一切的主要责任仍要归于专制主义,归于时代共业。

   十年来,东海虽“闭门高隐”,但信息并不闭塞,对天下大事和大势及各方势力都保持着一定的关注。各方豪杰或儒者不论大小真伪,基本上逃不出我的大火炬眼大圆镜心,特别是真儒大儒的出现,必能感得东海大潮相应。

   目前儒门中伪者众而真者难逢,小者众而大者难见,与时代的要求距离大到不可以计。我期待着广大儒者的成长,期待着真儒群体的出现,共同致力于优化制度、重建道德,让中国历史跳出千年不变的循环圈。只有这样,各种倍高调分子和真奴才主义才能被扔进历史垃圾箱,中国人、中国社会才能文明化正常化。2009-7-18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