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泱潮文集
·就应当在西藏建立道义桥梁和观察窗口致欧美各国首脑书
·陈泱潮一致达赖喇嘛书——论西藏衰微的内在原因
·陈泱潮二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在合一世界宗教事务上的神圣使命
·陈泱潮三致达赖喇嘛书——论达赖喇嘛是中国建立超稳定民主政治结构的无价之宝
·转世轮回是上帝创世造人的重要法则
·达赖喇嘛高瞻远瞩的一系列明智之举值得中共学习
●致西藏特别会议
·对西藏特别会议的希望和祝福
·为达赖喇嘛中间道路辩
·四致达赖喇嘛书:雏议【中国流亡政府】宪章(草案)
·五致达赖喇嘛曁西藏特别会议书(善本)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历史: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部
●专著/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辛亥革命与孙中山
一掃國共兩黨刻意神話枭雄黑道孫中山維護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毒霾
·辛亥百年论(全文)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定稿本)
·陈泱潮在纽约辛亥百年大型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专著深入:陈泱潮论枭雄黑道孙中山
·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全文/一图)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从《推背图》看辛亥革命: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全文)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1)
·寄语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图)
·蒋经国先生开拓台湾民主化的伟大贡献功不可没
·此五千年中国之国父乎?抑或是枭雄黑道国贼之父乎?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1图)
·今日中国民主革命当以何为旗帜和精神导师?
·关于对清朝和孙中山的评价简复曾节明
·陈泱潮论孙中山
·不畏人言,实事求是总结百年祸害中国的历史经验教训,是具有崇高道德的表现!
·辛亥百年陈泱潮与友人X谈孙中山
·支那史学的悲哀——以电影文学作品《走向共和》当作史料神话孙中山的荒唐
·陈泱潮在线四论孙中山
·陈泱潮谈对孙中山的评价问题兼及五论孙中山
·这是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毛泽东共产党政府能够比得上的吗?
·问题在于当前下层民众武装革命的现实可行性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即复网友
·孙中山国事遗嘱与致斯大林苏联政府遗书精神完全一致
·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再谈孙中山建国纲领到底是走向斯大林模式,还是走向共和?
·孙中山是辛亥建立中华民国后暗杀同志、异见人士、记者的惯犯
·孙中山考试院监察院的设立既无民主普选意味,又是对国家财政不计血本的耗费
·孙中山是证据确凿引狼入室导致中国落入斯大林模式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
·历史的重演与历史经验教训的吸取
·我们应当本着公义之心,超越国共两党看问题
·不能把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混为一谈
·明辨孙中山问题几个必须搞清楚的基本情况
·是到了应该结束“革命盲流”行为的时候了!
·推荐一篇对孙中山专制独裁思想根源有独到见解的文章
·请看枭雄黑道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践
·孙中山問題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当前神话孙中山和反对神话孙中山是政客和政治家的本质区别
·致《孫文學校發起聲明》的诸位朋友
·進一步鞏固臺灣民主成就的兩大任務
·蔣介石国民党宪法是對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的反动
·必然到来的分裂战乱会使中国人认识到孙中山的罪孽
◇◇◇◇◇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论中共国民主革命成功三要素·绪论
·ZT民愤“辛亥革命只革了满清的命,没有革中国人的命”
·1.当前中共国民主革命必须正确认识和借鉴清末历史经验教训的意义
·2.实事求是正确看待孙中山的功过,是当前中国民主革命的当务之急
·3.清王朝的主要罪孽以及今日中共正在重复清王朝的主要罪孽
·4.袁世凯促成清帝退位建立中华民国功不可没
·5.中共应当好好学习清王朝隆裕太后不负隅顽抗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6.中华民国的建立是当时三股政治力量合成的
·7.制定确保今日中国民主革命成功策略的要诀
·8.《陈泱潮文集》致力于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个工作重点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9.荒唐的“国父”之称,完全是国共两党【隐性帝制专制独裁党文化】遗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黛英负约抗婚远绍曾,在廷愧对晓鳌季常;


小平拒谏维独敌尔晋,党国终必分崩离析。

   

——陈泱潮(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

   

【注1】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自述的她与我的叔叔陈绍曾的婚约变迁:


   
   
    ……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就曾把我和一个姓陈的人家公子订了婚。我记得陈家很富有,也是一个大户,就住在上堡街上段(我们家在中段)。和我订婚的青年叫陈绍曾,我回到宣威的时候,他也正好放假从上海回家了。……我没有阻止住事情的发展: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就在这一年的某月某日。

当时我不知道陈绍曾在这个问题上是什么态度,没有办法的办法:我直接给陈绍曾写了一封信。我把这封信通过陈绍曾的妹妹(陈钟莲。卓琳与浦黛英的大姐浦承静嫁给云南讲武堂与朱德同期出身的刘润丰号刘家州,我的大娘陈钟莲嫁给刘润丰之胞弟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刘剑平,陈钟莲和浦承静是亲妯娌——陈尔晋补遗)转交给了他。

   
    在信中,我明确表示我是从来没有同意过这桩婚姻的,这是父母包办的。我说你是一个新青年,你难道不知道这种父母之命、媒的之言的婚姻是没有感情的、不道德的婚姻吗?你正在上大学,更重要的是,你也是一个热血青年,难道你就打算在父母的安排下度过自己的一生吗?那么你学了那么多的知识又是为了什么呢?
   
    与此同时,在家里我也进行了激烈的反抗,几天几夜不吃一口饭,不喝一口水。
   
    我的小祖母首先看不下去了,就对我母亲说:“你看把孩子逼成什么了?孩子还小,过两年就过两年,到那时候再说……”

母亲也不愿看到我那痛苦的样子,又反过来劝我父亲。我父亲总算松动了:过几年就过几年吧!但是父亲又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人,跟人家商定的事情,怎么好去向人家反悔呢?我想那时候他老人家一定是非常为难的(尔晋读至此又撰挽卓琳第二联:黛英负约抗婚远绍曾,在廷愧对晓鳌季常;小平拒谏维独敌尔晋,党国终必分崩离析)。

   
    我头上的一场风暴总算过去了,这使我感到异常惊喜。这是我在自己命运问题上的第一次抗争,而且,是我胜利了,我怎能不感到万分高兴呢?
   
    后来陈绍曾又回上海念书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那封信起了作用?
   
    ……
   
    读者想必还记得我前面说到过的那个陈绍曾,就是一九三○年至一九三一年间要和我结婚的那个同乡,他仍然在上海。
   
    我们到上海的第二天,他就到我们宿舍来看我,这使我感到十分惊奇。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上海?”
   
    陈绍曾用一种很不自然的笑声回答了我。他看出我脸上掠过了不愉快的影子,赶忙解释说:“哦……是这样……是郑易里告诉我的。我想他是好意……”
   
    郑易里当然是好意,他是怕我们在这里人地生疏的,感到寂寞,所以尽可能多地把能靠得住的云南人都介绍给了我们。郑易里知道我和陈绍曾的关系。

身在异乡,见到同乡,很自然会有一种亲近感。我在昆明的时候,陈绍曾曾经给我写过两封信,没有谈我们的关系,而是大谈特谈了他的人生观。我听他的妹妹说他是国民党党员(这可能是一个误会,因为陈绍曾1936年也到了延安,曾经担任陕甘宁财经学校教务长,并且与邓小平等同为陕甘宁边区参议员——陈尔晋更正),我想他的人生观和我的人生观是两回事,我不愿和他谈这些。接到那两封信以后,由于没有什么心情,我没有回信。从那以后,已经又是几年过去了,现在,我们之间既然没有了那层关系,正常交往,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所以我对于他的到来也还是欢迎的。那天我们几个人谈了好长时间。我们谈一路的见闻,他谈上海的奇闻轶事,就这样,我们渐渐地随和了。

   
    那天陈绍曾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接待他,所以他很兴奋,话说的特别多。临走的时候,他特意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走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请吩咐。”
   
    陈绍曾走后,雷恒芳对我说:“你的这位同乡怪有意思的。他很有风度,是吗?”
   
    我没有回答。
   
    陈绍曾在大厦大学念书,离我们住处近,他上完课,没事的时候就常过来坐坐。他是国民党员,对一些问题的观点,我们的看法不可能一致,因而一般都是他说的多,我在旁边听着,很少和他交谈。他约我出去游玩,因为当时复习功课紧张,我一次也没有答应过。
   
    有一天晚上,陈绍曾又到我们这里来了,说要带我们去跳舞。我们都不会跳舞,便推辞着。
   
    他不相信,说:“昆明还不至于那样落后吧?你们上了六七年学,竟然连跳舞也没有学会?”我觉得奇怪:一个学生,怎么会去跳交谊舞呢?云南没有这种风气。
   
    我们真的不会。
   
    “那这样吧,”他说,“你们去看一看,开开眼界……这样总可以了吧?”
   
    雷恒芳和张华首先被说动了,石英也动员我:“去看一看吧?”
   
    我不想扫大家的兴,就同意了。我也想了解一下所谓的舞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穿上干净衣服,就跟着陈绍曾往街上去了。
   
    那时候学校里面还没有舞厅,要跳舞只能到街上营业性舞厅去。早就听人说那里乌七八糟的,所以,虽然好奇,我也还是一次都没有进去过。
   
    我们跟陈绍曾进了一个中等规模的舞厅。
   
    不大的舞池里拥挤着一对对油头粉面的男男女女,留声机里播放着软绵绵的歌曲。一些打扮妖冶的伴舞小姐在人群中搔首弄姿,等待着邀请,其中的几个显然同陈绍曾认识,远远地向他打着招呼……
   
    陈绍曾不能撤下我们,而且,他不相信我们真的不会跳舞,所以执意地邀请我们:
   
    “……不会也没关系,我带一带,你们就会了……”
   
    可是我们连让他带一带的意思都没有。我看他挺为难的,就对他说:
   
    “你自己去跳吧,我们在这里看看就行了。”
   
    陈绍曾做了个遗憾的表示。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他转身走了。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离我们不远的那几个伴舞小姐,用娴熟的动作邀请了其中的一位,两个人很快就旋转到舞池中去了。
   
    雷恒芳、张华她们看看这儿看看那儿,虽然很拘束,似乎还满有兴致,我却感觉乏味透了。
   
    “十妹,我想走了……”
   
    “走?咱们还是一起回去吧?”石英总是要顾及所有人。
   
    就这样,我们和雷恒芳、张华一直等着,看着陈绍曾和那些伴舞小姐们跳着一个又一个节奏快慢不等的交谊舞。散场后,我们一起回到公寓。此后我们再也不去舞厅了。
    ……
    石英笑了,现在只有她最了解我了。她已经知道我和陈绍曾走不到一起,但是,她还是有一些疑问:
   
    “你总是把陈绍曾说得那样与你格格不入,这是你的不对。其实,说真的,他也有可取之处,我看他对你也不错,他受过新的教育,不会像旧社会的男人那样粗俗。”
   
    我说:“石妹,我与你看法不一样,陈绍曾不是我理想的人,这次见面我更肯定了我们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深深的鸿沟。”
   
    石妹说:“也是,人各有志,他是个国民党员,我知道,在这个问题上你是与他绝不类同的。我了解你和他趣味不同,当然也就无法长期相处,这一点我能理解你。”
   
    我说:“十妹,你真了解我!”
   
    ……
   
    在离开上海时,我认真地和陈绍曾谈了一次话。他提到了我们的婚姻问题。我说我的态度你应当是清楚的:第一,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的之言,是不能成立的;第二,我们信仰不同,走的不是一条道。今后各走各的路,谁也不干涉谁。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当面说清,今天当面说清了也好。
   
    看得出来他对我的态度并不十分赞同,但我的理由是充分的,他无言以对。沉默了片刻,他说:“现在不提这事,反正时间还长,我们都还在读书,以后再说。”反正我已明确地表明了态度,至于他怎样想,我已经没必要再操心了……
   
   
    【待续】
   
   
    陈泱潮著作见中华合众国网:http://www.zhhzg.org/frame-php4.html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view.php?aid=108&;;page=0陈泱潮文集
    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author/chengyc.html陈泱潮专栏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viewforum.php?f=58陈泱潮文集
    国风网http://www.guofengnet.org/bbs/writer.php?w=336陈泱潮文集
    中国之路http://chinaway.org/zz/?uid-104 陈泱潮个人空间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 45-22 17 96 78
    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