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论效率与民主]
陈泱潮文集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4: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效率与民主

   
    牛克思
   
   2009.8.21
   

   (中华合众国网站首发www.zhhzg.org ,转载请注明出处)
   
   
   很多人以为民主就是扯皮,你一言我一语争个面红耳赤,结果一个简单的问题都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决定,因此认为民主是一个没有效率的政治制度。相反,专制制度因为是少数人就可以做决策的制度,效率就要比民主制度高得多。他们认为一个国家越大,国家事务越复杂,就越不适宜采取民主制度。中国是一个有着13亿人口、50多个民族的大国,国家事务纷繁复杂,如果实行民主制度,将会使中国成为一个争执不休的世界。因此,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
   
   以上这种观点是对民主制度极大的误解,共产党正是用这样的说词来蒙蔽青少年的理智的。在我与朋友的交往中,就常常听到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今天,我们就来探讨效率和民主之间的关系。
   
   政治制度对效率的影响,可以从决策效率和执行效率两个方面来考虑。谁都不会否认,对于一个决策的制定来说,正确性是最重要的,决策速度与决策的正确性相比,无论如何都是次要的。历史上可以用来佐证的事例可以说不胜枚举:李自成夺了吴三桂的爱妾陈圆圆,这个决策不可谓不迅速,可是正是这个迅速的决策使他只当了42天皇帝,丧失了唾手可得的江山;毛泽东做出大跃进的决策也很迅速,可是中国老百姓却为此付出了饿死三千万人的代价;希特勒征服世界的快速决策,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得不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当然,在紧急关头确实需要迅速的决策,但是人类有多少时间可以称得上“紧急关头”呢?可以说,人类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日常事务性的,根本称不上什么紧急关头。没有谁会在早晨起床时应该先给左脚穿袜子还是先给右脚穿袜子、拉完屎后应该用左手擦屁股还是用右手擦屁股这样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因为这些都是不会影响他人权利的个人事务,完全可以悉听尊便。只有在一个人的行为会对他人的权利产生影响的时候,才有必要把当事人召集起来,平等地共同商定一个合理的行为规则,规则一旦确定,那就任何人都必须遵守。由此可见,一个国家越大,国家事务越复杂,就越需要民主。因为任何一部分人的行为,都有可能对别人的利益造成影响。独断专行,漠视别人的利益,就会激起别人的反抗。这样引起矛盾的效率,是毫无意义的效率。当然,商讨一个大家都愿意接受的行为规则肯定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这种时间的花费是完全值得的。美国独立战争结束不久,国内就出现了很多冲突,为了解决这些社会问题,需要制定出一部合理的宪法,各联邦的代表聚集在费城,从1787年5月到9月,整整争执了4个多月,才使各州代表基本满意的宪法文本得以通过。但是就是这种没有效率的争论,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稳定、最富饶、最强大的国家。由此可见,做100个错误的决策,不如做一个正确的决策。
   
   即使抛开决策的正确性不论,在执行效率上,说专制制度的效率比民主制度高,也是一个错误的看法。按照霍布斯的自然状态说,政府等人类组织是为了避免人们之间弱肉强食的野蛮行为而建立起来的。在自然状态,人们受到伤害时,都有权自己进行复仇。这种状态下,效率是很高的,但是整个社会充满了动荡。因此人们希望建立政府来避免这种无休无止的冲突。政府建立以后,人们遇到伤害,就不可以自己行使复仇的权利了,他们必须通过政府来进行复仇,政府就成为复仇行为的代理人了。谁都知道,代理人和当事人之间,在复仇的激情方面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当事人遇到伤害,恨不得马上召集亲朋好友,立即对施害人进行报复。而代理人却往往对委托人的痛苦漠不关心,他们互相推委,敷衍塞责,总是希望自己多拿工资少干活。为了使代理人认真负责地工作,就需要对代理人实行监督。监督越严,政府的执行效率就越高,监督越松,政府的执行效率就越低。众所周知,民主制度对政府的监督要比专制制度严厉得多(否则共产党就不会反对民主了),因此,说专制制度下政府的执行效率比民主制度下政府的执行效率高,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当前,政府的职能机构,如公安局有案不立、法院拖延结案时间等等都是政府工作效率十分低下的表现。
   
   有一个女孩,被一个男人骗去了三万元钱,她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不受理。这个女孩就只好请朋友帮忙,把那个骗子抓起来。当时骗子身上没有钱,因此,女孩和她的朋友们就只好把他强行扣押在一个宾馆的房间里,等待那个骗子的亲人把钱送来。后来,女孩被骗的钱是要回来了,但是那个骗子跑到公安局报案,告她绑架罪。公安局把女孩和她的朋友们一起抓起来,要回来的那三万块钱被公安局当作赃款没收了,女孩还被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
   
   我还认识一个姓朱的老板,他办了一个食品加工厂。食品加工厂的审批条件很严,对环境、卫生都有严格的限制条件。他花了不少钱投资,使食品厂达到了国家规定的条件,拿到了食品生产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可是他生产了一段时间后,他工厂隔壁有人又开了一家石材磨粉厂。这个磨粉厂振动很大,灰尘也多,开工后不久就把两家工厂之间的墙壁振裂了,灰尘噗噗地飞进了朱老板的食品厂。朱老板就向政府有关部门(环保局、工商局、税务局、派出所等)投诉,要求政府取缔隔壁这家没有任何经营许可证的非法企业,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可是政府的这些部门大多数都没有理睬,只有工商局去了一趟,吃了那家非法企业的一顿饭,罚了那个老板4000元钱(当然不会开发票),从此就再也没有下文了。那家磨粉厂继续生产,朱老板只好关门大吉了。
   
   这就是独裁政府的执法效率,你把自我保护的权利交给了它,你向它纳税养活千千万万衣冠楚楚的政府官员,可是当你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时,他们却根本就不会保护你。当你对他们失去了信心,决定自己行使天赋人权进行自我保护时,他们却把你抓起来,指控你违反了法律,给你定罪判刑。他们认为这就是社会正义!他们对社会的稳定功不可没!正因为这种颠倒黑白的所谓“正义”,使得中国社会流弊丛生。比如经商的人,对欠自己货款赖账不还的客户真是毫无办法,你向政府部门报案他们不管,你自己采取行动又涉嫌违法。所以,在中国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得处处小心谨慎,随时防范可能的商业欺诈。有政府也等于没有政府,甚至比没有政府的自然状态还要糟糕。因为在自然状态下,至少还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自我保护是天赋人权。可是在专制制度下,自我保护的权利交给了政府,个人不再被允许行使天赋人权,复仇的权利必须由政府来施行,然而政府又不履行自己的诺言。一个需要处处小心谨慎才能生存下去的社会,是组织得非常糟糕的社会,它使人和人之间没有友谊,互不信任。所以中国人把“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当作处世箴言来遵守。难怪去过民主国家的中国人会说,西方国家的人傻乎乎的,特别容易上当受骗,要想骗他们的话,真是易如反掌。这些中国人不知道,这就是政治制度的差别造成的。一个好的政治制度,它可以让人们安心的生活,不必随时都处在上当受骗的忧虑之中,因此生活在这种制度中的公民,自然会逐渐丧失防范别人的意识。但这并不等于这些人就不聪明,他们丧失的只是小聪明,得到的却是大智慧。
   
   要怎样才能提高政府的执行效率?那就是通过法律规定,凡是不允许私人自行解决的问题,都应该由政府来解决,政府没有任何权力将人民的请求置之不理;相反,凡是政府拒绝解决的问题,人民都有权力自行解决,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都由政府来承担。因为人类社会,不是处于文明状态就是处于自然状态,不可能存在其它的生存状态。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利益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当自己的尊严和利益受到别人的侵犯时,他(她)有权利进行报复。虽然宽容是人类的美德,但宽容是有能力报复施害人而自愿放弃报复的行为。如果一个人连报复施害人的能力都没有,却说自己宽恕了别人,那只不过是鲁迅先生所说的阿Q精神而已。当然,共产党是不可能接受这种法律的,因为它没有维护社会公平的意愿,更没有维护社会公平的能力。所以,玩忽职守和滥用职权就是专制制度的生命特征,独裁者不可能自我完善,甚至也不允许别人帮助它完善。共产党最近对维权人士的疯狂迫害,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它吊销维权律师的资格证书,取缔维权机构的合法经营权,罗织罪名,栽赃陷害,迫害关押维权人士,凡此种种,充分暴露了独裁政权的丑恶嘴脸。
   
   读到这里,读者如果就得出专制制度是最没有效率的政治制度的结论,那么他(她)也错了。事实上,专制制度既是最没有效率的制度,同时又是最有效率的一种政治制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非也。因为专制制度下,独裁者垄断了一切公共权力,法律都成了它的工具,因此,当统治者需要维护自己的利益或者打击异己时,专制制度就可以爆发出惊人的效率。它可以先执行再取证,甚至完全不要证据,信口雌黄,指鹿为马,罔顾逻辑,让所有理性尚存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例如,在对待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的处理上,就充分体现了专制制度的惊人效率。它先无中生有罗织“偷税漏税”的罪名,紧接着所有职能部门一起行动,没收公盟的办公设备,吊销它的营业执照,逮捕公盟的法人代表和财务人员,并且不让公盟法人代表和财务人员为自己进行辩护,正常的法律程序都没有走,就迫不及待地给他们定了罪,荒唐到连共产党自己制定的法律都不遵守的地步。更为匪夷所思的是,当公盟的员工到北京市地税局去交所谓的罚款时,北京市地税局的人居然又不肯接收。当我将这件事讲给一位平时从来不关心社会的朋友听时,她坚决拒绝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情,她认为不管怎么坏的人都不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一定是共产党的敌人编造出来的故事!

以上就是我今天要谈的效率与民主之间的关系。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那就是民主制度可以迫使统治者提高维护人民利益的效率,而降低其轻率决策的效率;专制制度在维护人民利益方面是无效率的,但在贯彻独裁者的野蛮意志时,却有着惊人的效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