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张成觉文集
《筆底風雲---二戰名記者朱啟平傳》
·目录+引言
·一 杏花春雨
·二 古城號角
·三 以筆報國
·四 關山萬里
·五 前進總部
·六 塞班之行
·七 天昏海暗
·八 “鷹揚大海”
·九 《落日》光華
·十 花旗歲月
·十一 天翻地覆
·十二 韓戰烽煙
·十三 麗日寒流
·十四 “引蛇出洞”
·十五 完達山麓
·十六 塞上陽春
·十七 神州噩夢
·十八 重返香江
·十九 魂繫故園
·尾 聲
·《药王传奇》
·诗集:歐遊有感 等
·《西域恩仇記》
·《飛將軍之戀》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
·前言
·卷一 ‘天堂’ 篇
·地府篇(1)
·地府篇(2)
·地府篇(3)
·地府篇(4)
·地府篇(5)
·地府篇(6)
·地府篇(7)
·地府篇(8)
·地府篇(9)
·地府篇(10)
·地府篇(11)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一)地利天時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二)八代懸壺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三 )下渡歲月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四)大學時光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五)疾風勁草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七)勇往直前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八)傳薪後輩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九)雛鳳新聲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大洋彼岸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一)光華處處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二)再創新猷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十三)縱論人生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附錄)
***
·反右要害是违宪及非法
·毛岂曾真抗日---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
·偉大的平凡 -------科龍貝行遐思/朱启平
·游美六首
·歷史豈容任意歪曲---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反共未必可嘉 無言豈必懦夫
·反思必要 懺悔無需---三评司鹏程、高瑜谈‘反右’文
·研究中共切忌以訛傳訛---從港報簡介毛思想談起
·中國能樹立好榜樣?——也談‘和平演變’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
·痛哉新記《大公報》諸賢---有感于《大公報名記者叢書》
·皖南事变祸根在毛
·项英与毛有私怨
·记名作家翻译家巫宁坤教授
·‘傲笑公卿’无奈君无道--记著名女记者子冈
·狂飙起 杏林大树倾——记中研院院士李宗恩教授
·飞沙走石 岂将红柳折--记著名美学家高尔泰
·中共缘何封十‘帅’
·邓小平为何未‘挂’帅
·折戟沉沙话战神
·包容岂能无限度?---也谈‘蔡元培悖论’
·天涯何处觅孤魂--致亡父
·‘你爱祖国,“祖国”爱你吗?’---怀念大哥/张成觉
·羲皇台上泪成行——一位中央大学高材生的际遇
·面北下跪请罪两天半——记母亲的血泪后半生
·40多岁脑萎缩的才女--哀大姐兼忆姐夫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
·57左营八金刚
·是人治而非法治!——谈港台及海外大陆研究的一个误区
·泥土与灰尘——海峡两岸人权状况漫议
·访台散记
·反右先锋卢郁文
·吴晗的无情、无奈与无辜——57干将剪影之二
·‘南霸天’陶铸的升沉——反右干将剪影之三
·邓拓的‘书生累’——‘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一
·‘大写’的人-胡耀邦——‘大风浪’中三君子之二
·文宣恶狗姚文元——反右干将剪影之五
·无情即属真豪杰?——记史良(反右干将剪影之四)
·文苑班头心窍迷——记郭沫若(反右干将剪影之六)
·文宣总管胡乔木——反右干将剪影之七
·周扬胡乔木合议
·敢向毛说‘不’的伟大女性——记宋庆龄(大风浪里三君子之三)
·一瞬而成刀下鬼——从汉阳一中冤案说到王任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六.四”20周年纪念日刚过20天,中共当局悍然宣布正式逮捕刘晓波,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他20年来第四度入狱。消息传来,海内外舆论一片抗议声。美国众议院议长和德国外长更严厉谴责北京此一恶行,要求立即将其释放。
   
   

   对于国际社会的正义呼声,外交部发言人祭出惯伎,谥之为“干涉中国内政”,并口口声声以“法治”国家自诩,真不知人间有羞耻二字。
   
   
   从2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之一,到去年12月《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一直秉持和平理性的方式,为实现中国的宪政民主与人权法治而殚精竭力,锲而不舍,屡挫屡奋。
   
   
   人所共知,作为一名蜚声国际的学者,他手中只有一只笔,而且他的文风迥异于鲁迅,其时政评论绝非匕首或投枪。包括当局据以对其实施七个月“监视居住”的《零八宪章》,也只是一份温和说理、征集联署的建议书,而毫无结社组党与官方对着干的意味。正如廖沫沙诗云:“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试问无权无势的一介书生刘晓波,就凭区区几篇政论,便能“颠覆国家政权”,岂非天方夜谭,谁会相信?
   
   
   至于有关其“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指控,更是耸人听闻。外电指出:“在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通常都被指控试图‘颠覆国家政权’,但是,政府很少把试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也包括在涉嫌的罪名中。”刘晓波行使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撰文论政,份属言论自由范围之内,既无组织,又无行动,更无暴力,何以“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说他“造谣、诽谤”,有何实质证据?既未宣示任何证据,那不正好证实了刘的妻子刘霞所言:官方纯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诚然,《零八憲章》中有段话是一针见血的:“1949年建立的新中國,名義是人民共和國,實質是黨天下。執政黨壟斷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製造了一系列人權災難,致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但“党天下”一说并非刘晓波的发明,而是半个多世纪之前的1957年储安平提出的。
   
   
   储虽属至今不获“改正”的“右派”,但充其量不过是应邀“帮助党整风”,在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座谈会上发言,对中共一党专政提出批评,并不构成“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实际行动。而刘晓波指出的“執政黨壟斷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製造了一系列人權災難,致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无不证据确凿,并无虚言。
   
   
   以言政治,毛早就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官共干寸权必夺,高高在上,胡作非为,鱼肉民众,“比资本家还厉害”(毛文革语录)。诸如去年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某公然猥亵幼女,还口出狂言恫吓其家长曰:“你们算个屁!”。类似事例比比皆是。
   
   
   以言经济,改革开放以来,大陆中国生产生活水平虽大有提高,但两级分化严重,坚尼系数已超0.45,贫富悬殊。70%财富集中于占总人口0.4%的党内权贵阶层,彼辈穷奢极侈,挥霍无度;而数千万人则尚未脱贫,不得温饱。“不患寡而患不均”,泾渭分明,触目惊心。其间贪污盛行,较之六十年前的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言社会,党群针锋相对,官民势成仇雠,所谓“和谐”已沦笑柄,“草泥马”充斥神州。人权灾难层出不穷,去年瓮安,最近石首,还有山西黑工等等,无非冰山一角。一片“何日曷丧,吾与汝偕亡”的愤懑心态随处可见。而汶川地震近九万人或死亡或失踪,则是继五十年前大饥荒近四千万饿殍、历次政治运动(包括文革)三千余万亡灵之后,新世纪发生的一场不能排除人祸因素的劫难。
   
   
   以上种种,铁案如山。刘晓波忧国忧民,秉笔直书,何来“造谣、诽谤”?其所起草的《零八宪章》,以发起联署方式就国是建言,当局理应本着“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方针,择善而从。即使忠言逆耳,也不应横加打压,更不能构陷罗织,以言入罪。何况中国已经在联合国的两个有关公民权利的国际条约上签字,岂能食言而肥,出尔反尔?
   
   
   至于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标榜的“法治”,尤其令人齿冷。即以刘晓波案而论,非但此次逮捕有违宪法,蛮横无理,已如上述;此前七个月的“监视居住”,同样有无法无天之嫌。
   
   
   据报道:“从去年刘晓波被警方带走到现在,刘的妻子刘霞只被允许两次同丈夫见面。每次都是警方去接刘霞,把她带到会面地点。(辩护律师)莫少平説,北京市公安机关没有对刘晓波在其合法住所进行监视居住,也不允许刘的亲属和他一起居住,同时阻碍辩护律师同刘晓波见面,这些都是公安机关违法法律规定的做法。作为辩护律师莫少平就这三点向北京市公安机关提出问询,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刘晓波是去年12月8日被公安从家中带走的。“按照中国法律规定,监视居住的期限最长不能超过6个月。”但刘晓波的逮捕令是6月23日下达的。也就是说,违法超期半个月。
   
   
   非但如此,莫少平已遭公安禁制,刘被迫要改聘律师。如此侵犯被告人的公民权利,亦属犯法之举。
   
   
   借斑显豹,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所称的“法治”是什么货色,昭然若揭。
   
   
   我们在此正告中南海最高层,逮捕刘晓波有违宪法,逆乎民意,与民主人权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改弦易辙,释放刘晓波,方为明智之举。何去何从,务请三思。
   
   
   最后寄语刘晓波、刘霞,公道自在人心,无数正直善良的人们站在你们一边!
   
   
   (09-6-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