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杰克逊和“小沈阳”]
曾节明文集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杰克逊和“小沈阳”

曾节明:杰克逊和“小沈阳”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4/2009

   六月二十五日,人类自由精神艺术星空中的一颗奇美的巨星陨落了:迈克尔.杰克逊的死讯传来,凝视着网页上的死讯,我恍惚而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迈克尔是生命力不息跳动的强劲音符,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走呢?曾几何时,我在“六四”后红色歌曲回潮中昏昏欲死,是迈克尔率真俊朗劲酷的歌喉和舞姿,帮我推开冥界的窗户,展现出彼岸文明世界的爱情、阳光、森林、草原、野花和汩汩的清泉;曾几何时,我们这些穷鬼学生攥着从牙缝中省出的钱,踏着下课铃声、顶风冒雨地买了索尼空白带,急不可耐地望大学校园收费录歌个体户商店排队,copy《Thriller》、《Beat it》等杰克逊的最新曲目...“此情此景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一切皆逝、永不再来,迈克尔的离去,用恋恋不舍的、颤抖的手,给我们这代人的青春签下了一份迟来的了结证明。
   迈克尔的一生可以说是悲剧,因为他不善理财、挥霍无度的弱点、令他沦为商业化艺术弊端的牺牲品,但迈克尔的悲剧,是从辉煌的光明顶上滚落的悲剧、是乐极生悲的悲剧、是喜剧基础上的悲剧,从这点上说,迈克尔又是幸运的,他比起中国许多富于才华,却在压抑和扭曲当中无声无息死去的天才,实在是幸运中之幸运;俗话说:“大痛无声”,多少年来、尤其是中共国时期被活埋而死的那些天才,他们的人生才是大悲剧、是悲剧当中的悲剧。
   迈克尔是幸运的,他之所以能成就流行乐坛空前的辉煌(其唱片总销量七亿四千万张,迄今无人能及),是因为他生长在美国。生长在美国,就意味着你只要天份好、肯奋斗、诚信守法,就能出人头地,而不管你的家庭出身、宗教、政治信仰如何。
   迈克尔.杰克逊1958年八月生于印第安纳州的一个贫穷的黑人家庭,他充分地发掘了自身高超的独唱和舞蹈的天份,美国的体制,也为他提供了发掘了自身天份的空间,结果,一个黑人穷小子成就了世界歌王的辉煌,不仅受到民间的热烈追捧,也受美国主流社会的承认和爱戴——他死后一星期,美国总统为他致哀、美国众议院因他之死,特意终止辩论、集体默哀...这样的成功例子,只有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才能出现。美国社会虽然曾有严重的种族歧视,但美国三权分立的宪政体制,有着很强的纠错能力,能够自我纠正制度性的偏差,否则,也不会有杰克逊的成功。继杰克逊成功之后,黑人血统的奥巴马破天荒地当选为美国总统,这样的成功例子,也只有在美国才能出现。
   在中共国,如果你是邓小平、李鹏、江泽民、胡锦涛的子女,你几乎不用奋斗,就能出人头地;如果你老子是省委书记、省委书记...你也可以少奋斗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就能成功;而在美国,要想出人头地,你爹娘是谁无济于事、你皮肤是什么颜色也不重要了,关键是看你本人“有什么新鲜”的地方。
   杰克逊辉煌的成就,靠的就完全是其本人的“新鲜”之处,与权势根本无关。他创作的歌舞,率真而个性高昂,毫无揣摩迎合世俗权力的乖巧媚态,他的歌虽然基本无涉“政治”,但并不乏严肃社会“政治”领域的理想主义关怀和激情绽放,如反对种族歧视的《Black or White》、反战和平主义的《Heal the World》,这种风格不是中国体制内艺术者那种乖觉回避“敏感领域”的伪超然,也不似中国政治异议艺术家那种如背负十字架登山般的沉重,而是一种视世俗权力为无物的童心般的高贵:或许在迈克尔看来,克林顿、小布什等人什么也不是,他自己才是美国总统——美国流行音乐的“总统”、世界流行乐坛的“国王”...诚可谓“凯撒的归凯撒,艺术的归艺术”,迈克尔.杰克逊本人就是独立于美国政府的另一座“白宫”。作为一个艺术家,这种潇洒的境界,只有在美国这种权力完全无能染指艺术创作的国度才能够获得。
   杰克逊生在美国是幸运的,象他这样一个出身底层家庭的穷孩子,如果出身在中国,要想凭借自己的艺术天份、特立独行、甩开权力出人头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受儒家传统影响,中国社会本来就有根深蒂固的职业歧视,以当官为正途,把艺人归为“三教九流”;中国社会的这种官本位性质,随着共产党的上台而被强化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在中共国,艺人要想成名,只有巴结共产党权贵这条独木桥可走,否则,纵你再有天份也是枉然,终将大痛无声地被活埋至死。天份远逊于杰克逊的郭兰英、宋祖英成功了,是因为她们幸运地被权贵看中、且投靠迎合权贵、充当御用歌手;董文华先是成功了,继而又遭冷落,只因为她在投靠迎合权贵的时候“跟错了人”;曾经红极一时的影星刘晓庆,因为不肯卖身迎合新主子,结果身败名裂、一度锒铛入狱;曾经家喻户晓的御用歌唱家关贵敏、蒋大为,只因不愿放弃法轮功的修炼,被迫中断事业、流亡美国。
   流行艺术领域也是如此:崔健得以风光一时,不全凭他的摇滚硬功夫,很大程度上得自于他献媚作品——“新长征”红色摇滚系列所换取的官权扶持;韦唯之所以风靡全国,并不完全仰赖势力,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的“爱国”,因之而受到中共官方的推捧;歌手“刀郎”在胡锦涛上台后的走俏,并不全凭他的歌喉,一定程度上得自他卖力翻唱毛泽东颂歌的政治投机,获取了毛共辅导员胡锦涛的欢心…
   另一方面,独立于权力的中国流行艺术家倍受压制、其事业一概不能持久、甚至没有好的结局:八十年代末中国大陆最耀眼的青年天才歌星陈汝佳,只因不肯为权力所用,最终于2007年默默无闻地死于广州一间肮脏的出租房中——比之因同性恋自毁的香港歌星张国荣,以毒品自我了结的陈汝佳是何其不幸,香港毕竟还有艺人特立独行的空间,张国荣的死,能够唤起海内华人粉丝如潮的怀念和送别,陈汝佳却只能以最尴尬的方式、孤零零地、悄悄地永远离别这个黑暗的鬼域国度;尽管陈汝佳的独唱天才,超乎张国荣之上,尽管当年他那一首《外面的世界》唱得异彩纷呈,令身为大歌星的原创者齐秦都自叹弗如……
   九十年代曾经劲爆一时“唐朝乐队”, 因为以摇滚形式吼唱《国际歌》,遭到中共当权派(斥其“危害社会稳定”)和老干部(斥其“精神污染”、“亵渎革命经典”)的共同责难,很快湮没无闻;而同一时期对权力持异议立场的“盘古乐队”,更是很快在国内无立锥之地,被迫流亡北极附近的天涯海角。
   在相声小品演艺界,善于迎合权力、粉饰太平的马季、姜昆、赵本山如常青树、不倒翁,而曾经的红人陈佩斯、朱实茂、冯巩等人,只因不同程度地保留了棱角,终究被边缘化了。
   由以上可以看出:迈克尔.杰克逊是何其幸运!他这样一个出身贫穷家庭的黑人男孩,之所以能够成就世界流行乐歌王的辉煌,首先是因为他生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晏子使楚》里有段名言: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同样的柑橘种子种淮北,就只能长出又小又苦的枳了1。中国深厚的大一统儒家专制文化传统,本来就是要是一个腌杀天才的酱缸,共产党的统治,更把这种扼杀天才的文化劣性强化至登峰造极的程度。几乎可以肯定,杰克逊要是生在中国,他要么象陈汝佳那样郁郁而终,要么成为媚丽的花瓶歌手。
   成为御用的花瓶歌手固然能够显赫一时,但却意味着创造精神的阉割,因为创造意味着自我驾驭、这显然为转事驾驭他人专制权力所戒惧。而缺少了创造的艺术和艺术者,不过是一国专制统治者的花瓶玩偶和装点“盛世”的愚民工具,绝不可能走向世界。因此,富于创造力的艺术者首先必须是独立于权力之外的艺术者。
   艺术上完全自立和富于创造,是迈克尔.杰克逊能够走向世界的根本原因。在不愿巴结权势也无须巴结权势的迈克尔.杰克逊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创造和精神的升华:
   就境界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杰克逊的创作作品突破了男女情爱的天地,而开始体现出对儿童、对种族问题、对地球生态环境、对人类和平的严肃关注,这对一个因票房需求而不能不迎合受众俗趣的流行音乐家来说,这种突破是难能可贵的,这是精神升华的体现。
   就艺术形式来说,迈克尔创作的作品,既有一般摇滚歌曲的强劲煽情,又保持着旋律曲调的民谣般的优美流畅,渐少了摇滚的粗糙;杰克逊在独唱歌曲创作中创造性地引入电影背景音乐和音响手法,如狼叫、脚步声、汽车引擎声和幽灵般的大背景独白等等,这些手法日臻成熟地运用,使其作品深具现场感、立体感、和时空感,形成了独特的、不可模仿杰克逊风格。
   杰克逊最大的创造莫过于把舞蹈这一视觉艺术引入以听觉为主的独唱艺术领域,并且成功地融为一体:杰克逊独创出以“月球漫步”为标志的太空舞,从这一点说,杰克逊也是一位舞蹈家,但杰克逊的舞蹈,是为其独唱而设的舞蹈,这种舞蹈并没有夺走独唱的艺术神采,而是完美地配合了独唱,以更为强大生动的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将迈克尔的歌喉效果以通感的立体化形式绽放出来。因此,杰克逊的舞蹈创作是一种双重的创造,饱蘸着天才的灵光和神韵。
   与杰克逊的不断创造和升华相反的是,以马季、姜昆、赵本山、小沈阳为代表的中国大众艺术工作者的创造力不断枯萎、精神不断堕落:
   马季和姜昆之流固然迎合权力扛顺风旗,避重就轻迎合庸众趣味,他们毕竟有时还敢讲两句真话、调侃一下不正之风;赵本山则连社会歪风都不敢调侃了,而一个劲地以取笑东北农民为能事,以此种扮丑取媚的“老土”式自嘲嘲人,丑化弱势群体、讴歌党的“富民政策”…赵本山的精神,也就由姜昆的庸俗,堕落至低俗的层面;小沈阳则更是“突破”了赵本山的低俗,往下滑落至下流的层面,以易装癖、易性癖倾向的搞笑,迎合大众的低级趣味,并故意以这种恶俗艺术混淆是非、回避现实,把大众的道德趣味和审美趣味诱入专制统治者所希望的轨道上,以此博取“艺术成就”和晋身之阶。
   不能不说,小沈阳的恶俗投机之路大获成功,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获取了赵本山打拼十年换来的知名度——随着天才巨星杰克逊的陨落,一颗耀眼的恶俗新星在在中国崛起了。可见,“小沈阳”其人,不可谓不聪明,他非常善于拿捏专制权力和庸众的只可意会的需求,并将之融为一体,他的“天才”居然体现在这种地方!要是迈克尔.杰克逊生长在当今中共国,他大有可能成为比宋祖英、赵本山更为扭曲的小沈阳式的明星。
   杰克逊的陨落决非意味着天才时代的陨落,相反,它意味着迷人的天才新星即将升起——只要美国作为人类自由文化大本营的性质不变,奇幻瑰丽的天才新星就会层出不穷:当年猫王陨落后,不到二十年美国乃至西方流行乐坛即升起了杰克逊这颗天才新星,而且比猫王更为亮丽…;只要美国的性质不变,美国就始终是人类天才的故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