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东海随笔十九则)

   《圣人不死,大盗发指》就人性之根本处言,善是更本质的,然复须知,有善必有恶,恶是与善俱来的。人类习性中恶的一面,在相当漫长的历史中,也是人性中相当“本质化”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人类历史,就是善与恶、圣贤与盗贼的斗争史。

   有圣贤必有盗贼,有盗贼必有圣贤,两者天敌,相依而起,在相当漫长的历史中,到底是先有圣贤后有盗贼、还是先有盗贼后有圣贤,就象蛋生鸡还是鸡生蛋的问题一样不可究诘。道家“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之言,是一种历史性的事实判断,没有圣人也没有大盗的人类社会,或极原始,或已大同。

   原始社会往者早已矣,大同来者尚难追。在据乱世和升平世,盗贼圣贤共存(据乱世盗贼占上风,升平世圣贤占上风)与其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不如说大盗不死圣人不止:盗贼猖獗,必有圣贤应运而起。社会升平的实现,大同理想的追求,都有赖于道徳的普遍上升和圣贤精神的广泛普及。把圣贤及正人君子都弄死,大盗恶贼邪徒小人只会更猖獗。

   另一方面,圣人不死,大盗发指。小人邪徒恶贼大盗必定会千方百计地排斥、打压、迫害、驱逐、丑化、抹黑正人君子英雄圣贤的,这是一种人性和历史的必然。小人邪徒恶贼大盗当然巴不得正人君子英雄圣贤死绝才好,那才方便他们肆意纵横甚至以假充真。佛经曰:一人发心向道,十方魔宫震动,道理就在这里。

   不少人埋怨,自己的好不被理解甚至遭恶报。其实,在一定的时候,好而不被理解甚至遭恶报是正常现象,这正是乱世给“好人”的一种证明,证明其没屈服,没小人邪徒恶贼大盗同流合污。不过,有怨言,也说明“好”得不够。如果“好”到极至,明白了上述道理,就不会埋怨了。2009-7-15

   《要勇于说不,莫故意说不》世间的“东西”,或对或错、或是或非、或真实或虚假、或先进或反动、或美好或丑恶、或高尚或下贱,不一而足。对特权,对黑恶势力,对错的、非的、虚假的、反动的、丑恶的、下贱的东西说不,是应该、必须的,正人君子特别是儒门中人份所当说,非说不可,不说不行。

   但说不必须看清对象,慎思明辩,要对所说的“对象”负责,对儒家对听众负责,对自己的良知及形象负责,不能乱说一通。故意、恶意说不,为了说不而说不,为了一时私利虚名而说不,甚至对“对”的、“是”的、真实先进美好高尚的东西说不,则是一种病态。

   鸡蛋里挑骨头,无妨。怕的是鸡蛋里本无骨头,却伪造一根或一些骨头偷偷放进去再挑出来,然后说鸡蛋里有骨头。这就成了栽赃。栽赃有很多种类。有法律上的,道德上的,也有思想、学术上的。

   法律层面的栽赃可以诉诸法律以裁决,是非曲直比较好分辨,思想、学术、道德上的栽赃麻烦些,一般读者不易辨,当事人则往往不屑辨(一些高人连法律意义上的栽赃亦不屑置辨)。故这类栽赃往往不无效果。不过,栽赃毕竟是栽赃,不如实,不如理,有效也有限,可以在一定时间里搅混水,却不能持久;可以蒙蒙凡夫俗眼,却骗不了有识之士。

   古今中外许多大师大德都曾遭到过故意、恶意的栽赃乃至陷害,至于无意、非恶意的误解误读,更是司空见惯了。某种意义上说,这亦是大师大德之所以是大师大德的“重大特征”。罗曼罗兰说得妙:“不结果的树是没有人去摇的,只有那些果实累累的树才有人用石头去打。”(曾多次劝一些儒友,别回驳某些非理和“非礼”的攻击,以免影响攻击者的积极性甚至吓跑了他们,那就不好玩了,也不符东海身份。)

   圣如孔子,在世时、没世后以至于今,受到的误解误读嘲笑栽赃侮骂,不可胜数。然于孔子何伤哉?文革批孔,无论批判者真不真诚(真诚而无智慧,纵真诚,亦有限,不是真正的、儒家意义上的真诚。)出于什么动机,无非是浪费生命、制造垃圾而已,无非是自形浅陋、自暴自弃而已。《论语》载:

   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得一联曰: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世不堪其忧,我独享此清贫。2009-7-15

   《赞同古风儒友》古风儒友发出《关于“文化自觉”的对论坛和网友的倡议书》,我特别赞同其二其三两点:

   “二、改称基督教的《圣经》为《新、旧约》或《拜波经》。众所周知,“圣”是中国特有的概念,中国人认为常人可以超凡入圣再成为神。而西方诸教皆认为人神两异,故而不应该用“圣”这一特指名词。三、改称基督教的圣诞节为耶诞节,改称基督教的‘上帝为‘戈得’。两者都是中国固有的名词概念,前者特指孔子诞辰,后者特指‘昊天上帝’”。

   对《圣经》问题,我在随笔《我们的圣经》中也曾提出。2009-7-14

   《赠岭南黎文生联》与岭南黎君文生虽尚未谋一面,然相知有年,已列入东海挚友群。

   东海上网作木鸟之鸣已十年,前期作自由鸣,风靡一时;中期作传统鸣,懂者渐寡;近几年汲西学、摄佛道而升儒家,开传大良知,能听进去的就更少了。文生是真正完全听进去了,且有自己的心得和“发明”,近有《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一文,对东海《大良知学》一书颇能“领会精神”,大不易,很难得。兹得一小联赠之:

   天不丧斯文,文生来也;谁与同此志?志士勉之。

   上联典出《论语子罕》: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下联典出《全唐诗-李中-言志寄刘钧秀才》:与君同此志,终待至公论。2009-7-14

   《奇人常有而圣人不常有》任我行网友曰:东海乃一奇人。东海回:奇人常有而孔孟释老不常有、东海更不常有。此言出,当又招骂声一片。不亦乐乎?

   或说:孔子永远可望不可及,可学不可成。东海道:人人皆可以为孔孟,不及是望之不深,不成是学之不力。圣人不常有,非不能也,不为耳,常人不肯“学之不厌、诲人不倦、乐以忘忧”耳。不想当圣人的儒者不是好儒者。好男儿当自奋,好儒者当自强。

   子曰:吾与东海。2009-7-14

   《联赠京鼎张星水》冠盖满京华,谁怜斯人憔悴?春秋皆鼎盛,好铸明日辉煌。

   这是刚拾到的一联,内嵌京鼎二字,赠北京京鼎律师所“所长”张星水。上联借用杜甫《梦李白》句表达对张星水的敬意与友情。

   张星水是律界高手也是东海挚友。当年颇有影响的林樟旺案,张星水是给以法律支持的北京第一位律师,为此两赴龙泉(浙西南龙泉县)收集证据、了解案情并亲任主辩律师出庭辩护;最近东海《大良知学》一书将梓,他又是国内外友人中第一个向我祝贺的。

   对于“订购100本以代表仁兄赠阅在京各学术领域友人”的要求,我回绝了,表示“等书出后当奉上十册求教。”星水让京鼎某友再次驰函“主任说他要赶紧订购,否则会被抢购一空”云云。这当然是星水客气和鼓励,不过我也自信,与国内大多数学术性书籍相比,作为东海儒门第一书的《大良知学》更深入浅出雅俗共赏,自有品尝、营养价值,也不无礼赠、收藏之意义,会较受欢迎。

   值得一提的是,星水对东海为人为学比较了解,对东海儒学比较认同,以前就曾向北京某出版社出版界人士推荐过拙著,因种种原因未能“成交”,主要是我担心一些条件不成熟,不愿让自己和朋友徒劳。不过,星水的厚谊自已心领。祝愿京鼎律师所事事顺利路路畅通,为法律之公正、社会之和谐再立新功。2009-7-14

   《乱解圣经》不作怪网友曰:“如果认为出书,教化众生就是入世的唯一形式的话,那肯定是错误的。不对政治发表看法,不去发表不成熟的文章也不能说就是小乘。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论语》为政篇第二•二十一)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为政”的真正含义。漆雕开不仕而子悦,为什么?知行是要合一,但行却也不能超过知的范畴。”

   儒家是道德学、伦理学也是政治学,伦理和政治是儒家道德不可或缺的两大表现方式。“不对政治发表看法”,在历史或个人的特殊时期,可以,但不是儒家的常态和“家法”。(至于“不去发表不成熟的文章”,理所当然,不过这只能是主观标准。成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不能作绝对化的理解,历代大师包括一些大儒都有过修正旧作的情况。)

   所引“为政篇第二•二十一”孔子之言,对此作了最好的证明。注意“施于有政”这一句。儒者自当“孝乎惟孝,友于兄弟”,但不应局限于家庭之内,还应凭道德文章对政治施加影响。出书和教化不是入世的唯一形式,却是儒者的重要方式,也是一种参与政治的方式。不作怪网友以“为政篇第二•二十一”来为“不对政治发表看法”作证,实属乱解圣经。“不对政治发表看法”乃佛教的主张----不论小乘大乘,也不论看法和文章成不成熟。

   漆雕开不仕而子悦,更证明不了不作怪网友的观点,漆雕开也不是怕自己“行”“超过知的范畴”。《论语•公冶长篇》:“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悦。”或许是因为刑残,或许是另有志趣,漆雕开以信心不足拒绝了孔子之“使”,孔子表示赞赏。据《孔丛子-诘墨篇》:“(漆雕开)形残,非行己之致,何伤于德哉。”证明漆雕开不是无德之辈,受刑致残并非其有罪所致。(否则孔子也不会让漆雕开出仕)。孔子之后,漆雕开曾设坛讲学,形成孔子之后儒学八大流派之一,这正是“教化众生”的实践。

   当然,儒者出仕也好,“对政治发表看法”也好,都要有一些基本的条件。如果把漆雕开换成不作怪网友,孔子就不会让他出仕或上网。如果不作怪一定要出山做官或上网作文,孔子一定会老脸发红、大不悦的,呵呵。2009-7-13

   《辨论最忌想当然》不作怪网友曰:“我看你号召民众杀贪官,撇开理论,从我对现实的了解,这种思想最要不得。当然,你是有自信的,而我却没有。”云云。

   儒家以直报怨和大复仇,是理论,岂能“撇开”?同时儒家的理论大都具有相当的普适意义和对现实的指导意义,由于主客观种种原因,不同的儒者在理论联系实际的时候,在具体实践或者写作的时候,可能会出偏差,这确是值得警惕的。如果一个儒者在没有任何“规定”的情况下“号召民众杀贪官”,那不仅出偏而已,肯定违仁悖义无疑。

   不过,批评和辨论,最忌想当然,既使看到《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大复仇论》之类标题,不能轻率论定“号召民众杀贪官”,既使是“号召民众杀贪官”,也要看怎么“号召”法,这个“号召”合不合法律,合不合儒理、合不合文明之规则;对贪官怎么“杀”法,有什么前提和“规定”,等等,这都必须引用或附上我的原文,具体指出哪里不如实、事实判断有误,哪里不如理、价值判断不对。否则,就会鸡对鸭讲、越扯越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