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们的圣经” ]
东海一枭(余樟法)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必须提供证据支持》

   某网友曰:“去年我曾经委婉对东海兄提出过几次批评…我维护的是其所宣扬的学问,批评的是其宣扬所必具的理论修养工夫不足,以及偏于心理揣度的文风。东海批康德的时候,我也调侃过两句,我认为他并不懂康德,他自己也承认康德的书他读不下去。他那些批评要么是转借于他人,要么是无的放矢。严格讲我这不叫求全责备,而是恨铁不成钢。”

   

    “所必具的理论修养工夫不足”,这句话我很感兴趣,确切说,是对这句话所必须提供的具体证据支持感兴趣。不论儒佛,皆忌妄言,务恳出示证据。这也才能让我真正受益,从而有望达到让铁成钢的目的。我有文化大野心,有社会和历史的大责任心,所以非常欢迎、渴望有人能在理论上挑出我的毛病来。

   

   还有“偏于心理揣度的文风”,也希望至少举出一篇、一例来----不必再举东海随笔《余秋雨的倒掉》那篇啦。小随笔或不很严谨,但对余秋雨的批评,还是有理有据,并不“偏于心理揣度的”。

   

   批评,有道理批评与道徳批评的不同,批评当以道理为主,但也不是不可涉及道徳,特别是对公众人物。不论是针对道理还是道徳,关键在于是否合理有证据,证据扎不扎实。我自认纵有“心理揣度”,也不会乱揣乱度。我对自己笔下流出的每一篇文章不仅负有法律责任,而且负有精神、思想、道徳等方面责任。我不怕触犯某些法条(如煽动罪),却怕遗笑大方之家或误导广大读者。关于随笔《余秋雨的倒掉》,附上尚昱君之言供参考吧:

   

   “没觉得东海老人的文章有什么问题。可能是那位鸿儒先生太儒雅,有文字洁廦。洁廦者往往误以为自己讲卫生,其实最不卫生,太过干净,体内便失去对病菌的抵抗力。人如此,文亦如此。”

   

   关于康德。东海批康德三文俱在,至今回看,自觉言之有据、批之合理。文中提及,西书大多翻译不佳,令人不耐读,但有时为了解某些西方学者及其思想,不得不读一些,尽管不喜。说成“他自己也承认康德的书他读不下去”,味道就不同了,似乎我没读其书就乱批似的。用“不喜西书”也证明不了“不懂康德”,泛言“要么是转借于他人,要么是无的放矢”更无意义。请依东海批康小文具体指正为荷。2009-7-9

   

   

   《旧雨新朋请免礼》

   近十年来,除偶尔外出探亲访友或探山访水及偶尔“三陪”(陪喝陪聊陪游)极少数至交好友外,每天都在读书写作思考兼神游,一天笔写数千字、工作时间十几个小时是常态。上网、上q(借用儿子的)时间不多,主要在几个网站及通过电邮发文,一般停留时间极短。

   

   有友人在论坛上打招呼未得我回答,曾面责我。实在对不起。在现实生活中,对朋友自当有问必答,在网上就很难做到,或没见到,或顾不过来,礼貌不周,特求原谅。旧雨新朋,欢迎依理批评,我会尽量选摘有点意义的问题予以解答,但有些问题实在不值得费我时间,只好请恕(友人电邮必复),至于一般行礼问候更是请免为荷。2009-7-9

   

   

   《道德与道理》

   或曰:“儒家强调以德服人。老兄一味讲理,就算打遍天下无敌手,别人纵然口服也不会心服的。”

   

   答道:首先,在个人层面,儒家只强调道德,不强调服人。在政治上,儒家也不讲以德服人,只讲以德养人。孟子曰:以德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

   

   其次,东海目前无缘于现实政治,主要工作是讲理、明理,故只问自己讲得对不对,别人服不服不是我考虑的。另外讲理并非不讲徳、不要徳,讲明人生社会政治自然宇宙某些道理,本身就修身的重要法门之一。

   

   笫三,就算客观上以德、以理可以服人,也有个前提,就是对方也重徳重理、“级别”相当。不讲理者不会明理也不会明徳、自然不会尊徳。在很多人眼里,孔子也不过丧家犬而已。

   

   而且,一个人品道徳如何,往往非浅眼凡夫可测。很多人因我直言而斥我无礼,进而视我为小人为蛮夫乃至为凶徒恶棍呢。我对义理之争相当执着,对意气之争则毫无兴趣,对众多泛泛的空洞的贬责颇不愿回应,对这类与道理无关的攻击更不会再辩。(以前识人欠明,误当某些人物为人物,曾对其“误会”妄言哓哓以辩,殊无谓,甚自耻。)

   

   笫三,道德与道理有别而又不可分。因为两者“有别”,儒家不以人废言,如果讲得有理,纵然其人品不足,又何妨一听?因为两者“不可分”,小人蛮夫凶徒恶棍,或能讲得出一些道理,但很难明白大理、讲通大理,更不可能讲遍天下无敌手。2009-7-9

   

   

   《儒者本份》

   某君教导:“不要教别人,教好你自己”;又有高人指点:“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不要多事,天下本无事。一切无非庸人自扰!”

   

   两说皆不无道理,皆不确当,更不符儒理-----倒有些佛教小乘及道家的味道。

   作为儒者,“教好自己”是基本且必要之条件,但不能以此自足。

   

   儒家特别强调尽性,尽己之性、尽人之性与尽物之性。教好自己、做好自己,好到极至,就是尽己之性。但如果不进行一番尽人之性尽物之性的工作,己之性“尽”不了也。故正已正人、立己立人都是儒者本份,不可分。

   

   孟子曰:“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故人乐有贤父兄也。如中也弃不中,才也弃不才,则贤不肖之相去,其间不能以寸。”如果对于不中不才之人、不真不正之理、不良不善之事一概弃而不问,纵贤,与不肖之人差不了多少。

   

   “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就天下无事,确实,问题在于,这个假设仅仅假设而已,在极为漫长的历史阶段中根本无法成立。“贤不肖”共存才是社会的常态。儒者必须致力于制度改良和人文教化,以驱恶倡善,让越来越多的人做好自己。某君要我“不要教别人,教好你自己”,何尝不是教人哉。尽管不无偏颇和“意气”,然“教好你自己”此言甚善,是值得我、值得每一个儒者借以自警的。2009-7-9

   

   

   《不得已》

   古人称孔子至圣,颜子复圣,孟子亚圣,都是圣人。(我在《圣贤论》中已将孟子“略升半级”,与孔子同为至圣)《近思录》有一条是关于圣贤气象的论述,很形象,也颇中肯。《近思录》曰:

   

   “仲尼,元气也。颜子,春生也。孟子并秋杀尽见。仲尼无所不包,颜子示不违如愚之学于后世,有自然之和气,不言而化者也。孟子则露其才,盖亦时焉而已。仲尼,天地也;颜子,和风庆云也。孟子,泰山岩岩之气象也。观其言,皆可见之矣。仲尼无迹,颜子微有迹,孟子其迹著。孔子尽是明快人,颜子尽岂弟(恺悌),孟子尽雄辩。”

   

   孔子、颜子、孟子三人气象不同,一方面是各人气质、性格有异,另一方面“盖亦时焉而已”----所处时代不同。孟子身处的战国,比孔子颜子时代更乱,孟子露其才雄其辩,实属物来斯应、“不得已也”。当今中国,比起战国时代来,学绝道丧更久,社会、思想更乱,东海不能不比孟子更雄辩,更泰山岩岩!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对孔孟二圣,我更尊崇和喜欢孔子,但我受命于自己:必须多向孟子学习。2008-7-7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

   某颇懂儒佛的网友郑重教导:

   

   “自己缺乏严谨的学术素养就要承认,就要认真学习,严格训练自己。诚者不自欺,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只有一个字的差异。不要教别人,教好你自己。”

   

   说得好极了,值得置之座右。以圣人自期,正是儒者本分;以圣人自欺,则成虚妄之徒。东海文章遍江湖,《大良知学》一书也将出,非常欢迎有思想实力者,从思想义理到文章字句等各方面下一番伺隙觅瑕的功夫,找出一点“缺乏严谨的学术素养”的证据来,公诸天下,付诸公论。果真证据确凿,天下岂无明人?东海倘不肯承认,岂不正好暴露不诚自欺、言行不一哉?

   

   东海确以圣人自期、自勉,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为儒家为中华多出力,多尽心。不过,除了“救人时”,却绝不敢以圣人自封、自命。圣人必须后人追认,绝不是自封自命可成的。这么做,不仅证明不德不智,非圣人无疑,而且有百弊而无一利,适足以取笑、取辱乃至取祸。至于“认真学习,严格训练自己”,则是理所当然,是为思想学术垫基,也是传道解惑工作的需要。

   

   另外,该网友以东海这句“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种修养也是源于对真理影响渐进性、曲折性的认识。”作为“缺乏严谨的学术素养”的证据已不成立,理由见《回批鸟鸣可待成追忆网友》、《摄知归智》等三则随笔。该网友需要另打锣鼓重开张了。继续努力吧。2009-7-7

   

   

   《对联与论理文章有别》

   零态人网友贺家父七十大寿一联:育东海道德,五湖四海是公无量寿,养良知仁义。三界九天无私清凉福。可谓善颂善祷。有新浪网友问:

   

   “东海老人,零态人的联,我怎么越读越假呢?还望老人慈悲开示”

   

   这位网友估计刚阅过东海随笔《论理贵直言,对人贵真诚》,故有此一问。其实,这与东海“论理贵直言”的主张不矛盾。人与人之间相交往,“主题”因人因时而异,不一定都是以论理为主的。

   

   对联与论理文章有别。祝贺联,论情谊重颂扬,纵出“事实”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况诗联作为一门艺术,可以见仁见智,不必僵化理解。就人之本性而言,此“无量寿”、“清凉福”人人皆具,至真至实,非假非夸。2009-7-7

   

   

   《余秋雨与余樟法,谁的问题?》

    “比如《余秋雨的倒掉》前五行,就充斥着文学化贬低性评价辞藻,这是很不厚道、很缺乏修养的文风。这哪里像什么儒者,简直和时下网络流行的文痞无异。”

   

   某君颇懂佛儒,一直对东海夸奖有加。这是其对枭文《余秋雨的倒掉》的评价。

   我说过,近来反思,以前发言论事及待人接物,确有欠中庸不礼貌之处,如《借南冥之“头”警广大儒者》中对南冥的批评就很不礼貌。但这篇《余秋雨的倒掉》得到如此“夸奖”,且出诸某君之口,仍令我生惑。究竟是余秋雨的问题还是东海人品文风有问题?兹事体大,付诸公论并望高明赐教。东海老人(余樟法)顿首2009-7-7

   附东海随笔:《余秋雨的倒掉》

   很多文人包括大师级文人特别迷信自已的才华和聪明,不甘心老老实实做人。他们总以为弄点虚、作点假、撒点谎、投机取点巧、强辞夺点理,问题不大,万一出点意外,也可以凭才华和聪明狡辩一番,蒙混、遮掩过去。而他们恰恰吃亏就吃亏在这一点“迷信”、“不甘心”上。

   例如,余秋雨无疑是个有才华和聪明人,但他的聪明太小,有聪明而无智慧。他把四个揭批他的人称为“咬余专业户”,视为敌人,不知他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

   当年他因一些文字常识问题被一些专家批评,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