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王希哲]
徐水良文集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王希哲

   

徐水良


   

2009-5-21


   

   
   希哲我不跟你吵。
   
   王若望追悼会,我肚皮挨鲍戈一拳,没有还手,却被特务说成我与鲍戈打架。谣言满天飞。
   
   当时有上百人在现场,情况看得很清楚。我没有还手。如果不是我太太护夫心切,立即挡住鲍戈,被他抓破、咬破手、和颈等等,以及看到鲍戈袖子中掉出的窃听器,我想去拣,这两个情况,所以才向前走,否则,对这种女孩子力量的拳击,我动也不会动,会站在原地不动。
   
   对这种没有胡子不男不女的人,我的惯例是第三拳时再还手。可惜,其他朋友立刻把他拉住,我太太也救夫心切,挡到中间,帮了倒忙。否则,他打第三拳我先不还手,伸手把他的窃听器拿过来。
   
   因为鲍戈袖子中藏的窃听器掉出来,被人送给保安,且现场还有FBI华人密探目睹。中共特务机关大为紧张,怕因此造成大规模暴露,于是调动全力,颠倒黑白,进行歪曲攻击。明明是我不与鲍戈握手,然后,我在外面与人谈话,谈话内容与鲍戈、与特务等问题毫无关系。十分钟后,鲍戈从屋子里冲出来,突然朝我肚皮打一拳,立刻被我旁边谈话的朋友挡住,无法再打到我。我与他肢体再无接触。会后却立刻被造谣说我说鲍戈特务,鲍戈才出来打我。然后说我与鲍戈打架,“扭打在一起”。甚至说窃听器是从我口袋里掉出来。朝我肚皮打了一拳,却变成啪啪打我两个耳光。等等等等。网上全是谣言。只有个别网站版主批驳谣言帖,注明窃听器是从鲍戈袖子里掉出来的。。
   
   后来,还冒名台湾官员,林樵清及很多人写了很多造谣文章,大造谣言。
   
   很多很多人都被造了谣言。
   
   当然,这一切,很多是鲍戈的杰作。
   
   如果我有钱有时间,一定把这个下流胚送上法庭。可惜我没有。
   
   当时在现场看得很清楚的特务,会后也纷纷造谣,说我与鲍戈扭打在一起,搞得不在现场的朋友信以为真。我知道了这些人的名字,从此我也清楚了他们的面目。如果没有特殊任务,怎么会故意颠倒黑白,把事情说反过来?可以说,通过这个事件,我认清了民运圈的很多人,很多问题。这也是中共及这些自以为得计的人,当时想不到的。
   
   曹长青当时在现场,看得很清楚,事后一直陪着我走路,边骂鲍戈边安慰我。我们之间的关系过去一直很好,他搬家等等,也请我去帮忙。所以,当我看到他《民运人士,丢死人了》的文章出来,真正是大吃一惊。真正是大开眼界。当时我也豁然开朗,明白了之前一直搞不清楚的一个问题:即高行健得诺贝尔奖,他为什么要连发15篇激烈谩骂高行健的文章,而中共报刊全数刊登,成为全世界反高行健得奖的绝对主力的原因了。
   
   你与我之间矛盾很深,但你当时讲了公道话,批驳曹长青的胡话,我感激。但是你现在却反过来,支持他的胡话,怎么让人信任?闹国会的事情,我一直是这么看,今后还是这么看,你要我变来变去,不大可能。一些细节,时间久了,记忆可能会有误差,主持人那句话,“他说什么,谁能翻译一下?”,是在什么时候说的,我这里有录像,等有机会我再看一遍,如记忆有误,我会纠正。但是,我前后一贯,不会故意歪曲事实甚至造谣来诬陷你。
   
   你上面帖子说的那些话,我知道你有些是气话,但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这样扣帽子有什么用?
   
   徐水良
   
   2009-5-21
   
   
   ---------------------------------------------------------------------
   
   所跟贴:
   
   常来常往[注:王希哲笔名]:专题:共产党包庇党的恶霸,民运党同样包庇自家党的恶霸?
   
   共产党包庇党的恶霸,民运党同样包庇自家党的恶霸?
   
   
   作者: 贝苏尼 几个芝麻绿豆官,大摇大摆,非嫖即赌
   
   ……眼看着官官相护又想拿邓玉娇作牺牲,终于犯了众怒。
   
   
   老王:
   
   是的,共产党官已经普遍恶霸化。两党民主能解决吗?更烂,因为敌对两党都将裹胁派性的民众保护各自的恶霸以维护党派的利益。现在网上的“众怒”,实际就是当年墙上的大字报,就是人民文革式大民主(我正面提这个词),这种网上大民主今天缺乏的是合法化和制度规范。
   
   共产党包庇党的恶霸,民运党不包庇自家党的恶霸?例如,徐水良说“即使魏京生刘青确实讲了那话,你就该大闹国会?”他的意思很明白,哪怕魏京生刘青依仗美元作了恶霸,平白诬蔑他人、欺侮他人,老王作为“民运”党,也应该维护民运党的面子,应该保护魏京生刘青这样的恶霸,不该去美国人的国会那里揭发他们,揭发了,就是“闹国会”,就是丢了民运党的脸,据说还丢了“中国人的脸”了。原来,作了民运党就应该把一切民运党的恶霸都包庇起来!
   
   徐水良这样伟大的民运革命党代表,今天的逻辑就极其自然的如此(而且民运党逻辑普遍如此!),一点不感到自己错,自己“丑”,倒是揭发恶霸的老王错,老王“丑”,是非正邪全然颠倒,民运党明天真的能参与政治竞争了,甚至执政了,不是很自然的就要维护他们党的从上到下的大大小小的魏京生刘青这样的恶霸“邓贵大”们吗?不是很自然的就要维护他们党的大大小小的“陈水扁”吗?
   
   若有一天,民运党的徐水良们能自然地说“魏京生刘青真讲了那话,我就与你站在一起大闹国会!”民运这才能有点正气了。但现在没有。
   
   既然民运党原来也如此,何必骂共产党包庇?去他妈的民运!!去他妈的民运党!!老子不作你“民运”!!!
   
   
   附:
   
   徐水良,你说:
   
   很有一种那年我们在国会现场,看“民运人士”闹国会的感觉。在国会现场,当时我和在场的朋友的第一个感觉,几个人第一句脱口而出的话,不是民运内斗,而是“真丢中国人的脸!”
   
   请问徐水良:
   
   1、“民运人士”,怎么“闹了国会”?你说说。描述一下经过!先听你的!
   
   2、王希哲反对魏京生、刘青侮蔑中国民主党国内领袖成员,甚至已经被捕在狱的成员们是“道德败坏”,是“特务组党”,他错了吗?
   
   不是侮蔑受难中的中国民主党领袖的魏京生、刘青“丢中国人的脸”,倒是维护狱中受难者清白,为他们伸张正义的人们“丢中国人的脸!”?你徐水良为何要如此颠倒是非?
   
   3、程序来看,王希哲要求发言,有没有经过举手批准?是否经过会议主席批准?请你回答,不要躲闪!经过会议主持人批准的发言,难道是不允许的吗?难道不正是民主国会的应有之义吗?难道在美国国会批评美国当时的天字第一号宠儿魏京生们,表达了反对意见,就是不允许的吗?是大逆不道的吗?就“丢中国人的脸”吗?你们的脸就是“中国人”的脸?中国人脸都被你“代表”了吗?魏京生那时好意思说他还有“中国人的脸”吗?奇迹了!你们的“民主”在哪里?
   
   好个“第一个感觉”。你们的“第一个感觉”,无非魏京生就是你们民运的太上皇,你们的“之父”,你们的“脸”,反对不得,有人站出来反对了,让美国人知道原来魏京生也有人反对的,你们就觉得在美国人前“丢脸”了罢了。
   
   4、请你徐水良明确回答,除了王希哲依程序经批准发言外,会议进行中,还有过任何人的“闹场”吗?有,请你指名道姓,不要含沙射影,制作谣言。若没有任何人会议进行中非程序闹场,你“丢脸”什么?你当然有丢脸的。这里不说你。
   
   5、画家薛明德与谩骂侮蔑狱中徐文立等的刘青发生争吵,引起围观,是散会后,议员们都离场后的事情。请你回答是不是事实?散会后人家的争吵,怎么算“闹了国会”,关国会会议什么事?又关你什么事?你丢什么脸?不要说各种会议中,美国人也有吵架的,散会后,美国人从不吵架了?怎么中国人吵了架,就“丢中国人的脸”?你就那么崇洋?你徐水良不是还有王若望追悼会门口,与人打架,且一打再打的战功吗?你算不算“闹”追悼会的场?“丢中国人的脸!”?
   
   若你说不出任何人破坏了国会会议程序“闹场”,请你道歉,收回你的谣言!
   
   王希哲

此文于2009年05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