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张成觉文集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薪火傳承》名醫岑澤波傳(六)移斗轉星


   
   終獲晉昇
   1976年10月﹐作惡多端﹑天怨人怒的王張江姚‘四人幫’ 一朝覆滅。壓在知識分子頭上的大山倒了﹐澤波有了出頭之日。
   

   文革後大陸百廢待興﹐人才奇缺。隨著撥亂反正的展開﹐1978年間對大學教師和專業技術人員的職稱晉昇重又恢復﹐此項工作早在文革前已經停頓﹐至此已有十多年了。澤波獲廣州中醫學院首批晉昇為講師﹐時年42歲。
   同年他與蔡榮在科室投票中俱全票當選為教研室主任﹐但澤波獨獲報紙報導為後起之秀升職的事例。
   當年12月22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閉幕。鄧小平重又主持大局。解放思想﹐‘尊重知識﹐尊重人才’ 成了時髦。澤波漸入佳境。
   
   1980年6月蔡榮去世﹐澤波順理成章主持骨傷科教研室。
   
   1982年初﹐衛生部指定廣州中醫學院領銜﹐編寫中醫骨傷科教材第五版﹐澤波出任署名主編(文革前幾年大學教材的編寫者已不再署名﹐理由是防止名利思想氾濫云)。教育部門歷來屬清水衙門﹐經費捉襟見肘﹐編教材的預算費用更極為有限。為改善編寫工作條件﹐他遂另闢谿徑﹐利用多年來在珠江三角洲各地行醫廣結善緣建立的關係﹐率領編寫組輪流到東莞石龍﹑新會﹑順德及南海九江等地開會審稿﹐在各地搬運站﹑建築公司等有關單位協助下﹐會議經費節省之餘﹐又獲優質接待﹐與會學者皆大歡喜。
   
   事跡見報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澤波多年來治病救人﹑教學著述的事跡漸受傳媒關注﹐並獲向港澳﹑海外作了介紹。
   
   83年7月10日﹐<羊城晚報>港澳﹑海外版在<為了振興中華>專欄裡﹐以<中醫骨科後起之秀---岑澤波>為題﹐首次報導了澤波的事跡。同時還配上照片﹐說明文字是﹕‘風華正茂的岑澤波’ ﹐照片中澤波頭戴白色手術帽﹐身穿短袖手術衣﹐胸前有‘中醫學院附屬醫院手術室’ 字樣﹐面帶微笑﹐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由於該文是澤波首次見報﹐茲全文轉錄如下﹕
   ‘今年四月﹐廣州中醫學院故傷科教研室主任岑澤波被選為廣東省政協常委﹐隨後又被晉昇為副教授。
   岑澤波現年四十七歲。一九六二年畢業於廣州中醫學院。二十年來﹐他刻苦自勵﹐勤於探索﹐卓有成就。一九八一年﹐衛生部委託廣州中醫學院舉辦全國中醫院校骨傷科師資進修班﹐主要擔子落在澤波肩上。學員來自省內外二十二所院校﹐大部分是跟澤波一樣的講師或主治醫生。開班時有些學員見並無一名副教授以上的老專家主持﹐對這個班能否辦好表示懷疑。澤波成竹在胸﹐首先提出‘共同辦班﹐能者為師’ 的建議﹐繼而針對一些骨傷科教師拘守課本疏於實踐的通病﹐安排進修班從臨床操作做起。他那嫻熟的醫術和充沛的精力很快就使學員們為之折服。爾後在講課中又以淵博的理論知識贏得了大家的敬佩。進修班辦得很成功。
   岑澤波是廣州中醫學院首任骨傷科教研室主任﹑省﹑港知名的老中醫何竹林的得意門生。近幾年﹐他參加編著的<中醫傷科學>等專著已經出版﹐共一百零八萬字﹔在省內外發表醫學論文十五篇﹐約十三萬字。兩年來﹐他擔任了中國醫學百科全書中醫骨傷科學分卷副主編﹑代主編和<中醫傷科學>主編。後者共三十五萬字﹐已完成二稿﹐將於今年七月定稿﹐然後作為全國中醫院校通用的正式教材。
   岑澤波的外祖父是旅居拉丁美洲的華僑﹐外祖母是危地馬拉女子。拉美﹑巴黎都有他的近親﹐港澳還有弟妹。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出去﹐他的回答是﹕“人民哺育我﹐醫術獻人民﹗”’
   
   香江揚名
   約三個半月後﹐即同年10月28日﹐香港<大公報>於P10版頭條位置﹐以<矯形正骨顯工夫---訪著名骨傷科中醫岑澤波>為題﹐配照片發表專訪。
   該文首段稱﹕
   ‘今年四月﹐香港曾發表過一條消息﹐報導全國中醫學院統一教材<中醫傷科學>編委會在東莞石龍開會﹐會議由廣州中醫學院岑澤波主持。這位1岑澤波便是該教材主編﹑該學院骨傷科教研室主任﹑廣東省第五屆政協常委﹐今年四十七歲﹐現已晉昇為中醫副教授。他不僅長於著述﹐善於教學﹐尤精於臨床﹐用中西醫結合方法矯形正骨更為拿手。
   。。。。
   一九七九年初﹐香港九龍新界一個十三歲的“肥仔” 經人介紹前來看病﹐患者四歲時得小兒痲痺症﹐後遺兩側馬蹄內翻足畸形﹐岑澤波認真診視後﹐為他做了三關節融合及跟腱延長手術﹐術後其步態大為改善。“肥仔” 返港後﹐其街坊一位二十一歲的女患者接踵而來﹐她右側馬蹄內翻足畸形﹐時間長達二十年﹐經多方治療均無效﹐岑澤波為之醫治後效果甚佳﹐步態與常人幾無差異。去年廣州“一二。二四” 空難事件後﹐他又主持搶救工作﹐治癒了一批港澳傷員﹐聲名更著。
   
   緬懷先師
   “你的本領是得自何竹林的真傳吧﹖”
   “他老人家確是我的恩師﹐直到他九十高齡去世前夕﹐一直對我獎掖有加。”緬懷先師﹐他感激之情溢於言表。“我在中醫學院學了六年﹐畢業後在省中醫院又得到一些有豐富經驗的中﹑老年醫師的盡心指點﹐以先輩的經驗當作起點﹐自然順當得多了。”
   可惜﹐“文革” 期間﹐知識受到鄙薄。這十年中﹐他有八年在農村﹑礦山﹐目睹耳聞當地群眾缺醫少藥的苦況﹐增強了作為一個醫生的責任感﹐他一面堅持救死扶傷﹐一面繼續鑽研業務﹐沒有荒廢光陰。
   一九七五年夏天﹐他得到了一個去唐山進修的機會。他如飢似渴地學習﹐在三個月裡看了一百八十多例手術﹐邊看邊記邊畫﹐加上細心揣摩﹐技藝大為提高。回來後他被派往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跑了五個縣二十多個鄉鎮﹐普查了二千三百一十九例手腳畸形的患者﹐接著舉辦一期進修班﹐培訓來自海南十七個縣的二十四名醫生﹐帶領他們用中西醫結合的方法為各族患者做了三百八十多例矯形手術﹐絕大多數療效顯著﹐不少病人術後扔掉了多年形影不離的拐杖﹐能夠行走自如。
   總計二十多年來﹐他在嶺南各地成功地為一千多例骨關節損傷病人施行了手術復位和夾板固定﹐圓滿地完成了八百多例骨科手術﹐一百多例外科手術﹐還培養了一批矯形醫生。
   現在他擔任了廣東省科協醫藥針灸研究中心常務理事兼臨床部主任﹐他們科室被省裡列為重點學科﹐他還準備帶研究生呢。’
   
   馳譽金山
   在此之前﹐美國三藩市<時代報>於83年6月26日以顯著位置在<僑鄉通訊>欄刊出報導﹐題為<老中醫慧眼識人﹐岑澤波嶄露頭角>﹐並配上照片兩張﹐一張與上述<羊城晚報>港澳﹑海外版所刊相同﹐旁有說明文字﹕‘中醫骨科後起之秀---岑澤波’ ﹔另一張是澤波與恩師何竹林及其長公子的合影。照片中何老醫師坐在藤椅中﹐澤波與何老的公子分立於後﹐何老精神矍鑠﹐面露笑容﹐其子與澤波則英氣勃勃﹐神情輕鬆。
   該文兼有<羊城晚報>港澳﹑海外版和<大公報>兩篇報導的內容﹐但特別指出﹕
   ‘岑澤波有能力主持這樣的學習班﹐不是偶然的。當年廣州中醫學院首任骨傷科教研室主任﹑著名老中醫何竹林對自己這位門徒的才幹早有預見。這位老先生慧眼識人﹐力主讓岑畢業後留校當自己的助手﹐並於一九六二年他八十高齡之際鄭重地正式收岑為徒弟﹐其後悉心傳授生平所學﹐而岑澤波亦果然不負名師厚望。’
   
   
   光大師門
   澤波在自己聲譽鵲起後對恩師也未嘗稍忘﹐並為發揚光大恩師的醫術醫德而努力。
   82年11月﹐他和何老生前的另一位弟子黃憲章﹐以及另外兩位同行﹐作為廣東省的業界代表﹐到北京出席全國骨傷學術會議。黃出生於五代中醫世家﹐54年畢業於廣東省中醫藥專科學校﹐同年即被分配當何老的助手﹐堪稱澤波的師兄。他們兩人原來只知道會上要作學術交流﹐所準備的多是近年來學院及省內同行臨床醫療與科研之成果。不料抵京後才發現﹐許多省(市)都整理了近代本省(市) 中醫骨傷科名家的資料﹐在會前廣為散發﹐擴大影響。這也成了學術交流的重要組成部分。
   為此﹐澤波隨機應變﹐經與黃等三人商量後﹐立即執筆為文﹐在沒有任何參考資料的情況下﹐僅憑自己的記憶﹐只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撰寫了3﹐000餘字的<廣東省中醫骨傷科名家何竹林>﹐並找來鋼板蠟紙﹐親自刻印完畢。隨後﹐他以廣東4名代表的名義﹐及時將之散發出去。
   
   部長垂青
   由於澤波追隨何老多年﹐受恩師耳提面命﹐對其醫術醫德之神髓領悟至深﹐加上師徒二人情同父子﹐心有靈犀﹐寫作該文之際又值時間緊迫﹐責任感形成巨大壓力﹐故文思泉涌﹐下筆如有神助﹐若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文情並茂﹐兼具可讀性和說服力。該文之產生正如周恩來總理論‘靈感’ 所云﹕長期積累﹐偶然得之。
   文章不是無情物。澤波此文的深刻內容和蘊涵的真摯感情﹐令與會者讀後無不印象深刻。會議組織者當即安排澤波作大會發言。
   澤波的口才素稱了得。何況所言俱發自內心﹐加以宣傳恩師並非只為已故的何老個人揚名﹐或只為本省爭光﹐而是關係整個中醫骨傷科學術成就之發揚光大﹐因此他激情滿腔﹐侃侃而談﹐其普通話又流利暢達(這主要得力於六中五年半的學習) ﹐與何老不相伯仲﹐故全場為之吸引﹐在主席台上就座的衛生部長錢信忠亦仔細聆聽﹐頷首稱善。
   會議結束時﹐錢部長特地跟澤波﹑黃憲章以及羅有明(北京﹐女) ﹑李墨林(河北)四位代表合影留念。照片刊登於83年第3期<新中醫>雜誌封底。而澤波的文章也在該期發表。該雜誌是廣州中醫學院主辦的學術刊物﹐在國內頗有影響。
   
   群眾口碑
   同年11月20日﹐北京<健康報>第二版刊登讀者來信﹐題為<這樣的醫生哪個不歡迎﹗>﹐署名者是廣東省開平縣新華書店張光。信中稱﹕
   ‘我的兒子張飛行﹐今年15歲。5年前他雙焦出現內翻垂足的症狀﹐行走困難。雖在本縣和省城多方延醫診視﹐一直未能確診。今年4月間他病情突然惡化﹐發展到肢體抽搐﹐發病時兩手交叉疊起﹐震顫不已﹐肌肉緊張﹐大汗淋漓﹐頸項扭曲強直﹐臉面變色變形﹐使人望而生畏。我們當即送他到縣中醫院醫治﹐但因這病罕見﹐會診數次都未能作出明確診斷。5月14日中午﹐縣中醫院把孩子的病情告訴了正在該院指導工作的岑澤波副教授﹐這時﹐他剛下班離開手術室。一聽到介紹﹐他連午飯都顧不上吃﹐馬上便在手術室門外走廊裡﹐就地為我兒子看病﹐並立即親自為孩子做了埋藥治療﹐又開了處方。手術過後約兩個小時﹐孩子就停止了抽搐﹐服了中藥後﹐病情大有好轉。
   隔了一個星期﹐我帶了孩子到廣州中醫學院請岑副教授復診。他在百忙中親切地接待了我們﹐開了第二劑藥。6月初﹐岑出差路過開平縣﹐他利用午飯後間隙到我家再次為我孩子治療和開了處方。8月份他再次路過我縣時又特地約我們去復診。這時﹐我孩子上肢抽搐的症狀已完全消失﹐雙腳內翻垂足也有了好轉。他細心檢查後告訴我們說﹐孩子腳的病將繼續好轉﹐必要時在適當時候進行手術﹐幫助我孩子進一步解除病患﹐使我們喜出望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